在今天看見明天

她, 會是第二個吳舜文?

萬年生

焦點新聞

劉咸昌攝影

1146期

2018-12-05 10:19

是什麼樣的際遇與勇氣,讓陳莉蓮從女籃國手搖身成為裕隆集團掌門人,如今千斤萬擔壓肩頭,她能一秉當年運動員的鬥志與毅力,帶領裕隆集團向前走嗎?

台灣汽車品牌的造夢者、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驟然病逝,妻子陳莉蓮接任裕隆集團執行長,「她,不是打籃球的?能帶領裕隆集團向前行嗎?」這個大問號,恐怕是裕隆集團逾二十五萬名股東最想問、最關心的議題。

 

二○一八年十二月三日,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辭世,享年五十四歲,集團聲明稿指出,未來將在執行長「嚴陳莉蓮」的領導下,按既定方向及軌道運作,集團及各公司營運不受任何影響。十二月四日,裕隆召開臨時董事會,選出嚴陳莉蓮擔任董事長,完成接班動作。

 

時光倒流,一九八一年,嚴凱泰的母親吳舜文也走過相同的路,在丈夫嚴慶齡過世後接掌裕隆董事長,沒想到,同樣命運在三十七年後落在陳莉蓮身上。她,會成為第二個吳舜文嗎?

 

「他(嚴凱泰)未竟的使命,我要帶領大家一起完成,我們一起加油!」當晚,陳莉蓮便以裕隆集團執行長的名義,發信給集團三萬多名同事,並署名「嚴陳莉蓮」。

 

新裕隆集團執行長陳莉蓮給員工的一封信
嚴凱泰過世後,陳莉蓮立刻發信給全體員工,穩定軍心。(圖片/裕隆提供)

 

來不及悲傷的董事長夫人

短短幾小時內,對內喊話穩定軍心

 

事實上,嚴凱泰自生病以來,陳莉蓮一直盡心盡力親自照顧,到了嚴凱泰生命的最後一程,她更是幾乎片刻不離床榻,好幾次病況危急時,也都是陳莉蓮親自通知重要人士趕往醫院探望;據探過病的友人說,陳莉蓮自己其實已心力交瘁、精神不濟,但在兒女或探病友人面前,看得出來她還是強打起精神張羅一切,堅強的性格,讓友人都不忍。

 

嚴凱泰病逝,她來不及悲傷,擺在她面前的,就是整個裕隆集團未來的沉重擔子。短短幾小時內,她先對內穩定軍心,對三萬多名裕隆同仁精神喊話,並首度在集團公開的文件上冠夫姓。

 

繼執行長之後,隔天裕隆重訊公告她接任董事長一職,裕隆日產汽車也公告她取代原本嚴凱泰的法人代表,根據集團內部透露,她還將陸續接下嚴凱泰在集團內所有主要職務。

 

事實上,裕隆集團旗下有一家「裕隆經管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董監事成員就是由外界所謂的「五人小組」任職──這家公司才是集團真正的經營管理大腦,未來,陳莉蓮應該也會進入該家公司任職董事長,取代原本嚴凱泰的位子。

 

每一個頭銜,都像是千斤重擔,一個個不斷往她肩膀加上去。陳莉蓮雖是運動員出身,有好的體魄,但是,一位結婚二十多年來以扮演主婦身分時候居多的她,真的可以扛起這個重擔?

 

冠夫姓、接下掌門人以穩定軍心,只是第一步。

 

裕隆五人小組、嚴家在裕隆集團持股結構

 

持有集團多數股權  經營權穩定

無內部派系、亦無市場派覬覦

 

嚴家在裕隆集團以台元紡織控有裕隆、中華汽車兩大上市公司,且加計家族與投資公司持股,可控制持股超過三成。其他子公司股權也相對穩定,既無內部派系、也無外部大股東或市場派挾股權爭奪經營權的問題。

 

嚴家穩定的股權掌握力,是陳莉蓮能安穩接班的基石。關於這點,嚴凱泰生前也不無領悟。

 

嚴凱泰曾對友人說,「其實我覺得沒有兄弟也是有它的好處。」比起台灣許多家族接班時所面臨的兄弟分家問題,身為裕隆集團唯一的接班人,嚴凱泰的責任是無所遁藏的「相對清楚」。如今,這個沉重擔子,陳莉蓮接下了。

 

冠夫姓,是一種宣示,對外有穩定軍心、宣示正統的象徵意味。

 

嚴家的事業,由嚴家遺孀來接,這是陳莉蓮變成嚴陳莉蓮的原因;接下執行長一職,更意味著,嚴陳莉蓮不會只想當虛位執行長。

 

一位嚴家老友想起兩年前跟嚴凱泰一起喝酒聊天的情景,說當時「莉蓮就是掌理家裡,凱泰沒想過讓老婆參與太多公司的事情。」一位前老臣也表示,「她負責的都是非營利的工作」;但事情在嚴凱泰發現罹癌後有了改變。

 

裕隆集團經營績效

 

必須站到幕前的安靜董事

「也許沒包袱,反而更可以做一些事」

 

陳莉蓮早自一九九八年就是裕隆、中華汽車的董事,之後又陸續參與裕融、文生開發等董事會。她一直是安靜的董事,不太表達意見,帶著一雙兒女出現在剪綵、尾牙,跟前盯後的畫面,是她給人的一貫印象。

 

這樣單薄的經驗,她接得下這個擔子嗎?

 

同屬家族事業,也幫裕隆生產汽車塑件的東陽副董事長吳永茂認為,裕隆是老牌公司,經營運作已制度化,加上「嚴家是最大股東,沒有股東鬥爭問題,也沒有複雜的派系」,只要循著制度整合,應該不會出什麼大問題,「也許她沒包袱,反而更可以做一些事。」

 

「陳莉蓮是男子漢個性,喝酒會說『乾杯』,很豪爽的人!」一位汽車同業這麼形容;中華汽車前總經理蘇慶陽觀察,陳莉蓮很有親和力,看到他太太,「大嫂、大嫂地叫。」還抱著對方,非常沒有架子,另外,她也用心於凝聚員工向心力。蘇慶陽說,陳莉蓮曾是中華女籃隊長,當時女籃非常強,國手個個都服她,由此就知道她的領導統御和溝通協調能力不錯。

 

嘉裕西服前總經理江育誠對陳莉蓮也信心十足,「她可以handle。」他曾擔任過裕隆籃球領隊,與陳莉蓮一起管理籃球隊。他描述,陳莉蓮擔任中華職籃董事長,旗下管理五、六個球隊,領導管理風格雖不強悍,但治軍嚴謹、重規矩,「情理法的排序,莉蓮理先行,嚴董則是情走最前面。」重要的是,陳莉蓮特質是深思熟慮,「總是經過思考,再把話講出來。」

 

不僅如此,江育誠認為,陳莉蓮能從田徑選手變成籃球員,而且是傑出的女籃國手,「你就把她想成Curry(美國NBA球星),那麼矮,面對狀況,一定要有突出的地方,努力的程度就跟Curry一樣,帶著不服輸的鬥志。」

 

話雖如此,在經營權穩定的基石上,挑戰仍接踵而來,第一個打向陳莉蓮的大浪,恐怕是最棘手的納智捷

 

橫跨汽車製造、代理、銷售和融資等四大事業的裕隆集團,是個營收近一千九百億元、稅後淨利破一五○億元、總市值一千六百億元的汽車帝國。

 

裕隆集團旗下公司營運穩健,且年底即將推出的新店裕隆城,外界評估至少可創造五、六百億元的市場價值,對於裕隆的挹注,廣受期待,可謂是十足十的資產概念集團;但自有品牌納智捷所製造的「大錢坑」,是嚴凱泰生前最懸念的難題。

 

攤開納智捷枱面上的相關企業損益數字,加總杭州東風裕隆、東風裕隆銷售、納智捷(台北、杭州)和華創四家公司,去年共認列虧損六十五.四億元。這個數字,等於吃掉集團四家上市公司同時期稅後淨利的四成以上。但熟悉內部運作的人士表示,長期累積的虧損與投入的心力,何止是這個數字的數倍。吳永茂以中國哈飛汽車為例,當年雖開發兩個原型車,推出四款轎車,最後卻黯然收場,他曾問過當時操盤的負責人,燒了多少資金,答案很驚人:「兩百億元人民幣」,換算下來是新台幣近千億元的投資最後付諸流水,對納智捷不啻是一記警鐘。

 

事實上,從去年的中國品牌汽車銷量數字,早就透露端倪。一七年,納智捷在中國銷售近一萬八千輛,不只相較前年腰斬,今年的銷售同樣不理想。

 

「很糟!一輛都賣不動,零,沒有人要買。」問起納智捷在中國市場的最新銷售量,一位汽車業內人士不諱言,市場上幾乎沒人在賣,二○一八年上半年U7成交量零輛,所以就停產了。「大陸的廠說,連中古車商看到它都會搖頭、不敢買。」

 

看在供應商眼中,這是負面循環。

 

這位台灣零組件供應商高層透露,過去裕隆曾邀他一同到中國設廠,但一個廠投資動輒一、二十億元新台幣起跳,一個月產量沒五千輛以上,根本不能生存,評估後只能婉拒客戶設廠要求。

 

納智捷中國銷量

 

中國市場步步驚心

究竟該收攤還是不收攤?

 

他敬佩嚴凱泰想對台灣汽車產業有所貢獻,但仔細分析,受限台灣本身市場規模太小等先天不足的條件,加上取得中國汽車執照進入當地市場的時機點又太晚,當時中國汽車年銷量已達一、兩千萬輛的水準,剛好遇上市場競爭最激烈的時刻,幾乎難以立足,「就像小學、中學程度,跟人家拚大學,這是很大問題。」

 

雪上加霜的是,裕隆的合資方、中國東風汽車自己旗下的汽車品牌和新車款多,眼看雙方合作發展不如預期,決定「撤人不撤資」,儘管錢沒退,但人退了,外界解讀東風已經不再全力支持納智捷,「從供應商、銷售鏈和服務鏈看,光在台灣銷售和服務就很辛苦,當東風沒全力配合,納智捷自己打(中國市場)怎麼打得起來。假設在杭州的東風裕隆,光要賣五十輛到廣州,之後誰幫你修理?不可能直營。」

 

嚴凱泰生前為納智捷投入心血之重、資金之龐大,以納智捷面臨的情勢之嚴峻,究竟該收攤,還是不收?如果要收,要怎麼收?陳莉蓮能不頭痛嗎。撇開難看的財務或銷售狀況不說,更難的是,這是嚴凱泰的夢,陳莉蓮要怎麼收?

 

歷史會輪迴,吳舜文一九八一年從病逝的丈夫嚴慶齡手中接下重擔,現在的陳莉蓮,彷若重現吳舜文的命運。

 

一九八○年代,當時裕隆集團前董事長、嚴凱泰母親吳舜文為了完成集團創辦人嚴慶齡「為中華民國汽車工業裝上輪子」的遺願,投下三十億元設立工程中心。三十億元,當時近乎天文數字,一位裕隆主管曾私下說,「當時拿這三十億元去買不動產,現在的裕隆可能是台灣地王。」但吳舜文選擇走上另一條不同的路。

 

她希望藉此脫離日本主導技術的局面,自主研發本土品牌汽車;八六年,華人自主設計的第一輛車「飛羚」誕生,只不過,此舉也讓裕隆和技術母廠日產的關係緊張;兩年後,又因此面臨和通路商國產汽車的分家──通路幾乎一夕斷炊,汽車龍頭地位不再。

 

如今,媳婦陳莉蓮面臨的壓力絕對不在當年的婆婆之下。

 

陳莉蓮、吳舜文
接下裕隆集團執行長的陳莉蓮,如今的重擔並不下於當年婆婆吳舜文。(圖片來源/UDN.COM)

 

納智捷的未來究竟何去何從,無疑也是後嚴凱泰時代的小股東最關注的焦點,或許陳莉蓮也正在窮盡腦汁,苦思解決之道。

 

當年,嚴凱泰在飛羚銷售期遇上瓶頸後,選擇結束,潛沉了十多年,累積能量和財富後,才重返品牌之路。而陳莉蓮眼下當務之急,除了儘快進入狀況之外,納智捷難題,何妨選擇先退到後方,再圖謀來日。

 

一位業界人士透露,納智捷的生產基地、研發專利有一定價值,中國汽車新創不缺資金,仍有吸引力。據了解,早先裕隆曾與有意投入汽車的中國知名影片網站樂視談過,沒想到樂視隨即宣布倒閉;如今,納智捷接觸的最新對象,傳出是在中國快速崛起的汽車新創公司華人運通。但雙方如何合作,協議空間很大,購併是其一選項,當然,憑著納智捷累積的技術與經驗,也可能採取策略聯盟的合作模式。

 

如果是此選項,關鍵是納智捷在中國市場是否找到轉機拐點。據了解,嚴凱泰雖驟然離世,但集團在兩岸政策運作都持續進行,除了外在環境險惡,台灣政策的補助或配合恐怕將是納智捷能否逆轉勝的關鍵,但挑戰仍十分巨大。

 

不論如何,裕隆集團的未來關鍵,就在陳莉蓮身上。

 

驟然接下重任的陳莉蓮,能否勝任?五人小組能否如期在接班過程中,發揮功效?後嚴凱泰時期的裕隆集團,又能否接受不一樣的聲音,願意面對嚴峻現況,做出重整或改變?

 

在在都是考驗。

 

陳莉蓮與嚴凱泰

 

納智傑

 

陳莉蓮給裕隆全體員工的一段話

(圖片來源/UDN.COM)

 

延伸閱讀

當年氣哭嚴凱泰 陳莉蓮因一場誤會嫁入豪門

2018-12-04

一生追求一個夢想 嚴凱泰人生落幕

2018-12-04

全文曝光!新裕隆集團執行長陳莉蓮給員工的一封信

2018-12-03

「他是如此的溫暖與慈悲」嚴凱泰癌逝,新任執行長給全體員工的一封信

2018-12-03

納智捷的品牌大夢 等了一輩子—嚴凱泰:走過黑暗 學會「找路」

2011-09-1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