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川政七有撇步 讓傳統工藝轉生「潮牌」

王炘珏

焦點新聞

陳永錚攝影

1171期

2019-05-29 10:32

老店不僅革新,也為日本工藝注入活水,靠「工藝創生」打造品牌走出困局,
它的海外第一站,選擇了「台灣」,輔導傳統產業轉型,找出明日之星。

中川政七商店

 

左右兩隻日本鹿,中間一個大大的「七」字,從商標就可以看出這家店的傳統與歷史。

 

中川政七商店,這一家超過三百年歷史的日本傳統雜貨店,直到二○○二年,在日本只有五家分店。許多像它這樣的傳統工藝老店,不敵無印良品等連鎖商店的競爭,進而殞落收攤時,中川政七商店卻在第十三代傳人中川淳的改革之下,異軍突起,還與其他工藝老店聯手打造高質感商品,年營收從四億日圓,翻倍成長至六十二億日圓。

 

原本只是一家老店的振興,卻帶動了整個工藝產業的改革,成功保存了工藝技術,還能促進地方創生。

 

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起源:職人銳減

搶救迅速凋零的百年傳統

 

四月最後一周,中川政七商店於台北松山文創園區,舉辦「大日本市台灣博覽會」,展示耗時兩年培育,帶動日本工藝創生的成果。中川政七不僅帶來日本工藝成果,同時,還將與台灣創意設計中心合作,把傳承工藝的整套作法,傳授給台灣地方工藝工作者。

 

「光是一個陶杯,背後要經過五個以上的業者合作才能生產完成。」中川政七商店第十四代社長千石彩在接受《今周刊》專訪時這麼說。

 

日本,一項傳統工藝,其實就等於一個產業聚落。日本中小型製造業採取「分業制」,生產一個陶杯,從一開始的胚土到模具,接著還有專門塑形填土的業者,最後的燒製與上釉,可能又由另外兩位業者負責。

 

所以,一個工藝商品的消失,代表的是一個工藝聚落的消失,該區域也會隨之凋零。

 

事實上,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的統計,四十年來,日本工藝產業的從業人數從三十萬人,直線下降至不到六萬人,生產額更是只剩下五分之一。「不僅技術失傳,產業也會消失。」千石彩憂心地說。

 

目前與中川政七商店合作的傳統工藝老店,已超過八百家,但這樣還不夠。

 

中川政七商店於一七年成立日本工藝產地協會,開始「產地一番星」計畫,意在先培育出該地方最具代表性的工藝品牌,再讓那個品牌帶動整個產地的發展。不到兩年時間,已經成功培育出二十個地方工藝品牌。

 

「中川流」的工藝創生,並不是單純地做出「文創商品」。千石彩表示,重點在於打造出品牌,創造利潤,進而活化整個地方產業。中川政七商店藉由「顧問諮詢」,協助傳統工藝鋪,從品牌創造、商品設計,到後續行銷及銷售平台的溝通,全部一手包辦。

 

然而,最費心的,其實是溝通。

 

圖左為中川政七社長千石彩,右為Method採購顧問公司代表山田遊
中川政七商店將藉著在日本經營工藝品牌的Know How,培育台灣本土品牌。
(圖左為社長千石彩,右為Method採購顧問公司代表山田遊。圖片攝影/陳永錚

 

培育:釐清現況

創新要連「家庭革命」都不怕

 

培育一個品牌至少要一年的時間。一名顧問一次承接五個品牌就已經是極限了。「真的不是普通的辛苦。」與千石彩一起進行顧問工作的Method採購顧問公司代表山田遊露出苦笑。他說,幾乎每天都在與師傅開會。「我們參與了不知多少個『家庭會議』。」千石彩接著說,與山田遊相視而笑。

 

日本電影中,時常看見頑固老爹與年輕二代,為了是否要改變而爭執不休的劇情,他們早已見怪不怪。「這更讓我感受到責任。對他們來說, 這可是賭上了自己的人生。」

 

問他們在選取案件時會先看什麼?「謹遵會長的宗旨,一切都要先從財務狀況開始釐清。」山田遊說。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現實一點都不浪漫,品牌要能有經濟自主的能力,才算成功。

 

千石彩坦言,他們也曾遇過無力回天的案例。如果繼續做下去,可能會讓二代的家庭也受到牽連,背上新的債務,只好拒絕。「夢想跟熱情是不足以當飯吃的。」山田若有所思地說。

 

這一次,中川政七商店宣布將與台灣創意設計中心(下簡稱台創)簽訂MOU,輔導台灣傳統工藝創生,也期許能在台灣各個地方,燃起希望的火苗。

 

「八年來,我們敲門敲了很多次,終於在去年出現曙光。」台創副執行長艾淑婷表示,終於等到他們打算跨出海外市場,選擇的第一站,就是台灣。

 

艾淑婷坦言,台灣的傳統工藝其實也和日本一樣,面臨「斷鏈」的窘境。她進一步解釋,由於過去台灣製造業強調「硬實力」,品牌發展的經驗非常薄弱,市場資訊更是貧乏,「然而,有很多二代,都很渴望能得到這一塊的指導。」

 

艾淑婷表示,她發現許多業主會抱怨,甚至哀嚎,說做品牌很燒錢,但真正的原因是他們不知道要怎麼做。

 

波佐見燒
彩色可堆疊的馬克杯,是中川政七商店輔導轉型成功的代表作:波佐見燒。(圖片攝影/陳永錚)

 

成績:結合生活

馬克杯讓營收翻倍

 

但中川政七商店有完整的團隊,可以給予全方面的協助,而且在日本輔導的案例,也都是些小工廠,資源雖相對有限,但仍舊能做出亮眼的成績。

 

「他們的強項就是,一定會到核心去了解這個產業的價值,挖掘出最強的項目,先決定市場後,再決定品牌。」艾淑婷興奮地說。

 

促成本合作的台創日本業務代表資深經理葉慈芳則說,他從中川政七身上看到的是,如何讓傳統工藝走進生活。

 

以中川政七輔導過的漆器工藝店「漆琳堂」為例,漆器在日本給人高級工藝品的形象,做工精細,價格不菲,但中川政七建議漆琳堂,減少漆器塗料的層數。「其實一層就已經達到功效了。」她解釋,層數減少,價格也能降低。

 

此外,傳統漆器通常以紅、黑、金三色為主,但漆料其實是可以調製成任何顏色,因此他們也建議,可開發顏色較鮮豔的商品。過去漆琳堂的年營業額不到三千萬日圓,如今已突破五千萬日圓,業績有顯著成長。

 

另一家來自日本長崎縣的「波佐見燒」HASAMI更厲害,原本瀕臨破產,在建議下,開發顏色鮮豔、可堆疊的馬克杯,不僅成為中川政七商店的熱銷商品,營收更翻了三倍。

 

「這其實符合了世界工藝的潮流。」艾淑婷解釋:「傳統工藝也是需要研發。」因為硬體技術的發達,將複雜的製程簡化改為少量生產,保留手工的二、三成,剩下用機器取代。藉由像這樣的工藝革新,讓傳統工藝能更輕易地走進消費者的生活,不僅創造新市場,也創造出工藝的新生命。

 

「我們希望能做到台版的『產地一番星』。」艾淑婷表示,希望中川政七成功的Know How,能協助台灣培植地方產業,促進產地復興。今年七月,這項合作計畫將正式啟動,台創會找不同的團隊進場,也會公開招募。

 

「我們有企圖心,想要帶台灣產品進駐日本市場。」艾淑婷也透露,中川政七已開始進行台灣傳統工藝的研究,對台灣的茶藝及茶具最感興趣,他們給台創一份功課,希望能蒐集一百個人喝茶時,所使用的器具,此外也注意到日本所沒有的竹籠等竹藝品。

 

計畫將於秋季啟動,期待台灣的傳統工藝,也能找到那顆屬於自己的星星。

 

中川政七團隊諮詢SOP

 

延伸閱讀

將「國產」與高檔畫等號 日本靠三招翻轉食肉文化

2019-05-22

老謝:令人目不暇給的日本便當文化

2019-04-11

為什麼臺灣的文創園區,常淪為主題不明的大賣場?

2018-02-22

60年木工廠變文創潮牌 營收翻五倍

2018-01-17

35歲二代接班 把苦茶籽變文創夯貨

2017-10-26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