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投資 股票 高股息 金融股 存股

短短幾分鐘,元朗站變成屍殺場地…目睹白衣人歐打乘客爆血,他驚怒:現場像屍速列車

短短幾分鐘,元朗站變成屍殺場地…目睹白衣人歐打乘客爆血,他驚怒:現場像屍速列車

足球說故事

焦點新聞

作者提供

2019-07-22 17:44

編按:香港「反送中」浪潮持續延燒,香港市民21日再度走上街頭示威,但晚間11點,元朗地區突然有大批「白衣人」聚集,自稱元朗守護者,手持鐵棍、木棒,揚言「見到黑衣就打」,無差別攻擊市民,隨後爆發多起集體鬥毆事件,甚至有孕婦倒在地上。這場暴亂從街頭蔓延到地鐵站,包含議員、記者皆有人流血掛彩,已經造成至少45人受傷,其中一人命危。以下是香港市民在地鐵元朗站的現場目擊......

 

7月21日深夜11點,我在元朗站經歷了一場廝殺。

 

 

當時我正坐地鐵返家途中,當中還有好多普通市民可能是逛完街或者下班。在途中,一直收到寫著「不要在元朗下車」的air drop。大概11點,列車來到元朗站,依然有不少人下車,但下車的時候月台已經有好多市民(目測是年輕人居多),拼命向車廂的乘客講:「不要下車阿!快點走呀!下面有群白衣人打得那些乘客都爆血了。」

 

起初,沒有什麼乘客理會,照樣下車。但月台的人拼命叫乘客不要下,甚至有市民不斷問車廂裡面有沒有First AID, 有人流好多血想急救,同一時間亦有市民叫乘客往裡面站一點,讓更多人上車, 事情擾攘了幾分鐘。

 

當時有些中年師奶、大叔不耐煩:「搞這麼久還不開車?擋住人」、「不要阻礙人回家去啊」、「早知道就不上這班車了」,甚至有個師奶講了一句:「打就打呀,不要打到我。」這一刻聽到這些話我真的很生氣,為什麼可以這麼自私這麼冷血?你不幫忙就算了,還在這裡這麼多話。正想開口叫他們不幫忙就閉嘴不要吵,突然車廂有廣播:「列車暫時無法行駛,基於安全,請車廂內所有乘客下車。」

 

下車?我一開始以為自己聽錯,但廣播一直重覆叫人離開車廂,當時立刻有乘客鼓噪:「外面這麼亂你要我們下車?」、「可以走去哪呀?」由於當時我站在靠車頭的位置,不知道白衣人原來已經在車尾位置。

 

當時有人在場叫穿黑衣服的人快點換衣服(編按:由於香港反送中遊行參加者大多穿黑色衣服),我旁邊有位乘客也好心提醒幾位外藉穿黑衣的人士要小心,同一時間突然又有廣播:「請車廂內所有乘客下車」,結果整車人相繼下車,但講真的,下車又可以去哪裡?

 

下車那刻真的好慌忙,到底可以怎麼走?想走回車尾,怎知車尾有人大叫:「快走呀!打到這裡來了!走呀!」那一刻真的是亂到什麼都看不到,完全分不清哪些是白衣人士,哪些是乘客,只知道前面不斷有人亂走,到底要走去哪裡?完全沒有人知道。你想走進車廂,裡面已經有人正在亂打;你想走下樓梯去票閘口,有人大叫:「不要下月台呀,死定了!」

 

上面有人正在追打,下面有人要上來打你,根本困獸之鬥,不是講笑,完全像電影《屍速列車》一樣,總之能逃就逃…...。

 

當時我正站在樓梯口,於是下去票閘處,下去時,我看見起碼有60多、70個手持藤條、木棍的白衣人,不斷棒打欄杆一邊叫囂;更誇張的是,他們發瘋追著一個不知是記者還是乘客,然後追到一個出口,那個人跌倒了,然後起碼有6個人衝去圍住他用藤條木棍狂打,然後一腳踢爛了他手上的相機,直飛到前面條柱整個爆開,極有理由懷疑是想毀滅一些影像。

 

那一刻我又驚又生氣,我本能反應叫了一句:「操你媽幹嘛打人」,在場也有其他乘客都幫腔:「不準打乘客」,但當然白衣人的回應是呼喝:「關你屁事呀操你媽,閉嘴!」然後有個白衣人企圖衝進來打乘客,但不知是不是只是恐嚇,進來了然後又出去,然後成群白衣人好似贏了足球一樣在那裡叫囂。當時我身邊有對剛在元朗吃完飯的情侶,我即刻和他們講:「我們待在一起,起碼大家都安全」,我好感謝他們,同車上另一位乘客也借出行動充給我充電。

 

那一刻,元朗的情況已經失控,現場是一片瘡痍,最令人生氣的是,警察現在才來,了解發生什麼事。喂,被人打完你才來看發生什麼事?在搞什麼阿!當場有市民破口大罵,但警察只是用不耐煩的語氣:「不要阻礙警察做事情」、「你現在這麼生氣也沒有用」。

 

說真的,如果不是警察視而不見,不及早阻止白衣人入站,我們一群乘客會被人恐嚇?不要說我們「有事找警察、沒事罵警察」,除暴安良是警察的責任,做警察就有責任做事情,不是因為最近被人罵、壓力大就選擇性不做,甚至乾脆不做啊!

 

後來,因為我們的列車在沒有通知下離開了,我同那對情侶都沒有車走,只有各自叫計程車離開。臨走前我返回月台看一眼,只見一片狼藉——地下有傘、有眼鏡、有木棍、有手袋、甚至有血……

 

短短幾分鐘,元朗站就變成屍殺場地…

 

講真的,那一刻離開車廂真的是迫不得已,但我不明白為什麼港鐵會要求乘客在危及關頭下離開車廂,裡面有老人家和小朋友啊!而後來為什麼乘客離開車廂,你又會把車開走?可能真的是我漏聽了廣播,真的是陷入無人管狀態,十足十現在的香港。

 

我很害怕,整個人都在發抖,但其實我更生氣,氣為什麼一群黑社會可以這麼無法無天;我望著那個疑似記者被人按在地上打,但我完全救不到他;而我更加沒有想過,下午看影片看到白衣人打人,夜晚我會親眼看著這件事發生…

 

現在香港的情況,就是連你搭車這麼正常的事都有機會出事,而警察做事可以慢成這樣...整天說示威者是暴徒,現在你看清楚哪邊才是暴徒了嗎?

 

如果你非要反駁:「暴徒被人打是對的」,這已經不是對與錯這麼簡單,而是冷血、沒有良知、和沒有人性,得罪說一句,你枉為人。

 

本文獲「足球說故事」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執行困難必要性不高!中國為何執意強制「肛篩」? 醫曝「羞辱別有居心」

2021-02-04

疫情將止 股跌不止

2022-01-26

辜仲諒「紅火案」纏訟16年,今撤銷無罪判決、再度發回高院更審

2022-05-12

資產縮水是通膨降溫必要之惡!股債雙殺、幣圈崩潰,百大富豪蒸發上兆美元 謝金河:如溫水煮青蛙

2022-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