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看看香港吧,亡國佬!」一個旅日中國人嗆聲韓粉:台灣人天真幼稚,沒見識過共產黨的騙術

若葉

焦點新聞

2019-08-14 12:22

20190814編按:國民黨總統提名人韓國瑜本月3日競選行程首站到了桃園景福宮,遭2名自稱是來自中國的1男1女狂比「倒讚」手勢嗆聲,其中一位嗆韓者在臉書上發表,在韓國瑜造勢現場嗆聲的緣由......

 

答記者:你在韓國瑜造勢現場嗆聲的緣由是什麽?

 

8月3日那天,是純屬偶然路過現場,看到很多人在搖旗吶喊哇啦哇啦的,一大片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子,同伴是深綠台灣人,她先過去了。我一看那架勢,她這是又要深入「敵營」了。

 

以前在中壢和臺北的大街上,我們也曾遇到過藍營的團體揮國民黨旗幟時,她也上前比過倒讚,呼喊過反國民黨的口號,每次我都會跟進,怕她一人吃虧被欺負或發生意外,所以這次也一樣,我並不是有準備或自己主動去景福宮反對比倒讚的。要說我跟同伴的思想立場,在反對獨裁專制,支持民主自由方面,雖然是完全一致的價值觀,但具體到反對某個台灣政客,因為我不是台灣人,對台灣的民主選舉作為尚未民主化的中國出國的人,我是既羨慕也會感興趣,因此日常對台灣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但我對很具體的台灣的一些細節,基本上採取的是「不干涉內政」,盡量不去深入介入的態度。

 

因此,我去景福宮嗆聲韓國瑜,不如說是嗆聲親中賣台派,倒不一定是特定的矛頭指向韓國瑜個人,只是那天恰好是親中賣台代表人物之一的高雄市長韓國瑜而已,如果換了其他的親中賣台派的政客,我同樣會採取這樣的行動的。

 

那麽我為何要反對親中賣台的台灣政客呢?因為我不是台灣人,長期定居日本已30年有餘,常常因公出差或因私旅遊而每年常來往於日台之間。

 

我的前半生是在獨裁專制的中國大陸度過的,後半生在比台灣還要成熟的民主國家日本生活。對這兩種社會制度的體驗和比較,可能不僅有著比台灣人幾乎不具備的深度體會,而且從小接受的是共產黨的大中華教育,非常熟悉他們那套伎倆和騙術。我想如果我來提醒台灣人,說服力一定會比任何一個台灣人有影響力。

 

我常常會用開玩笑的口吻說一些台灣朋友的天真幼稚,他們會有那麽點不高興,說我上海人自傲,看不起台灣人云云,但我說,天真幼稚出自我口中並非惡意,因為我知道台灣在1980年代前,也有過白色恐怖時代,但那與我經歷過的中國的紅色恐怖時代完全不能比擬,我常說你們那點恐怖,是小巫見大巫。

 

有很多台灣藍營的人說,你那些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中國好了,發展了,不要一直拘泥過去。我極度反感這種說法(我們上海話叫做搗漿糊),人類社會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不是互相孤立的,歷史是承上啟下連續的,過去決定了現在,現在決定了未來,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

 

而且,就在今天,為什麽就不能正視一下無可辯駁的一個事實,那就是在GDP經濟的畸形發展下,中國在思想言論自由方面,依然是並未比文革時代有任何的反思和改善,中國有2人獲得過諾貝爾獎和平奬,獲獎時,一人在海外流亡,另一个在中國的大牢里,而且大多数中國人都不知道。因言獲罪被人間蒸發的例子就算他們掌握著強大的國家機器拼命封鎖,訊息也還是無法完全封鎖住的。

 

我本人在中國具有很大影響力的凱迪等網站上,已經持續17年來長期介紹日本和台灣等民主社會的各種細節,而且還是用非常婉轉間接的各種場景的生活攝影報導為主要風格,極少有激烈批評中國時政的,但還是依然常常獲取口罩管理被屏蔽掉發言。

 

就在上個月,因為我在發言中稱呼台灣為福爾摩沙,被中國的五毛舉報並被網站禁言一個月,雖然這只是一個網站的管理運作而已,但中國的所有網站是受國家相關部門指導監視的,如果疏忽的話,他們整個網站會被國家封掉並受處罰。

 

因此痛恨獨裁專制不是我的一時心血來潮,從我小時候耳聞目睹的文革,直到今天的言論封鎖思想控制,是我生活在民主日本社會30年的人完全無法忍受的。

 

基於以上的基本思想,對親中,也就是親近獨裁專制的台灣政客,採取絕對反對的態度,是理所當然的,也是我認為對保衛台灣民主的義不容辭的責任,這種責任感對我来說,沒有國界!

 

答記者:對部分台灣人挺韓的憂慮,如果郭台銘脫黨參選呢?為何蔡英文最能守住台灣民主?

 

你的提問這次具體涉及到了3個人的名字,那麽好,我結合自己對這3個人的印象,來說說他們會給於台灣的未來產生如何的影響。

 

韓國瑜是個眷村長大的人,家世不太好,起點自然不高,這是他的先天缺陷,卻又自己不愛學習,只愛耍嘴皮子,愛出風頭。這兩點決定了他這個人物的基本格調,絕對不是一個務實者。

 

根據他的言行,不難理解他的熱衷造勢,是一個連外表的花都繡得很蹩腳的草包,但因為草包還有點草腥味,所以很多智商不高的人會被迷糊,以為他是個親民的來自底層的政客。不知為何我一直會把他與舊上海的青紅幫們聯系起來,卻又達不到青紅幫老大的杜月笙黃金榮之類大腕人物的綜合水準。

 

因為你想造勢做青紅幫老大,也是要有積累人德人望的,而不是靠剃個光頭來模仿一下老蔣那樣演戲能撐久的。都民國了,如果你還整天留辮子懷念皇上的故作滿清遺老狀,這戲,恐怕韓國瑜也快演砸了,演戲也需要梨園科班出身有那麽點真功夫的。

 

涉及蔣介石,雖然本質上他也是個軍人痞子,但至少後來還懂得靜心看書修養,韓國瑜則是連屁股都坐不熱的人,只剩一根口條在每天翻滾,他能當選市長,本身就是高雄人誤把漿糊當金霉素眼藥膏使用了,要不然就是高雄人的智商是台灣人中倒數三名以內的了。

 

說起眷村長大的人,我想台灣人比我更了解。這些人起點就比較低,沾滿了油滑混混的天然習性,這是由環境造成的。但如果一個人後天努力,還是可以有所改變的。我這人不是血統論者,而是環境改變論者,所以外國人常駐中國也會亂穿紅綠燈,中國人到了國外也不再隨地吐痰了。

 

與韓國瑜相比,郭台銘與他有相似之處,也有不同之處,相似之處就是郭台銘的出生環境與韓國瑜一樣是打負分的,沾染了大量的眷村混混的惡習,這種惡習是國民黨在中國大陸失去民心的深層要素的沈澱物,被帶到了台灣。

 

但是郭台銘具有韓國瑜沒有的一點真本事,一個就是有成功的實業做強大的支撐,而這個強大的實業的成功來自兩大因素,一個是美國的強烈支援,另一個是郭台銘近乎瘋狂地灌徹運用了馬克思《資本論》著作中最基本的闡述,「資本主義的初級階段,就是剝削勞動者的剩餘價值」。

 

按理說,郭台銘無論掛哪個政黨招牌出馬,甚至像柯P選台北市長一樣無所屬,他的勝算會遠在韓國瑜之上,現在的韓國瑜只是國民黨利用他作為選舉而選舉的工具,國民黨中真正的精英們跟我一樣,是絕對不會從心裡看得起這種無德無望,純粹靠每天炒作的小流氓的,我們上海有不少人會聽周立波說笑抨擊時政,但決不會選他這樣一個弄堂口小癟三當市長的。

 

所以選韓國瑜,台灣會有熱鬧可看,但台灣人民絕對不會有比現在更好的日子過。韓國瑜的「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論,後半句其實已經完全觸犯了中共的紅色底線,只是現在中共為了最大限度利用這條爛魚來打擊台獨派,採取了暫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已,一旦這條魚釣到手,那麽清蒸紅燒還是油炸幹煎,那就由不得這條魚自己了,全在中共手中隨便把玩。

 

郭台銘參選,本來我倒覺得他也是一個比較強的候選人,但前提是他必須立足台灣,把台灣利益放在第一,那樣盡管他的出身和人相得分不高,但似乎也沒有什麽可以強烈反對他參選總統的理由。退一步說還有美國的旁例可證,川普也不是政治家,是個實業家商人,美國人選出了川普,很多人是想讓這樣的人物當當看,就好比讓電影明星的史瓦辛格也當上了州長,那麽根據同樣的選民心理,台灣人讓實業家的郭台銘也當當看,也是很合情合理的。

 

可是問題來了,郭台銘與中國已經走的太近,鴻海的迅猛發展,從製造到銷售市場都過渡的依賴於中國,已經被綁在了中國的大腿上難以剝離。 他是馬英九國民黨執政時代把台灣GDP綁在中國大腿上的一個最大的受益者,也是未來的人質。

 

鴻海是我在日本任職已久的集團公司的大客戶,因為鴻海的生產線投資,他都離不開訂購日本的各種高端制程設備,他們每年訂購我們的設備中,有些設備就是我直接負責設計的。因此我對鴻海也是相當熟悉,2010年時我曾連續三年不斷去台灣出差,其中主要就是對應他們現場的一些我們的新設備的調試。

 

中美貿易戰從去年的中興被滅開打以來,當時我就預言這只是開始,美國還會打出第二波第三波,這場貿易戰,絕對不僅僅是字面上的貿易問題,本質是冷戰後累積的意識形態的激戰,貿易只是表象而已。

 

這就使得在這場長期戰中,郭台銘處於一個老鼠黏在風箱裡,兩頭受氣壓的非常尷尬的位置,鴻海從發展到壯大離不開美國的支持,今天又被郭台銘綁在了中國的大腿上。美國為了自己的全球利益可以制裁已經被逐漸赤化了的鴻海,中國也可以為了表達對鴻海的不滿,威脅停止向他輸血,甚至可以凍結他在中國的資產。

 

所以我已經反覆說了,為什麽不能親中的道理,中國是一個長期依賴不講信用的國家,與不講信用的人做生意,你就必須隨時做好背信棄義後傾家蕩產的準備。所以郭台銘雖然有強大的實業做支撐,對台灣選民打經濟牌,但是他的承諾,如果你一旦明白是建立在與中國無法剝離的狀態下的話,那麽不僅鴻海是中國的人質,整個台灣會成為比馬英九時代更嚴重的人質。

 

選郭台銘,台灣變香港也是指日可待的一個悲慘選項,因為郭台銘哪怕再有錢,這個錢只要一旦經過中國人民銀行,必然會被管制甚至轟然倒塌,他的錢完全救不了台灣,因為他上頭有債主,打個噴嚏放個屁就能噴死他。郭台銘現在唯一的出路是保自身鴻海,悄悄地把沾上的不幹不凈的人民幣洗乾淨,換成越南盾,或印度尼西亞貨幣都行。

 

最後說說蔡英文,我最初接觸這個名字是2011年的馬蔡大選,在228紀念公園我聽了蔡英文的演說,台北街頭停滿了豎著支持蔡英文的黃色計程車。那一年蔡英文敗選了,但是她的演說和不屈的為台灣打拼熱愛台灣的精神,是當時任何一個候選人都沒有讓我感受到過的,國民黨人中口才棒棒的人才並不少,但是卻無法讓我感受到蔡英文那股熱愛台灣的真情實意。

 

今年4月底5月初的日本黃金周,我在台灣度假自駕遊了整整9天,還去了蘭嶼,回程途經楓港的蔡英文老家,去參觀了一下,更讓我感受到了本土政黨愛台灣不同於國民黨油嘴滑舌的民眾根基。國民黨來自中國大陸,他們的鄉愁牽掛以及中華文化的葉落歸根思想,作為同是背井離鄉又已經完全融入了日本社會的我來說,也並非完全不能理解。

 

但是,既然國民黨已經放棄了「反攻大陸」的初心,那就應該痛定思痛,徹底重新定位自己,全心全意地熱愛讓自己能棲息了70多年的台灣,但是與本土政黨和蔡英文相比,我完全感受不到國民黨是真心愛台灣,他們愛的是自己政黨利益甚至是自身個人的蠅頭小利高於一切,在台灣一直喧賓奪主,看不起本省人看不起原住民,用腐朽發黴的那些所謂的中華思想來灌輸洗腦台灣人。

 

我在蘭嶼曾遇上了一些當地的達悟族人,他們很多人居然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讓我驚訝萬分,這樣被國民黨洗腦至深的痛心笑話實在是笑不出來。國民黨至今依然身在曹營心在漢,與他們腳踏兩條船的私欲私利算盤相比,蔡英文的本土政黨台獨派才是守護台灣民主,真正熱愛台灣,守護台灣未來的。

 

有人可能馬上想反駁我說,光說誰心裏真正熱愛台灣,可是看看現實問題,蔡英文執政3年,台灣經濟不太好啊,口袋裏的錢也沒增加什麽嘛。那好,枯燥的經濟數據我這裏就省略不表,我要從另一個角度來告訴你兩件事。

 

第一, 蔡英文執政不是一個孤立的時期,我曾說過,歷史是承上啟下的,蔡政權上台後。繼承了馬英九時代種下的禍根,那就是台企已經大量遷中,島內產業日益空洞化,同時帶來的年輕人就業職位的大量減少了,這種惡劣的慣性不是換一個總統立刻見效的。

 

事實上3年來,蔡政權為台企回遷作了大量的工作,也已經有數據上的良好轉變的明證,如果持續下去,台灣對中國的依賴會越來越小,台灣的經濟不僅會逐漸變好,而且不受流氓隨時脅迫會更穩定自主,這才是台灣經濟正常化必需堅持的道路,選朋友不是不可以,但起碼要選對朋友,台灣人為什麽不選北韓呢?這個道理再明瞭不過了。

 

第二, 蔡英文執政後,政府各級機關的事務官依然是大量的國民黨公務員掌管,民主社會就是這樣,不能把野黨和不同政見者抹殺砍光,這也是民主是個健全社會的重要標誌。當然這就導致了很多基層面的事情並不會因為換了個總統就馬上換樣,就好比中國今天如果民主化了,我也不認為全民的民主意識真的會一下子普及一樣,也會繼續存在貪汙腐敗的爛事。

 

但民主雖然不是最好的機制,但是它是目前最好的機制,日本民主社會比台灣成熟多了,也偶爾有貪汙腐敗發生,比如一名議員貪汙了秘書一個月薪水,被舉報後不僅給自己的政治生涯畫上了永不得翻身的句號,而且還遭起訴,這在中國,這點金額可能是農村的村長們的笑話。

 

再比如這次的香煙走私事件,我甚至懷疑是反小英派的暗中做局,但無論是何種情況,只要守住民主,一切都能民主解決,失去了民主,國家不僅失去主體性公民性,你個人的那點權益甚至尊嚴,隨時可能像狗屎一樣被踐踏,今日香港人每天不惜流血的在抗爭,不就是為了這個嗎?難道台灣人要到了上街躲子彈躲棍棒的那一天才能醒悟?告訴你們,那就來不及了!

 

守護台灣的民主,台灣會越來越好,因為現在你一切的不滿和不盡人意的事,都能由台灣人自己來用民主的方式表達,協商,調整和改進。

 

失去了民主,你就失去了一切,所以我在景福宮會在韓粉群中連呼:「看看香港吧,亡國佬!」

 

※本文獲若葉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延伸閱讀

回顧「狗」年.展望「豬」年(下)

2019-02-13

民視母公司董座臨時被撤換 過程只花3分鐘

2019-03-15

環評修法卡死關 老問題恐變地縛靈

2019-04-02

「濕氣」是疲勞之源?中醫大推冬瓜、苦瓜4食物去濕氣

2019-06-14

黃璟舞將茶產業多角度發展 創造更高價值

2019-07-2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