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中角力下的新半導體戰爭

張忠謀「兵家之地」一席話,讓台積電在中美角力棋局中扮演的角色耐人尋味。(攝影/陳永錚)

富旭、林宏文、馬瑞璿 研究員/紀茗仁

焦點新聞

1194期

2019-11-06 10:14

台積電要不要去美國投資設廠,不只是成本計算的財務問題,而是一道牽涉美、中兩國國力權謀棋局的政治經濟學課題。
這一場刻正醞釀的新半導體戰爭,台灣如何部署、攻防?
每一步落子,都將影響高科技產業的命運!

股價與市值迭創歷史新高的台積電,令投資人很嗨,但在台積電的管理階層之中,卻有一股焦慮暗中湧動,因為劉德音正面臨擔任董事長十六個月以來,最難拆解的一道難題……。

 

場景先拉回四個多月前,即六月十日至十二日間,在美國華府舉辦的「選擇美國投資高峰會」(Select U.S.A Investment Summit)會場。這場由美國商務部舉辦的招商會,本屆台商參加踴躍,人數甚至比韓國團多,計有台積電、台電、中油、中鋼、研華、英業達、訊聯、藥華藥等公司。

 

這個招商會每年舉辦一次,今年卻因劉德音親自出席而格外受矚目。原來,早在六月六日就有媒體指出,台積電因繼續對華為供貨遭到美方關切,商務部為此特別邀請劉德音前來參加峰會,劉德音也將與商務部舉行閉門會談。當時,駐美副代表兼經濟組組長陳正祺受訪時,否認美方關切,並強調劉德音親自出席,也與供貨華為一事無關。

 

豈料時隔三個半月,十月二十八日的《紐約時報》出現一篇報導,寫著:美國國防部近來積極地與晶片製造業者溝通,鼓勵他們在美國本土建造新的半導體生產線,確保軍事用的先進晶片供應無虞。文中,點名台積電是美國國防部亟欲說服去美國本土投資設廠的對象之一。

 

延伸閱讀 : 張淑芬首度透露 最擔心老公張忠謀退休後的事?

延伸閱讀 : 台積電點名的新科技 恐成中美下個對決戰場 傳華府12月增列黑名單

 

組建高科技戰力的美國隊

美中衝突升級成科技戰

 

不僅如此,更強烈的訊息緊接而來。十月二十九日,由華府知名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舉辦的一場名為「科技移轉中國的風險管理」(Managing the risk of tech transfer to China)的論壇,會中與談人之一、美國前國會幕僚,並曾參與制定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的漢克(David Hanke)指出,防止中國偷竊智財權(IP),已是美國必須盡速處理的國安議題。

 

他強調:「我們很清楚知道中國是如何看待台灣的,若未來兩國的敵意爆發,將會非常危險……,如果我們仰賴台灣製造的晶片,是非常短視近利的。」

 

這個發言等於宣告,台積電已難置身事外於中美兩個大國的半導體新戰局。

 

一位台灣資深國安官員指出,美國政府正企圖組織一個高科技隊伍,尋找所有可信賴的夥伴加入陣容,以備日後美中貿易戰演變成科技戰,甚至是軍事戰爭時,不虞匱乏的高科技支援戰力。韓國的三星電子,以及台灣的台積電,被美國軍方視為是重要的拉攏對象之一。

 

習近平

 

川普

 

台積電

 

台灣代表團

台灣代表團今年參加美國商務部舉辦的招商會,意外爆出台積電被要求赴美設廠插曲。

(圖片來源:經濟部國貿局提供)

 

優先拉攏對象

七奈米以下製程大廠:僅台積電、三星

 

因為在美國國防部未來的戰略藍圖中,人工智慧(AI)將是軍事力量全面提升高科技戰力的重中之重,而形塑AI高科技戰力有三個面向:第一,演算法技術,這部分美國高科技公司獨步全球不足慮。其次,是整合所有武器裝備與系統的5G通訊技術,這部分中國與美國不相上下(至少美國自己這麼認為)。第三,則是把AI與5G所有相關晶片製造出來的能力。

 

由於擁有七奈米以下製程的晶片製造廠,放眼全球僅台積電與三星電子兩家,所以這兩大廠能否成為美國可信賴夥伴,加入「美國隊」,是確保美國未來高科技、軍事優勢的重要變數。

 

今年五月美國祭出「華為禁令」,台積電第一時間以美國技術含量沒超過二五%,而照常出貨,立刻讓美國意識到禁令的局限。

 

照理,從技術上,美國可透過商務部條列貿易黑名單,以「長臂條款」,也就是技術含量有二五%以上來自美國,就視同美國企業;若商務部要求美企不能賣商品給華為,那這家公司就不能賣,這也成為美國希望台積電到美國設廠的背景。

 

一位產業專家指出,為了築起足夠的技術保護高牆,美國要求台積電到美國設廠,最可能的內容是:要求先進製程要在那裡「試產」,也包括要有研發團隊。將來試產過程中產生的專利,就算是美國的,就可能進一步用二五%長臂條款來要求台積電。

 

他分析,未來,世界會分成兩派供應鏈,一派以美國為主,一派是中國。台積電是大家公認,可通吃兩邊的台灣企業。這點美國很清楚,所以美國必須認真布局,讓未來的台積電不得不選擇美國。台積電也必須審慎面對未來局勢,究竟能繼續中立,還是必須選邊站?

 

無巧不巧,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在退休兩年後,首度重返十一月二日舉行的台積電運動會,在這個聚集眾多媒體鎂光燈的場合,他意有所指地點出:「台積電變成一個地緣策略家的必爭之地。」

 

一八年六月時,張忠謀還在股東會上承諾,台積電會根留台灣;劉德音若想守護這個創辦人的承諾,前進美國設廠勢必更加謹慎為之,其中涉及的不僅是商業決策判斷,更有政治風險評估,絕對是台積電市值創歷史新高之際,劉德音無法對外吐露的煩惱。

 

若進一步深究美方亟欲打造半導體產業「美國隊」的背後,咸認與「川普對中國政策影武者」、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思惟有關。

 

台積電

 

各國半導體

▲點擊圖片放大

 

川普政策影武者警告

六大國防技術遭竊   中國對美情蒐堪比冷戰

 

在納瓦羅與安一鳴(Greg Autry)合著的《致命中國》書中的確提到,至今,中國已成功竊取神盾驅逐艦、B1-B轟炸機、三角洲四號(Delta IV)火箭、洲際導彈、隱形轟炸機、太空梭等六大國防先進技術。

 

文中,納瓦羅引用兩份關鍵報告的內容,表達他對中國竊取機密「無孔不入」的高度憂慮。第一份報告甚至稱不上是一份報告,而是美國國安局二○○四年印刊的《情報威脅手冊(Intelligence Threat Handbook)》。

 

手冊中,美國政府列舉中國國家安全部各局處的主要任務與工作方法,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國安部「第二局」,負責海外業務;「祕密特務會以企業外派幹部的身分為掩護,並且在海外吸收當地特務;其中,有些人已經默默為中國進行情報工作數十年之久。」手冊如此描述。

 

至於中國國安部「第十局」,主要負責蒐集經濟、科技相關情資。納瓦羅甚至在書中引用加拿大學者在○九年報告的說法:「中國對美國的情蒐強度,已堪比『冷戰』等級!」

 

《致命中國》問世四年後,納瓦羅又出版了《美、中開戰的起點》,其中一段內容,或許更直接撩動了川普組建「半導體美國隊」的急迫神經。

 

書中提到,在一九九六年中國引發台海危機後,中國意識到必須掌握強大制空能力才能與美對抗;二○○七年,中國成功駭入某英國國防工業包商,而這家公司正是美國當前主力戰機F-35的海外合作公司。納瓦羅以此證明,海外合作夥伴的資安,已經成為美國國防安全的新破口。

 

此外,美國目前主力戰機F-22,最被稱許的空戰優勢來自駕駛艙內的「資料分析能力」,係指搭載了強大的「感測器融合(sensor fusion)」能力。而它是自駕車核心技術之一,也是5G、AI、物聯網趨勢下的半導體熱門題材之一。

 

若加上今年八月,美國晶片廠賽靈思(Xilinx)宣布將採用台積電的十六奈米製程打造VU19P晶片,而該產品應用即包含支援感測器融合演算法。納瓦羅的種種看法,正呼應了張忠謀口中,台積電成為「地緣策略家的必爭之地」。

 

然而,台積電到底會不會去美國投資設廠,劉德音在十月三十一日台灣半導體產業協會(TSIA)年會,接受媒體詢問時表示:「赴美設廠的評估關鍵在於成本,美國建廠成本較高,台積電需要持續評估,短期內不會去。」作為回應。劉德音否認台積電遭受了美國國防部的壓力,但他說:「美系客戶有受到美國國防部關切,希望有些國防用晶片產品能在美國本土生產。」

 

透過媒體放重話

蘿蔔與棍子齊下    劉德音陷兩難

 

十一月四日,英國《金融時報》報導:過去一年來,美國政府一直設法說服台灣政府,希望能管制台積電為華為代工製造晶片。《金融時報》引述一位華府官員向台灣外交官員說的話:「台積電為華為代工製造的晶片,被直接用在瞄準台灣的飛彈上!」

 

這種重話透過國際媒體被報導出來,顯示美國對台積電施予的無形壓力,已達到空前的緊繃。但,不管是六月「選擇美國投資高峰會」,劉德音是否與美國商務部官員單獨會談設廠之事,還是美國對台灣政府施加壓力,要求台積電禁止出貨給華為,本刊向台積電代理發言人孫又文求證,皆遭到她的否認。

 

美國希望台積電到美國設廠,當然不能只有壓力,沒有蘿蔔;台積電更要有自己的對策。

 

半導體知名分析師陸行之近日在自己的臉書貼文指出:「還好美國政府最近考慮讓華為解禁,否則等美國川普政府的黑手伸到台灣政府,要求台積電禁止幫華為製造半導體就慘了。」他建議,台積電在未來幾年,要想辦法研發投資一條一○○%非美半導體設備先進製程生產線,來服務占比二○%的中國客戶。

 

不過,台積電並非省油的燈,其設在南京的八吋廠早就是專門服務中國客戶。

 

從戰略上來看,台積電內部評估是否赴美國設廠,除了成本因素外,還有產業競爭上的一個重要的變數——韓國三星電子。今年迄今,業界不斷傳出三星電子將併購全球第三大晶圓代工廠格芯(GlobalFoundries)。

 

格芯在美國本土擁有兩座十二吋晶圓廠、一座八吋廠,遠比台積電目前在華盛頓州的一座八吋廠WaferTech,在美國的產能資源更為雄厚;服務的客戶包括AMD、IBM、博通、高通、輝達(NVIDIA)與德州儀器,也與台積電高度重疊。

 

如果三星電子成功併購格芯,並注入七奈米甚至五奈米的先進製程技術,三星加入「美國隊」所享地位將大幅提升;長期來看,有可能導致美國政府未來在先進技術、設備或客戶上,更向三星靠攏。

 

依目前情勢發展,工研院產科國際策略發展所副所長鍾俊元分析,台積電應該會去美國設廠,但不會帶太多廠商過去,因為台積電目前已有異整合性製程技術,可以從IC(積體電路)邏輯一直做到封裝。

 

鍾俊元表示,美國國防部有一個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畫署(DARPA),所啟動的「電子復興計畫」,找來台積電、三星參與,這個計畫會生產下世代產品,採用的技術可能是十四奈米或者十六奈米,原則上,並不需要最新製程。他建議,台灣政府若能讓研究單位、智庫參與計畫,為台灣整個半導體產業在相關計畫中站穩腳步,並掌握科技的未來,尤其,台灣半導體在全球具有領先地位,是最有籌碼跟美國合作的產業,也比較能夠平起平坐。

 

至於美方遞出的「蘿蔔」夠不夠誠意。劉德音早在今年台積電股東會上,就公開說了,「如果美國給的優惠能讓生產成本降到跟台灣一樣低,才會考慮前往投資設廠或併購。」

 

對比之下,先來看看美國提供給三星在德州十二吋廠的減稅優惠有哪些:包括二○一○年符合投資條件,投資的二十五億美元,前十年可百分百退稅(主要為機器設備、地產可課稅部分);若投資至少三十五億美元,則在第二個十年,可享七五%退稅等等,可以確定的是,美方的蘿蔔是否吻合台積電的評估需求,會是未來雙方溝通的重頭戲。

 

台積電

要不要赴美設廠,是台積電董座劉德音(右)與總裁魏哲家(左)所面對的一道政治經濟學難題。(攝影·陳弘岱)

 

美國施壓根源

對台灣高科技技術保護   心生不信任感

 

另一方面,台灣資深國安官員透露,美國要求台積電赴美設廠,背後最根源的,還是在於對台灣保護自己高科技核心技術強烈的不信任感。

 

據該官員指出,美國已派出一批聯邦調查局(FBI)探員進駐美國在台協會(AIT)。FBI探員在台的主要工作,就是關注台灣對高科技技術的保護行為。

 

自中國政府把發展自主半導體產業定為國策之後,台灣因為違反營業祕密被起訴的人數迭有上升(詳見p.81圖表)。據調查局統計,高科技產業營業祕密被竊取,九○%均與中國有關。受害廠商舉凡台積電、聯發科、聯詠、南亞科等大廠皆在列。

 

營業秘密法

 

台元科技園區

 

台元科技園區

台元科技園區暗藏許多經過偽裝的中資企業,對台灣高科技廠展開人才挖角與技術竊取工作。(攝影/劉咸昌)

 

今年就曾發生一件案例,過完年後,某台灣記憶體晶片大廠出現一大批資深工程師集體離職,該公司懷疑公司製程機密已遭離職工程師竊取,於是請求國安單位協助調查。然而,國安相關單位認為,該DRAM廠只是懷疑離職工程師有「犯罪意圖」,無法提出具體「犯罪證據」,向法院申請監聽跟蹤勢必被駁回,於是無法成案。

 

對於關鍵技術的保護,台灣目前制定有《營業祕密法》,但重罰已遂犯,輕罰未遂犯。

 

今年二月,新竹地方法院針對台積電一名工程師企圖竊取二十八奈米製程文件、帶槍投靠至中國華潤上華科技。該名工程師因即時被捉拿,機密沒洩漏,於是新竹地方法院一審僅判吳姓工程師一年四個月徒刑,得緩刑四年。

 

交大科技法律學院特聘教授林志潔指出,美國《經濟間諜法》以較高的標準維護國家安全,即只要是對外國控制機構竊密,就直接以外國間諜論處。台灣的《營業祕密法》在處理國安上有可以更周延的進步空間。(詳見P.94另文)

 

不過,根本問題在於,台灣目前尚未對涉及國安的營業祕密或高科技技術有明確定義。

 

為了降低美國的疑慮,保護台灣的關鍵高科技技術不外流,政府可思考三個著力點:

 

營業秘密法

▲點擊圖片放大

 

解決台灣企業煩惱

政府可先做這三件事   保護技術不外流

 

首先,國安、檢調單位可綜合整理近幾年來高科技廠發生的技術機密被竊取案例,進行分析與整理後作成教案,積極對產業界進行宣導。

 

第二,科技部、經濟部與國安單位跨部會協調,清楚釐清與定義對影響國安的關鍵產業技術,並納法管理。譬如參考日本近來的《外匯及外國貿易法》修正案,便是為防堵中國企業透過入股,轉移日本產業核心技術。其實迄今台灣科技部提出的《敏感科技保護法》仍卡在立法院。

 

第三,台灣的《營業祕密法》參考韓國《防止產業技術外流及保護產業技術法》,簡稱《產保法》,或美國《經濟間諜法》進行修法。美國《經濟間諜法》對於竊取技術至國外者,不論犯行已遂或未遂,刑罰皆是最高可處十五年徒刑。韓國法院甚至援引《產保法》,做出禁止某些核心技術產業員工跳槽到中國的判決。

 

劉德音的煩惱,其實也是許許多多出口導向的台灣企業的煩惱。工業電腦龍頭廠研華電腦執行董事何春盛指出,過去三十年,台灣電子業都以投資中國為主,但是美中貿易戰未來可能會持續十年、二十年,台灣企業要嚴肅面對一個命題,那就是「台灣企業的美國策略是什麼?」

 

何春盛說,「我相信,大部分台灣電子業老闆的美國策略,真的都還沒有想清楚。把他們的護照攤開來,看他們最近一年都飛到哪裡,我相信,九成都是飛到大陸或亞洲其他城市,很少會飛到美國的。」

 

研華已經開始建立美國策略,規畫在南加州購地自建新總部,並計畫在兩年內設立八個銷售據點,將美國策略作為公司未來重要成長策略。

 

何春盛認為,美國是全球高科技研發的重鎮,有最領先的企業及學研單位、全世界最多的專利、IP及創新能量,台灣想要轉型升級,美國是優先的取經聖地。

 

美中貿易戰彼此對抗的,不只僅中、美兩國,未來的世界,隨著中、美雙方壁壘愈來愈分明,「一個地球,美、中兩個世界」的形勢已然形成,尤其進入5G時代後,從規格制定到系統選擇,許多國家被迫選邊站的壓力更形沉重,台灣,絕難自外其中。所以,要不要赴美設廠,不只是台積電的難題,也考驗著執政者能否以戰略高度思考,做出對台灣長遠發展最有利的抉擇。

 

營業秘密法

延伸閱讀

地緣策略家必爭之地》台積電在「美中貿戰」刀光劍影中 能否擋住政治施壓?

2019-11-05

印證張忠謀周末談話? 傳華府促台積電別做華為生意 但美商務部又有新說法

2019-11-04

張忠謀自傳上冊大賣15萬本,下冊明年完成,將用10萬字細談「台積電奇蹟」

2019-11-02

最擔心老公退休後的事?張淑芬首度透露:感謝張忠謀,沒把我當台積電管

2019-11-02

三奈米之後世代,台積電已領先布局!劉德音:2020年將是大大成長的一年

2019-11-02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