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Google創辦人退位,47歲印度接班人如何在一堆天才中出頭,成為地表最強大科技公司CEO

Google新任CEO Sundar Pichai(圖片來源:Maurizio Pesce@flickr, CC BY 2.0)

衛夕

焦點新聞

衛夕指北

2019-12-06 10:51

12月3日,Google 創始人佩奇和布林雙雙宣布退休,卸任Google 母公司Alphabet 的CEO 和總裁,而接任他們的是印度人Sundar Pichai,兼任Alphabet與Google的CEO,那麼Pichai 是一個怎樣的人?他又將帶領Google 這搜科技巨輪駛向何方呢?

這篇文章來自微信公眾號「衛夕指北」,一起來重溫作者衛夕在7月寫的這篇講述Google新掌舵人Sundar Pichai 的職場故事。

 

絕對出類拔萃的年輕人

 

很多故事都會講述主人公如何貧苦艱難最後成功逆襲,或者主人公一出生就有主角光環、含著金鑰匙、有著極其優越的成長環境,但事實上大多數故事的開端都平淡無奇、並無傳奇色彩,今天的主人公Sundar Pichai 就是這樣。

 

Pichai1972 年出生於印度金奈一個並不富裕的家庭,父親是電氣工程師,母親是速記員,Pichai出生時這對父母不會想到他們的孩子有朝一日能成為這個星球最強大的科技公司CEO,他們的房子並不大,小時候他和弟弟只能睡客廳。

 

印度金奈街景(圖片來源:Mark Pegrum@flickr, CC BY 2.0)

 

但這是一個重視教育的家庭,Pichai通過自己不懈的努力上了印度理工學院,這是一所印度最頂級的學府,從錄取率角度,它的錄取難度絕不亞於世界上其他名校。

 

Pichai大學的專業是冶金工程,但他對IT 非常感興趣,唸書期間就寫過一款棋類游戲,畢業時他獲得了史丹佛的獎學金,在史丹佛獲得材料學碩士之後,他短暫地在一家化學公司擔任過工程師和產品經理,之後又到華頓商學院拿了一個MBA 學位,在華頓商學院畢業後,他加入了麥肯錫公司擔任諮詢顧問。

 

印度理工本科、史丹佛碩士、華頓MBA、麥肯錫公司, 這些標籤對任何人來說貼上其中一個已經極其出色了,這也說明了 Pichai是一個年輕人中的絕對佼佼者,但學工程出生的 Pichai並不想走一條傳統的精英道路,他有更宏大的夢想。

 

於是在2004 年4 月1 日(沒錯,就是那一年愚人節,也是Gmail 誕生的日子)加入了Google,那時候的Google 早已上市,業務也趨向穩定,從麥肯錫過來的理工男要如何打開局面呢?

 

從工具欄到Chrome:把邊緣做到中心

 

Pichai加入Google 的職位是產品經理,負責Google 工具欄,這是一個瀏覽器插件,方便用戶在使用瀏覽網頁的時候能快速訪問Google 搜尋。不能說這是一個無關緊要的產品,但對於逐漸羽翼豐滿的Google 而言,工具欄這個產品絕對算不上極其重要。

 

但就是在這個相對不起眼的崗位上,Pichai在積蓄力量,他迅速適應了Google 的工程師文化:一個重要的行事規則是 —— 殺雞要用牛刀,因此即便是一些相對平凡的崗位也有著眾多傑出的天才,作為並不直接寫代碼的產品經理,Pichai很快能和這些天才們打成一片並迅速推進項目,在此期間,Pichai的工具欄在Google 擊退雅虎的戰役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Google 早期工具欄插件 「Google工具欄」

 

傑出的產品經理和普通產品經理的區別是,傑出的產品經理並不僅僅把手中的工作做好就行,他還會從戰略的層面深入思考產品的未來。

 

工具欄的工作經理加深了Pichai對搜尋業務的理解,他深深地知道要想把搜尋做到極致,並非把搜尋結果做到最優才行,而是技術、用戶習慣、競爭格局、入口、用戶體驗甚至推廣策略的綜合結果,MBA 出身的他這時候戰略思考的優勢就顯示出來了,Pichai深入分析了當時搜尋業務的格局 。

 

那時候微軟依靠捆綁的策略已經贏得了和網景的瀏覽器大戰,在那次世紀大戰中,軟體基因的微軟依靠自己的壟斷完勝網景,因此雄心勃勃的微軟對自己推進互聯網業務信心十足。

 

事實上微軟在1998 年其實就有自己的搜尋服務 ,MSN搜尋,不過當時的搜尋結果是由另一家公司Inktomi 提供,但微軟做獨立搜尋引擎的意圖從未停止,它有個重要優勢是它在瀏覽器領域有著絕對的市場份額,而瀏覽器則是搜尋的入口,Pichai看到了這種危險。

 

▲Google前董事長 Eric Schmidt, 與Goole兩位創辦人Sergey Brin和Larry Page(圖片來源:Joi Ito@flickr, CC BY 2.0)

 

於是 Pichai向管理層建議Google 進入瀏覽器市場,一開始建議並未得到採納,Google 當時的董事長施密特親眼目睹過新秀網景是如何在微軟鬥爭中慘敗的,他說Google 還是一家創業公司,而開發一個瀏覽器需要投入的工作量絕不亞於一個操作系統,這個賭注太大,然而想法並未獲得認可的 Pichai並不氣餒,他積極關心公司可能與瀏覽器相關的項目,比如html 性能、JS 引擎等。

 

轉機發生在2006 年10 月9 日,Pichai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微軟的IE 瀏覽器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將默認搜尋引擎從Google 改成了自己的搜尋,Google 一夜之間失去了一個巨大的流量入口。

 

據外界估計,Google 的流量因此損失三分之一,猶豫的管理層終於意識到 Pichai的擔心威脅真實存在,因此下定決心要做瀏覽器,Chrome 專案正式啟動。

 

在工具欄項目中 Pichai在產品能力和管理能力的突出表現被Google 高層看到,同時瀏覽器專案和工具欄專案有明確的相關性,Pichai成為Chrome 專案的負責人,從產品經理到戰略專案負責人,Pichai只用了兩年多時間,這得益於其長期鍛煉的內功、極強的產品管理能力、不凡的戰略眼光以及積極主動的擔當精神。

 

然而瀏覽器專案的難度會比工具欄高一個數量級,要知道即便是極客如雲的Google 也是在兩年後才正式發布,那麼 Pichai是如何帶領Chrome 這個追趕者一步步走向王座的呢?

 

締造Chrome:追趕者如何逆襲?

 

 

在互聯網領域,當你的產品比別人好一點點通常不能戰勝對手,因為用戶存在轉換成本,只有你的產品比別人好一大截才能佔領市場。

 

而Google 經常做這樣顛覆性的事,比如說Gmail,當其他郵箱提供商還只提供幾十M 的存儲空間的時候,Gmail 直接宣布提供1G 空間,一舉扭轉戰局。

 

然而,一個新晉的瀏覽器能靠某個絕招迅速結束戰鬥嗎?

 

答案是不可能,瀏覽器是一個門檻極高的產品,有著性能、隱私、安全等極其底層的大量基礎工作需要做,想要速勝幾乎沒有可能性,Pichai深刻地理解這一點。

 

因此他的第一個重要動作就是聚集人才,瀏覽器是一個龐大的工程,Pichai需要各個模塊都有絕對領先的人才,他有效地整合了Google 已有的頂級技術專家同時招聘了眾多超一流的工程師,超一流並不是一個溢美之詞,Pichai的豪華團隊成員包括:

 

寫出了Firefox1.0 的Ben Goodger、網景前研發總監Arnaud Weber、寫出了JavaScript V8 引擎的Lars Bak、Gmail 的資深產品經理Brian Rakowski。

 

這些一流的人才為Chrome 的成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Pichai知道,人永遠是第一位的,一流的產品一定源於一流的團隊

 

同時,為了把Chrome 做好,Google 在收購方面也不遺餘力,Google 先後收購了北卡羅來納州一家公司Skia,用來開發向量圖形庫;

 

收購了應用安全公司GreenBorder,用於加強Chrome 的安全級別;

 

收購了一個名為Reqwireless 小型瀏覽器用於補充核心代碼;

 

甚至Chrome 還共享了Google 收購的Android 的部分代碼,一個複雜的系統並不是全部需要從0 到 1,把優勢的資源整合在一起才能發揮最大作用,Pichai深知這一點。

 

接下來就開始定義產品了,作為追趕者,Pichai必須讓Chrome 作出足夠的創新才能有效打動用戶,和其他競爭者相比,Chrome 做了哪些創新呢?

 

首先,它把 「快」作為第一產品特性,Pichai知道這關乎瀏覽的核心體驗,從誕生到現在,Chrome 一直在各種速度測試中處於絕對領先,這做到快這一點並不簡單,它得益於Google 長期的技術積累;

 

其次,它首創了多選項同時獨立顯示和運行,和傳統瀏覽器打開一個新地址要打開一個新窗口不同,Chrome 在一個窗口中打開多個選項,更重要的是,得益於其收購的沙箱隔離技術,Chrome 這些多個選項是完全獨立運行,一個崩潰並不影響另一個,當然,這樣做也是有代價的,Chrome 從誕生之初就成了內存殺手。

 

產品經理的一個重要工作就是權衡優先級和代價,事實上證明,為了體驗吃掉性能是值得的,在通常情況下,普通人不會打開超過10 個網頁(不接受反駁,我知道我的讀者中很多都是同時打開幾十個網頁,但很遺憾,作為互聯網從業者的你們並非Chrome 超過10 億用戶中的典型);

 

 

 

第三,和Google 的其他產品一樣,Chrome 提供了極其簡潔的界面,很多人看來界面只是換皮沒有技術含量,但界面的確是普通用戶對瀏覽器最直觀的印象,我第一次使用Chrome 看到簡潔的界面就感覺這個瀏覽器很輕便,事實上,絕大多數用戶瀏覽網頁的時候的關注點是網頁本身,很多冗餘的功能的確可以隱藏起來,瀏覽器把功能全露出來將界面變得很複雜其實是一個種 「並不友好的存在感」。

 

第四,Chrome 在產品層面還做了很多有價值的創新

 

把搜尋欄和地址欄合二為一,即你在地址欄輸入關鍵詞就能直接搜尋;強化了賬號體系,只要一個Google 賬號不同設備的瀏覽收藏、使用習慣就能無縫同步;

 

強化了隱身模式,這個模式抓住了宅男們的剛需,他們親切地稱該模式為 「色情模式」。

 

最後,Chrome 用自己的技術壁壘構建了一個對開發者非常友好的體系,這讓Chrome 有了豐富可用的擴展好插件,同時Chrome 強化了HTML5 的性能和移動體驗。

 

Chrome 還開源了Chromium 項目,有趣的是微軟的edge 瀏覽器最近居然發布了以Chromium 為內核的版本,這或許就是優秀到讓對手折服吧。

 

 

注意,Chrome 以上的每一項優勢都不算是顛覆性創新,而是典型的漸進式創新,每一維度都只比對手強一點點,而多個維度組合到一起的時候就成就了一款體驗足夠優秀的產品,你看,互聯網超越的故事其實不全是顛覆式創新的故事。

 

Chrome 當然非常優秀,所有的故事講述者其實都會將主角本身描述的多麼突出,但這並非真相的全部,事實上Chrome 能攻城略地和他有一個強大的Google 爸爸是分不開的。

 

 

在2008 年這樣的節點,Google 在搜尋領域已是絕對霸主,人們已經離不開Google,而只要你登錄Google 而沒有使用Chrome,Google 都會友好地提醒你:使用Chrome 獲得更好體驗噢,從這個意義上說,Chrome 是一個富二代,只不過他是一個足夠努力、足夠優秀的富二代。

 

Chrome 快速崛起取代 ie 市场地位

 

經Chrome 一役,Pichai完全證明了自己的戰略、執行及創新能力,然而要走的更遠,Pichai還需要繼續在更多維度證明自己。

 

掌管Google :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

 

在Chrome 成功之後,Pichai得到了Google 管理層的進一步認可,於是在2011 年Google APPs 的負責人離職之後,Pichai接管了該部門,同時也被晉升為公司副總裁

 

 

而在2013 年,Android 的負責人安迪魯賓出乎意料地離開了Google (後被證明安迪魯賓涉嫌一起辦公室性騷擾醜聞,Google 在魯賓離開的時候隱瞞了這一事實),於是  Pichai成為了Android部門的負責人,而Android 是公司最重要的增量部門之一

 

這對 Pichai的進一步晉升非常關鍵,因為在2013 年前後這樣一個時間點,正是智慧手機出貨量漲幅最高的幾年,Android 成為Google 從PC 時代跨越到移動時代的關鍵,Pichai再一次站到了Google 的最前線。

 

我們很難說將這個機會單一地歸結於運氣或者是實力,但這句話或許是對的 ——「只要你一直奔跑,你就有贏的機率,因為很多人會中途退賽。」

 

安迪魯賓就是那個退賽的人,每個公司都有辦公室政治,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據Quora 的一個Google 員工評論:「Pichai在公司內部幾乎沒有樹敵,他總是能將公司政策引向有利於自己團隊,同時做到不傷害其它團隊的利益。」

 

這得益於他謙遜的性格,他務實、平和、善於協調,而有趣的是,同樣是出身於印度的微軟CEO 納德拉也被很多內部員工評價具有相同的特質,所以並不是強勢、咄咄逼人、四處出擊有力量,平和、務實甚至妥協同樣有力量。

 

Chrome 是Google 在PC 時代的增量,Android 是Google 移動時代的增量,當你工作是公司增量而不是存量的時候,你的重要性就會被放大,而你又能在增量的位置上證明自己,你就會被提升。

 

2014 年10 月,佩奇把搜尋、地圖、研發、Google+、廣告產品等核心產品交給了 Pichai。

 

而在2015 年8 日Google 公司拆分重組的時候,佩奇宣布晉升 Pichai為新公司首任CEO

 

重組後的 「谷歌」

 

2018 年 Pichai作為CEO 獲得的35 萬股Google 股票的市值約為3.8 億美元,這讓 Pichai成為矽谷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

 

你可以理解這是Google 惜才,也可以理解為Google 不得不這麼做,因為據Business insder 報導,在 Pichai未成為CEO 之前微軟和Twitter 都曾經嘗試挖角。

 

更大的挑戰:讓Google 這艘巨輪繼續向前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能力圈,而能否突破自己的能力圈區分了普通人和牛人,Pichai 從產品經理到項目負責人再到Google 這艘巨輪的CEO,其中能力圈的突破絕對是重要轉變。

 

 

作為全球科技翹楚,Google 面臨的狀況都會讓任何一個矽谷的成熟的職業經理人都會焦頭爛額:

 

1. Google 的收入嚴重依賴於廣告收入,而廣告收入佔GDP 的比重幾乎是不變的,即廣告的總盤子是有天花板的,Google 過去的高速增長得益於傳統廣告轉變為數位廣告,而這一趨勢在變緩,增長率逐年減小,Google 需要新的印鈔機。

 

2. Google 在搜尋、Android 領域面臨著極大的反壟斷壓力(儘管Google 極力否認這一點),歐盟在在過去17 個月對Google 開出了77 億美元的反壟斷罰款,而美國的國會議員們正在認真地起草法案考慮拆分Google 這樣的大公司。

 

3. 在部分重點領域Google 不佔優勢:Google 在雲端運算方面落後於亞馬遜、微軟,在語音領域也落後於亞馬遜,進入社交領域的Google + 宣布關閉,進入硬體領域的Google Home 表現並不突出。

 

4. Google 的隱私問題也日益突出,儘管沒有Facebook 劍橋分析這樣的直接醜聞,但Google 產品體系龐大,Google + 的一個漏洞就導致了5250 萬個Google + 帳號信息的洩露,Pichai本人曾經被傳喚到國會就隱私問題接受議員的問詢。

 

5. 寄予厚望的AI 業務目前尚未在收入方面得到體現,甚至YouTube 不夠智慧的廣告算法導致了很多品牌廣告嵌入到了一些暴力、極端和泛色情的影片上,導致了星巴克、寶潔等多個品牌撤下他們在Google 的投放。

 

6. Google 壯大後內部管理問題,2018 年Google 員工發起了抗議公司對性騷擾、性別歧視處理不力的遊行,同時Google 的合同工也多次抗議他們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

 

7. Google 退出中國後一直被這個世界上增長最快的新興市場排除在外,而如何重新進入中國則面臨著內部和外部的各種不確定性。

 

▲Google Cep Pichai與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圖片來源:GES 2016@flickr, Public Domain )

 

這些都是 Pichai作為Google 這艘科技巨輪的CEO 需要面對的直接挑戰,對這些問題,Google 有進攻有防守 ——

 

收購了智慧家居品牌Nest、關閉了表現不佳的Google+、重啟手機硬件品牌Pixel、收購Deedmind 推出阿爾法Go、推出Google Home 與亞馬遜Echo 競爭、發布AI 框架Tensor Flow、宣布推出雲端遊戲…..

 

儘管近年Google 依然有很多不夠成功的產品 ——Google+、收購MOTO、VR 系統Daydream、ChromeBook及Chrome作業系統、手錶系統Wear OS、Google 眼鏡……

 

但 Pichai領導下的Google 一直保持著高頻的嘗試,作為CEO 他必須在複雜的局面裡保持Google 這家極客公司的創新內核。

 

 

Google 之所以是一個偉大的公司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極富遠見的管理層,佩奇之所以讓 Pichai接棒Google 而自己去負責Google X 的創新業務(包括自動駕駛、未來實驗室等),是因為他深刻地理解科技行業的發展規律 ——

 

顛覆性創新如果不是老闆從最高層打破原有利益格局根本不可能推動,因此佩奇選擇了那條最艱難的路,他要繼續帶領Google 跨越非連續,這是真正的企業家精神,而 Pichai則是他最堅實的後盾。

 

而12月3日,佩奇和布林認為自己完成了使命,而Google 的火炬將傳到 Pichai的手中!

 

好了,看了本文熱血沸騰想仿效 Pichai的經歷和思路從而成為CEO 走向人生巔峰的產品經理們,快醒醒,趕緊把自己手中的原型畫完,線上還有一堆Bug 等著你去處理!

 

作者簡介:_衛夕

資深廣告產品經理,致力於剖析互聯網及商業化的基本邏輯,思路和技巧。作者微信公眾號:「衛夕指北」(weixizhibei)

 

※本文獲衛夕授權轉載,原文:桑达*皮猜:从产品经理到谷歌CEO有多远

 

延伸閱讀

都什麼年代了,聊天還在打= =、XD?傳訊息有這10個習慣代表你老了

2019-12-05

「當落跑市長還選總統,要人民怎麼相信你」高雄青年嗆辣踢館 韓國瑜竟這樣直球回應

2019-12-05

「開盤5分鐘就虧損740萬...」一個投資客的告白:我如何從月賺200萬,2年賠光1800萬

2019-12-05

鑽戒、世紀婚禮,賴弘國自曝娶阿嬌「結婚結到快破產」...婚禮只是一下子,婚姻才是一輩子

2019-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