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民宿新貴 人生築夢的實踐者 P.58

民宿新貴 人生築夢的實踐者 P.58

前幾年科技業興盛,創造了很多高收入的科技新貴,但是不少技新貴雖然賺進大把鈔票,卻因工作壓力太大,失去健康。不過,最近兩、三年來,卻有一群人回歸鄉間、陸續投入民宿經營,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這批「民宿新貴」放棄了什麼?又獲得了什麼?

有一位漁夫特別會打魚,打的魚又大又肥,但是他每天最多只打三條魚,一天,一個 CEO 來到海邊,他問漁夫, 「你為什麼不多打一些魚?」漁夫問:「為什麼要多打一些魚?」大老闆就說:「多打一些魚,賺了錢之後可以買一條船。」

漁夫又問:「買一條船要做什麼?」大老闆說:「買了船可以打更多魚、賺更多錢,再開一間魚加工廠」,漁夫再問:「開魚加工廠做什麼?」大老闆說:「可以賺更多錢,等賺夠了錢,你就可以像我一樣在海邊度假了!」漁夫聽了之後就對大老闆說:「我每天在海邊曬太陽、看海,我現在不是每天在度假嗎?」

為了探訪民宿經營者的經營故事,本刊走訪全台優質民宿,第一天晚上來到清境農場「五里坡民宿」,夜晚清境農場室外溫度大概只有兩、三度,主人陳添明在他的客廳點燃炭火,拿出一九七三年份的葡萄酒,大夥就著炭火餟飲葡萄酒,陳添明說了這個故事。

陳添明過去是位工程顧問公司的總經理,在四十四歲時提早退休,七、八年前在清境農場買下一塊地,蓋了小木屋,過著退休生活,兩、三年前才開始經營民宿,他現在的生活是「錢多、事少、離家近、睡到自然醒、工作二日、周休五日、位高權重責任輕的生活」。


權重責任輕每周只工作兩天休息五天

他進一步解釋,「錢多是指每天有現金收入,事少就是工作很輕鬆,一點都不累,平時客人少,只有周休二日客滿,因此可以工作二日、周休五日,位高就是這裡地理位置高嘛!海拔一千五百公尺(果真位置很高),我是老闆當然權重囉!責任輕,就是沒有什麼責任嘛!人家是科技新貴,我是民宿新貴。台灣有不少人擁有二千萬元,但是他們還在過水深火熱的生活,我不用有二千萬元,但是我早就開始過這樣的生活。」說畢,眾人無不點頭稱是。

每次與客人吃飯喝酒聊天,最後他都會跟客人說:「謝謝你的招待!」客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陳添明說,「客人來民宿玩,陪我吃飯聊天、排遣生活,最後還付錢給我,我當然要謝謝客人。 」常常他請客人喝「 V.S.O.P 」,後來客人再度上山度假,送他一瓶「 XO 」,這等好事,只有民宿才有。

坐在一旁的方小姐,綽號「小丸子」,其實她一點也不像小丸子,主要是上山時,她剪了一個小丸子頭,山上的人都喊她小丸子。小丸子今年才二十五歲,政大公共行政系畢業,畢業後在華信安泰信用卡公司人力資源部門任職,後來跳槽到富邦集團消費金融業務部門,過著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

她是在七個月前,因為曾祖母過世上山散心,無意間看到「見晴山莊民宿」在徵人,打聽之後,老闆施武忠希望她來上班,後來她回台北考慮了三天,決定辭去工作上山,她先在見晴山莊工作一段時間後,由於「五里坡」這邊需要人,施武忠與陳添明兩人是好友,坐在一旁的施武忠說,「我們割愛讓小丸子到五里坡工作。」

小丸子受僱於陳添明,打理客人訂房、接待事務,還要幫忙打掃房間、洗廁所、澆菜、蒔草,晚上陪客人聊聊天,有時一聊就聊到大半夜,只不過,她和陳添明一樣都是睡到自然醒。


夢裡的生活小丸子棄高薪投入民宿工作

放棄銀行工作到距離台北六小時車程的清境農場上班,小丸子薪水比過去少了一半,為什麼年紀輕輕就放棄都市繁華生活?小丸子的答案很簡單:「我找到一種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以前我上班的地方,同一層樓辦公室裡有一百多位同事,但是大多數同事,我都叫不出名字,有的只知道職銜,我也不知道公寓對門住的鄰居是誰?但是在這裡七個月,從台十四甲道路五公里到十二公里處,也就是清境農場範圍內所有民宿業者我都認識,連這邊的村民、賣菜、賣麵包的人,我都叫得出名字。」

小丸子說,她雖然不是在過退休生活,也不知道未來自己是否會有變化?有人也許覺得洗廁所和打掃房間是很低賤的事,家人不希望她從事這樣的工作,以前她每天都不想多上一小時班,每天早上起床都想再多睡一小時,但是在這裡,她沒有上班時間,也沒有下班時間,「我在生活,也在工作,我感到生活很穩定!很有目標。」在民宿工作的小丸子自在而快樂。

「見晴山莊」民宿老闆施武忠喝了一口酒,談興很高。他的太太是住在清境農場的滇緬義胞後代,太太做得一手具有特色的擺夷菜。施武忠以前從事建築業,後來遭逢建築業不景氣,到大陸發展,但是發展得並不順利。當時他們夫妻有不孕問題,後來藉由試管嬰兒技術,太太懷孕了,讓他的人生觀起了很大變化,「我覺得家庭才是最重要的,我不想在外面到處衝,也希望給孩子一個好的生活環境」。於是,他上山來經營民宿。

見晴山莊有十五間房間,算是規模很大的民宿,加上對外開放用餐,目前每月營業額二百五十萬元,太太、女兒一家人每天都在一起。施武忠說「家庭是我上山經營民宿的重要關鍵。」與陳添明享受退休生活不同的是,今年四十二歲的施武忠是中年轉型經營民宿成功的範例。


優游山林間種菜、吹牛、聊天不計較酬勞

喝了酒之後, 陳添明泡上一壺好茶,問他經營民宿的 know-how,陳添明說:「你不要問我經營的 know-how,我是享受民宿,而不是經營民宿。 我身處青山綠水之間,每天和人吹吹牛、打牌、聊天,後面就是我的菜市場(自家菜園),我過的是為自己而活的生活,我不計算投資報酬率的。」

聊到午夜近兩點,炭火熄了,酒和茶也喝光了,見晴老闆回自家山莊,大夥才就寢,記者就睡在陳添明兒子的房間,他的兩個小孩都在外地念大學,房間空出來供民宿客人使用。第二天早上起床,用過女主人所準備的早餐,才離開清境農場。

另外,本刊還走訪了金瓜石「雲山水小築」、「一一九咖啡」、宜蘭「逢春園度假別墅」、「侑德農場」、苗栗北埔的「大隘山莊」、日月潭湖畔的「富豪群度假別墅」、水里「老五休閒農場」。


滿滿的幸福可以選擇客人──可以在家工作

「雲山水小築」民宿主人吳乾正(大家都叫他「阿正」)是喜歡自然生活的人,打從求學期間,就立定志向不想過朝九晚五生活,因為那樣太受拘束,「想要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五十八年次的阿正,當兵退伍之後,曾經營服飾店,但是每次賺了錢,房東就要漲房租,他發現這個事業「只是在幫別人賺房租」,後來決定回到自己家鄉金瓜石發展,因緣際會之下,買下蓋了一半的別墅,再花六百萬元完成,開始經營民宿。

阿正把「雲山水小築」打造成具有濃厚本土風味的民宿,房間數十五間,周休二日必須提前一個月訂房,阿正把客人當做來家裡做客的朋友,招待他們吃住、認識金瓜石之美,「喜歡我家味道的人才會來」,他認為經營民宿是「選擇對味的人、可以選擇客人、可以在家工作,世界上哪有這麼幸福的事!」

在水里經營民宿的盧振旭比「阿正」大了三歲,彼此因為經營民宿而成為好友,盧振旭在兄弟中排行「老五」,因此將民宿取名「老五休閒農場」。

去老五民宿那天,已接近傍晚時分,老五民宿隱身在一片山林之間,一千五百坪的農場,前有小溪、拱橋、蓮花池、綠色草坪,後有青山、檳榔樹矗立在夕陽中,空氣中散發著草香與恬適的味道,一如主人「老五」給人的感覺。

老五念台中嶺東商專企管科,畢業後考上華信銀行擔任行員,「每天三點半一到,那種壓力讓人受不了」,老五工作三個月就決心回水里家鄉生活,他先租了五分地學種茶葉,因為茶葉是一種可以由生產者決定價錢的農產品。

種了茶葉之後,他覺得如果能讓消費者來到產地買茶葉,可以買到較便宜的茶葉,因此他自創新的產銷模式,經由親友介紹茶葉給愛喝茶的人,再鼓勵他們到產地來玩,順便買茶葉,消費者到產地來,必須吃住,就在這種情況下,他開始經營民宿。


分享快樂放棄世俗價值觀賺到的遠多過捨棄的

用一千萬元蓋了這幢木屋,貸款五百萬元,擁有七個房間,老五民宿提供的是田園情趣,老五堅持每天客人數控制在二十五人以下,維持住宿品質,現在的收入除了讓夫妻兩人的薪水都有著落之外,還有一定的利潤。

在這裡,老五有他的堅持,他不提供電視給客人,因為他認為來這裡是體驗鄉野生活、 晚上九點之後不接電話, 因為他不想生活老是被電話干擾,這裡沒有Moring call,即使有特別的景色,也不會刻意叫客人起床, 以免造成客人壓力,他不喜歡壓力,也不希望帶給客人壓力,「我喜歡這種生活方式,我也和客人共享。」這就是老五。

至於在台南白河經營「阿嬤ㄟㄉㄠ」的賴梧桐,原本在南亞塑膠公司擔任副課長,太太是電子公司課長,五十一歲那年,他決定提早退休回到白河家鄉。由於之前白河的蓮花節帶動當地觀光,成為他回鄉經營民宿的助力,回歸鄉里、過著優閒鄉村生活,現在收入比以前要好。

賴梧桐說,與其在南亞塑膠公司做到六十歲之後無所事事,不如回鄉經營民宿,在這裡他認識很多來自各地的好朋友,這個事業可以長長久久經營下去,當初回鄉的目標,如今都實現了。

這些經營者開始經營民宿的原因或許不同,但是他們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他們放棄世俗的價值觀,勇於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老五說:「順著自己的意思過生活,這樣就夠了。」但是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必須有所捨,小丸子捨棄高薪,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她說:「我得到的比我捨棄的還多!」這是她當初始料未及的。

延伸閱讀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勞保+勞退+輕理財 你也可以 周休7日 月領7萬

2011-08-04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