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未上市公司獲利100強 P.56

未上市公司獲利100強 P.56

2004-05-20 11:19

《今周刊》趁著股市狂跌之際,推出未上市高獲利一百強,這已是連續第三年推出,每年新出爐的高獲利名單中,總會出現許多新面孔。

根據我們的分析,這些公司中有半數以上是因為在產品及技術上有過人之處,得以領先其他企業推出產品,並逐步取代日本企業的地位。

這份名單,是了解台灣產業競爭力的一個縮影,同時,也是發掘未來股王的一張藏寶圖,趁著這個股價跌跌不休、人人看壞的時刻,投資人可以多花點心力仔細研究,從中挑出值得投資的標的。

日本製造,一直是品質的保證。

一對剛從日本旅遊回來的小夫妻,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扛了日本無印良品的電鍋和空氣濾淨器回來,甚至連延長線都買了好幾組,結果行李超重,小夫妻倆卻還後悔沒多買幾件產品,「線條這麼簡單,色彩這麼好看,在台灣根本找不到。」

任何人到日本去,只要有機會逛街,花的錢永遠超出預算,原因何在?因為日本的東西太炫了,即便連零件都讓人看了心癢癢的,一不小心就花了一堆錢。捨得花錢研發,產品外型炫得不得了,裡面的功能又很實用,做出來的東西良率高,一直是一般消費者對日本企業的看法。即使在經濟泡沫化之後,日本所製造的產品仍為全球的消費者稱許。

不過,這些年台灣的企業也不甘示弱,不想讓日本企業專美於前,甚至還把實力強勁的日商一一擊潰,這些台灣企業的稅後純益動不動就賺個十來塊,在台股指數慘跌、股價低迷的當下,只要投資人稍稍留心,就可以從裡面撈到許多寶。

「我們經常在尋找新的市場商機,最常做的就是把日本廠商的型錄攤開來,只要是日本有,但是我們還不會做的東西,就是我們要挑戰的下一個產品。」 以生產連接器為主、在二○○三年未上市一百強獲利排名第二十一位的恩得利總經理林有欽這麼說。

用功:蒐集點子/恩得利從追隨者到取而代之

成立至今已十五年的恩得利,每年獲利都相當驚人,該公司董事長林有義與總經理林有欽是兄弟,林有義為高職畢業,畢業後就一直從事模具的製造,弟弟林有欽則是中興大學肄業,很會做業務,點子也不少,通常是弟弟把市場資訊及訂單找進來,再交給哥哥做。而林有欽每次想開發新產品,第一個動作就是設法大量蒐集日本廠商的型錄,不分晝夜不停翻呀看呀,一有體悟就高興得不得了,也就這樣得到不少新產品開發的靈感。

從偷學日本的點子,到產品為日商大幅採用,目前的恩得利已領先研發出可組合式的模具,大幅降低成本,也切入各種機殼產品的製作,同時在大陸崑山設置龐大的生產線,替日本消費性大廠生產遙控器等產品的機殼。

這兩兄弟搭配默契絕佳,透過兩人合作無間的運作模式,恩得利已悄悄地賺了好幾年的錢,不僅去年每股稅後純益(EPS)高達七.八三元,前年的EPS也高達九.八五元,目前三.二六億元的股本,全都是靠多年來的盈餘轉增資所累積。

類似恩得利這種師法日商,進一步取代日商的例子,在《今周刊》連續第三年製作的「二○○三年台股未上市一百強」中,可以說是唾手可得。從這個名單中可以發現,列名一百強的公司以電子零組件廠商最多,包括半導體、光電、通訊及網路等零組件廠商,已占一百強的半數以上,而這些企業或多或少都是幹掉日商企業而成功的。

實力:技術本位/鑫創讓東芝關掉自家生產線

另外有種類型的高獲利台灣企業也是被日商看上,甚至叫日本人乾脆關掉自家的生產線,直接用台灣製造的產品。

三年前,日本東芝公司悄悄地宣布,以一股七十五元的價位,總金額達二.七五億元,認購一家名為鑫創科技的台灣公司的現增新股,總計持有鑫創一八%的股權。當時鑫創只是一家成立未滿三年的小公司,沒人知道這個投資案到底有什麼結果。

隔了幾個月,東芝又投資了一家小公司群聯科技,總計持股達一六%。當時群聯科技才成立一年多,創業團隊都是三十出頭歲的年輕人,外人也看不出他們到底有多少能耐,但是,慧眼獨具的東芝高階主管,已經看到這些小公司的技術實力,還勇於以高價投資這些企業。

如今,這兩家公司的潛力大大發揮出來,身價更是水漲船高,不可同日而語,群聯科技去年EPS達十四.一九元,前年的EPS也有十三.九八元,兩年來,都名列未上市一百強的獲利第三名,至於鑫創科技去年每股稅後純益達四.○五元,也列名第八十二位,前年則有九.七四元,是當年未上市一百強的第五名。

根據當時負責評估鑫創科技的東芝主管表示,當時東芝會投資鑫創,主要是因為東芝搜尋外部供應商時,赫然發現台灣居然有一家公司的產品做得比他們還要讚,這家公司正是鑫創,毅然決然拿出高價認購這家公司的股票。後來投資群聯,也是同樣的理由,因為台灣企業更專精,產品也做得物美價廉,讓東芝乾脆把內部的產品線停掉,直接採用台灣企業的產品。

發揮:創意領先/雙鴻打破了日商的獨霸天下

綜觀近幾年的台股發展軌跡,之所以能夠誕生許多新股王,甚至締造出驚人的獲利成績及股價,都是因為推出的產品能夠拿下日本企業的市占率,從三年前當上股王的聯發科,到去年股價超越聯發科的大立光,兩家公司的產品線都一舉打敗了日本企業。

除了大立光、聯發科這種股王級的企業之外,過去幾年許多高獲利的公司,也大半是擊退日商而成功的企業,例如液晶顯示器零組件廠商力特、瑞儀,光學鏡片廠商亞光及今國光,薄形光碟機廠商廣明光電,軟板業的台虹、封裝測試產業中的力成與矽格,安全監控產業中的陞泰、悠克等公司,都已經後來居上,取代了日商。

今年,《今周刊》製作二○○三年台股未上市一百強專題,再度印證這個原則。例如去年排名獲利第一的合世生醫,製造出外型酷炫的超薄血壓計,連日本人都趨之若鶩,不知不覺中已逐步侵蝕日本人的市場,目前是僅次於日商歐姆龍的第二大供應商;排名第二的雙鴻是提供筆記型電腦用的散熱模組,這個市場過去幾乎都是日本供應商的天下,同樣的概念,排名第十三位、以生產散熱風扇驅動IC(積體電路)的點晶科技,也是幹掉日本供應商得以崛起。

至於第三名的群聯,則是去年最熱門的快閃記憶體族群,屬於同類型的還有菘凱、瀚邦、鑫創等分別排名第五、第三十五及第八十二位的公司,這些公司有不少都是以技術取勝,並獲得日本廠商的青睞,成長幅度驚人。至於去年大幅成長的感測元件(CIS)產業中,也是取代日本素有國寶級技術的感光耦合元件(CCD)的關鍵技術,相關的廠商就有排名第七位的原相及第四十一位的菱光等公司。

另外,軟板業的律勝科技、同泰電子,也分別排名第十九名及二十四名;至於去年大紅大紫的液晶顯示器產業,也有不少廠商跟著冒出頭,包括排名第三十一位的液晶驅動IC廠奇景光電,以及排名第五十五位、液晶電視IC全球市占率六成的泰鼎尖端科技。

上攻:低階起步/原相壓迫夏普的CCD產品


根據《今周刊》的分析,這些能夠取代日商的公司,大約可以分成兩種類型,第一類是先取得日商的技術授權或為日商代工,然後再逐步建立自有技術,甚至取代日商的地位,例如過去台灣的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及液晶面板等產業,都是透過這種模式建立起來的,如今在未上市一百強中也有包括群聯、鑫創、菱光等公司都是屬於此類。

第二類則是先利用台商優勢的成本競爭力,取得低階市場的占有率,再逐步蠶食鯨吞中高階市場,像過去聯發科、大立光都是如此,目前在未上市一百強中類似的案例更是俯拾即是。

例如,有「股王董事長」之稱的蔡明介所主導的原相科技,去年歷經減資增資,營收大幅成長四倍,稅後純益更成長十四倍,EPS達到十一.八六元,一躍而為獲利一百強的第七位。原相目前主要獲利來源是光學滑鼠IC,以優勢的技術及成本競爭力,已奪下全球三成市場,並逐步進逼美商安捷倫(Agilent)的霸主地位。

另外,原相也已切入低畫素的CIS市場,準備分食由美商豪威(OV)及美光等公司主導的高階CIS產品市場,也因為CIS產品具有低價格的優勢,更可能有機會取代像日本夏普等大廠推出的CCD產品。

刁鑽:瞄準客戶/泰鼎從中國出發到進軍全球

若從企業的策略面來看,這些台灣企業能夠取代日本的方法也各有不同。第一種是從客戶面下手,去年突然冒出頭的泰鼎尖端科技就是一例。

泰鼎去年EPS達五.二七元,鎖定的是目前最熱門的液晶電視IC的市場,並且和美商領導品牌傑尼(Genesis)及Pixelworks三足鼎立。泰鼎最先鎖定的就是先發展中國市場,第二代產品就以台灣與南韓客戶為主要目標,目前已取得三星近八成的市占率,第三代產品則進攻對品質要求最嚴苛的日本,如今已是新力的供應商,為台灣企業打下進軍全球生機蓬勃的液晶電視市場灘頭堡。

事實上,泰鼎尖端科技的主要團隊及技術是來自美國上市公司泰鼎(TMI),美國泰鼎原本是繪圖晶片廠商,但在nVidia及冶天(ATI)逐漸興起後,泰鼎也朝向數位媒體方向發展,並由原來負責整個工程部門的副總裁張忠恆負責領軍,後來泰鼎母公司將這家公司分割出來,並由張忠恆擔任泰鼎尖端科技的總經理,董事長則由美國泰鼎董事長林建昌擔任。

取得柏克萊大學博士的張忠恆,加入美國泰鼎(Trident)十一年,一直都在從事繪圖晶片市場的開發,由於繪圖晶片市場算是殺價競爭最殘酷的領域,張忠恆形容自己在開發產品時,「我已被訓練成只要一推出產品,就是準備要出來殺人的神鬼戰士,因此接手新的液晶電視計畫時,也已經是駕輕就熟,知道該如何與敵人廝殺。」

商機:抓住趨勢/點晶進逼三洋的龍頭廠地位

去年稅後純益大幅成長兩倍的點晶,也是緊抓住客戶的好例子,而且抓住的是台灣最具優勢的筆記型電腦廠商。點晶董事長兼總經理金際遠說,點晶創業時,想做的產品非常多,但後來他從國內筆記型電腦的發展趨勢上,悟出了新商品的機會,因此才鎖定發展目前最熱門的風扇驅動IC產品。

「當時我發現,藍天電腦推出的五八六筆記型電腦大賣,而且股價居然還衝高到三百元,讓我相當驚訝。後來我就仔細研究藍天的產品,發現他們能夠成功是因為早一步推出五八六產品,比當時市面上四八六產品還高一個等級,因此能夠獲取更大的利潤。」

金際遠判斷,筆記型電腦未來肯定是往高階走,但散熱問題一直是筆記型電腦多年無法突破的瓶頸,於是金際遠決定投入風扇驅動晶片的研究。當時全球最高階的筆記型電腦幾乎都是日商製造,而且那時日本的高階筆記型電腦都加裝風扇,採用的都是日本人自己設計的風扇驅動晶片。

經過幾年的努力,如今點晶在筆記型電腦風扇晶片市場占有率已達三成,逐步進逼原來的龍頭廠日商三洋(SANYO)。由於台灣已是全球筆記型電腦生產的重鎮,許多零組件廠商只要能夠把產品打進廣達、仁寶等大廠,自然可以在全世界取得一定的地位,類似點晶的例子未來肯定不會減少,只要台灣廠商在各種應用產品繼續保持領先,也將持續不斷孕育出更多股王。

迂迴:不打熱門/安國出奇招大敗NEC晶片

第二種策略則是以上駟對下駟,也就是說以優勢集中的人力物力,搶攻別人已經不太重視或不專精的產品,以生產USB(電腦使用者介面標準)控制晶片為主的安國國際就是一例。安國去年EPS為四.二六元,成立後的第一筆訂單來自宏碁,接著,又分別打進蘋果及惠普等歐美一流客戶,在這段努力過程中,安國總經理張琦棟經歷了不少與日商的貼身肉搏戰,讓他至今印象深刻。

「我們剛回台灣時,根本沒有知名度,也吸引不到名校電子相關科技畢業的學生,後來我們就重用土木所及機械所畢業的研究生,沒想到出奇制勝,讓我們的IC設計能力比別家公司強很多,」張琦棟說,他本人就是念成大機械系、台大機械所,後來到美國從事IC韌體及設計的工作,在工作上不斷累積能力。

一九九六年,安國成立於矽谷,本來打算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卻發現台灣IC設計業的環境日益成熟,許多客戶又都在台灣,索性在九九年將公司搬回台灣,而這個調整也大幅降低了安國的成本,在取得關鍵性蘋果電腦的鍵盤IC訂單時,是以一顆整合的IC迎戰NEC的三顆IC,價格也只有NEC的三分之一。

張琦棟說,安國目前有七十多名員工,研發人員有一半以上具有碩士學歷,集中優勢人力發展幾項技術,當然比許多同業只是分幾個人出來做要強得多。類似安國這樣的人力配備,也幾乎是許多台灣IC設計公司相同的成功模式。

這些未上市一百強,打破了「日本能,為什麼台灣不能」的神話,力求超越日本製品的良率,他們不急於直接切入日本市場,而是採迂迴曲折策略,從次要市場包圍主要市場,讓大廠商注意到他們的存在,甚至善於利用與日本合作的優勢。

股市低迷到不行的當下,相較之下,未上市的股票反倒跌幅有限,其中不乏獲利高、本益比低的寶貝,懂得投資訣竅的人何妨在打敗日本的族群裡,挑出閃亮的寶石,秉持著前華爾街投資金童吉姆羅傑斯的原則:「別人看壞時,正是撿便宜的時候!」趁早布局,倒不失為資金的好去向。(本文轉載自387期今周刊)

延伸閱讀

學股神一樣思考 找出台灣12檔「金牛股」

2017-05-11

5小時波克夏股東會 預言哪些投資趨勢?

2017-05-11

熱行情下的 巴菲特三個冷思考

2015-05-07

競爭力與回報 ——巴菲特透露的投資訊息

2018-03-01

【巴菲特股東會專題報導】回顧股神的投資心法

2018-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