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2空難奪346命,波音737之禍:裁員資深研發、外包給時薪9美元工程師

InfoQ / 小智

產業動態

shutterstock

2019-12-19 12:06

20191219編按:美國飛機製造大廠波音公司(Boeing)16日正式宣布,造成2起空難的737 Max客機,自2020年1月起該機型生產線將「無限期停工」,直到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AA)重新批准飛行為止。

回顧波音 737 Max 的兩次致命飛行,一個自動控制下壓機頭的名為 MCAS 的自動糾正失速系統受到了最大的詬病,它被認為是造成兩次空難的嫌疑人之一。是什麼讓一家曾以精心設計著稱的飛機製造商犯下基本的軟體錯誤導致兩起致命事故?

 

波音737:停止起飛

 

2019 年3 月10 日,衣索比亞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 MAX 8 客機在飛往肯亞途中墜毀。機上有149 名乘客和8 名機組成員,無人生還。2018 年10 月29 日印尼獅子航空波音737 Max 墜落,189 人罹難。兩起致命墜機事件後,波音737 Max 被全球各大航司停止運行。

 

事件發生至今,已經演變成了一場鬧劇:「波音宣佈737 Max 軟體修復計劃」、「波音737 Max 推遲軟體修復」、「波音稱部分737 Max 機型有不合格零件」、「波音737 Max 發現新的缺陷」……停飛3 個多月,波音737 Max 的復飛遙遙無期。更大的問題在於,即便它真正獲准復飛了,還有人敢乘坐嗎?

 

回顧波音 737 Max 的兩次致命飛行,一個自動控制下壓機頭的名為 MCAS 的自動糾正失速系統受到了最大的詬病,它被認為是造成兩次空難的嫌疑人之一。是什麼讓一家曾以精心設計著稱的飛機製造商犯下基本的軟體錯誤導致兩起致命事故?

 

波音的資深工程師認為原因之一可能是軟體外包,而將軟體外包的起因則是波音裁撤資深研發以削減成本。

 

▲示威者於2019年4月29日在美國伊利諾伊州芝加哥舉行的波音年度股東大會外抗議。

 

時薪9 美元的軟體外包?

 

《彭博社》日前在一則報告中指出:波音737 Max把軟體系統外包給了印度外包公司HCL和Cyient的軟體工程師,比起美國正職軟體工程師每小時35至40美元的工資,印度外包的時薪只需要9美元。更進一步,波音的分包商與供應商同樣選擇將工程外包到印度,降低成本以保證利益最大化。

 

印度IT 外包公司HCL 在美國擁有1.5 萬名員工,分別來自114 個國家。如同中國主導全球製造業市場一樣,印度一直是全球IT 服務市場的領頭羊,在印度軟體業每年吸納就業人數達到250 萬人。目前,越來越多知名美國飛機製造商及其分包商,都在依靠臨時工以時薪計算的方式進行軟體開發與測試。但遺憾的是,開發與測試人員往往來自那些缺乏航空發展背景的國家,尤其是印度。

 

前波音公司軟體工程師Mark Rabin 表示,來自HCL 公司的程式人員們通常會根據波音方面製定的規範進行設計,但「這一點仍然存在爭議,因為外包方的代碼編寫效率要遠低於波音工程師的代碼編寫效率。」他還回憶稱,「當時由於代碼經常無法正確完成,因此工作人員經常需要反復修改。」

 

波音公司對開印度外包人員的培育似乎還帶來了其它收益。近年來,波音接連拿下幾筆印度的軍用與商用飛機訂單,例如2017 年1 月價值220 億美元的SpiceJet 公司供應訂單。這份訂單當中包括100 架波音737 Max 8 噴氣式客機,代表著波音方面有史以來拿到的數額最大的印度航空公司訂單。順帶一提,在此之前印度市場一直由空中巴士公司所掌握。

 

為此,波音公司回應彭博社的調查,表示他們並沒有依賴如HCL 和Cyient 的公司研發」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CAS)。HCL 同樣表示波音737 Max 機型的問題與其無關。

 

然而,調查發現,HCL 和Cyient 的工程師紛紛在個人簡歷上加上737Max 的工作經驗,證實HCL 的工程師曾協助研發和測試飛行顯示器軟體,而Cyient 的員工則協助處理飛行試驗設備。

 

前波音飛行控制軟體工程師Frank McCormick(後在多家監管機構及製造商擔任顧問)指出,波音方面的想法是「供應商們都是專家,他們將負責打理所有工作。但這完全就是在胡說八道。」

 

銷售訴求是波音將大量工作外包至海外的另一大重要原因。為了換取2005 年印度航空公司數額達110 億美元的訂單,波音公司承諾向印度企業投資17 億美元。這對於來自印度的HCL 以及其它軟體開發商而言不啻為一大福音。以Cyient 公司為例,其工程師廣泛接觸計算機服務行業中的各個領域,但在航空方向上卻沒有多少經驗。

 

實際上,波音公司的競爭對手也同樣在一定程度上引入了離岸外包團隊。除了支持銷售活動之外,各大飛機製造商還表示,全球設計團隊的建立能夠通過全天候工作實現效率提升。然而,長期以來外包一直是不少波音工程師心中的痛,除了擔心失業問題之外,他們還抱怨稱這種方式帶來了不少溝通層面的問題與錯誤。顯然,波音737 Max 的致命墜機原因在這背後變得有跡可循。

 

 

裁撤資深研發削減成本得不償失

 

自2013 年以來,波音公司在美國華盛頓州裁減了數千名工程師和技術人員,除此以外,還將其他人轉移到工作權利州(即非工會州) 成本較低的工作環境中。

 

如果只是單純的裁員還能理解,但是波音削減的幅度太大了。在737 和寬體客機推出時,還有數千項任務尚未完成。波音公司不得不匆忙完成坡道上的工作,以維持交付進度。此後波音不得不僱傭退休和失業的工程師和技術人員,作為重建部隊的承包商。

 

而在更早的8年前,就在波音公司剛剛開始研發Max 這一對應競爭對手空中巴士SE 系列機型的產品時,就有工程師抱怨稱管理人員提出的種種限制性要求可能給產品帶來額外的時間或者成本因素。

 

波音公司前任飛行控制工程師Lick Ludtke(於2017 年離職)指出,「波音當時正在採取大家能夠想像到的幾乎一切手段降低成本,包括把大量工作從人力成本高昂的普吉特海灣(周邊城市包括西雅圖等,人口約400 萬)轉移到其它地方去。如果從商業的角度考慮,那麼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作法似乎削弱了普吉特海灣這邊設計師們的設計能力。」

 

前軟體工程師Rabin 回憶稱,一位經理曾經在某次全體會議上表示,波音公司的產品已經非常成熟,因此不再需要高級工程師。於2015 年被解僱的Rabin 表示,「我對此感到相當震驚。當時會議室裡坐著幾百位高級工程師,而公司居然直截了當地通報稱不需要我們。」

 

波音公司在2010 年曾發布了1000 份裁員通知,而這些被裁減的人大部分在IT 部門。該公司當時擁有158,500 名員工,其中包括18,000 名工程和技術人員,但他們計劃是削減10,000 個工作崗位。一位前波音軟體工程師在2015 年表示,企業將裁掉90% 經過了熟練培訓的員工,用「外包」來代替他們,從而縮減開支。

 

更有甚者,在 2017 年,光是上半年波音公司就通過關閉空缺職位、買斷工齡和解雇的方式裁減了超過 6000 名員工,占員工總數約 4%。如果只是在新飛機的研發週期完成以後進行裁員,倒也無可厚非。但事實並非如此,Reddit 上經常有人發帖詢問:「波音公司裁員是怎麼定的?是在項目結束時裁員嗎?針對的是最資深的人還是賺錢最多的人或者新人?」。而得到的回應通常是:「波音每年都在裁員,單純是為了節省成本而已。」

 

 

軟體外包,靠譜嗎?

 

由於美元在國際市場上一直擁有強勁的購買力,因此促使美國企業尋求離岸外包管道的一大重要因素體現在價格層面。過去,印度工程師們的時薪約為5 美元;直到現在,這一數字也僅僅上升到9 美元或者10 美元;而相比之下,在美國擁有H1B 簽證的開發工程師時薪一般在35 美元至40 美元。但一家外包公司的高層表示,由於需要嚴格的監管,這種看似廉價的外包方式的實際成本約為時薪80 美元。

 

HCL 公司副總裁Sukamal Banerjee 表示,HCL 在美國擁有1 萬8 千名員工,在歐洲則擁有1 萬5 千名員工。HCL 是一家全球性企業,擁有深厚的計算專業知識。其能夠贏得波音公司的業務,靠的也正是可觀的技術積累,而不單純是價格。他表示,「我們擁有強大的研發背景。」

 

但外包給HCL 後,787 機型的發布延後了三年,且最終投入較2011 年初始預算額度超出數十億美元,造成這種狀況的部分原因正是外包策略引發的混亂。在2015 年出任公司CEO 的波音工程師Dennis Muilenburg 的帶領下,航空業巨頭表示計劃將把最新機型的研發重心再次轉移回內部。

 

在過去10 年間,IT 服務業為印度貢獻了超過5% 的GDP,除了HCL、Cyient 之外,還有一家號稱印度IT 之王的外包公司——Infosys。全球40%的銀行用戶受惠於Infosys 的Finacle 銀行系統,它與主宰印度軟體出口行業的其餘4 家公司(其中就包括HCL)一道,將美國和歐洲客戶所做的工作的70% 轉移回印度。

 

 

但近年來看,軟體外包的效果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2010 年,新加坡交易所(SGX)與HCL 公司簽訂五年外包工程的合約,價值1.1 億新元。2014 年11 月5 日,新加坡證券交易所(SGX)業務系統中止了將近三個小時,因其數據中心無法應付由雷擊引起的電壓波動而停電宕機,並且導致其切換到輔助數據中心的數據不完整,被金融管理局嚴厲譴責。

 

而美國本土的高級外包公司埃森哲則在今年4月份被告上法庭:客戶認為埃森哲在負責該公司的在線業務轉型相關項目中存在嚴重違約行為,兩年花費3200萬美元(超過兩億人民幣)仍然無法交付合格可用的網站或者APP,並在項目中發生多次欺騙行為,程式編寫存在適配問題、可擴展性差、程式質量差、缺乏測試等種種嚴重問題。

 

更有甚者,印度外包公司瓜分了大部分的美國 H-1B 簽證,還利用收費培訓和注水簡歷招募員工,遊走在灰色空間。其培養的外包研發遊走在矽谷各大公司,卻好像被劃分成了「永久下層階級」,據悉Google此前合同工的數量首次超過了正式員工數量,這些員工的技能水準不夠扎實、也享受不到矽谷的福利,好像一群隱形人。

 

結語

 

曾經,波音以精心設計著稱,其軟體化轉型之路更是被視為傳統企業的數位化典範,具有 7000 多種自主開發軟體。但隨著波音 737 Max 的兩次墜機事件,一切顯得如此的蒼白。人命大於天,對於安全性要求如此之高的飛機軟體,為了壓縮成本而選擇外包是否太過草率?

 

當資深研發淪為軟體外包的犧牲品時,我們又該如何自處?未來中國軟體開發,會將目光放到東南亞地區嗎?值得深思。

 

本文獲InfoQ授權轉載,原文:波音737之禍:裁員資深研發、外包時薪9美元

 

延伸閱讀

從Google到微軟...為何這麼多印度人當上矽谷CEO,華人卻寥寥無幾?

2019-12-16

地表最賺石油公司「沙烏地阿美」上市背後:從皇室到平民...被高福利養廢的土豪敗家記

2019-12-16

精通三國語言、瑞士金融分析師到台灣夜市賣香腸:受不了台灣員工老說「是!老闆」

2019-12-16

在股市打滾18年他領悟:這3種人買股絕對不會虧錢

2019-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