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神秘樂隊、僱傭兵...日產前CEO完美大逃亡,上演真人版《刺激1995》,他的下一步是復仇?

▲日產汽車前執行長高恩(Carlos Ghosn)

未來汽車日報 / 李梓楠

產業動態

shutterstock

2020-01-02 16:35

真正的狠人,從來不會束手就擒。

编辑 | 吴岩
原標題 |
日產前CEO戈恩越獄逃亡,過程堪比好萊塢大片​
本文轉載自「未來汽車日報」(微信公眾號ID:auto-time)

 

行動被24小時嚴密監控,護照被沒收,前日產汽車董事長卡洛斯·高恩卻奇蹟般地從重重羅網中逃出生天,上演了一場現實版《刺激1995》。

 

12月30日,高恩成功偷渡至黎巴嫩首都貝魯特,這裡正是他的祖籍所在地。

 

黎巴嫩當地媒體報導,一支由僱傭兵假扮的樂隊將高恩裝在一個樂器盒子裡,帶出了被東京檢方嚴密監控的別墅。隨後,高恩乘坐一架私人飛機從日本大阪逃離出境。

 

13個月前,高恩因違​​規挪用日產汽車公司資產等多項指控被日本警方逮捕。根據案件進展,高恩案將在2020年4月開庭。曾有日本媒體在報導中表示,高恩敗訴的可能性高達99%,若高恩敗訴,將面臨15年以上的有期徒刑。這意味著,如果沒有偷渡,現年65歲的高恩或將在監獄中度過晚年。

 

事實並沒有讓日產汽車如願,由於日本與黎巴嫩沒有引渡條約,高恩已「逍遙法外」。

 

這位在日本民間關注度極高的犯罪嫌疑人逃離後,日本政府及檢方成為公眾的笑柄。關於高恩的報導成為各大日本媒體的頭條,但始終沒有人出來解釋高恩逃離的始末。兩天過後,日本放送協會(NHK)的頭條依舊是一篇與高恩事件有關的文章,標題是「高恩為什麼能離開日本」。

 

而在亞洲大陸的另一端,黎巴嫩媒體大方地公佈了高恩逃離的諸多細節,人們像對待英雄一樣迎接高恩的回歸。黎巴嫩內政部長馬奇諾克甚至曾公開宣稱:「一隻黎巴嫩鳳凰不會被日本的太陽烤焦。」

 

▲黎巴嫩街邊的廣告牌寫著「我們都是卡洛斯·高恩」

 

最新消息顯示,高恩的妻子卡羅爾否認了黎巴嫩媒體戲劇性的報導,並稱將在1月8日召開新聞發布會,公佈逃亡行動的細節。

 

金蟬脫殼

 

逃離日本前,高恩被軟禁在東京六本木地區的一棟高檔別墅。這個被稱為「外國有錢人在日本的天堂」的富豪聚集地,曾是高恩的豪華囚籠。

 

2019年4月,支付10億日元(約合台幣2.75億元)保釋金後,高恩帶著腳銬住進了這棟別墅中。他不能打電話,也無法上網,與任何人交談都必須有日本當局的工作人員在場。這棟別墅的每個房間都被裝上了監視器,門口有兩名安保人員24小時駐守。高恩洗澡和如廁時,相關人員也會在門外監視。如果出門超過兩天,他必須向法院提出申請,而且法院的工作人員和日產僱傭的私家偵探如影隨形。

 

日本檢方規定,除高恩的委託律師、法國大使館和黎巴嫩大使館人員外,沒有人可以接觸高恩,包括高恩的妻子及子女。

 

故事的第一個疑點發生在12月24日。按照日本的習俗,人們會和自己的愛人一起度過平安夜。這一天,高恩在代理律師的律所中見到了久別的妻子卡羅爾。

 

他們交談了將近一個小時。據《紐約時報》報導,高恩的逃離行動就是卡羅爾一手策劃的。

 

高恩逃離的第一關,是擺脫東京檢方的監控。

 

事發當天是聖誕節,高恩在別墅裡舉行晚宴,並邀請了一支樂隊前來演奏。高恩的代理律師弘中淳一郎受邀參加了這次晚宴。據他回憶,高恩曾在宴會結束時致辭,然後消失了。

 

和高恩一起消失的,還有那支神秘的樂隊。

 

據黎巴嫩當地媒體報導,這支樂隊由僱傭兵組成,其中多數人員曾是參加過伊拉克戰爭的特種兵。他們在幾週前來到日本,開始踩點並策劃「營救」高恩。

 

將一個身高一米七的大活人從層層安保和監控的眼皮子底下送走並不容易。他們最終選擇了樂器盒子。英國《衛報》援引黎巴嫩MTV電視台說法稱,演出結束後,高恩躲進了一個大提琴盒子,在僱傭兵們的護送下,躲過安保人員的視線和嚴密的監控探頭離開了別墅。

 

隨後,他們驅車前往600公里外的大阪機場,那裡的安檢程序及海關比東京機場鬆散許多。喬裝打扮後,高恩憑藉著偽造的護照通過海關,與卡羅爾一同搭上了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私人飛機。12月30日,高恩與卡羅爾在黎巴嫩警方的保護下,一同出現在位於貝魯特的家中。

 

▲高恩位於黎巴嫩的別墅

 

高恩藏身樂器盒中逃亡的故事,被國外各大媒體爭相報導。《紐約時報》用「只有在好萊塢電影裡才會有的情節」,來形容這一離奇的事件。

 

一夜間,高恩因逃亡事件再次成為公眾焦點,日本當局淪為公眾笑柄。

 

後知後覺的日本檢方及媒體,試圖在高恩住所周圍探查他在日本最後的行踪。在朝日新聞報導中,一群在街邊玩耍的孩子可能是最後見到高恩的人。一位六年級的小女孩告訴朝日新聞:「我看見一個男人和一個金發的女人,那個男人的眉毛很特別。」

 

女孩的母親恍然大悟:「原來那個人就是卡洛斯·高恩。」

 

瞞天過海

 

從全世界最大汽車聯盟中呼風喚雨的掌門人淪為階下囚,高恩從來沒有認命。

 

他抓住一切機會向媒體傾訴自己的委屈和不甘,堅持不懈地斥巨資申請保釋,還不止一次地試圖逃離日本「不公正的司法制度」。此前,外媒曾曝出高恩喬裝打扮成清潔工,試圖提前逃離拘留中心。

 

當高恩在12月30日晚間抵達黎巴嫩時,位於東九區的東京即將迎來黎明。

 

2019年的最後一天,日本民眾在早間新聞中得知高恩逃亡事件。數十名記者「圍堵」在高恩曾居住的別墅前,高恩的委託律師弘中淳一郎被話筒和攝像機包圍。NHK在節目中表示,高恩的逃離就像天降隕石,「我們感到困惑和驚訝」。

 

▲高恩的委託律師被媒體包圍

 

高恩騙過了所有人。

 

「我想問高恩,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們?」弘中淳一郎質問道。這個在過去8個月時間裡與高恩頻繁會面的日本人被蒙在鼓裡,掌握的消息全都來自媒體。高恩的3本護照目前仍由日本當局保管,而海關記錄中也並沒有高恩的信息。

 

在弘中淳一郎看來,高恩的逃亡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過去的8個月裡,沒有跡象表明高恩有計劃逃離日本,相反,他非常積極地準備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他說。

 

弘中淳一郎最後一次見到高恩,是在聖誕節晚上。當時,律師團隊與高恩商討了庭審計劃,按照約定,他們的下一次見面定在2020年的1月7日。「我本想在法庭上證明高恩是無辜的,但現在不可能了,高恩的所作所為是對日本司法的藐視和踐踏。」高恩的另一名律師廣中弘二在面對NHK時表示。

 

日本民眾開始為高恩的逃離感到羞恥。日本前檢察官高原伸夫對法新社表示:「國防部的臉都丟完了。」此前,日本國防部曾承諾高恩不會離開日本。

 

前日本外交官員佐藤正久在推特上指責日本當局,「怎麼可以如此輕易地允許高恩逃離日本」。日本法務機構表示,將徹查高恩出逃原委,這一事件或將影響日本的出入境管理制度。

 

 

在黎巴嫩,人們熱情地迎接高恩回歸。他在日本被捕後,黎巴嫩人將他視為民族英雄。他的畫像被印在郵票上,街邊的廣告牌寫著「我們都是卡洛斯·高恩」。

 

在高恩抵達黎巴嫩的第一時間,黎巴嫩總統密歇爾·奧恩接見了他。高恩的朋友、黎巴嫩電視節目主持人里卡多·卡拉姆告訴媒體:「他回家了,這是一次大冒險。」

 

Nissan Co. sahibkarları növbəti 2 il müddəti üçün, yenidən Carlos Ghosn-u prezident seçmək qərarına gəldilər... #Nissan

Nissan 發佈於 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12月31日,高恩位於貝魯特Achrafieh街區的別墅外,一小批警察和私人保安開始站崗。一位當地居民在高恩住所前留下一張卡片,上面寫著「卡洛斯,歡迎回家!」高恩的在黎巴嫩的鄰居則表示,「這是一件好事,他重新獲得了自由」 。

 

1月1日,卡羅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否認了黎巴嫩媒體報導中提到的高恩藏在樂器盒子裡的故事,並表示將在1月8日公佈逃離日本的所有細節。

 

懸念仍未揭曉,高恩的下一步舉動,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高恩的「復仇」

 

在電影《刺激1995》中,主人公安迪逃出監獄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向迫害自己的監獄長復仇。高恩或許會作出同樣的選擇。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Кино со вкусом 發佈於 2015年6月12日 星期五

▲電影《刺激1995》劇照

 

「我並非想逃離法律,我只是從不公正和政治迫害中掙脫了出來。」高恩在返回黎巴嫩後,對此前所遭受的「政治及行業迫害」提出控訴。「我已經不再被設想有罪的偏頗的日本司法制度所束縛。那裡歧視猖獗,基本人權被侵犯,日本應遵守的國際法和條約被完全輕視。」

 

面對日產汽車公司此前的多項指控,高恩表示,日產公司從未因自己的舉動遭受損失,所有款項均用於合法的商業服務。目前,日產方面仍未做出回复。

 

一位日本法律界人士則表示,由於日本與黎巴嫩並未簽訂引渡條約,日本的法律已無法限制高恩的任何行動。

 

「對於檢察官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情況。日產一定很害怕,檢察官也很害怕,高恩的言論會對日本造成傷害。」一位評論員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表示,高恩事件的發生讓日本的法制體系陷入尷尬處境,該事件或將對8個月後的東京奧運會產生影響。

 

《紐約時報》則援引知情人士說法稱,高恩將在下週開始向媒體講述他被捕期間遭受的「迫害」。目前,高恩已從美國尋找專業的公關團隊為其組織新聞發布會。

 

真正的狠人,從來不會束手就擒。

 

一年多前,主張雷諾與日產合併的高恩在東京羽田機場被日本檢方帶走,理由是涉嫌貪腐。但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一場策劃已久的「陰謀」。

 

失去高恩的鐵腕統治,日產和雷諾2019年的業績和股價遭到重挫,聯盟關係也變得岌岌可危。雷諾及其背後的法國政府仍然掌握著日產43%的股權,但苦心經營多年並為聯盟貢獻大多數利潤的日產,顯然不願意將果實拱手讓人。從金字塔尖跌落谷底的高恩,既是雙方角力的犧牲品,也必然掌握著公司內部許多不為人知的關鍵信息。

 

如今,局勢陡然逆轉。逃脫囚籠的高恩能否憑藉一己之力顛覆戰局、東山再起,還需拭目以待。

 

本文授權轉載自【未來汽車日報】(微信公眾號ID:auto-time),36氪旗下汽車新媒體,作者:李梓楠,轉載請聯繫出處。

延伸閱讀

網傳黑鷹殉職年輕飛官配偶無法領撫卹?國防部嚴正駁斥

2020-01-05

大聯大喊溢價收購文曄股票 投資人真的現買現賺嗎?

2020-01-07

麻將床墊限量88組通通搶光光 她如何靠一張「黑床」打造家具電商王國?

2020-01-17

陶冬:川普連任機會大 本周市場「2大焦點」值得關注

2020-01-12

賺鼠年紅包財 鎖定這4大族群15檔個股就對了

2020-01-2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