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南亞、宏仁大對抗 P.52

南亞、宏仁大對抗 P.52

台塑集團原麥寮管理處經理詹國政在六月底屆齡退休,詹國政前腳剛在台塑辦理完退休手續,後腳就被王文洋網羅至宏仁集團擔任管理處副總經理,王文洋希望借重詹國政處理六輕抗爭的長才,統籌協助集團事業。台塑集團屆齡退休老兵,一個個在宏仁集團開創事業第二春,雙方產品又幾乎相同,在在讓外界對王永慶、王文洋這對父子的關係何時才能解凍「正常化」,投以高度關注眼光。

而在詹國政之前,台塑集團中的南亞公司已經有黃渙文、郭煥銘、朱豪哲等三位經理級高級主管投效宏仁,加上超過三十位以上的技術幹部也來自南亞。王文洋三年前創立宏仁集團至今,人力與技術幾乎全部來自南亞,說宏仁是「小南亞」恐怕一點也不誇張。尤其去年底雙方更為了雙軸延伸聚丙烯膜( BOPP 膜)進口案立場敵對,宏仁和南亞關係日益緊張,甚至已經到了水火不容地步,王文洋創業之作竟然演變成和父親王永慶打對台,「結」越結越深。


中年創業倍感辛酸


王文洋在八十四年十一月七日因為呂安妮婚外情一事而被王永慶逐出家門,之後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擔任客座教授,結束客座教授後回國,在朋友贊助下創業,八十五年三月成立廣州宏仁電子公司,爾後再陸續成立七家公司形成宏仁集團八大公司,生產產品和南亞如出一轍,主力部隊也以南亞班底為主。

在王文洋的主力部隊中,黃渙文是最受「討論」的一位。黃渙文在南亞原任塑二部經理,之後被調到總經理室擔任特別助理,在台塑企業中由於集團龐大,一個事業部經理所管轄的營業規模,幾乎等於一家小型公司,黃渙文從握有實權的經理調為總經理室特助,在當時立刻引發「拔權」陰謀論之說,之後王文洋創立宏仁電子後,黃渙文隨即遞出辭呈投效宏仁旗下擔任總經理。

黃渙文離開南亞投效宏仁,立刻引起王永慶的不悅,認為是在挖南亞牆腳。不過宏仁集團認為,擁有豐富生產技術經驗的黃渙文無緣無故從經理調為特助,是南亞內部「管理」出了問題,黃渙文在南亞無從發揮,自己主動向王文洋表示願意投效宏仁,並非「挖角」。

黃渙文之後的郭煥銘,也是在南亞退休,退休後在大陸做生意,之後也投效王文洋。黃渙文、郭煥銘、朱豪哲三個人,目前都是宏仁集團旗下八家公司的總經理,就連原南亞樹林廠廠長陳煙宗,也被王文洋網羅出任宏慶塑膠總經理。宏仁集團承認,八家公司的技術幹部最少有三十位是來自南亞。

人來自南亞,技術當然也來自南亞,南亞高級主管說,何止人和技術來自南亞,甚至客戶也是搶南亞的。事實上,從宏仁集團八家公司的產品上看,不可能不和南亞形成競爭狀態,只不過目前宏仁規模實在小了點,對南亞還不至於構成威脅。

王文洋三年前創立宏仁電子,當時的他已經四十六歲,對一個四十六歲的男人來說,創業之路肯定走得比別人辛苦,更何況他的身分又是那麼「敏感」。這三年來,王文洋在台北、大陸、美國三地飛來飛去,不僅和兒子、女兒相處時間少之又少,「中年創業」的辛酸更是點滴在心頭。

宏仁集團從九六年三月創立至今,目前已經有三家塑膠公司、一家電子公司投產,廣州宏豪正在試車、上海宏和預計明年投產,至於宏聯和宏昌則計畫明年中投產。宏仁投產的PU皮革碰到市場不景氣,前景看好的銅箔基板由於生產規模為每月二十萬張,和南亞的近二百九十八萬張月產能不成比率,在未達經濟產能下,成本居高不下,營收大受影響。

由於銅箔基板是電子材料之母,也是宏仁集團的重點發展事業,王文洋決定進行擴廠,將產能由每月的二十萬張擴增至七十二萬張,預計快則明年九月、慢則年底即可完成量產,屆時將使營業規模大幅擴增。


BOPP 膜進口案讓雙方關係更交惡

宏仁集團成立時的資金來源,正如外界所了解的,包括姊姊王雪齡、簡明仁夫婦所代表的大眾電腦、妹妹王雪紅的威盛電子、舅舅陳盛沺的聲寶、甚至弟弟王文祥、姐夫陳徹,以及國巨陳泰銘等。而由於三年多來,宏仁營運仍未達理想,股東至今沒有分過一毛錢股利,也有部分股東索性退出,因此王文洋積極找尋新的股東加入,希望能以今年為關鍵年,全力朝公元二千零一年,營業額十億美元目標邁進。

據了解,宏仁目前總投資金額約為四億美元,王文洋由於在初期一口氣成立八家公司,資金需求量不小,加上塑膠業不景氣,公司營運始終未能達到標準,每當來回奔波集資時,還是會感嘆中年創業實在辛苦,但為了「賭一口氣」,再苦、再累還是得撐下去。

雖然創業三年,整體營收未達理想,但由於和南亞產品相同,彼此之間的對立卻與日俱增。宏仁在去年底希望自大陸進口 BOPP 膜,向經濟部工業局申請時,遭到南亞強力反對,宏仁指責南亞負責 BOPP 膜的副理級鄧姓主管,是受到家族派系鬥爭的指使而對王文洋展開「封殺」動作,以七百多美元價格賠錢傾銷,不但讓宏仁產品賣不出去,也使 BOPP 膜市場在去年慘不忍賭。「南亞賠得起,但宏仁禁不起賠」,宏仁內部認為,南亞封殺宏仁的動作,已經演變成家族鬥爭,和當初呂安妮事件如出一轍。

對於宏仁的指責,南亞高級主管氣憤地說,國內的 BOPP 膜市場明顯供過於求,南亞低價賠錢供應廠商,是基於照顧客戶理念,國內市場已經供過於求,宏仁還要從大陸進口,將嚴重破壞塑膠產業的根基,而且如果真要開放進口,應該全部開放,不能獨厚宏仁。對於宏仁處處和南亞對立,他說:「人給他了,技術也給,甚至客戶也給他了,到底還要這麼樣,他才高興呢?」

一件 BOPP 膜進口案,就讓南亞和宏仁紅眼相對,南亞是培育王文洋的根基,宏仁則是他辛苦建立起來的事業體。宏仁為了生存,一定會和南亞有所「接觸」,王文洋如果要讓自己活下去,就要從南亞切入才能取得生機,但南亞又是王永慶操盤,父子兩人個性都強,王文洋的主力部隊是南亞班底,一個又一個投效宏仁,王文洋心中五味雜陳,王永慶則是百感交集。

延伸閱讀

台股Q3白做了、本季下跌821點! 散戶在大跌時 如何不急、不慌、不害怕? K線女王教你這四招

2021-09-30

中國限電政策風暴來襲!一表看懂台股各族群衝擊 避開「觸陸」暴風圈

2021-09-29

「許多電子股線型已做頭」 美債殖利率衝高,台股應聲重挫300點 他估外資今大賣200億

2021-09-29

台股Q3大跌近900點,散戶失血好傷心? 這三本「投資秘笈」教你離塵練功 贏在下個進場點!

2021-09-29

台積電破季線該逃?聯發科急拉為哪樁?他說台股拉回反而可撿便宜,倒是「這件事」該注意

2021-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