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三星想超越台積電 2030年成晶圓代工龍頭 但三星少主面臨牢獄之災 這仗怎麼打?

三星電子副董事長李在鎔(右二)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右三),今年4月底共同視察三星在京畿道華城市興建的7奈米EUV製程晶圓廠。

劉煥彥

科技線上

三星官網

2019-12-05 11:16

南韓三星電子上半年高調提出「半導體願景2030」,預計未來12年總共投資133兆韓元(近3.7兆元台幣),宣示要在2030年成為非記憶晶片類半導體產品的全球第一名,等於不點名地挑戰台積電的全球晶圓代工龍頭地位。

沒想到,2019年還沒過完,三星電子就意外碰到兩大障礙,先是日韓貿易戰卡住了先進半導體製程的重要材料,接著是三星大家長牢獄之災的風險再起,意味三星要對台積電「踢館」,一開始就有三星本身無法控制的變數。

 

三星電子「半導體願景2030」在2019年第一道出乎意料的障礙,在於今年7月起爆發日韓貿易戰後,日本政府限制對南韓出口不少半導體材料,其中包括運用EUV(極紫外光)技術的半導體先進製程的必要材料光阻劑(photoresist);

 

更嚴重的障礙在於,三星集團實質接班人、三星電子副董事長李在鎔2016年涉及前南韓總統朴槿惠賄賂案官司,2017年被判五年徒刑;

 

2018年2月二審時他被上訴法院降至兩年半徒刑、緩刑四年且當庭釋放,原以為事情暫時落幕,沒想到今年8月南韓最高法院推翻二審裁決,將本案發回首爾高等法院更審。

 

三星副董事長官司重啟 今天第三度出庭

 

本案重新審理後有三次庭訊,今(6)日下午是第三次,意味李在鎔及其律師團隊的一舉一動,今天都是南韓全國矚目焦點,而且未來在高等法院宣判後,只要檢辯雙方任何一邊對結果不滿,要繼續上訴到最高法院,本案都可能再拖上好幾個月,甚至超過一年。

 

從日韓貿易戰到朴槿惠賄賂案,都不是半導體產業本身的變數,卻攸關三星能否達成2030年的半導體願景。

 

▲三星集團大家長李在鎔(中)邀請南韓總統文在寅(右),4月底參訪在南韓京畿道華城市的先進製程技術園區。(圖片來源:南韓每日經濟新聞官網)

 

先從日韓貿易戰說起,根據南韓媒體BusinessKorea上周引述南韓科學技術研究院(KIST)的11月底報告,南韓產業界高達93.2%的光阻劑需求得仰賴日本供應商提供,且等到2020年夏天三星運用EUV技術的7奈米製程產量更大時,三星手上EUV光阻劑不足的狀況將更窘迫,而三星尚未找到EUV光阻劑的其他替代來源。

 

報導也指出,台積電引進EUV技術的時間比三星晚,但台積電是直接採購荷蘭半導體設備大廠ASML的EUV光刻機,也不用擔心EUV光阻劑的供應問題,更別說台灣與日本之間沒有貿易戰的問題,這些都是當前台積電的優勢。

 

至於三星電子副董事長李在鎔的官司,潛在衝擊可能不見得低於日韓貿易戰。

 

▲三星電子至少投資60億美元在南韓京畿道華城市新建的7奈米EUV製程晶圓廠,已經在2018年2月動土,預定2020年投產。(圖片來源:三星半導體官網)

 

日本經濟新聞及美聯社日前報導,目前三星電子是由高東真、金基南、金鉉錫等三位執行長共同領導,三人各自負責半導體、行動通信(手機)與家用電器等三大事業,但李在鎔身為三星第三代接班人,有些重大決策只有他才能拍板,例如國內外的企業併購交易,或是諸如「半導體願景2030」這類重大投資案。

 

日韓貿易戰開打 意外波及三星2030年稱霸之路

 

南韓內部對於沒有李在鎔掌舵的三星看法兩極,有一派認為他在2018年2月被拘留近一年後獲釋前,這段期間三星並未發生任何重大問題,因此即使官司更審最後對李在鎔不利,也不會過於影響三星。

 

另一派看法是,就是因為當前局勢多變,美中貿易戰又對既有全球科技供應鏈出現意外轉變,三星在這種時候更需要「家裡有大人」坐鎮拿主意,不能枯等李在鎔服完徒刑後,再回來主持大局。

 

對於是否有應變計畫,三星電子發言人對於日經新聞詢問時拒絕回應,「我們不評論李在鎔不在其位的狀況,因為還沒有結果出來」。

 

若李在鎔繫獄 恐不利三星重大決策

 

一位不具名的三星高層接受日經訪問時則說:「坦白講,我們要準備好面對最糟糕的情境。原本我們就沒想到,最高法院竟然會翻案,但就是發生了,這種狀況有可能再次發生。」

 

若與台積電對於台灣經濟的重要性相比,三星電子及三星集團對南韓經濟及資本市場的重要性更大。

 

▲台積電是全球第一個7奈米製程量產的半導體生產業者,也領先業界導入EUV微影技術投入量產。(圖片來源:台積電官網)

 

台積電大約佔台股22%市值,三星電子佔韓國股市市值大約也是20%,整個三星集團佔比更達約30%;

 

三星電子本身大約貢獻南韓GDP(國內生產毛額)15%,整個三星集團則大約佔了20%,因此多年來三星在南韓不時引起是否「大到不能倒」的爭議,南韓社會也曾戲稱國家是「三星共和國」。

 

三星追趕台積電 至少有兩大障礙

 

即使沒有大家長李在鎔的司法風險,三星在追趕台積電的路上,本來就至少有兩個問題。

 

第一是資本支出不足。

 

英國金融時報今年7月報導,台積電今年資本支出超過130億美元,而若根據4月三星電子發表的「半導體願景2030」,未來12年三星在半導體生產事業的資本支出,每年換算大約50~60億美元。

 

瑞士信貸台灣證券研究主管Randy Abrams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指出,「這等於是說,三星在資本支出上的花費,還是一家第二名的晶圓製造商」。

 

▲台灣是三星主要零組件的重要市場,圖為今年11月初三星在台北舉行OLED論壇。(圖片來源:三星顯示器官網)

 

第二是有利益衝突。

 

金融時報報導指出,三星電子的終端產品不少,從電視到智慧手機都有,這與三星潛在晶圓代工客戶的產品直接競爭,因此不利晶圓事業接單,因為客戶不太信任三星。

 

台積電代理發言人、企業訊息處資深處長孫又文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就說:「我們絕對不跟客戶競爭,我們是與客戶合作,三星則與所有人競爭。這不是說他們永遠找不到晶圓代工的客戶,但它們(客戶)信賴三星的程度,會像信賴台積電一樣嗎?」

延伸閱讀

半導體也「哈日」!台積電結盟東大 新唐買松下 台日結盟打貿戰轉單順風牌

2019-12-03

揭密》台積電如何靠AI管工廠?中科戰情中心,員工不需守第一線,轉型更高階工作

2019-11-29

三星啟動兆元大投資 企圖彎道超車台積電

2019-11-14

台積電「一張白紙」強碰三星「老謀深算」 會不會「贏在產業,輸在政治」?

2019-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