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為何女性可以做能源?」 她一手建立亞洲最大離岸風電場 王雲怡:風電要翻轉台灣能源 德國做得到、台灣也可以

劉煥彥

科技線上

吳東岳 攝影

2020-03-02 11:00

19年前王雲怡正站在人生交叉口,那時她已在新聞業跑了九年多政治新聞,因緣際會投入當時仍是一片荒漠的風力發電領域,在這個領域奮戰了19年,她不但成為國內少數擁有陸上風電及海上風電開發經驗的專業經理人,更成為眾多離岸風電開發商之中的唯一女性董事長,也是女性投身新能源產業的代表人物。

 

再生能源是總統蔡英文的重要政策,特點之一是要開發台灣從未涉足的離岸風力發電。離岸風場開發遴選結果由經濟部能源局在2018年4月揭曉,最大贏家是德國達德能源(WPD),獲得主管機關核配的發電量達1058MW(百萬瓦),高於第二名、丹麥沃旭能源(Ørsted)的900MW。

 

達德能源在台灣的前身是德國風電業者英華威(InfraVest),在2016年蔡英文政府上台前,英華威在台灣已開發陸上風電十多年,在業界眼中這是達德能源出線的重要因素。

 

帶領達德能源成為跨足台灣陸上及海上發電的重要推手,就是現年49歲的董事長王雲怡,她也是國內離岸風電的眾家開發商(大多由外商包辦)中,唯一的女性最高領導人。

 

她投入新聞業近十年 20年前阿扁上台成人生拐點

 

特別的是,王雲怡並非科技業或理工背景出身,19年前她踏入風電這一行前,是在新聞界服務近十年的資深政治記者,完全沒想到19年後搖身一變,成為外商在台灣離岸風電開發商的女性領導人。

 

這個故事要從1990年代說起。

 

王雲怡從政大東亞所畢業後投入新聞界,先後服務新新聞周刊、TVBS新聞台,而時間最長的是在亞洲週刊,待了快七年。

 

她說:「比較幸運的是,我都是跑黨政路線,在TVBS是跑國民黨及總統府;在亞洲週刊做特派員,什麼都可以跑,蠻有發揮空間的,(後來工作發展)都跟這些訓練有關係。我跑線長期累積的人脈,對於未來我在這個行業(風電)有相當大幫助。」

 

台灣達德能源董事長王雲怡(左4)於高雄參觀離岸風電工程的海事工作船。(圖片來源:達德能源提供)

 

2000年國內首次政黨輪替,陳水扁政府上台後,時任英華威董事長費佛樂(Karl-Eugen Feifel)及總經理馬維麟夫婦認為台灣有機會發展再生能源,開始探索在本地的可能性。

 

王雲怡說:「剛好我那時跑新聞到第九年,覺得好像沒留下什麼東西,覺得內心很空虛,好像狗吠火車,一直寫卻沒有人願意聽你的,所以想到產業去,做一些事情留下來看得到。我跟馬總及費佛樂認識很久,他們又想來台灣做再生能源,就這樣談好了。」

 

英華威觀察,台灣98%能源仰賴進口,化石燃料成本長期只會更高,台灣能源現況不可能繼續下去,而當時歐洲發展再生能源的成本,已經降到足以匹敵傳統化石燃料,才會覺得再生能源在台灣有機會。

 

達德能源董事長王雲怡去年9月出席台灣國際智慧能源週的展前記者會。(圖片來源:SEMI官網)

 

2001年王雲怡轉戰英華威,但當時別說是風電,整個再生能源在台灣幾乎都是荒漠一片,沒多少人了解。能源政策雖由經濟部主管,但發言權大多由中油及台電掌握,且幾乎主導經濟部旗下的能源委員會(1979年成立)運作,連能源局都到2004年才成立。

 

王雲怡回憶,進了能源產業才發現,當時國內的能源政策及能源討論非常封閉,對台灣很不利,大家多半只了解傳統化石燃料。「我還記得第一次拜訪能源委員會的長官,(十幾年前)說明風力發電1度電(成本)只要2塊5(台幣)。他們非常驚訝,問說『不是要4塊、5塊嗎』?」

 

2000年政黨輪替 隔年她離開新聞業、轉戰英華威

 

她提到,民進黨政府首次執政不久就發生核四爭議,當時執政黨不知道再生能源技術在國外已走出實驗室、發展到實際可行的程度,所幸有綠營立委願意協助,從立法開始做起。

 

王雲怡說明,目前國內市場上的大多數再生能源業者,高達99%是立法院2009年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後才進來,因為從歐洲再生能源大國德國的經驗來看,再生能源發展與政策有非常密切關係。

 

舉例來說,再生能源發展的速度快慢、市場大小,全部都是由政策決定,所以政府態度很重要。

 

德國經驗顯示 政策攸關再生能源成效

 

她說:「我這幾年最大成就感,是覺得一直走在正確道路上,前幾年當然非常孤獨、非常辛苦,因為要讓新的觀念進來,所以我才會說,我們做的是寧靜的能源革命。」

 

「我們不只是一間公司,在台灣建一個風力發電場,要革命就不只是把風場蓋起來,還要轉變很多觀念,包括政策修改及落實。所以,前面5、6年(英華威)都沒有做風場規劃,全部都在做法律架構、法律環境的規劃,必須跟很多機關溝通,介紹什麼是再生能源、什麼是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為何台灣需要再生能源、為何台灣需要風電。」

 

「這就會用到我以前的一些關係(人脈),因為我們要影響的是decision maker(決策者),而以前我採訪的很多就是decision maker。」

 

德商英華威2016年被達德能源收購前,已是國內最大的民營陸上風電業者,圖為在苗栗海岸的風機。(圖片來源:達德能源官網)

 

時間轉到2016年,王雲怡的職涯又有重大發展,之前她已多年擔任英華威副總經理,英華威也是台灣首家民營風電業者,在陸上風電市佔率逼近50%。

 

同為德商的達德能源2016年初買下英華威,跨足台灣市場,並將王雲怡拔擢為台灣達德能源董事長。在發展19年後,達德能源從當初英華威時期在國內僅有3人,到現在擴增至80人以上。

 

同樣在2016年,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蔡英文成為新總統,並提出再生能源到2025年要佔全國總發電量25%的政策目標,台灣領先亞洲走在最前面的離岸風電開發就此起跑

 

德國是歐洲再生能源大國,達德能源在德國有豐富的陸上及離岸風電開發經驗。(圖片來源:達德能源官網)

 

至於達德能源在王雲怡主導下,為何能在蔡政府2018年首波離岸風電開發規畫中,成為最大贏家?

 

對於外資開發商拿下多數遴選結果,時任經濟部能源局長林全能(現任經濟部常務次長)在記者會上說明,評審委員在評分上不純粹以經驗論斷,還包括建造能力與工程設計等。在分工與合作系統上說明愈清楚,愈能獲得評委青睞。

 

從英華威到達德能源 王雲怡深耕風電19年

 

當時達德能源非常低調,僅發出王雲怡具名的聲明回應外界詢問,其中有段話其實顯露了達德長年投入國內陸域發電累積的深厚經驗:「最重要還是漁會、社區鄉親、地方政府及供應鏈的全力相挺,這幾年不吝指教與鼓勵」。

 

業界人士觀察,達德能源在英華威時期在國內累積的政治遊說經驗無人出其右,而且為了建設陸上風機而長期經營地方關係,這些都有助達德出線。

 

王雲怡認為,女性及年輕人非常適合投入再生能源產業。(圖片來源:吳東岳攝影)

 

對於女性投入新能源產業的展望,王雲怡也有其獨到觀察。

 

她說:「女性做新能源這行有什麼優勢?第一,女性比較有耐心,也細心,因為這一行需要花多時間跟不同的人溝通,而且要注意很多細節,因為要落實到文字。

 

第二,女生比較有彈性,講白一點就是男性多少有面子問題,所以在想解決問題的方法時,方向可能比較簡單。

 

比如說,這件事情我不懂,又需要跟對方溝通,女生會說『這件事情我真的不懂,所以才想請教你,如果是這樣可能嗎?』

 

這個問題可能聽來很蠢,女生不覺得丟臉,但男生可能想『我不可以問這麼沒有水準、這麼不專業的問題』,但這樣就無法充分溝通,或在解決問題的方法上有限制。」

 

女性、年輕人適合做再生能源 原因是這個

 

王雲怡鼓勵女性及年輕人投入新能源行列,因為過去只有傳統能源,「新能源是全新的東西,不會說在這一行有老前輩,所以很容易讓年輕人加入。傳統能源大多由年紀較大的男性主導,在新能源剛好相反,適合年輕人及女性參與」。

 

據了解,達德能源前幾年與主管機關開會時常出現有趣的狀況,會議桌一邊坐著清一色年紀較長的男性官員,桌子這一邊則全部是女性業者代表,早期甚至有開會對象毫不掩飾地質疑,「女性怎麼會做能源?」

 

丹麥沃旭能源也是女生當家 幾乎包辦高階主管

 

同樣是獲得經濟部能源局遴選出線的離岸風電開發商、丹麥沃旭能源,首任台灣總經理汪欣潔也是女性,而且該公司從財務長、法務長到人資主管,全部都是女生。

 

由總統蔡英文掀起的再生能源大旗,不但在台灣開啟了新能源開發風潮,也意外打開了女性投入能源產業的新時代。

 

【女力新時代】發現更多由她創下的關鍵時刻​ → https://pros.is/M6JBH

 

 

延伸閱讀

37歲當總理、任內生小孩 還帶baby去聯合國開會 她是紐西蘭150年來最年輕領導人 怎麼做到的?

2020-03-02

這家越南廉航市值是華航兩倍! 女創辦人身家700億台幣 也是東南亞首位女性億萬富豪 她怎麼辦到的?

2020-03-02

小英翻轉能源政策 讓他從飯店櫃檯變風電焊工 還能說一口流利法文

2020-02-26

抓穩高薪成長產業 大葉大學 帶領同學踏入離岸風電

2019-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