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李焜耀搏生機 P.44

李焜耀搏生機 P.44

如果信用像一本銀行存摺,明基董事長李焜耀的信用存摺還剩多少?是正數,還是負數?李焜耀一手建立的明基、友達集團會不會也隨著他的信用一直遞減,而失去股東與員工的信任?從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失敗,到這次爆發明基高層涉嫌內線交易案,李焜耀的公司治理能力與個人誠信,正面臨最嚴酷的考驗;他該如何奮力一搏,為自己及明基殺出一條血路?

三月二十日早上,明基董事會在內湖總部召開,董事長李焜耀拿出二○○六年的結算財報,由於購併西門子手機事業失利,總計大虧二七六億餘元, 每股稅後虧損十·七八元。明基成立二十三年迄今,這是最難看的一張成績單,李焜耀起身向所有董事深深一鞠躬,神色黯然地表示要請辭董事長,以示負責。

雖然明基董事會中,包括施振榮在內,均不同意李焜耀辭職,並希望他能夠堅守崗位,盡速達到轉虧為盈的目標。不過,董事們都很清楚,李焜耀的真正考驗,已不僅僅是要讓公司賺錢而已,現在的李焜耀,最重要的工作,是要捍衛自己進入職場三十年來,最重要的人格與清白。


公告虧損前  四個帳戶陸續賣股

三月十二日下午一點多,台北股市收盤後,桃園地檢署為偵辦明基內線交易案,兵分兩路在桃園、台北同步搜索。當時總財務長兼發言人游克用立即從台北趕回桃園,總公司財務部門所有主管辦公室都被搜索,董事長、總經理辦公室也沒放過,主管辦公室電腦全數查扣。四名人力資源部員工被檢察官當場訊問,四人都說一進公司就開戶,但帳戶都交給公司使用,等於是當人頭,檢方隨後在游克用辦公室抽屜內找到這四人股票帳戶存摺,而游克用馬上成了檢察官鎖定的首要目標。檢方共帶走總財務長游克用、前財務長劉維宇、會計經理劉大文及明基人資部四名員工。

桃園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張進豐指出,明基電通二○○五年購併德國西門子手機部門後當年第四季出現虧損,明基二○○六年三月中旬公布虧損的財報,同年八月證券交易所發現明基股票有異常買賣現象,過濾出多筆異常交易共七千多張,屬於明基公司的內部人,交易期間都在二○○六年一月到三月間,也就是虧損財報公布前,因此檢方認為有內線交易之嫌。

檢方根據證交所監視報告及金管會的告發書發現,這些股票在三十三到三十六元間,透過數個帳戶出手。檢方追查現金流向,查出大部分款項流到阮文珍等四名明基人力資源部的員工帳戶裡,再由這些帳戶匯出到國外,有些則是明基員工個人賣出股票,其中又以前財務長劉維宇五百多張最多,會計經理劉大文也有百餘張。

這些股票被賣出的方式,是每個戶頭賣九張,一天賣三十六張,到明基要公告重大虧損前,每天都賣一、二百張,相對於當時明基股票每天數萬張的交易量,可以說毫不起眼,而且也不會引起證交所的注意,但是這樣的賣股方式,看在證交所、金管會與檢察官眼裡,卻是標準的內線交易模式。

檢方認為,明基人力資源部四名員工職位不高,帳戶卻經手上億元股票交易所得,顯然是洗錢人頭帳戶,也間接證實明基內有人在財報公布前賣股票。可是到底是誰在賣股票?股票從何而來?檢方翻遍明基二○○五年所有公布訊息和股東會紀錄,研判存放在明基、卻尚未分配給海外員工的股票,應該就是出脫的來源。

而能動用這些股票,只有明基最高管理階層,而且檢方懷疑對象已直指李焜耀本人,尤其前財務長劉維宇還曾調往歐洲負責合併後的業務,卻自己先賣了五百多張股票,更讓金管會與檢方都對李焜耀的公司治理打上一個大問號。


總財務長被收押  宣稱已被授權

游克用在檢方偵訊時表示,這些股票是股東會授權給他處理,一切於法有據,但對賣股票所得款項去處卻不願意明確交代。

當天在明基公司待命的員工指出,為了趕緊讓同事交保離開地檢署,隨即展開湊錢行動。但因提款機單次提款不得超過新台幣三萬元上限,所以大家只得趕緊聯絡親朋好友,「前面幾位還好,都還可以湊到錢。」一位明基資深員工回憶,當半夜一點半,獲知劉維宇的交保金額高達五百萬元時,大家真的都快昏倒了。那一夜,員工一直忙到凌晨四點多,幾乎把桃園地區的提款機都提遍了,才把所有錢湊齊,把最後一位同事帶回家,但游克用卻被關進看守所。

曾經跟李焜耀及游克用共事過,如今已離開明基的人表示,李焜耀及游克用是那種出差都會選擇坐經濟艙的人,而李焜耀每次因搭飛機所累積的里程數,每年至少都可以折換幾張機票,這些因公務而衍生出來的機票,他每次都會交還給公司。「每年中秋節,他都會自掏腰包買柚子送給同事及好朋友,或是像買胡德夫的CD分送朋友,自己還親自去提款機匯款,實在很難相信,他會跟內線交易扯上關係。」

三天後,身為明基大家長的李焜耀,發表公開信對外強調明基的誠信不容質疑,絕無不法情事並願意配合檢方調查。也對內部員工齊心協力,幫忙湊錢保回明基員工的行為,發信感謝大家並鼓勵所有同仁繼續奮鬥。同時,為讓明基董監事了解整個搜索狀況,李焜耀親自跟所有董監事說明原委,絕無圖利任何人外,連因公不能出席的宏碁創辦人施振榮,也透過電話連線方式,報告事發後的處理過程。

從桃園地檢署的偵辦方向來看,這次明基被搜索的事件,可以分成兩部分。第一,就是桃園地檢署發現,明基在馬來西亞設立CREO公司,於去年第一季,游克用疑似將海外員工配股股票,經由人力資源處四位員工為人頭出售,將所得匯款到CREO公司,由於時間點剛好在二○○五年財報公布前二個月,因此涉及內線交易罪嫌。

對此,許多明基資深員工大為不滿,「從以前宏碁時代,員工分紅配股就是這麼做的。」他們認為,公司代管員工分紅是業主為了留住人才,與勞方協議的作法,雖然各家公司的契約內容不同,保留分配比例不同,但多暫時寄放在資深專業經理人下,以特定的戶頭進行買賣,「八○%的科技業,都會採用這種方式留住人才。」金仁寶集團董事長許勝雄表示,一般而言,這種基金形態的代管契約,多以「保障員工權益」為前提,不會運用作為圖利個人的工具。

雖然,大多數科技公司不會將這筆分紅,作為圖利的工具,但是在缺乏董監事、法規管理下,這筆分紅究竟怎麼被使用,卻可能是永遠的謎。


動機與所得流向  全案的關鍵

以這次明基為例,游克用在財報公布前出售股票,換得新台幣二億多元的現金,即使明基嚴正否認這筆錢匯回台灣護盤,但賣股動機為何?最終的流向為何?根據《今周刊》詢問明基公司,得到的回答是,「此部分明基將直接向檢方解釋,暫時不對媒體公布。」不過,前理律法律事務所合夥人徐小波則認為,「這是這次賣股事件的關鍵,公司應該要講明白。」

第二個部分,對於劉維宇、劉大文兩名財務主管賣股涉及內線交易一事,目前明基高層與檢方的態度一致,認定這是私人行為,與公司無關,公司會尊重司法判決。明基主管私下表示,「這部分,就讓它回歸公理。」

雖然明基已有與兩位財務主管「切斷」處理的想法,但是對明基集團來說,類似這樣內控出現差錯的情況,不是第一次。

去年十月四日及五日,明基子公司達方財務管理師薛貽瑄,騙取公司會計網路轉帳的憑證資料,把五千六百多萬元的中秋節獎金,全轉到他人提供的帳戶結果被騙一案,就是典型的內控出問題。

事情爆發後,達方的上市審議案被迫擱置,證交所要求,達方必須出具承銷商、會計師內控內稽改善報告,及檢送二○○五年財報,上市申請案才能提到審議委員會。同時兼任達方董事長的李錫華,決定自行提高標準,原監察人全面請辭,改為成立由獨立董事組成的審計委員會。


明基營運  購併之前已亮紅燈

對李焜耀來說,現在的明基,是從宏碁獨立出來後,最黯淡的時候。但問題的根源,是早自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之前,明基本業的營運狀況就已亮起紅燈。

二○○五年前三季,明基本業已發生二.六九億元的營業淨損。顯然,擺脫掉德國手機子公司BenQ Mobile之後,李焜耀回過頭來還是要面對如何讓本業轉虧為盈的問題。

以明基現在主力產品線來看,分割後的明基,在代工市場上將面對鴻海、華碩、華寶、冠捷等強大對手;至於品牌市場,無論是諾基亞、摩托羅拉或三星等,每一家都是國際級的大企業,場場都是硬仗。將來代工或品牌事業的競爭利基何在?頗令人好奇。

禍不單行,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失敗之後,原本財務狀況還算健全的明基,目前連財務狀況也拉起警報。

根據○六年前三季財報資料顯示,明基的流動比率罕見來到九八.四二%的「低標水準」,後續本業若無法早日轉虧為盈,就只能夠靠處分友達、達方、達信等轉投資資產,來應付財務調度的壓力。

因為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明基短期借款急速增加,根據○六年前三季財報資料顯示,明基帳上短期借款有近一八九億元。據了解,明基內部訂出一年內償還一百億元的償債計畫。今年年初,明基以友達為交換標的,發行四十五億元的可交換公司債(EB),算是正式啟動這項計畫。

眼前看來,為因應資金需求,明基勢必要繼續處分友達等金雞母,而對這些轉投資公司的股權也會持續降低。彼此之間的關係是否因此發生一些變化,進而影響到明基的運作,值得觀察。

外界的種種質疑,對極為好強的李焜耀而言,真是情何以堪。不過,危機就是轉機,若李焜耀真要從本業下手改革,讓明基再現光芒,現在或許是個時機。


人才失血  手機事業面臨抉擇

先看手機事業。這個曾經讓李焜耀飛上枝頭的酷炫玩意,如今因西門子收購案回到原點,手機仍是他心中永遠的痛。去年九月,明基與德國子公司明基行動通訊(BenQ Mobile)切割後,獨立成為手機事業部(BMG),由老將陳盛穩帶隊。這位從晶片設計公司高通(Qualcomm)出身的技術高手,對部屬向來照顧,也培養出一批產品策略好手。

但可惜的是,自去年九月後,這些好手相繼前往聯發科等晶片廠商任職,核心團隊幾乎瓦解,加上機構件、軟體等研發人員,也以整隊的方式,跳槽到奇美通訊、鴻海等公司,人員嚴重流失。手上好牌不多的陳盛穩,打算穩紮穩打,計畫今年推出十四支手機,並且以智慧型及雙網手機將成為主力,同時也計畫揮軍UMPC(移動電腦)市場。至目前為止,成績零星出現,雖接續諾基亞代工訂單,但原本接觸的日本、歐洲電信業者訂單,卻遲遲未見下文。


谷底翻身  光電產品線仍有可為

與西門子分手後,李焜耀與陳盛穩,在走回代工與堅持品牌間陷入兩難。之前傳出,有意讓手機部門獨立,專心做純手機設計公司的想法,目前雖沒有進一步規畫,但這未必不是好方法,或許在跳脫品牌束縛後,更能爭得一片天。

IMS(整合製造服務部)的獨立,則是今年明基的重頭戲。這個部門的獨立,象徵明基正式走上品牌與代工分家之路。之所以會分家,跟當年惠普投影機、摩托羅拉與諾基亞手機等訂單,被原廠抽回有關。因此,為讓這個部門價值不被低估,李焜耀打算引進能帶進生意的策略夥伴,而將私募基金摒除在外。這一切的計畫,應在今年六月股東會召開前定案。

「我們不走群創模式,把IMS併進友達。」李焜耀分析:「一個是輕資產,一個是重資產投資,兩者合併並不適當。」目前,IMS定位在光電領域,主要代工產品為液晶螢幕、液晶電視、投影機與印表機,等於「群創+中光電+虹光」三者的組合,如果以液晶螢幕的代工量來看,目前是全球第五,客戶集中在二、三家PC廠。二○○五年,明基合併營收為新台幣一千六百多億元,扣除品牌後,代工營收近新台幣一千億元,已達經濟規模,不容小覷。

既然實力不錯,誰能入股,就是問題。目前,有投資銀行正在湊對,認為廣達、華碩進來都會有綜效,能夠掌握液晶螢幕的新客戶。對此,李焜耀不漏口風地表示:「我還在觀察,沒有任何決定,包括釋股比率。」

最後,則是品牌事業部,明基營收的大本營。二○○五年,明基自有品牌營收達新台幣六百億元,與優派(ViewSonic)規模相當。其中,液晶螢幕占總體營收三成五,毛利率雖然不好,但也可稱上「乳牛級」產品,目前全球排名第七。擁有友達作面板奧援的明基,未來,也會以這個「沒有理由做不好」的產品為主,延伸出數位相機、投影機、液晶電視等,由專再廣,調整體質再出發。

因此,未來明基的新世代團隊,預料也會由此挑選。目前接掌兵符的事業處總經理李文德,在明基年資不是最長,但已獲提拔身居要職,中國區總經理曾文棋、台灣區總經理洪漢青,都是未來之星。即使在後端的產品中心,也有許多過去在前線打仗的五年級業務、行銷好手,埋藏於此,這些都是李焜耀可以動用的人才彈藥因此,未來明基的新世代團隊,預料也會由此挑選。目前接掌兵符的事業處總經理李文德,在明基年資不是最長,但已獲提拔身居要職,中國區總經理曾文棋、台灣區總經理洪漢青,都是未來之星。即使在後端的產品中心,也有許多過去在前線打仗的五年級業務、行銷好手,埋藏於此,這些都是李焜耀可以動用的人才彈藥庫,接替目前的經營團隊。

對一家陷入低潮的企業來說,人事調整是活化內部的方式,也是向股東展現變革的決心。例如重掌戴爾電腦執行長的麥克.戴爾,去年一上任就把原來高階主管換掉一大半,並從同業及異業找來許多高手;至於領導日產(Nissan)汽車反敗為勝的執行長高恩,近來面對七年來獲利首度無法達成財務預測的衝擊,承認自己面臨嚴重挑戰,也決定將權力下放,並將重大投資計畫的執行委員會委員,從七名增加至九名,「我要聆聽多方的聲音。」

對李焜耀來說,明基經營團隊多年來都是以李錫華、王文燦、陳盛穩等人為主要核心,除去年調整組織,把老臣陳其宏移往後防,掌管產品中心,拉拔歐洲區總經理李文德擔任三大事業群之一的總經理外,幾乎沒有更動過。「儘管明基經歷兩次大風暴,但我們都沒有看到,經營團隊有調動的跡象。」花旗環球證券亞太科技策略分析師陳衛斌表示。


重新出發  經營團隊醞釀重組

「這幾年,我們被要求快速成長,工作都還沒做穩,怎麼調動幹部,讓他們磨練其他工作?」陳其宏強調:「若是在一個成熟型組織,三年一調是正常的,但是明基還太年輕,不容易做到。」組織調整後的明基,也讓許多留下來的中階主管得以轉換職位,接受不同的磨練,「再給我們幾年,這些年輕人會上來接棒。」

李焜耀出身當年人才濟濟的宏碁,施振榮十分看重這些生力軍,包括林憲銘(現任緯創董事長)、李焜耀、施崇棠、盧宏鎰(現任宏碁創投董事長)、李昆銘(現任明基副總)、蔡國智(現任力晶副董事長)等人,宏碁都以淨值一半的條件,各配二%的股份給他們,成為公司股東。

在施振榮眼中,李焜耀的個性很直,只要是他不喜歡的,或是他認為不對的,就直接說出來,所以管理風格較強勢。常常會不假辭色的批評,在他下面的人很難有機會打混,所以他會給人家很大的壓力,大家都很怕他。

「衝」與「直」的個性加總,往往就會形成「敢賭」,這是李焜耀給人的第一印象。「如果他是創辦人,或許就不會這麼敢,硬是跟西門子合併,」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分析:「是不是玩自己拿出來的錢,差異很大。」

但敢賭的李焜耀,卻讓自己在本業的競爭力和購併西門子手機部門上,都重重地摔了一跤,現在還多加一項內線交易的陰霾,更讓李焜耀處於險象環生的情境。

顯而易見,李焜耀面臨的並不單只是官司的問題,他最嚴苛的挑戰將是如何在位居劣勢,以及資金不充裕的情況下,為明基找出一條生路。惟有讓明基扭轉乾坤,李焜耀才能從容地在長期以來充分信賴他的小股東面前,重拾往日的風采。

延伸閱讀

每6戶就有1戶空屋!空屋數從123萬上升至166萬 房價為何不降反漲?時力籲政府重視囤房稅

2021-09-15

父母往生,姐弟繼承老公寓,賣房時做對一件事「免繳143萬房地合一稅」

2021-09-11

六都今年第2季房市表現仍強勁 專家:「房地合一2.0」 也無法壓抑房價

2021-09-09

購屋攻略〉別被牽著鼻子走 雙代書制度保障你的權益 最怕海砂屋、虛灌坪數 專業地政士幫你掃雷

2021-09-22

買停車位卻沒有「獨立權狀」? 遵循5大原則不踩雷 一文搞懂怎麼買才不會爆糾紛

2021-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