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三關卡 後段班投信整併路遙遙

三關卡  後段班投信整併路遙遙
去年12月,台灣人壽董事長朱炳昱表示將出售台壽保投信,引起市場討論。

歐陽善玲

產業動態

攝影/陳永錚

637期

2009-03-05 15:39

景氣不佳,投信經營坐困愁城。其中,後段班投信因資產管理規模持續縮水,生存面臨極大考驗而有意出售。不過,在買賣雙方各有堅持下,購併可能將雷聲大雨點小;或是以換手居多,看不到退場。投信產業秩序要重整,恐怕還有長路要走。

投資市場急凍,賣基金比賣水果還難。

生意不好做,投信老闆經營起來也意興闌珊。目前傳出不少投信有意願求售,但有意售出的投信,既要面子、又要裡子,想賣好價錢,又想拿主導權;買方則趁著市場環境不佳,挑東嫌西,大肆砍價。買賣雙方歧見,也讓投信整併之路,增添變數。

對投信業者來說,要過好日子,資產管理規模就要蒸蒸日上。現在情況卻相反,一方面,全球股市持續修正、基金淨值跟著暴跌,投資人不耐長期虧損陸續贖回基金,資產管理規模大失血;另一方面,投信想募集新基金,彌補投資人贖回部位,卻又面臨同業競爭,及客戶資產仍套牢、不肯買帳的窘境。

眼見資產管理規模持續下滑,要救又救不起來,投信公司面臨前所未有的生存壓力,現在就比誰氣長、能撐下去。

 

獲利縮水 投信尋求購併衝高規模求存


簡單講,投信業主要營收來自基金管理費、手續費,但手續費多半與銀行通路對拆,也就是各分一半。有些投信為討好通路,手續費甚至讓銀行全拿。所以主要營收項目,還是以管理費為主。

其中,股票型基金管理費較高,約在一.二%至一.五%;債券型基金管理費較低,約○.一%至○.三%。也就是說,投信公司要賺錢,股票型基金部位就要大,能收取的管理費才多。有些投信總資產管理規模看起來很大,但主要以債券基金為主,僅收取股票型基金十分之一的管理費用,對實質獲利貢獻不大,就算是虛胖。

而以管理費一.五%計算,股票型基金整體規模一百億元的投信公司,年營收僅一.五億元,等於平均一個月賺一二五○萬元。若再扣掉房租、人事成本,及其他管銷費用,大股東能賺的部分實在有限。

令人驚訝的是,截至二月二十七日,國內投信總資產管理規模扣掉固定收益基金部分、也就是非債券型基金後,剩下不到五十億元的投信還高達十家。這些後段班投信,一個月營收可能不到六百萬元,再扣除人事成本及費用,大老闆除了無利可圖外,還有拿錢倒貼的風險。

友邦投信總經理張一明指出,景氣寒冬,投信資產管理規模大幅縮水,特別是資產管理規模在一百億元以下的投信,會面臨較大的生存壓力。為了生存,最根本作法除了控制成本、審慎發行新基金外,就是展開購併。他預估,今年將有不少投信會面臨換手命運。

而想要換手,外商應該是後段班投信目前最主要的希望寄託了。

 

景氣急凍 買家對賣相、價錢要求從嚴


外商資產管理公司為布局大中華市場,將台灣當作進軍中國大陸的跳板,取得投信執照勢在必行。但,國內投信市場瀕臨飽和,為維護產業秩序、控制投信數量,主管機關會建議外商,直接買下現有投信比較快。這樣不但順勢解決小投信倒閉危機,對外商集團來說,人才、產品、通路可一次到位,省時又省力。

像去年國內有三家投信被收購,買方全是外商集團。

包括施羅德投顧買下玉山投信、宏利集團買下金復華,及康和證券與比利時聯合資產攜手買下台陽投信。外商儼然成為市場上最大買家、後段班投信婚配的最佳對象。

如今看來,三家去年被併的投信,顯然掌握了這一輪景氣的「最後下車機會」,現在若要藉由外商購併順利退場,投信業者幾乎只有甘願一身是傷的「跳車」一途。原因在於,現在「很難賣到好價錢」。

很難賣到好價錢的原因,一是看準後段班投信活路難覓,站在買方的外商機構,大可擺出高姿態;另一方面,外商的海外母集團多半也身負重傷,要出資買投信,除了價錢要便宜、賣相也要好。

舉例來說,國內投信結構債問題複雜,表面上,大股東依照規定,必須自行吸收結構債虧損。事實上,不少大股東不甘願就此認賠,私下包裹結構債相關產品,一筆爛帳東掛西藏。投信賣相難看,外商集團若真的打算出手買,一定會先要求賣家「清理門面」。

另外,對外商來說,台灣是布局大中華區的一步棋,想要壯大資產管理業務,也不一定要真槍實彈、整個買下投信事業才行,透過合資企業,或以委外代銷方式,也能使資產規模成長。換言之,外商購併是後段班投信業者順利退場的重要寄託,但對外商來說,壯大事業的選項卻不是只有購併而已。

 

減半政策 賣方擁「投信牌」自重惜售


不過,站在投信業者的立場,顯然也不認為現在已經走到任由外商宰割的田地。儘管業界多有共識,投信公司有減半必要,但投信後段班仍然握有最後的寶貴籌碼,即是「投信牌」,畢竟,在「控制投信數量」的政策前提下,要拿投信牌,只能從別人手上買下一張。

買方要求嚴苛,賣方「擁牌自重」,結果就是買賣雙方難以取得共識,幾趟購併傳言下來,往往都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的結果。

像近期購併傳言最凶的,就是合庫要買台新投信。兩年前,合庫與法國巴黎銀行就有意連手進軍投信市場,期間被市場亂點鴛鴦譜的投信公司,還有聯邦及台陽投信。這次合庫又與台新投信傳出「好事近了」的消息,業內人士笑說:「該不會又是『狼來了』?」

以投信銷售基金的立場來看,通路就是一切。合庫擁有三百多家分行,枝繁葉茂,具先天優勢,算是投信夢寐以求的對象。不過,想要嫁入合庫不容易,除了公股部分對價格把關嚴格外,與合庫連手的法國巴黎銀行,對於價格與賣相的要求恐怕更加嚴苛一些。所以,除非台新投信願意低賣,否則購併不容易成功。

相較合庫的高調態度,台新投信這頭卻極力撇清購併傳言。主要原因,在台証證券握有四成台新投信股權,而台証證為台新金子公司,台新投信也就間接成了台新金的孫公司。以台新金事業版圖來看,將投信賣出,等於資產管理業務留下一塊缺口。未來想再切入,執照未必能順利取得。因此,合庫出價要是不夠吸引人,台新投信也沒有必要急著賣。

此外,金鼎投信也一度傳出將與外商策略聯盟的消息。據了解,外商對於價錢及賣相的要求雖苛,但在談判過程中,金鼎方面幾乎已經全盤認可,惟獨在股權分配上,雙方存在差異。外商希望握有五一%股權,但金鼎大股東仍堅持必須掌握公司絕對主導權,雙方合作計畫因此宣告破局。

當然,除了外商之外,也不乏本土業者有意購併投信的消息。去年底,台壽保董事長朱炳昱也曾經公開表示,要賣出投信事業體,近期則傳出國票金對此感興趣。只不過,國票金除了股權問題可能讓賣方有疑慮外,通路優勢也比合庫略遜一籌。因此,購併案要塵埃落定,恐怕還有得等。

總之,國內投信產業面臨最寒冷的冬天,較具規模的業者正在苦撐,規模偏低的業者則在死撐,在嚴酷的寒冬與嚴苛的買方之間掙扎選擇。

延伸閱讀

勞健保雙漲 企業估成本增逾300億

2020-10-04

陳時中表態漲健保決心!三度呼籲「沒投資就沒健康」

2020-10-03

濫用醫療...醫院淪為「托老院」 醫呼籲「健保必須漲」:首長官員眼中只有選票

2020-09-28

健保財源為何連年虧損?3面向解析問題癥結 調漲保費是唯一解方?

2020-09-26

健保費要漲了?「安全準備金」明年底恐不足…11月將討論健保費調漲

2020-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