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希臘豪賭 將喚醒歐債危機怪獸?

希臘豪賭 將喚醒歐債危機怪獸?
希臘總理沙馬拉斯進行政治賭注,但他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卻民調落後,選舉結果可能改變當前政局。

乾隆來

金融風雲

Bloomberg

939期

2014-12-18 12:33

希臘總理沙馬拉斯宣布提前啟動總統選舉,讓希臘股市1天暴跌13%,還帶衰歐美股市接連重挫,當金融危機的酷斯拉再度被喚醒,大家不禁出現同樣疑問:歐債危機又要重現了嗎?

二○一二年歐債危機的震央國希臘,在今年十二月九日冷不防又爆發了一次金融地震,當天,希臘總理沙馬拉斯(Antonis Samaras)宣布提前兩個月啟動總統選舉,希臘股市竟然在一天之內暴跌一三%,創下一九八七年至今,二十七年以來最大的單日跌幅。

當周希臘政府債券同樣震盪劇烈,最具指標意義的十年期公債利率,從一‧九二%暴漲至年息九‧一五%,創下一二年五月歐債危機至今的最大漲幅(公債利率大漲,即債券價格大跌,代表資金外逃)。而三年期的希臘公債利率更從六‧○一%衝上年息一一‧一三%的雙位數,還出現短債利率高於長債利率的逆曲線。

二○一二年歐債危機時,希臘兩輪國會大選,在需索無度的退休公務員與無賴的政治人物操控下,引發歐元體系崩潰危機。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嘉德破口大罵,她說:「我比較關心非洲那些無法受教育的小孩,至於希臘的窮人,那是希臘人自己的問題。」拉嘉德還直言:「希臘人民必須繳稅。」

筆者當時也用「希臘,淪為一個令人厭惡的名字、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魘」,來描述目光短淺的政治人物無良操控,希臘已經從民主發源地,淪為拖垮歐洲與全球經濟的劣等生。

當時媒體狂炒歐元崩盤,外資狂賣造成西班牙、義大利政府債券利率大漲,還說「一旦利率漲破七%,就越過了永遠無法回頭的破產紅線!」如今,西班牙十年公債利率跌到一‧八七%,義大利也跌至二‧○六%,「希人獨憔悴」的希臘公債利率還高掛在天上。

 

希臘股市


希臘金融地震  引發全球股市重挫


希臘目前高掛在九%的十年期國債利率,還是歐盟提供高達二三○○億歐元(約台幣九兆元)紓困基金後,原本大家以為希臘即將脫困,不料上任兩年的總理沙馬拉斯再出政治險招,再度喚醒金融危機的酷斯拉,歐美各大媒體都用「希臘豪賭」來報導這次新爆發的政治金融危機。

更令人憂心的是,雅典十二月九日的突發性金融地震,伴隨著國際油價崩盤式的大跌、美國道瓊創新高後的回檔、以及德國為首的歐元區日益沉重的經濟衰退陰影,讓全球股、債與商品市場出現難以解釋的多面向併發症,引發美股、歐股突發性的全面重挫。

雅典股市在十二月九日創下二十七年來最大單日跌幅之後,竟然沒有反彈,繼續往下跌破今年新低,除了電力、自來水廠、銀行股繼續下跌之外,連媒體、廣告、還有可口可樂裝瓶廠都大跌;這段期間,歐洲龍頭德國股市也莫名其妙下挫,德國DAX股價指數在十二月五日創下今年高點一○○九三點之後,連續五個交易日指數跌掉五%。


撙節方案  無法讓經濟起死回生


在希臘的「帶衰」之下,美國道瓊一周跌掉六七七‧九七點,跌幅三‧八%,是三年來最大的當周跌幅;而從總統選舉之後就奄奄一息的巴西股市,更從九月的高峰累計下跌超過二○%;即使是今年漲勢最凌厲的印度股市,從十一月底的跌幅也將近五%。大家的腦海中都出現同樣的疑問:「二○一二年夏天的歐債危機,噩夢又要重現了嗎?」

希臘是採行「內閣制」的國家,總統由國會議員間接投票產生,只是具有象徵意義的虛位元首。雖然《憲法》規定,希臘總統選舉必須經三個回合的投票,獲得六成國會議員贊成;但過去四十年來,希臘國會行禮如儀,通過執政黨提名的低調、退休政治人物出任總統,從未發生爭議。

兩年前希臘經過慘烈的選舉,由支持歐盟撙節方案的老政客沙馬拉斯率領的新民主黨,與曾經是希臘第一大黨(類似中國國民黨地位)的PASOK政黨,在三百席次的國會中共同取得一五五席過半席次,打敗左派激進分子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為首的SYRIZA黨,確認歐盟提供二三○○億歐元的救援方案,以及希臘相對應的刪減退休金、出售國營事業等撙節方案。

但是兩年來,撙節方案雖然改善了政府的財政,卻無法讓希臘經濟起死回生,人民反對聲浪越來越大,齊普拉斯的民調節節上升,遠遠超過總理沙馬拉斯。

沙馬拉斯試圖在歐盟救援方案終結前,自行在國際金融市場舉債,卻在十二月初失敗。十二月八日,沙馬拉斯政府同意再向IMF與歐洲央行伸手要錢,並且提出更進一步的撙節方案。意即希臘將採行新一波的加稅、刪減退休金,來換取歐盟的融資。

今年不到四十歲的齊普拉斯,二○○○年才從雅典科技大學畢業,早年是共產黨員,被德、法、義等國視為麻煩製造者。今年五月歐洲議會選舉,齊普拉斯晉升為歐洲左派青年的共主,並且在選舉中大獲全勝。這些年輕的左派政治新星,傳達了青年失業問題嚴重,貪腐老派政客不得民心的強烈訊息,對傳統的商業與金融帶著強烈的歧視,卻獲得越來越多選票支持。

表面上,希臘在今年夏天首度擺脫經濟衰退,出現比零稍高的經濟成長率,遊客數也重新回到二○○四年雅典奧運之後的水準,但是希臘將二三○○億歐元的救援資金,補貼至政府公務員薪資、教師退休金、乃至醫院的醫療費用。年輕的工程師卻必須到德國、甚至波蘭做外籍勞工,領取比當地人更低的薪水養家餬口。而在政府財政重組過程中,港口、鐵路、電信等國營事業大量賣給外國人,國家主權只剩一個空殼。


新總統若難產  將摧毀金融穩定秩序

 

就在希臘股市崩盤的前一天,希臘國會通過了二○一五年的預算案,執政聯盟贊成的一五五席,剛好超過國會三百席議員席次的一半,也就是說,其他黨派的議員幾乎全投了反對票。隔天,沙馬拉斯就宣布將總統投票提前兩個月舉行,直接向反對派議員們攤牌。

依法希臘國會將在十二月十七日到二十九日之間,舉行三輪的總統投票,沙馬拉斯必須爭取到原本反對預算的二十五席以上的在野黨議員支持,才能順利完成新總統的選舉,否則依照《憲法》規定,國會在第三輪投票無法選出新總統,就得解散國會,重新選舉。

簡要來說,現任總理沙馬拉斯又打開了一個潘朵拉的寶盒,二十九日之前如果新總統難產,就必須啟動新一輪的國會議員改選,而花了兩年的時間,付出歐洲金融市場不斷震盪的代價,所建立的穩定秩序將被摧毀。

 

希臘國會


對歐洲金融穩定最佳的情況是,沙馬拉斯的政治豪賭摸到天牌,能再爭取到超過二十五席的獨立黨派支持,快速選出新總統,並且與IMF與歐洲央行等確認新一波的撙節方案,獲得新一輪紓困資金。

至於最糟的結果,則是總統選舉失敗、提前國會改選,那麼,現在執政的新民主黨與PASOK必然失去國會半數,左派反對黨SYRIZA的席次雖增加,卻無法取得穩定的多數,結果希臘將陷入永無天日的政治亂局,甚至引爆新一輪的歐元危機。

未來的兩周,全世界都將屏息關注,這場希臘政治豪賭最後的攤牌結局。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延伸閱讀

希臘的罪與罰

2015-07-09

他對抗老權貴 不惜逼出希臘債務危機

2015-01-15

希臘國會重選 測試全球金融災難底線

2012-05-24

「變形蟲」齊普拉斯的政治勒索

2012-06-14

歐元存亡殊死戰

2012-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