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五億美元引渡李洪志!P.46

五億美元引渡李洪志!P.46

今年四月在北京中南海引發一萬人靜坐軒然大波的法輪功,最近在「六四」,引渡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回國,立即引起這個號稱全球已有一億信眾、新興宗派的震撼,而法輪功與李洪志相當神祕低調的種種,又因此再度成為各界矚目焦點。


在引渡消息被披露後,目前泰半時間定居紐約法拉聖的李洪志,立刻以簡體中文寫了一篇「我的一點感想」,回應中共的引渡計畫,在這篇「感想」中,李洪志再次強調他不求任何金錢物質報酬,只是教人向善、幫助人解除身體疾病、同時使人達到更高思想境界的用心;法輪功修煉者眾,而且信徒向心力極強,李洪志此文已經再度成為全球法輪功信徒的最新修鍊心法。到底是什麼樣的吸引力,能夠讓一個從健身出發的修鍊方法在短短七年內席捲世界各地,而且讓許多博士、碩士高知識分子深信不疑,自願擔任義工、並自動捐獻款項推廣法輪理念,更讓以黨領政、一黨獨大的中國政府如芒刺在背,這其中原因實在值得深究。


「真、善、忍」是法輪功基本精神

李洪志到底是何許人?在一九九二年開始傳授法輪功、最近一、兩年才廣為人知的李洪志,於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三日生於吉林省公主嶺市,據說四歲時便接受佛家獨傳大法第十代傳人全覺法師親自傳授氣功,八歲時,他感覺到眼角裡有「真、善、忍」三個字,這成為他日後發展法輪功的基本精神,在這之後,他跟過二十幾個師父,有佛家的,也有道家的。每到一個層次,都要經歷一場磨難。據他自己闡述,「真、善、忍」這看似簡單的三個字,就是宇宙中最高的天機,包含著無比豐富的內涵。

據李洪志自己表示,法輪功是一種融合儒、釋、道三種教義的氣功,他把法輪功介紹給社會大眾的目的,主要就是為幫助人身體健康,同時借助法輪功相關書籍重振道德與精神文明,幫助人發展出超自然的力量,並超脫俗世的自由。

李洪志透過書籍、錄音帶與錄影帶來傳播他的教理,目前闡述他理論的書籍已被翻譯成十數種語言,煉功據點遍及世界各城市鄉間,包括台灣都有數千人每天聚集練功。這套以強健身體為入門的功法,當初在一九九二年一出現,立刻在大陸引起廣大回響,許多社會學者研究後發現,中國大陸的醫療體系不健全,這種強調練功的養生方式能夠讓學習者身強體壯,而且簡單易學,是法輪功快速崛起的重要因素。而中共在急劇改革後,社會大眾在心靈層面上頓失所靠,不只練功還強調修心的「法輪功」適時出現,剛好填補了這項空虛,幾年內信徒就如滾雪球般急速增長,卻也引來中共當局的高度關注。

據稱全球擁有一億人修鍊的法輪功,可說是中國目前除了共產黨之外的最大民間群眾團體。雖然法輪功修鍊人士聲稱他們並沒有組織,但按中共官方的內部報告指出,法輪功「動員能力之強,組織紀律之高,非常罕見」,對於一向控制嚴密的中國政府來說,法輪功及李洪志成為中共的心腹大患,也就十分容易理解了。


九五年「光明日報」首先發難:法輪功是宗教迷信

眾所周知,在中國大陸幾乎不存在中共控制之外的任何大型「民間組織」,包括佛教、道教、基督教等各種宗教團體,實際上也都在官方勢力的掌控之中。法輪功在創始之初,也曾經按照慣例「掛」在官方的氣功研究會之下,後來因故退出,一直無法在大陸取得合法地位。法輪功也曾經向大陸民政部申請註冊成民間團體,但根據官方規定,必須提供組織章程、負責人、經費來源和組織花名冊等資料,這些與李洪志強調的無組織、自動自發的原則相違背,所以始終未能完成法定程序。

隨著大陸修習法輪功者日眾,引起中共當局的警戒。一九九五年中共「光明日報」首先發難,撰文指稱法輪功為宗教迷信,九六年杭州市當局禁止傳播法輪功,某些官方報章更直指法輪功為「邪教」,在來自政治的壓力日大,再加上信眾對李洪志日漸崇拜,經常為一睹他廬山真面目,對他追逐包圍,使李洪志選擇和妻女遠離中國僑居美國。但是最近兩年在歐洲、美國舉行的「弘法大會」,只要有李洪志出席,都可見到不少從大陸大小城鎮遠道而來的信徒,顯見李洪志的群眾魅力並沒有因為他離開中國大陸而稍減。

之前中共官方已不時對法輪功的定位施加負面壓力,鬱積了許多不滿,這次爆發「法輪功」信眾在中南海的示威事件,導火線之一就是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寫了一篇文章,不贊成民眾練氣功,並批評「法輪功」是封建迷信社會的產物,結果引起了天津地區教徒的不滿,群集中南海靜坐抗議,希望官方能「給個說法」,還給法輪功一個清白,不要再干涉他們的修鍊與信仰。

最令中共官方震驚的,不是上萬的法輪功弟子一夜之間悄悄包圍中南海,向當局要求「合法地位」和「寬鬆的修鍊環境」,而是一班沒有正式組織的信眾,居然能夠在以嚴厲管理著稱的中國大陸成功集會抗議,而且公安相關機構事前竟然一無所知,一點風聲也沒有,這簡直是直接挑戰了中共的集權制度與管理權威,當然是中共當局無法坐視的。

在四月二十五日法輪功信眾一萬多人圍聚北京中南海後,江澤民當晚立刻寫信給中央政治局,北京立即由公安部、安全部、中宣部等部門組成了特別小組,專門處理法輪功的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也奉中央之令成立了緊急部門,專門從社會文化角度研究法輪功在中國和全球廣為傳播的成因。


北京下達禁止弘法活動

最近北京方面針對法輪功發出的第一份文件已下達至部門,宣布不再允許法輪功弟子借練功為名,在各公眾地區舉行所謂的「弘法」活動,並下令所有學校,包括大、中、小學,不得租借場地給法輪功弟子進行活動。部分城市的法輪功修鍊者在公園的早晨練功活動,也受到干擾。據說,中國大陸各地法輪功的主要推展分子,近期均受到當地警方的問話甚至搜查,電話受到二十四小時監聽,出門還被跟蹤監視,這些反制動作,令世界其他各地的法輪功信眾對中共同聲譴責。

除了官方憂慮法輪功外,大陸佛教界對法輪功也持否定態度。雖然李洪志在書中說法輪功與佛教毫無關係,但佛教界仍視法輪功為「外道」。不過,無法否認的是,法輪功在激發人心向善方面確實功效顯著。幾個月前深圳三千法輪功弟子在一個廣場上公開集體煉功,據事後報導,散場後廣場上一片紙屑都沒有留下,這在新秩序尚未建立、舊秩序卻已脫序的大陸實屬少見。上億中國人修鍊法輪功,這驚人的數字可能不僅是健身以及中國大陸信仰危機那麼簡單和偶然。

對於深信李洪志與法輪功的信眾來說,信者則誠,一切都理所當然;但是,對於全世界站在修鍊圈子外不相干的更多數人來說,中共干涉民間團體、宗教的行徑固然令人不滿,李洪志個人的神祕色彩則是充滿問號;李洪志和其他宗教一樣勸人行善、遠離各種淫惡奸邪的主張,對於混亂世界肯定有撥亂返正的效果,但信眾對李洪志毫無懷疑的崇拜與信任,卻大有探究的空間。尤其是李洪志對於許多科學現象有如「神來之筆」的解釋,在非信眾的耳中聽來,很難不瞠目結舌。



李洪志:外星人控制了人類

雖然信眾無數,但是李洪志行事作風相當低調,他不喜歡公開露面、行蹤飄忽,經常連身邊弟子也不知他的去向,信徒對於李洪志的許多崇敬描述,更使他蒙上了厚厚的神祕面紗。弟子們相信李洪志很早就得到上乘大法,具有大神通:包括李洪志少時與伙伴玩捉迷藏,只要他一想「別人看不見我」,就誰也發現不了他,甚至拿手電筒照到他臉上也看不見;又如跑跳中便會騰空而起,以及靠思想穿過玻璃等等。信徒相信李大師擁有神力,不但能治療癌症,還能讓盲人復明、白髮變黑髮。據說,李洪志還能從遠方施授法力,讓信眾身體位於腹部下方的「法輪」永轉不停,進而百病痊癒。不少信徒將他的相片掛在屋內,有些甚至相傳這些相片會發光。這些有些或許屬實,有些只是穿鑿附會,但透過眾多弟子口耳傳播,多少令人困惑。

在許多次演講中,李洪志說自己擁有比耶穌、穆罕默德、如來佛還高的精神層面,是上天派來人間拯救普羅大眾的。他反對靠藥物,主張練法輪功以自身力量對抗百病,而且反對婚外情、同性戀、毒品、擾人聽覺的搖滾樂等頹廢墮落對人類身體和心靈的荼毒。

這些主張有些如社會清流,令人耳目一新,但有些卻難以理解,其中強調自己修行與精神層級的部分,讓人懷疑他搞個人崇拜的動機,甚至被戴上帽子斥為「邪教」,也由此而來。

就在一萬多名大陸法輪功信徒於四月二十五日在北京靜坐示威之前數星期,李洪志在紐約接受《時代周刊》專訪。在受訪時李洪志提出了他在《轉法輪》書中的多項主張說,一種形狀像人的外星人在文化與精神上早已控制了人類,並試圖以複製人來取代人類。他說,這種形狀看起來像人的外星人,鼻子是用骨頭做的,約於西元一千九百年時來到地球,每個人都認為科學家自己創造了外星人,事實上科學家的這些靈感是受外星人操縱的。

李洪志在《轉法輪》書中並且指出,埃及金字塔就是來自外星的史前人類留下的,因此完全超過現代人的理解,而月球的內部是空的,也是外星人留下的作品。

《時代周刊》在採訪文章中說到,雖然抱持類似主張的紐約人也不在少數,但不同的是,李洪志擁有難以計數的信徒,四月二十五日在北京中南海前進行靜坐示威者,只是其中一小部分。這點似乎說到了重點,因為影響者眾,李洪志已經不單是引導信徒修身養性的團體領袖了,他的一言一行都可能造成某些社會的重大影響。

或許就如耶穌被釘十字架,過去的許多先知在他的時代總會引起誤解,一般平常人要了解這些實在太困難了。既然如此,就讓宗教領袖思考高層精神問題,我們回歸現實面對世俗的難題。誠如一位中共官員曾經說過:「如果『法輪功』及其他氣功每年能替每人節省一千人民幣醫療費,那一億人民參加學習,豈不就能節省一千億人民幣。」最後,這位官員還引用中共內部參考資料表示:「朱鎔基總理對這點很滿意。畢竟,省下來的錢,政府現在可大大用得著啊!」中共高幹真能如此正面思考,相信就是億萬中國人民之福了!



我的一點感想 撰文:李洪志

近來媒體報導了關於中國大陸想利用減少五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做為交換條件,妄圖引渡我回國一事的傳聞。針對此事,我想來談一談。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時無條件的幫助人解除疾病,使人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錢與物質報酬。對社會對人民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不知是不是因此而引渡我哪?讓我回國是想讓更多的人得法、修心呢?如那樣的話,請國家不必損失五億美元做交換。我自己回去好了。

不過我聽說通常引渡的人都是戰爭罪犯或人民公敵。再有就是刑事罪犯。如果這樣的話,我不知道我是符合以上的哪一條。

其實,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為準則,我自然也要做一個表率。在我個人與「法輪功」弟子遭到無端的非議與不公正的對待時,都充分表現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懷,給政府充分的時間來了解我們,無聲地忍受著。但這種容忍絕不是我和「法輪功」的學員懼怕什麼。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不要把我們慈悲的大忍之心當做怕,從而變本加厲的為所欲為。其實他們是覺悟的人,知道了人生真實意義的修鍊人。也不要把「法輪功」的修鍊者說成是什麼搞迷信。人還不能理解的和科學還認識不到的事太多了。

就其宗教而言,不也是對神的信仰而存在著嗎?其實真正的宗教和古老的對神的信仰使人類社會道德維護了幾千年,才有今天的人類,其中包括你、我、他。如果不是這樣,人類早就開始做惡了,從而引發出的災難,說不定人的祖先早就滅絕了。也就沒有今天的事了。其實人類的道德是非常重要的,人不重德,什麼壞事都能幹出來的,對於人類是非常危險的。

這是我能告訴人的。實際上我無心為社會做什麼,根本不想管常人的什麼問題,更不想要誰手中的權力。不是人人都把權力看得那麼重。人類不是有句話叫做「人各有志」嗎?

我只是想讓能修鍊的人得法,教他們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標準的昇華。而且也不會人人都來學「法輪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注定與「政」無緣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後的修鍊人對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麼能把幫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準的事說成是邪教?所有練「法輪功」的人都是社會的一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只是他們每天早上到公園裡去練半小時或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然後上班去工作,沒有宗教的各種必須遵守的規定,沒有廟、教堂、沒有宗教儀式,想學就學,想走就走,沒有名冊,何「教」之有呢?至於說「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
錢財,為人祛病健身也屬於「邪」的範圍呢?或者是,不是共產黨理論範疇的就是邪的哪?而且我知道,邪教就是邪教,不是由政府來決定的。難道邪教要是符合了政府中一些人的觀念就可以定為正的,而正的不符合自己的觀念也可以定為邪的嗎?

其實我非常清楚有的人為何非要反對「法輪功」。就是像媒體報導中說的學「法輪功」的人太多了。一億多人是不少,難道還怕好人多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我李洪志無條件的幫修鍊的人們提高人的道德,健康人民的身體,使其社會安定,用健康的身體更好的服務於社會,那不是給當權者造福嗎?事實上真正做到了這一點。為何不但不知感謝我,反而要把上億的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哪一個政府能這樣教人不可理解呢?然而這上億的人哪個沒有家屬子女,親朋好友,這是一億人的問題嗎?那麼反對的可能是更多的人。到底「我熱愛的那片國土裡的領導者怎麼了?」如果用我李洪志的生命能去掉他們心裡對這些好人的懼怕,我馬上回去,任其處置,又何必「冒天下之大不韙」、勞民傷財、用政治與金錢換取破壞人權的交易呢?然而美國一向是以尊重人權為表率的國家,那麼美國政府會出賣人權做此交易嗎?而且我是美國的永久居民,是在美國的法律行使範圍內的永久居民。

我無意指責那個人,只是對其做法太無法理解。為什麼在能夠得民心的好機會時不要,卻樹立上億人為對立面?

有消息說有很多人去了中南海,有人因此而感到震怒。其實去的人一點也不多。大家想想有一億多人學「法輪功」只去了一萬多人怎麼是多哪?不用去動員,一億多人你也想去、我也想去,那不就一萬多人嗎?他們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不好的行為,更沒有反對政府,只是想向政府反映一下情況,有何不可?請問有這麼老實的示威者嗎?看到這些就不動心嗎?非要找到「法輪功」的一點不是,而不計其餘的剷除的做法實在是過時了。「法輪功」沒有像有些人所想像的那麼可怕,反而是大好事,對任何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相反,失去民心的事才是最可怕的事。說心裡話,「法輪功」的學員,他們也是修鍊中的人,還有人心存在,在不公正的對待下,我不知他們還會忍受多長時間,這也是我最擔心的。

(作者為法輪功創始人)

延伸閱讀

「奧運辱華」風波「藝」直延燒 不只小S、魏如萱...柯佳嬿因飲料上4字也遭出征

2021-08-06

游泳池開放了!二級警戒再延長2週 陳時中提醒:年輕人染疫增,上岸記得戴口罩

2021-08-06

堅持發振興券不改現金怕存起來?王世堅3大理由打臉政院 「民眾有選擇怎麼用的權利」

2021-08-03

致力性別平權、去除月經汙名化 印度羽球一姐辛度善舉曝光,網讚「根本人美心善的茉莉公主」

2021-08-03

真正的有錢人其實都「亂穿」 哈佛研究:全身名牌反而不是最有錢的

2021-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