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香港富豪「西遊記」P.56

香港富豪「西遊記」P.56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務司長曾蔭權五月二十日浩浩蕩蕩地率領一個二八二人的訪問團,展開為期十天的中國西部參訪之旅,為香港大小商家在西部找尋商機。

由於這個考察團除特區政府官員外,還有香港五十九家上市公司的七十一位各大企業老闆,考察團成員加起來的股票總市值更高達一千五百多億元港幣,香港大富豪這次的「西遊記」,到底挖到多少金礦,令人注目。


曾蔭權是唐僧 梁錦松是孫悟空 江澤民是如來佛

雖然前十大市值上市公司全數到齊,但其中長江實業集團主席李嘉誠家族即占掉四名,不過李嘉誠本人倒是缺席,由長子李澤鉅、次子李澤楷,分別代表長實、和記黃埔、長江基建和電訊盈科。

兆基地產主席李兆基也因故缺席,由長子李家誠代表;新鴻基地產郭氏兄弟三缺一,由郭炳江、郭炳聯代表;而投資西部已超過十億元人民幣的新世界集團,也只由新世界中國實業董事總經理紀文鳳代表。

事實上中方欲藉港商西行以標榜近三年來的西部大開發政策,對已登陸多年日趨務實的外資來說,港商朝聖的政治意味頗為濃厚,整個行程除在北京簽約外,也只不過安排西安、成都和烏魯木齊三個城市。

倒是新疆行程還包括參觀《西遊記》中的鐵扇公主寶地「火燄山」,由於西北部氣溫高、旅遊巴士冷氣又強,從未「西出陽關」、養尊處優的商界大老紛紛感冒,故有團員戲稱此行水深火熱猶如「三藏西遊取經」,更有人戲稱領隊的曾蔭權為唐僧、財政司司長梁錦松為孫悟空,而老神在在等候港商自己送上門投資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則為如來佛。


西部大開發還在初級階段

首站西安,分組參觀「楊凌農產示範區」和「西安高新科技開發區」。曾蔭權刻意選擇楊凌農場而與多數團員背道而馳,他指出「農業看似與香港無關,然而透過管理、市場行銷,甚至日後可上市集資以推動農業企業化」。

曾蔭權也向西安媒體表示,「一旦中國加入世貿後,外商必定仍集中在東部沿海投資,港商應該率先開拓西部,以搶農業新科技的商機」。

不過隨團的香港貿易發展局總裁施祖祥和已在西部(青海)投資七年的香港中小型企業委員會主席陳永棋則認為,「現時西部大開發只是初級階段,還缺乏鐵公路、航空設施等大型基礎建設,港商大多數為中小型企業,目前很難參與,回報率也不高」。

新鴻基地產副主席郭炳江也志不在此,他建議港商應多比較東三省等其他地區,可能投資項目比西部更為多元。

第二站北京,考察團所感興趣的,倒不是中央部委及西部九個省、市及自治區領導爭先恐後地宴請和聽取西部各省冗長的招商優惠政策,而是以這一趟機票換來與北京高層面晤的「入場券」。


龔心如在朱鎔基面前直喊窮

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也樂見港商輸誠,而在人民大會堂香港廳接見一百二十四名團員。對於朱鎔基接見團員時兩次強調以李嘉誠為例「能抓住西部商機,日後必將成為香港十大富豪」的說法,目前身價高達五十億美元,已超過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五倍之多的華懋集團主席、外號「小甜甜」的龔如心卻在會場直喊窮,以「在河南已投資電廠、鋁廠等多個項目,不管做什麼,一定要能賺錢才算數」回應記者。

曾蔭權和梁錦松(前特區籌委會成員)更是給足朱鎔基面子,當場由中港雙方代表簽署七項合作協議,朱鎔基也對上任未及一個月的曾、梁二人大加讚賞。其中,恆基(中國)集團在內蒙古投資鋁材包裝廠;瑞安集團斥資三億元人民幣在貴州遵義市習水縣和紅花港區分別投資兩座水泥廠,年產四十萬噸水泥,以供應西部大開發之用。

而已計畫在香港創業板上市的奧力投資有限公司和富豪酒店,各占五成股權,共同投資二千五百萬港元建造青海宗喀商務賓館;香港寧港藥谷公司斥資二.五億港元與寧夏自治區政府合作成立中藥基地。

新世界(中國)集團旗下醫藥投資有限公司出資三千萬港元與雲南植物藥業公司合作的中藥基地;其他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世界貿易中心香港分會和寧夏自治區政府合作成立的人才培訓中心,以進行未來兩地人才交流。


一碰到科技產業 港商就鳥獸散

第三站成都,參觀都江堰、「溫江海峽兩岸科技園」和「成都高新技術開發區」。由於科技並非港商所長,一些志不在此的團員已開始鳥獸散,全團一百三十人剩下七、八成,中途離開或覺無趣而打道回府的,如自由黨黨主席田北俊、新鴻基地產副主席郭炳江、長實副主席李澤鉅紛紛搭機回港。

信和置業集團主席黃志祥也只參加北京站,因為他認為「西部雖然不是很現代化的地方,但是投資旅遊的人會比較有興趣」。

最後一站是新疆的烏魯木齊,安排參觀吐魯番、交河古城、坎兒井旅遊風景區和溢達紡織廠及天山毛紡廠。太古中國區總經理兼駐中國首席代表袁力行似乎只對設立烏魯木齊水果冷凍倉庫及航空業務有較大興趣;此外,太古旗下的國泰航空公司欲等內地重組三大航空集團後,參與聯網售票業務及機師委託培訓計畫。

改革開放以來,港商已在西部有少量投資,只是成功者寥寥無幾,西部畢竟是新開發區,百廢待舉、經營風險相對較大,除交通、航空等基礎建設硬體依然落後外,地方官員和合資方中方幹部的思想開放程度和管理素質,都遠落後東部沿海地區。


哪來的官員端洗腳水超高規格待遇

華懋集團主席龔如心在西安就大發牢騷,她說在內地有不少失敗項目多是與國有企業合資、合作,原因是企業稍見起色,有關部門即眼紅要求其退出合資,在對外宣傳時,中方即將華懋兩字從企業名稱中刪去,使得她對西部開發產生恐懼感。

香港合創集團董事長黃英豪和冠忠巴士集團董事長黃良柏卻是在四川吃足政策多變、承諾不兌現的苦頭,「哪有台商所說的招商官員端洗腳水的待遇?」

不過訪問團成員畢竟都是身經百戰的商場老手,還不至於因一時衝動而對西部投資項目一見鍾情。長江鋁業總經理陳永棋提醒港商,不要貪圖眼前的優惠政策,要考慮有關項目的前景,否則得不償失。

合和實業主席胡應湘則直言不諱,「一大堆優惠條件並不代表就是好的投資環境」,新鴻基地產副主席郭炳江則擔心,不少省市的招商優惠條款甚至超過中央「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鼓勵類項目的政策,地方官員基於任內政績考慮而信口開河,開出違背中央標準的「超優惠政策」,一旦前任官員人走茶涼,新任官員翻臉不認帳,承諾難以兌現。


中共政府高估港商投資意願

更甚者,一些地方政府一旦看到原來虧損的國有企業因與港資合作而開始盈利,眼紅之下就想贖回,或合資企業前景看好就急著要提前終止合同,都讓人憂心。

倒是此行政府方面介入過深,高估港商意願而將雙方強「送作堆」,港商卻傾向合作雙方應該「自由戀愛」才好。例如陜西省政府篩選出一○五個投資項目,四川省政府更是不甘示弱,一口氣端出二六○個投資項目,多數為投資金額大、回報周期長的大型基礎建設。

港商各懷鬼胎又不願花大錢為西部開發修路鋪橋,西部產品也就難透過香港打入國際市場,殊不知港商嘴上響應「祖國」開發大西部是虛,唯利是圖短線投資、坐享其成才是實,從過去幾個典型範例來看,港商特別喜歡「已成形」、錢投下去立即就能回收的項目。

如華潤集團注資雪花啤酒、嘉里集團參股西安金花酒店、香港中旅收購渭河發電廠、越秀交通買下西臨公路等,港商經過多年的篩選早已「各取所需」,能短期賺錢的項目早已入袋為安,誰都不想身先士卒做拯救虧損國有企業的慈善家、活雷鋒!


李嘉誠、王永慶都在搞中藥

然而,西部的優勢畢竟在石油、煤炭、冶金、電力和化工,長於房地產和服務業的港商卻苦於無處著力;再則,考察團成員多數過去有與國企合作不愉快的經驗,反而更希望與體制靈活、產權清晰、無不良債務和冗員的民營企業打交道,可惜事與願違,中方只端出國企大餐伺候,完全不對港商胃口。

倒是旗下長江實業和和記黃埔早在九四年就已投資西部的香港富商李嘉誠,這次雖然沒有參加考察團,但經四川省外經貿廳官員證實,李嘉誠早在二月成都之行即已敲定由和記黃埔控股四川某大型中藥廠,並另行獨資在成都興建一大型中藥基地,總投資額超過一億元人民幣。

同樣在中藥領域投資動作積極的台塑王永慶,則在山東和東北,也分別設立兩座中藥材基地,據悉其投資額已逾一億元人民幣。據王永慶所委託投資運作的嚴先生表示,「四川畢竟中藥材資源豐富,王永慶並不排除在四川建立大型中藥基地,只是外界以為其不願與李嘉誠在四川正面對決而轉進東部。」可預見兩人將不可避免地在內地展開一場資本肉搏戰。

成都地奧集團總裁李伯剛也向本刊證實,「已與香港新世界集團達成合作協議,為中草藥進入歐美市場開闢一條捷徑」。

由於美國已允許部分藥品可通過美國在香港設立的臨床實驗基地檢驗、註冊,比過去直接在美國本土註冊要容易得多,透過香港然後至東南亞市場和歐美市場。此外,香港漢方藥堂也斥資三億元人民幣在成都龍泉驛區興建中藥基地,由此看來中藥異軍突起已成為港商西進的敲門金磚。

延伸閱讀

無痛理財術》如何靠365存錢法,一年爽領13萬年終!

2019-12-20

定期定額+這一個動作 30年幫你多賺一倍

2019-12-19

一個人買終身險,另一個買定期險,75歲後會剩下什麼?5個理由,為什麼你不該買「終身險」

2019-12-11

光靠勞保、勞退還不夠!30歲學好4個理財好習慣,3萬月薪也能滾出千萬退休金

2019-11-04

永遠不要告訴孩子「父母多有錢」!調查500多個千萬富翁:養出會賺錢子女的10個守則

2019-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