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台鳳股為朱小華虧損再添一樁 P.106

台鳳股為朱小華虧損再添一樁 P.106

中國總理朱鎔基曾經自稱是「帶著棺材上任」,誓死以性命來打擊貪官汙吏,然而,就在中共今年年底政權交替、朱鎔基即將下台之際,各種貪汙腐敗的重大案件頻頻爆破,貪汙腐敗的主角人物王雪冰、朱小華等人偏偏都是朱鎔基最親信的嫡系人馬。中國高層經濟腐敗案件,多半都跟黨內政治鬥爭脫不了關係,但所有焦點全部集中在朱鎔基身上,而且犯罪金額個個「創下建國以來最高紀錄」,顯示朱鎔基自身就是腐敗的根源,如果朱鎔基真要實踐他「帶著棺材上任」的豪語,第一個要槍斃的,恐怕正是他自己!

中國新華社日前報導,轟動北京、香港一時的前北京光大集團董事長朱小華涉嫌貪汙案,八月十三日在北京開庭審理。中國共產黨中央紀律委員會、監察部通報了朱小華違紀違法案件的查處結果,經過共產黨黨中央、國務院批准,中央紀委與監察部決定對朱小華處以開除黨籍、公職。


朱小華以「搭直通車」的驚人速度升官

今年五十二歲的朱小華,是朱鎔基嫡系中的嫡系,早年他只是一個上海的知識青年,十七歲時就以知青身分,下放到北大荒開墾,文化大革命結束,朱小華回到上海,獲准成為共產黨員,並且逐步進修,最後從上海財經學院夜間部金融專修科畢業。

取得專修科畢業證書時,朱小華已「高齡」三十四歲,不過,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剛剛起步。更重要的是,朱鎔基在一九八三年升任國家經貿委員會副主任、兼任國家經委黨組成員,朱鎔基初次進入經濟決策核心,正需要建立自己的班底,天時地利人和之下,朱小華成為朱鎔基的禁衛軍,很快地從一個基層銀行行員,晉升為人民銀行上海分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長,更在八五年出任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的外匯處副處長,成為朱鎔基在上海的國際金融幕僚。

九一年,朱鎔基出任國務院副總理,隨即派遣朱小華出國,擔任新華社上海分社經濟部副部長。九二年鄧小平南巡,鼓吹進一步改革開放,全中國立刻進入全面性的炒股、集資、炒地皮熱潮。到了九三年六月,通貨膨脹已經逼近二○%,銀行放款浮濫,全國陷入盲目開發的混亂局面,當年六月朱鎔基祭出整頓金融秩序的「朱十六條」,罷免當時人民銀行行長李貴鮮,改由自己擔任央行總裁,金融嫡系周正慶、戴相龍、王歧山、王雪冰等人全部高升人民銀行要職。而原本只是上海分行副局級、剛剛調任香港一年多的朱小華,以「搭直通車」的驚人速度升官,成為人民銀行副行長兼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主掌全國外匯往來的重責大任。

「懲處經濟犯罪」已經替代「政治路線」

當了三年的外匯管理局局長,朱小華在九六年底被派到香港,成為國務院最重要的經貿窗口中國光大控股集團的董事長,也被港人視為朱鎔基派在香港的分身。然而,三年之後的九九年七月,朱小華由於重大貪汙腐敗弊案,被中共中央紀律委員會查處,遭到「雙規」處分(在規定的時間和地點交代問題,等同於軟禁),去年五月二十五日正式遭到逮捕,並且在今年八月十三日遭到開除黨籍、解除公職、法院起訴的處分,根據起訴罪狀,朱小華最後可能被判處死刑。

朱小華遭法院審判的消息報導之後,香港、台灣與國外媒體的報導方向,偏重於中南海政爭,認為朱小華案在九九年七月爆發、兩年後才被逮捕,偏偏在中共十六大即將召開、江澤民連任與否懸而未定、政權交替前的政治鬥爭沸沸揚揚之際被提出,充分顯示朱小華其實是北京政爭的犧牲品。包括「美國之音」的新聞分析都認為,「懲處經濟犯罪」已經替代「政治路線」,成為中共權力鬥爭的重要手段。

「政治鬥爭說」似乎有理,不過如果仔細探索朱小華在人民銀行外匯管理局長,以及中國光大集團董事長任內的所作所為,朱小華「貪汙腐敗」的程度,的確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朱小華在九三年朱鎔基「整頓金融秩序」大旗下,從香港調上北京,一躍成為人民銀行副行長、外匯管理局長的金融要員。中國的外匯管理局,不只管銀行與人民的外匯進出,更重要的「肥肉」,是來自於郵局的龐大存款。


九七前夕──進行大量巨額的企業購併

中國郵電部從八六年正式開辦儲蓄匯兌業務,至今已經成為僅次於國有四大銀行、全國第五大的金融機構,郵政儲蓄存款額的市場占有率達六.一%,存款餘額高達新台幣一兆二千億元,由於郵匯局不能承作放款,存款都必須轉存到中央銀行(人民銀行)再做專案放款,人民銀行則因此取得每年數百億元巨額放款的權限。

根據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的起訴資料,朱小華在擔任外匯局長任內,違反規定向境內、外機構批出三筆以上來自國家郵政儲蓄的巨額專項貸款,導致國家金融出現嚴重的壞帳,而且由於該筆巨額壞帳,使得原計畫在去年底、今年初成立的郵政儲蓄銀行,也因此事而遙遙無期。

這幾筆人民銀行外匯局的巨額壞帳,還曾經鬧出轟動全球的人命,朱小華被「雙規」之後不久的二○○○年五月,當時人民銀行外匯管理局局長李福祥,從就醫的北京三○四醫院跳樓自殺,官方的說法是李福祥患有憂鬱症,但是,許多人認為李福祥是涉及朱小華任內(以及其繼任者〉 的貪腐放款,無法承受龐大的政治壓力,最後選擇自殺以逃避永無寧日的政治鬥爭與審判。

九六年,朱小華南下出掌光大集團董事長之後,各種貪汙、炒作、收賄的犯罪,進入另一個新的階段。

朱小華出任光大董事長之後,立刻進行大量巨額的企業購併,單單九七年五月至八月的三個月內(亦即在九七接收前夕),光大控股(香港股票代號○一六五)就宣布收購十家香港上市公司、兩家非上市公司的計畫,堪稱是當時香港市場最大的買家,凡是涉及收購的上市公司,股票莫不飛漲,大股東更是乘機倒貨牟取巨額暴利。


台鳳股早已淪為壁紙──「假外資」朱小華曝光

經過一番惡炒之後,光大控股的收購出現巨額虧損,九八年朱小華掌控的三家香港上市公司:光大控股、光大國際、光大科技全面虧損,三家營業額合計不到十億港元的企業,竟然出現將近九億港元的虧損,中國光大控股的股價,更從九七年七月最高峰二十五.三港元,當年年底就暴跌到剩下二港元!

目前傳聞對於朱小華在香港的罪行,包括八億港元銀行貸款不翼而飛、收受某香港控股公司三十六萬股的回扣、其妻接受深圳某集團公司董事長三百萬港元的借款,看起來都不是嚴重的罪行。但是,如果從九七年朱小華在香港胡亂炒作股票的行為來看,造成國家的損失恐怕是難以估算的。

事實上,朱小華還有一項不為人知的祕密交易,就是當年台灣股市最被關注的炒作標的台灣鳳梨公司,在股票從新台幣二五四元暴跌之後,光大旗下的投資公司還曾經以「假外資」的身分,利用認股權證的方式,買入當時市價約新台幣八十億元的台鳳股票,當時光大的成本價格是六十港元左右,可想而知,台鳳股早就已經淪為壁紙,朱小華的虧損再添一樁。

朱小華在香港惡搞的消息,北京很快就知情了,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光大股票暴跌之後,便有人繞過中紀委,瞞著朱鎔基,透過人大委員長李鵬的內線,將一份檢舉朱小華的材料(指其造成二十到三十億港元的損失)送到江澤民的手中。江澤民看完後說︰「如果是,我認為此人應該抓起來。」並在批示後註明﹕「請通知鎔基同志。」而朱鎔基也不甘示弱,要下面按規矩辦事,否則誰做將來誰負責。

最親信的幹部如此惡搞,朱鎔基想要推卸責任想必是難上加難,想當年,朱鎔基右手拿著大刀、左手帶著自己的棺材,誓言與權勢幹部、太子黨周旋至死,擺出不清除貪官汙吏絕不終止的陣仗。今天朱鎔基親信貪汙腐敗的醜聞,涉及金額都高達數十億元人民幣,爭相改寫中共建國以來最大的貪腐金額紀錄,其腐臭味相較於當年的太子黨,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號稱清官的朱鎔基,其實並不那麼清廉。中國銀行行長王雪冰弊案爆發之後,中國銀行還跟著爆發廣東開平分行、江門分行行長貪汙挪用數十億元人民幣等匪夷所思的弊案,連串金融弊案逼迫之下,朱鎔基仍然氣定神閒地說:「個別分支機構發生弊案,不是什麼太奇怪的問題。」顯然,貪汙腐敗如果是李鵬、太子黨的親信,就該槍斃;如果是朱鎔基自己人,朱鎔基還是袒護兩字因應。

在專制的獨裁體制下,中國官場常常出現以「清廉」為號召的大官,然而,大頭目不貪,身邊的親信卻大貪特貪,而且打著「清廉」旗幟的派系,貪汙起來特別無法無天,個個都有「海撈最後一票」的狠勁,朱鎔基的清廉,也不例外。

延伸閱讀

8號極品 低調的極鮮小品

2010-12-23

土雞城

2009-06-04

老謝:值得光顧的海園活海鮮餐廳

2019-01-23

老謝:鹿谷也有在地美食-阿三全筍餐館

2019-07-22

老謝:值得推薦的頭城大溪廟口海產小吃店

2019-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