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科技人如鮭魚般回流產卵 P.101

科技人如鮭魚般回流產卵 P.101

李喬琚(矽谷傳真)

兩岸三地

新推案狂銷200億小市民購屋好時機?!

2003-04-24 16:52

「今天這個會議,十位前會長中有一半以上缺席了。掃興嗎?剛好相反,我們都很高興、很光榮!」日前,華美半導體協會在矽谷慶祝十歲生日,即將交棒的會長王國凱以幻燈片一一介紹歷任會長時說,十位前會長有一半以上都不克前來,因為這些「缺席」的會長,如今都在台灣及大陸兩岸「功成名就」。

十一年前,華美半導體協會在矽谷成立,組成分子是以台灣留學生的半導體專業人才為主。一頁會長史,似乎已解讀兩岸與矽谷之間,在半導體發展技術與人才交流上的密切性,也看到半導體產業從矽谷出發,目前人才流向兩岸,至今的十一任會長中,在亞洲的時間比在矽谷還多,展現出兩岸在高科技業上的激烈較勁。

「一地成為華美會員,到各地就有依靠」,這是華美流行的一句話。華美以矽谷為基地,已發展為全球性的社團。除了矽谷、德州奧斯汀以及鳳凰城之外,不到一年的時間, 成立珠江三角洲、北京、上海、台灣四個亞洲分會, 新加坡則因SARS 而延後至今年六月成立,速度之快也是環境所需。

科技社團的成立、人才的流動,與產業發展有很大的關係。華美半導體協會是矽谷第一個以半導體專才為主的社團,起源還是九○年初期台灣半導體產業開始發展,許多高科技公司需要一個在矽谷尋才的管道,當時在美商超微公司服務的劉幼海,集合了約二十位半導體工程師開始協助台灣招募人才及技術交流,華美半導體協會因此產生。從九二年開始,華美就接受兩岸研究機構的邀約,像台灣的工業研究院電子所、大陸的中國科學院微電子中心等,現在又更加頻繁。


 典範移轉把人才帶出去

MAGMA 副總裁兼亞太區總裁居龍分析,矽谷是半導體的誕生地,也經過許多次轉型,例如英特爾從發展記憶體到成為微處理器之王,接著矽谷大力委外製造,扶植了亞洲的晶圓代工及封裝產業,現在矽谷新的趨勢是 IC 設計也要委外,過去兩年是矽谷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不景氣,許多公司便以矽谷為軸心,往外輻射,把許多結構設計工程放在亞洲,因此,「華美許多人才是被『產業』帶到台灣和大陸去的,因為這樣才有疆可拓嘛!」

除了產業因素外,組織交流也起了大作用。華美每年在台灣及大陸的活動不少,在兩岸都很吃得開。這樣的交流一多,華美代表團不僅認識當地的產業、政策的制定,更重要的是有了人脈後更容易抓到機會,活動力強,出線機會當然就高出很多。

除了會長之外,理事中也有不少已在兩岸高就,例如葉正倫是台灣鈺創的副總、Oplink 的劉燕良在上海創辦新進半導體、 印義言是上海華園微電子總經理、丁輝文是設備公司 Credence 中國商務總監、方朋是上海華虹八吋廠廠長等,兩岸的「華美人」已是無處不在了。


 中國夢吸引不少台灣子弟

從華美每年的重要活動求才求職會上,也可以從人力市場的需求上看到兩岸的發展趨勢,辦了八年的活動,頭幾年美國半導體大廠英特爾、應用材料等公司最熱門,但去年五月的招才會上,舉目盡是台積電、聯電以及大陸的中芯、宏力、上海貝嶺的攤位,搶人風從兩岸吹到矽谷,這也是歷年來首次海外求才廠商多於矽谷當地廠商,並且有不少台灣公司是為大陸市場「儲備人才」而來。相反地,矽谷失去了十九萬份工作,失業率達到八.五%,辦公大樓的空屋率更達四○%,「失業率高,機會少了,出路受限,當然往有機會的亞洲去。」

不久前,半導體設備大廠應用材料才宣布將裁員兩千人,王國凱說,現在大陸需要的人才比台灣來得多,主因是台灣已建立自己的人才培養環境,大陸則需要更多的技術管理人才,「還會看到愈來愈多的人往大陸去。」  華美前會長張寧三離開 KLA-Tencor 後,又做了兩家達康公司,一趟上海遊,腦子裡是揮之不去的宏力廠打樁的聲音,在中芯門前長長的計程車陣,聽到了前途、看到了前景,他決定隻身赴大陸,投效新進半導體。二十年前提著兩個箱子到美國留學,現在又提著兩個箱子去大陸開創事業第二春,一年多後,張寧三已是上海有殼階級了。


中工會舉辦科技研討 活動大部分移至中國 

九四年就到大陸半導體產業服務的劉幼海,看盡兩岸與矽谷的消長,在華美十年的生日宴上,送上「協力打造華人半導體業的江山」與會員共勉之,更有一番滋味。

不過,即使面對大陸的強力競爭,台灣的半導體業並非沒有對策,台積電吸收人才仍不遺餘力, 不僅吳旭東、胡正大、吳自康都被台積電網羅,不少矽谷的 IC設計公司人才,這兩年都陸續搬回台灣,與半導體製造廠形成更緊密的聯盟關係。  同樣以工程師為主要成員,但跨土木、機械、電子自動化設計工具等七組的中國工程師協會,是華人科技社團的鼻祖,算一算已有八十多歲了。

中工會的會員主要均為工程專業,早期台灣發展科技時,中工會便大力協助舉辦各種技術研討會,帶給台灣許多科技新知。  中工會的舊金山灣區分會在一九七九年成立,創始者與玉山科技協會有些重疊。中工會的第一屆會長是現任漢鼎亞太董事長徐大麟, 當時還在 IBM 做研究工作,因為中工會的關係常回台灣講學,認識了鼓勵他走上創投之路的李國鼎資政。

隨著台灣在科技業的發展逐漸成熟,中工會替台灣傳播新科技的功能逐漸退位,反倒是目前大力發展科技業的中國大陸,對中工會引進新技術的需求不斷提升。自九三年起,中工會資深顧問陳宏久, 時任 Chevron 汽油公司北京高級主管,有感於中國大陸在科技發展上非常需要海外華人的建言,便模仿過去在台灣的研討會模式,在單數年舉辦「華美科技研討會」,延續為大陸提升華人科技發展的角色。


 創投為主的玉山 引領華人投資趨勢  

一位中工會的會員就說,台灣在科技業的發展較快,現階段,對金融投資及掌握商機的需求大幅增加,以創投為主的玉山科技協會開始返台發展。但目前中國則對技術的渴求仍大,因此中工在大陸有很強的著力點, 這是兩岸非常不同之處。   全美中工會會長林嘉孚是 EIC(鈺創在美國投資的公司)的創始成員,他強調中工會在全美有七個分會,是唯一以少數族裔擠入美國工程界的組織。「未來仍希望能在中國大陸建立一個分會。」林嘉孚說。  比起華美及中工會的工程技術背景,玉山科技協會成員則偏向創投人士如沙正治、陳勁初、葉炳輝等。多位玉山理事長都認為,玉山的成員多半是創業有成的人,懷著回饋之心,成為玉山理事。有這麼個笑話,一有華人公司被購併或上市,玉山理事會便開始積極網羅成為理事,這也使得玉山的名氣響亮。近兩年,玉山加快走出矽谷的步伐,在全球各地將達十四個分會。


玉山人待亞洲時間多 人才競爭不可掉以輕心

雖然玉山各屆理事長「外移」的現象似乎較不明顯,但各屆理事長的影響力則是超越區域性,許多以創投為主要業務的人,目前在兩岸出差的時間,幾乎都比待在矽谷的時間還多。

玉山第三屆理事長、同時也是舊金山中國工程師協會創始人之一的李心培強調,現在看到許多玉山的靈魂人物轉做投資,以矽谷為中心,往亞洲去投資,他認為這也是帶動華人圈產業升級的方式,「玉山形成一股力量,是領導中心。」前理事長、美通創投執行合夥人陳勁初認為玉山理事會像是智庫,「集思廣益,以人帶會,比較不是以會帶人。」  近年來,玉山除了往亞洲擴展之外,也往美國主流社會深入,像是成為全美最大的慈善機構 United Way 的贊助者。「玉山反映的是組織『全球化』的趨勢。」新任理事長王崇智認為,企業如此,組織社團亦若是。從矽谷海外華人社團的演變,不僅可以一窺產業興衰,更可觀察出兩岸的較勁,台灣正開始要面對下一輪的人才戰爭。在矽谷先後擔任過華美及中工會會長,回台灣又擔任過電子所所長及台灣半導體產業祕書長的胡正大認為,「台灣到矽谷的留學生遞減,人才又有加速流向中國的趨勢,這種情況台灣絕不能掉以輕心,否則會損及台灣長期的競爭力。」這恐怕也是目前台灣科技界最擔憂的問題了。

延伸閱讀

兩家生技公司赴美掛牌,一家大漲61%、另一家卻下跌20%,資深會計師點出關鍵原因!

2021-10-12

中國會怎麼救恆大?台灣對DRAM公司、美國對雷曼的經驗顯示 這2點是關鍵

2021-10-01

一字之差,攸關國安問題!新版生醫產業條例惹批評,3理由點破學者盲點

2021-09-16

最大外資空頭對台積電全面翻多!當初賣掉轉買長榮的人後悔了 因為他們忘掉這個投資原則

2021-09-02

三星先跳電、東芝又失火 !這「三大因素」激勵記憶體報價大漲

2020-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