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行動電話在非洲的無線魅力 P.154

行動電話在非洲的無線魅力 P.154

陳曉夫

生活消費

通膨大軍壓境

2007-09-20 09:34

手機正為非洲貧國帶來希望,原因很簡單:它能節省旅途奔波,提供穀價資訊,召請醫療救助,甚至可以作為銀行服務的管道。

別瞧不起小小手機,它可是肯亞木魯古魯(Muruguru)村通往二十一世紀的橋梁。雨季期間,村子通往外界那條紅土路幾乎寸步難行。村子裡原本只有幾戶人家擁有室內水電,就連裝了地板的住宅也寥寥無幾。村民靠人力種植的玉米、馬鈴薯以及香蕉維生,還種植咖啡豆,賺一些額外收入。

但兩年前,附近山頭出現一座紅白兩色的手機基地塔,木魯古魯村的風貌就此改觀。在村裡經營一間編織服飾小店的葛麗絲.瓦齊拉(Grace Wachira)說,過去,她必須走好幾個小時前往最近的鎮上,買毛線或見顧客,而且永遠不知道能否見到自己要見的人。現在有了這座塔,她可以用手機安排送貨,或與買家通話,「省時間,又省錢」。

這些日子以來,村裡每一位貨商、小店老闆與農人都有了手機。在村裡開一家裁縫店的蘇珊.魏里姆(Susan Wairimu)說:「顧客會將我的手機號碼輾轉相告,我的生意也越來越好。」

買了一輛二手小貨車、做起運輸生意的威爾森.馬拉瓜(Willson Maragua),若是沒了手機,根本無從作業。村裡農民與附近部落,會打手機找他運咖啡豆,送往附近山谷的莊園。馬拉瓜現住在一棟水泥鋪地的房子,全靠架在屋頂的一具太陽能板,他能聽收音機,有一個電燈,還能為家裡兩支手機充電。

邁向開發 無線科技扮要角

僅僅幾年前,在手機製造商與服務供應商業務計畫中,像木魯古魯村這樣的地方根本不存在。一位肯亞農民要手機何用?事實證明,用處可大了。讓業界稱奇的是,每天生活費不過幾美元的窮人,竟是手機忠實用戶。原因很簡單:手機可以改善生活水準,因為它能節省旅途奔波,提供穀價資訊,召請醫療救助,甚至可以作為銀行服務的管道。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者與新興市場專家傑夫瑞.沙奇(Jeffrey Sachs)說:「手機是邁向開發最重要的轉型科技。」

手機正以令人難以想像的速度,改變開發中市場風貌。芬蘭手機製造廠商諾基亞預估,今天全球約有三十億手機訂戶,八年後,這個數字將增至五十億,屆時全球三分之二的人都有電話。

在手機效應爆炸的非洲,行動科技往往代表第一項現代基礎設施。在非洲第一人口大國奈及利亞,當政府六年前開始鼓勵電信競爭時,全國僅有五十萬條電話線。現在,它擁有三千多萬手機訂戶。

不過,全球各地仍有幾十億人一輩子未曾用過電話。這些人大多住在比木魯古魯村更加偏遠、貧窮的地方。手機業者現在已經了解,向每天生活費僅僅兩美元的人推廣手機,是一項賺錢買賣。

以盧森堡的Millicom國際手機公司為例。這家公司幾乎專營戰亂窮國的生意。在今年第二季,它的獲利增加六五%,達二億六千三百萬美元。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斯里蘭卡與哥倫比亞這類國家推展業務時,Millicom往往等不及戰火平息,就向新市場進軍。公司執行長馬可.貝爾斯(Marc J. Beuls)說:「網路一旦建立,你會找到好客戶。」

手機匯款 意外造福窮人

許多經濟學者也有同感。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掌握通訊能有效增加收入,促進地方經濟。印度基洛拉(Kerala)省一群窮漁民,在用行動電話找出沙丁魚價錢最好的魚市以後,獲利平均提升八%就是證據。

但只需運用聰明巧智,就能證明手機的功能不僅止於通話而已。對全球幾十億從未踏入一家銀行的窮人來說,行動電話正成為一種金融服務工具。以大衛.奧穆奇里利(David Omuchilili)為例。

在肯亞首都奈洛比郊外小鎮恩岡(Ngong)一所教堂擔任警衛的他,會將微薄薪資撥出一部分,透過手機匯給他住在一百八十哩外小村的妻子與五名子女。作法如下:他付現金給恩岡鎮上一名為服務供應商M-Pesa工作的手機經紀,由這經紀以簡訊方式,將一組密碼傳給奧穆奇里利的妻子,再由妻子憑這組密碼,向附近一名M-Pesa經紀取錢。

擁有電子商務經驗的肯亞人雖說極少,由電信業者Safaricom 在今年三月創辦的M-Pesa卻極為成功。每天平均增加六千名客戶的業績,使擁有Safaricom四成持股的Vodafone集團,考慮將這個概念引進印度推廣。

毫無疑問,這種通訊爆炸情勢將造成極大經濟效應。倫敦商學院經濟研究所主席里奧納.魏佛曼(Leonard Waverman)估計,開發中國家行動電話滲透率每增加一成,能使經濟成長率提升○.六%。而在非洲,行動通訊的進展確實與經濟成長同步。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的數字,非洲今年經濟成長將創二十五年來新高,達到七%。造成這種榮景的因素固然很多,但經濟成長有一項基本原則,就是市場需要資訊的有效運作,而手機能為從未擁有資訊的人帶來資訊。

在開發中世界,電信業本身因行動科技而更加積極進取,造就無數就業機會。為趕上這股行動電話熱潮,小業主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以拉哥斯(編按:奈及利亞的商業重鎮)的M-Tech通訊公司為例。它成立於六年前,為肯亞、烏干達與象牙海岸等地行動服務供應商研發各種內容,項目從響鈴到穀物價格,應有盡有。

只是,在這些市場,行動服務話費往往比已開發市場高出許多。以剛果民主共和國的Vodacom為例,相對於美國境內尖峰時段約十美分的手機話費,Vodacom的顧客在白天每通話一分鐘須付二十六美分。這是因為貧窮偏遠地區往往沒有電,沒有好的公路,手機使用者必須承擔較高網路營建成本。

基礎建設 在地業者自己來

以Safaricom為例,由於必須奔波於肯亞那些慘不忍睹的道路,公司平均每個月得報廢一輛車。此外,偷竊發電機與燃料的情事甚為猖獗,有些業者不得不在基地塔派駐武裝警衛。隨著行動電話網路迅速擴展,其他基礎設施建設腳步也逐漸加快。有些業者等不及電力壟斷當局的牛步,乾脆自建連接基地塔的電話線路。

行動電話業者也是光纖網路的推手。例如南非的MTN,就在奈及利亞建造自己的光纖網路。這麼做能強化寬頻連結,使奈及利亞、肯亞等非洲英語國成為重要委外中心。

孟加拉的村落打響在窮鄉僻壤擴展電話服務第一砲。一九九七年,專營小額貸款的Grameen銀行,開始為孟加拉小業主貸款,鼓勵他們運用行動手機經營村與村的電話服務,即所謂村落電話。這種概念自此開始擴散全球,MTN等業者均因此獲利,也使數以千計的非洲村民得以養家活口。

有十一個孩子的母親哈希法.納基托(Hasifa Nakitio),靠經營村落電話與叫賣小食,不僅養了一家人,還計畫存錢買一塊地與自己的房子。有四個孩子的愛絲麗.塞魯基拉(Ezeresi Serukeera),貸得三百八十五美元,買了電話,在瓦布桑納(Wabusana)村造了一座木亭,做起村落電話生意。不到六個月,她還清貸款,甚至還代村民匯款,成為村裡的銀行家。

對於這些電信業務拓展尖兵的心聲,行動電話業界自然不敢輕忽。例如,諾基亞在新興市場推出的最新型手機,就可以加裝天線,強化與遙遠基地台的聯繫。

當然,科技一旦進駐赤貧地區,必有許多始料未及的後果。行動電話還能作為組織游擊隊的工具。八○年代,在烏干達強人阿敏(Idi Amin)垮台後,瓦布沙納(Wabusana)地區的武裝衝突就是例子。

無力購機 淪為新赤貧階級

此外,數以百萬計無力購置手機的「窮中之窮」,在競逐工作機會時不敵有手機的窮人,新赤貧階級就此產生。住在木魯古魯村的磚瓦匠亞伯拉漢.魏格瓦(Abraham Waigwa)就因沒有手機,工作機會越來越少而怨恨不已。不過,像魏格瓦這樣的人似乎是少數。在木魯古魯村擔任教師,也兼職務農的伊沙.馬希尼亞(Isaac Mahenia)說:「行動科技帶來許多果實,沒有壞事。」

延伸閱讀

領完勞保、勞退還有第3筆?勞保局傳授退休金一領再領技巧:就算是退休後再就業,工傷也有4大給付

2021-10-05

不想被多扣遺產稅,保險受益人別光填配偶1個人!國稅局節稅秘笈大公開,4大撇步記下來

2021-09-16

9/1起金融遺產單一窗口免費查!過世親人到底保了什麼險?保單查詢2管道一次全拿

2021-09-12

超划算!55歲想提早退休領勞保年金「要減20%」,勞保局教一招「每月多領4千退休金」

2021-09-02

爸爸留下2檔股票,怎麼一家股利被通知要補報,一家卻不用?一圖秒懂:哪種股利要課遺產稅

2021-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