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Y世代讓美商學院理想主義抬頭

Y世代讓美商學院理想主義抬頭

GeoffGloeckler、林晨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

622期

2008-11-20 11:56

一九八○年後出生的千禧世代開始湧入全美商學院就讀MBA,為了迎接這批貴客,各大專院校莫不絞盡腦汁推出量身訂做的課程內容,衝高招生率。

今年二十七歲的莎拉.哈奇曼,一直熱中於環保議題,所以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當環境顧問並不讓人意外,只不過才待了幾年,老是和一些對永續性毫無概念且還不願去了解的客戶打交道,她愈來愈感到沮喪,「他們根本漠不關心,」她說。

 

哈奇曼認為問題一部分出在她無法提出永續性的企業案例,「我必須加強商業技能,」她說。所以,她決定到商學院去進修,最後並選定芝加哥大學。自從去年秋季入學後,她就埋首於與綠色商機有關的活動,包括出任能源社共同社長,以及選修一門再生能源。這門課還是在她與其他同學的要求下,才加開的選修課。

 

身為Y世代的一員,哈奇曼代表的,是一個將大規模重塑商學院生態的人口海嘯。她在芝加哥協助推動的改變,即象徵此一變化的開端。自二○○二年首度在職場亮相後,外界對這些所謂的千禧世代(Millennial Generation)成員有褒有貶。主要評價包括:高科技技能、理想主義、生涯期望不切實際,以及普遍都有像是直升機般隨時監控他們行為的父母。去年進入商學院研究所就讀的千禧世代族群是第一屆,為數甚少,但隨著大多數Y世代進入二十六至二十八歲念研究所的高峰,今明兩年入學人數將呈現爆炸性的成長。

 

在全美頂尖的企管研究所中,包含進入《商業周刊》第十一份兩年一次的全美最佳商學院排行榜的企管研究所,相關的改變才剛剛開始。先從第一名的布斯商學院(芝加哥大學)談起。哈奇曼就在那裡發現許多為千禧世代量身打造的學習環境,例如在標榜利用商業來改變世界、由美國商學院組成的非營利組織Net Impact扮演領袖的地位。

 

史丹佛大學(第六名)與耶魯大學(第二十四名)則引進新的客製化課程,讓企管碩士依據各自的生涯規畫來設計自己的課表。芝加哥大學最近也宣布類似的課程改變,而其他像是華頓商學院(第四名)與聖母大學(第二十名)等多家商學院則已增添永續性的選修課、個案研究、主修甚至整套的永續性學習計畫。

 

與企業界接軌

 

千禧世代究竟是什麼人?指的是那些出生於一九八○至二○○○年的族群,約有七千八百萬人,以世代人數來說甚至大於嬰兒潮。基本上千禧世代重視個人關照,喜好以自己的方式在想要的時候得到資訊,意志堅強,熱忱、樂觀並渴望工作,而且如同芝加哥大學的哈奇曼一樣,他們十分關心世界及其問題。南美以美大學考克斯商學院(第十八名)研究所副學務長阿姆斯壯表示:「這一世代有莫大的潛能,他們將扭轉世界。」

 

他們也會身體力行。千禧世代念商學院研究所的興趣比前一代還來得早,大多數商學院偏好二十六至二十八歲、有相當工作經驗對班級討論有所貢獻的申請人,但去年報名GMAT商學院入學考試年齡低於二十五歲的考生比率已達三八%,高於○四年的三○%。
 

善加利用部落格

 

在經濟衰退烏雲籠罩的氛圍下,二○○九年及之後入學的學生,將必須更加努力才能得到理想的工作,因此他們在選擇學校時也會特別注重就業輔導的成果。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哈斯商學院招生主任費爾德曼,用實驗以新的方式取代傳統企業徵才會議已有兩年的時間,傳統大型公開徵才對於千禧世代毫無吸引力可言,所以費爾德曼採用「快速連線」的方式,讓學生以小組為單位花十分鐘與企業代表對談。

 

隨著愈來愈多的千禧世代進入商學院就讀,這種高感度(high touch)策略將成為常態。事實上,學生對於就業輔導已要求更多的主導性,以往企管碩士每學期僅與就業輔導人員碰面一或兩次,現在他們希望每周安排一次,加大柏克萊分校去年為企管碩士一共舉辦一千八百次就業諮詢會議,較前年增加三七%。

 

為了滿足學生對就業輔導的龐大需求,有些學校則求助科技,這對於千禧世代而言再適合不過。西北大學凱洛格商學院(第三名)副院長暨就業管理中心主任郝瑞,之前一直苦於無法找到傳遞就業相關資訊給學生的最佳方式,電子郵件根本不管用,所以上個月她開了一個部落格,在上面張貼最新的就業市場、校園活動訊息以及從企業招募人員聽到的消息,迄今學生的回應相當正面。

 

雖說就業服務是商學院即將進行變革的首要項目,企管碩士所感受的變化還不僅於此,諸如永續性與再生能源等領域的選修課,已出現在愈來愈多商學院的課程表上。在哈佛商學院(第二名),社會企業社已取代金融與管理社成為該校最受歡迎的社團,金融教授兼副學務長凱斯特表示,雖然該校過去也不是說完全沒有理想主義,「但因為千禧世代進入校園後,理想主義確實明顯抬頭。」
 

調整招生作法

 

當然,所有的創新與改變若無法吸引千禧世代提出入學申請也是枉然。所以,商學院的招生主管也開始調整作法,像史丹佛大學商學研究所等商學院就為有意申請的學生成立Facebook網頁,讓學生提問、了解研究所課程並認識其他學生,其他學校則定期舉辦線上討論、錄製Podcast與即時傳訊給可能提出申請的學生等等。

 

史丹佛大學商學院副院長暨招生部主任包爾頓指出,上述這些新作法讓商學院可以與在「自己地盤上」的千禧世代直接聯繫,「讓他們知道你尊重他們的價值觀相當重要。」

 

而最讓招生部門感到意外的一項挑戰,是學生家長涉入的程度不斷增加。過去在商學院的校園,很難看到學生的家長,但現在學生家長經常出現在校園,參加新生訓練、繳學費,甚至要求旁聽申請面試。西北大學行銷學資深講師霍奈克表示:「這對我們而言是全新的體驗,但我們會婉轉的告訴他們,『這是一對一的面試,你們在外等候時可享用我們準備的咖啡與甜甜圈。』」
(By Geoff Gloeckler)

延伸閱讀

大學考招新制對話不足 三方吵什麼

2017-02-16

掌握關鍵十問 搭上十二年國教列車

2012-05-03

新生搶入學 畢業生工作難找

2008-11-20

考試引導教學扼殺台灣競爭力

2008-11-13

大學入學新革命

201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