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美國證管會最昂貴的一堂課

美國證管會最昂貴的一堂課

MatthewGoldstein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

629期

2009-01-08 13:57

證管會與馬多夫的交手,最早可回溯到一九九二年,當時的調查行動未果,衍生出今日的世紀金融詐騙案,也引發各界質疑監督能力的聲浪。

伯納.馬多夫從事金融詐騙多年。不過證管會早期監管行動卻未發現,進而衍生出世紀金融詐騙巨案,重創投資者信心,同時賦予國會有權對其大舉整頓。

證管會調查馬多夫最早可回溯到一九九二年。當時聯邦監管機構認可三家專為馬多夫籌資的小型公司。不過,在調查到一位經理人承諾提供高達二○%的年報酬率,證管會以銷售未經登記的股票為由,關閉這三家小公司。


一九九二年即有首宗調查


馬多夫隨後遭證管會調查,但未經起訴。不過,和解書卻顯示,馬多夫企業須繳回投資者資金,金額高達四五四○萬美元。不過,熟知馬多夫企業的人士指出,「馬多夫在一個周末就把事情解決了。」

當調查員發現大筆資金湧向華爾街巨人馬多夫,他們卻不認為這是樁滔天詐騙案。畢竟馬多夫是那斯達克交易所前任主席,股市電子交易的先驅。根據證管會消息人士指出,馬多夫的「關係」對他的企業是最好的掩護。

「馬多夫企業帳本中沒發現不法事項」,這是當時證管會調查的一段紀錄,十年後證管會開始收到爆料馬多夫不法情事的匿名信,不過卻沒引發更多市場漣漪,也無力針對證管會監管提出質疑。羅徹斯特大學總裁、證管會專家喬爾.賽李曼說:「證管會並沒有立即採取強而有力的調查行動。」

 

美國國會二○○九年一月舉辦聽證會,將討論證管會為何沒有發現馬多夫世紀金融大騙局。不少批評指出,證管會並沒有足夠能力,或者根本沒有制度提供有效的監管。

 

證管會前調查員、現任職律師事務所沙蒂斯與高柏(Sadis & Goldberg)的隆.傑夫納說:「證管會需要更多人力調查與執法,需要強化有累犯嫌疑的調查行動。」

 

九二年證管會的調查行動主要針對紐約小型會計師事務所亞美麗歐與畢那斯(Avellino & Bienes)。根據呈交的法庭紀錄,這兩位會計師三十年前已經向客戶、親友籌資,並交給馬多夫操盤。八四年,亞美麗歐與畢那斯開始從帳戶資料中為馬多夫尋找客戶。

 

這家公司有自己的客戶管道,可提供充裕資金給馬多夫。一九八九年,和亞美麗歐與畢那斯辦公室同樓層的會計師史提夫.梅德隆、愛德華.賈蘭茲也加入這場世紀金融詐騙案。根據證管會文件,梅德隆、賈蘭茲共為亞美麗歐與畢那斯籌措八千九百萬美元;賈蘭茲的兒子李察隨後也加入此籌資。會計師籌資騙局一直到一九九二年證管會勒令停業後結束,之後歸還四.五四億美元給三千二百名投資人,共付出八十七.五萬美元罰鍰。事件關係人賈蘭茲已經過世:梅德隆則無法取得聯繫。

 

受害者擴大到小額投資人

 

根據消息人士指出,在近一兩年證管會的調查中,馬多夫至少曾向一位未經證管會登記的金融業者收取資金。九二年證管會調查後,馬多夫為重起爐灶,將投資門檻由一百萬美元大降到五萬美元。於是,馬多夫詐騙案受害者也擴及非富人階級。相較於把馬多夫視為藐視法律的人,證管會更把他看成是專家。

 

曾參與亞美麗歐與畢那斯調查的證管會調查員愛德恩.諾林杰表示,馬多夫是交易高手,曾訓練過監管人員。在九三到二○○一年擔任證管會主席的亞瑟李維特曾公開指出,他在任期內請益過馬多夫。

 

禍福難料

 

馬多夫在2008年12月11日因金融詐騙案被捕時,Fort Worth員工退休金基金經理人本以為逃過一劫,因為數月前該基金才從馬多夫操管的避險基金贖回1000萬美元,現在這位經理人卻面臨要歸回員工投資本金與報酬的可能。

 

Fort Worth與其他從馬多夫詐騙案及時撤出的投資人,尚無法進入破產程序。根據聯邦法律,受託管理人可經由訴訟管道取回資本與獲利,不過隨馬多夫投資受害者與金額日益擴大,法律訴訟過程恐怕相當冗長。

 

K&L Gates律師事務所律師麥可·米薩爾說:「受託管理人要如何做是重點。」艾文·皮卡現為馬多夫清算資產受託管理者,不願對此發表評論。

 

皮卡可能由近期避險基金公司佰鈺集團(Bayou Group)破產獲取一些線索,該基金規模4.5億美元,經理人在2005年曾犯下詐欺罪。傑夫馬威爾當時針對在6年前先後撤出該檔基金的投資人提起超過130起訴訟,他認為原先的客戶儘管不認識佰鈺經理人山謬以色列,不過卻也參與這場金融騙局。法官同意馬威爾看法。

 

相較之下,馬多夫案件爭議度更高。包含佰鈺在內的多數避險基金詐騙案,多數客戶都不確定投資於哪家資產管理公司。不過馬多夫的客戶卻都很清楚自己與哪家資產管理公司打交道,只是這些業者把錢轉交給馬多夫管理。

 

多數投資人可能不清楚投資項目,舉例來說,Fort Worth擁有崔曼集團(Tremont Group)下的避險基金Rye Select Broad Market,不過這家基金的資料卻寥寥可數,可能僅被馬多夫一語帶過。

 

崔曼投資人代表律師史提文·可魯索表示,部分投資人要歸回投資本利,等於被宣判死刑。

 

Fort Worth 5年前開始投資Rye,直到去年聘請英國調查機構亞伯夥伴(Albourne Partners)針對旗下避險基金投資展開調查後,才發現Rye是檔有問題的基金。亞伯夥伴總監賽門·魯迪克當時立即要求Fort Worth拋售Rye。

 

Fort Worth代表律師羅伯特·克勞斯那指出,如果你因為得知自己處在金融詐騙案中而及時撤出,是不應該被處罰的。

延伸閱讀

山腳下的清流之王

2021-06-16

愛上香氣的中校

2021-05-19

高山上的皇帝

2021-04-21

敲打樹幹的男人

2021-03-24

蘋香滿梨山

2021-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