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沒有健保、沒有財產、工作超血汗...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天皇」秘辛

▲德仁天皇與雅子皇后(照片來源:維基百科CC0)

澤田浩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

2019-10-23 15:15

日本天皇的族系號稱「萬世一系」,從神武天皇以來便一脈相傳,日本皇室不只是新聞關注焦點,更是了解日本的重要關鍵。

 

令人意外的是皇室成員其實沒有選舉權

 

皇室成員受到各種限制

 

皇室成員雖然也是擁有日本國籍的日本國民,但實際上卻並未完全享有一般國民應當的權利。下面就來具體介紹皇室成員所沒有的權利。

 

首先是關於選舉的各項權利。皇室成員既沒有選舉權,也沒有被選舉權。就算有支持的政治家也無法在選舉時投票,更甭說成為選舉的候選人。

 

這是因為皇室成員沒有戶籍。既然皇室成員不適用戶籍法,當然也就無權享有選舉權及被選舉權。

 

此外,皇室成員只要沒有脫離皇籍,就不能搬遷或是脫離國籍在國外定居。唯一可能的就只有前往海外留學體驗國外生活。

 

或許各位會認為,那只要脫離皇室身分不就行了?可是皇室成員卻連這麼做的自由也沒有。

 

過去曾以「鬍子殿下」之名廣為人知,作為皇室評論家而大為活躍的三笠宮寬仁殿下就曾在某家月刊雜誌上提出對於身為皇族的不滿。

 

其中,寬仁殿下坦言皇族並沒有醫療保險,他自己就曾因病住院十幾次,期間的費用幾乎都是自費;不僅如此,他還抱怨在札幌奧林匹克運動會組織委員會事務局擔任職員、起薪僅4萬日圓的時期(約合台幣1.1萬元),卻還得負擔國民保險、社會保險、厚生年金、住民稅以及失業保險。

 

實際上,天皇陛下及皇族成員都沒有健保卡。如果在宮內廳醫院接受治療就免付醫療費,但若是在其他醫院接受治療就得全額自費。

 

除此之外,結婚自由也受到限制。若沒有通過皇室會議決議,就無法結婚。

 

而關於天皇陛下與皇太子殿下的限制更是嚴格。舉例來說,他們被要求專於公務,而且沒有選擇職業的自由。其他皇族成員雖然能夠就業,卻僅限任職於財團法人及社團法人等公家機關。

 

由此可見皇室成員因受到自身立場的限制,在各方面其實都有諸多不便。

 

 

天皇陛下每天的工作量超乎想像地繁重!

 

公務分為國事行為與公共行為兩種

 

天皇陛下平時執行哪些公務?一旦了解實際情況後,相信大家一定會深感陛下的工作量緊湊得超乎想像。

 

《日本國憲法》第一條規定,天皇乃「日本國的象徵」、「日本國民統合的象徵」,第四條中規定天皇「不具國政相關權能」。儘管如此,天皇陛下還是有很多需要處理的公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若想解決這個疑問,就得充分了解憲法規定該由天皇執行的國事行為。首先來釐清天皇陛下的公務內容,可分成「國事行為」與「公共行為」。

 

國事行為是指賦予國政權威

 

關於國事行為,《日本國憲法》第七條當中列出下列十項:

一、公布憲法修正、法律、政令及條約。

二、召集國會。

三、解散眾議院。

四、公告實施國會議員大選。

五、國務大臣及法定之其他官吏的任免、全權委任狀、大使與公使的信任狀之認證。

六、大赦、特赦、減刑、刑罰執行的免除與復權之認證。

七、授予榮典。

八、批准書及法定其他外交文書之認證。

九、接受外國大使及公使。

十、舉行儀式。

 

依上述內容,天皇陛下每年所公布的法律、政令及條約,再加上認可、公告與授予的相關文件超過上千件。除此之外,每年所過目的宮內廳相關文件超過1500件,陛下必須一一過目所有文件,最後加上署名與蓋章(御名御璽)。

 

天皇雖然不具國政相關權能,國事行為卻排得滿滿的。儘管沒有直接參與國政,天皇仍作為國家及國民統合的象徵,賦予內政外交重要事項權威。

 

另外關於天皇的職責方面,根據《日本國憲法》第六條規定:「天皇根據國會提名,任命內閣總理大臣」、「天皇根據內閣提名,任命最高裁判所長官」。當國會提名新首相時,首相必須前往宮中,由天皇陛下親口任命並頒發陛下親筆署名的任命書。這也是天皇陛下的重要公務之一。

 

內容廣泛的「公共公務」

 

接下來是由天皇陛下執行的另一種公務──「公共公務」。公共公務指的是天皇陛下站在公共立場所執行的、國事行為以外的公務。

 

其中日本國民較熟悉的,就是每年新年能夠目睹天皇一家尊容的新年一般參賀。諸如講書始及歌會始等,在新年舉辦的活動相當多。

 

另外,天皇與皇后陛下共同舉辦的園遊會也屬於公共公務。園遊會自1953年起一年舉辦兩次,於春秋兩季在赤坂御苑內舉行,邀請內閣總理大臣等立法、行政及司法機關的政府要員、各界功勞者以及各國領事等,兩次的邀請人數總計約二千人。兩位陛下在出席園遊會前會事先聽取有關受邀來賓的介紹,做好功課以便向列席者打招呼。

 

另一方面,觀賞職棒及大相撲比賽算是比較另類的公務。天皇陛下並非出自個人喜好而到場觀戰,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應主辦單位邀請前來,因此也屬於公共公務的一環。

 

同樣地,諸如音樂、戲劇及畫展等也都是應主辦單位邀請而前往欣賞。

 

除此之外,還有每年輪流在日本全國的都道府縣舉辦的全國植樹祭、國民體育大會的開幕式、日本學士院及日本藝術院的恩賜賞頒獎典禮、8月15日的全國戰歿者追悼儀式等,出席的活動多到不勝枚舉。再加上訪問國內的福祉設施,若是發生地震、豪雨水災等自然災害時則須前往災區探視等,身為與國民同在的象徵,這類活動也相當重要。

 

看完上述天皇陛下平時執行的公務內容後,就不難想像陛下每天的行程有多繁重了吧。

 

維持皇室生活的必需開支為多少?

 

宮廷費與內廷費為生活支柱

 

日本皇室在東京都心擁有占地寬廣的皇居與赤坂御用地、三座渡假用皇室別邸(那須、葉山、須崎),以及京都御所。光看這些,大家一定會認為日本皇室擁有龐大的財產,不過根據《日本國憲法》第88條明文規定:「皇室的所有財產均屬於國家。皇室的一切費用均須列入預算,並得通過國會決議。」

 

也就是說,日本皇室基本上禁止擁有私有財產,財產一概屬於國家。因此,維持皇室的必要開支大多由公款支付。

 

那麼皇室費用的帳目又是如何呢?皇室費用可分成用於公共活動的「宮廷費」、天皇與皇后陛下及皇太子一家日常生活使用的「內廷費」,以及天皇家以外的宮家使用的「皇族費」三種。

 

首先來談宮廷費。宮廷費是由宮內廳負責管理的公款,2017年度的宮廷費總計56億7892萬日圓(約合台幣16億元)。

 

其用途包括舉辦宮中晚餐會及園遊會等、招待國賓、天皇與皇族出訪國內外各地等公共活動,以及維護宮殿、汽車及馬車管理等。

 

接著來談內廷費。內廷費是指天皇與內廷皇族(皇后、皇太子、皇太子妃以及內廷內的皇族)的日常生活費與其他費用。內廷乃是天皇與皇后陛下以及皇太子一家的生活主體,故天皇家與其他皇族有所區別。

 

基本上內廷費為每年定額,從1996年度到2017年度,金額均為3億2400萬日圓(約合台幣9128萬元)。

 

宮廷費屬於公用款,內廷費則屬於私用款。由於內廷費為天皇一家的私人費用,而非宮內廳負責管理的公款,用途並不對外公開,不過1980年曾公開內廷費的概要。

 

支出最多的是人事費,支薪給祭祀相關職員等的天皇家私聘職員,約佔內廷費整體的三成。剩下的則是物件費,包括衣服及貼身用品、餐費與廚房用品、災害撫慰金、獎勵金、私人旅行、交際費、祭祀費以及醫療費等。其中,災害撫慰金與祭祀費可說是皇室特有的支出。

 

諸如上述,天皇家的費用可分成公用的宮廷費以及私用的內廷費,而負責區分兩者的則是宮內廳。

 

舉例來說,現任皇太子殿下的語言學習費用等被視為執行皇室公務所需的費用,因此從宮廷費支出。相對的,學習音樂的學費則被視為私人興趣,從內廷費支出。至於子女的學費,如果身分是皇太子的話,學費會從宮廷費支出,而皇太子之女愛子殿下的學費(學習院的學費)則從內廷費支出。

 

另外,關於秋篠宮家悠仁殿下的學費,宮內廳雖有意從宮廷費支付,但秋篠宮殿下卻婉拒了。

 

有意思的是,天皇誕辰的慶祝宴會是從公用的宮廷費支付,而皇后誕辰則被當作私人活動,從內廷費支付。由此可知,僅限天皇陛下以及將來皇位繼承者的活動才被視為公事。而皇太子也是因為未來將繼承皇位的關係,其婚禮才被視為官方活動,從宮廷費支付。 

 

各宮家的費用屬於皇族費

 

另一方面,皇族費則是用來維持皇族品位,支付諸如秋篠宮家等各宮家的生活費。

 

皇族費與每年定額的內廷費不同,須考慮各宮家的人數構成、當主、王妃、親王、王、未成年等身分地位及成年與否等因素來決定給付額。

 

當主的給付額為3050萬日圓(約合台幣859萬元),親王妃則是當主的一半,即1525萬日圓(約合台幣430萬元),未獨立的成年親王與內親王為915萬日圓(約合台幣258萬元),未成年則為305萬日圓(約合台幣86萬元),成年的王與女王為640.5萬日圓(約合台幣180萬元)。

 

例如,2017年度秋篠宮家的皇族費明細如下:當主秋篠宮殿下為3050萬日圓(約合台幣860萬元),紀子殿下為1525萬日圓(約合台幣430萬元),兩位成年的內親王各為915萬日圓(約合台幣258萬元),未成年的悠仁殿下為305萬日圓(約合台幣86萬元),一家總計達6710萬日圓(約合台幣1891萬元)。秋篠宮家、常陸宮家、三笠宮家、高圓宮家四家,總計2億1472萬日圓(約合台幣6053萬元)。

 

另外,皇室相關費用除了上述之外,還有維持宮內廳運作的宮內廳費,預算額度為112億1761萬日圓(約合台幣31.6億元)。再加上護衛皇室與皇居等的皇宮警察費用,2017年度的歲出概算額為111億5700萬日圓(約合台幣31.4億元)。

 

作者簡介_澤田浩

1979年學習院大學經濟學部畢業後,進入主婦與生活社就職。1983年起至1993年在《週刊女性》負責皇室專題報導。1987年12月,在1月14日號的《週刊女性》獨家報導皇太子妃人選小和田雅子的消息。現為Seven&i出版特約寫手。

 

本文摘自《日本皇室大解密:從59個關鍵字認識時事中的皇室角色

延伸閱讀

泰版甄嬛傳!泰國87年來第一寵妃,34歲詩妮娜搶后位失敗,慘被打入冷宮

2019-10-23

每月1000元,除了0050跟0056,還可以選哪些ETF?一張表看:近3年最賺的6檔台股ETF

2019-10-23

余天女兒愛吃蔬果、不菸不酒,為何得直腸癌?台大醫師:●●才是腸癌發生的關鍵

2019-10-23

從台股狠狠賺1億!操盤30年,抄底大師教你抓住「股市底部」的11個關鍵訊號

2019-10-21

沒有他,手機就是個炸藥包!從小有閱讀障礙、54歲才研究鋰電池...97歲諾貝爾獎主傳奇一生

2019-10-1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