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讓銀行經營體質更健全是好事!

蘇偉華

國際瞭望

蘇偉華

2019-11-05 13:49

今年6月,金管會依照BCBS「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之處理架構」文件之四大面向,初步篩選出符合條件之我國系統性重要銀行,亦即宣示我國強化金融業經營的決心,讓系統性重要銀行在金融市場及整體社會扮演重要的穩定力量。

系統性重要銀行指的就是規模較大、較複雜,又與整體金融體系正常運作有高度關聯性,或提供著不可替代性的金融服務;這類銀行業者一旦發生重大風險事件,對整體金融體系或經濟活動將會帶來負面衝擊,且恐怕導致危機進一步惡化或蔓延。

 

因此,金管會於今年6月27日完成D-SIBs篩選架構及強化監理措施,並發布新聞稿公告我國D-SIBs規劃名單: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國泰世華商業銀行、台北富邦商業銀行、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及合作金庫商業銀行等5家銀行,並預告修正「銀行資本適足性及資本等級管理辦法」,增訂D-SIBs公告指定程序,與要求D-SIBs符合相關資本適足及監理要求。

 

 

強化銀行經營韌性  維護金融體系發展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表示,為接軌國際金融監理趨勢,並考量美國、英國、日本、香港、新加坡等主要國家,均已指定當地D-SIBs與採行強化監理措施,金管會在2017年下半年起開始規劃,並邀集中央銀行、財政部及中央存款保險公司組成專案小組,分析國際標準及主要國家具體作法,研擬我國D-SIBs篩選架構與強化監理機制,以強化我國系統性重要銀行風險承擔能力、維持我國金融穩定,進而提高對整體經濟之支持。

 

其實在國際趨勢上,20國集團(G20)要求巴塞爾銀行監理委員會(BCBS)發展衡量全球系統性重要銀行(G-SIBs)之方法論,並延伸要求各國辨識其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D-SIBs)並採行相關強化監理措施。金管會為促進系統性重要銀行之風險承擔能力,強化其資本適足,增強其經營之強韌性,維護金融體系之穩健發展,也積極研議相關監理機制。

 

金管會目前對於D-SIBs篩選架構與強化監理,機制有三大項:首先是提列額外法定資本要求2%及內部管理資本2%;現行本國銀行普通股權益比率、第一類資本比率及資本適足率應符合7%、8.5%及10.5%之最低標準,D-SIBs則須提列額外法定資本要求2%,及內部管理資本2%,即其資本適足比率合計應達11%、12.5%及14.5%。而所應增提之內部管理資本則自公告指定之日之次年起分4年平均提列完成。未來經濟景氣如有顯著變化時,金管會亦將適時研議調整D-SIBs之內部管理資本要求。

 

再者,針對申報經營危機有其應變措施;對於D-SIBs之監理,考量我國現行金融安全網機制,對於資本不足之銀行得採立即糾正早期介入及監接管等措施,我國主管機關已具備更主動、更及時之監理手段,暫不要求D-SIBs提報清理計劃,但仍要求D-SIBs自指定之次年起,應依據「處理金融機構經營危機作業要點」,向金管會及中央存款保險公司申報經營危機應變措施,內容應說明銀行發生資本不足情形時之應變措施,以作為金管會立即糾正早期介入措施之輔助。

 

最後,每年應辦理2年期之壓力測試;我國D-SIBs應依第二支柱監理審查原則相關資料規定,每年向主管機關申報並通過2年期壓力測試情境,並應將額外法定資本要求納入壓力測試之合格標準。

 

借鏡各國經驗與作法  研議適當措施

 

2008年金融危機後,為解決大型金融機構過大而不能倒之問題(Too big to fail)、提高該等金融機構之風險承擔能力、強化其資本適足,以增強其經營之強韌性及維護金融體系之穩健發展,顧主委舉出美國、英國、日本、香港、新加坡等例子,這些主要國家目前已有一些具體內容,作為研議我國D-SIBs篩選架構及強化監理的相關措施,都是國內可值得學習的經驗與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期待系統性重要銀行能為金融穩定承擔更多責任與使作法。

 

香港主管機關依BCBS發布文件訂定篩選D-SIBs規範,篩選方式採二階段衡量,先以規模、關聯性及可替代性等量化指標決定初選名單,再以質化指標評估機構複雜程度,以決定最終名單,並提高1%至2.5%之最低資本要求(須以普通股支應,採分4年逐步提高)。香港主管機關亦要求所有銀行應提報復原及清理計劃,並不限於D-SIBs。

 

英國主管機關依歐盟規定,訂定篩選其他系統性重要金融機構(Other Systemic Important Institution, O-SIIs)之規範,亦採二階段衡量,先以規模、重要性、複雜性及相互關聯性等量化指標計算積分,逾一定積分之銀行即為O-SIIs,再針對未達一定積分以下之銀行評估其潛在影響,以決定最終名單;此外,英國主管機關已制定復原及清理計劃規定,應提報機構並不限於O-SIIs。

 

美國國內系統性重要金融機構(D-SIFIs)包括合併資產達2,500億美元之美國銀行控股公司,及由美國金融穩定監督委員會(FSOC)指定並由聯準會監理之非銀行金融機構,D-SIFIs應依規定向美國主管機關提出清理計劃(Resolution Plan)。

 

亞洲鄰近國家,例如新加坡、日本、香港及大陸地區,自2016年指定D-SIBs及採取相關監理措施,要求D-SIBs應增提緩衝資本1%至2.5%,並給予3至4年之緩衝期符合資本適足要求。相對而言,我國5家D-SIBs資本適足比率低於亞洲國家D-SIBs,成長幅度亦相對較緩,且部分D-SIBs之資本適足比率仍低於全體本國銀行之平均比率(我國銀行體系2019年第2季平均之普通股權益比率、第一類資本比率及資本適足率分別為10.91%、11.62%及13.67%),顯示我國D-SIBs在資本適足性方面仍有持續強化之必要。

 

依規模、關聯性、可替代性  及複雜程度篩選D-SIBs

 

在我國銀行體系中,經參酌國際規範,初步篩選出符合條件之我國系統性重要銀行: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國泰世華商業銀行、台北富邦商業銀行、兆豐國際商業銀行及合作金庫商業銀行等5家銀行,主要是依照BCBS「國內系統性重要銀行之處理架構」文件,包含規模(Size)、關聯性(Interconnectedness)、可替代性(Substitutability)及複雜程度(Complexity)等四大面向。

 

D-SIBs著重評估銀行倒閉對國內造成的衝擊,但各國金融體制差異甚大,國際間其實比較不易,因此D-SIBs之篩選係採原則基礎法(principles-based approach),也就是賦予各國監理機關充分之裁量權,企圖符合本國金融體系的結構特點。

 

盼金融穩定  承擔更多責任與使命

 

顧立雄表示,D-SIBs在金融市場具有領導性地位,金管會期待系統性重要銀行能為金融穩定承擔更多責任與使命,提升金融業經營之穩定及健全,因此在擬定我國D-SIBs之強化監理措施時,主要是為強化其經營之強韌性,現行除銀行法已明定銀行每年分派盈餘前應先提列30%之法定盈餘公積,以充實銀行核心資本外,為期D-SIBs應較國內中小型銀行具更強之損失吸收能力,繼續努力提升其資本適足比率達全體本國銀行之平均水準以上,並與亞洲鄰近國家之D-SIBs相當為目標,金管會對於D-SIBs要求應提列額外法定資本及內部管理資本各2個百分點,合計4個百分點,並應以普通股權益第一類資本支應。

 

顧立雄直言,他更期盼系統性重要銀行能作為領頭羊,在相關業務面及公司治理面等作為其他銀行學習標竿,為避免D-SIBs相關額外資本要求影響其業務經營,該等額外資本要求將不納入銀行申請業務時應符合之最低資本適足要求,且D-SIBs於申請相關業務時,由於其資本適足比率將較其他同業為充足,對於D-SIBs應有加分之效果,同時金管會亦將提供綠色通道等差異化管理措施,以鼓勵D-SIBs儘早符合相關資本要求;至於內部管理資本要求2%,金管會亦會視未來經濟景氣變化,由銀行說明資本規劃情形後,給予銀行彈性。

 

經過金融海嘯的教訓,對系統性重要銀行強化監理有其必要性,雖相對於其他國家,我國銀行家數多,各家銀行市占率相對有限,但基於D-SIBs是我國具有重要市場地位的銀行,為國家重要金融機構,因此根據國際架構定出D-SIBs;顧立雄期許,「我們對D-SIBs有更高的資本要求,為的是要強化金融業經營的韌性,降低若發生經營風險對金融體系的衝擊,在金融市場及整體社會扮演一股穩定的力量,更何況讓經營體質更好不是壞事!」

延伸閱讀

謝金河:告別2019!其實這是金融市場大好年!

2020-01-02

路嘉怡給50歲自己一封信:活到半百了,請你放下那些過往人生裡不快樂的人事物

2020-01-09

打敗柱柱姊!台南市立委選舉 民進黨全壘打6席全上

2020-01-11

原來中醫可以這麼不一樣! 以「覆盤」之心 成就馬光中醫

2020-01-20

關心父母紅包花去哪,媽媽竟回「乾脆把錢還你啦」!過年注意2件事,能包紅包的人都是好命人

2020-01-2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