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王室死的死、逃的逃...沙烏地挑起「油價戰爭」背後原因,藏在一張「王室繼承表」中

王家軒

國際瞭望

shutterstock

2020-03-12 16:42

前幾天沙烏地阿拉伯再度成為國際新聞頭條,先是大批逮捕王室,接著又宣布大幅增產石油,造成全球油價跳水31%,創下自1991年波灣戰爭以來單日最大跌幅。

 

油價大跌難道不是好事嗎?這我不懂。但「沙烏地太子」穆罕默德.本.薩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後文簡稱MBS)搞宮鬥,卻讓我想起年前編《中東心臟》的時候,畫的這幅邵德王室家譜表。

 

從那些彩色框框來看,其實MBS身邊有可能威脅他的人(有權繼承王位者)死的死、抓的抓,他的地位應該是越來越穩固了。

 

(圖表來源:王家軒)

 

今天的沙國建國於1932年,它是一個真正的封建、家父長的王權體制。首任國王死後,王位在44個兒子中間輪替,至今的7位國王都是兄終弟及。權力不僅完全壟斷,而且完全的老朽、腐化,掌權的第二代現在的平均年齡85歲,現任國王也84歲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現任國王沙爾曼得打破兄終弟及的傳統,把王位傳給兒子MBS(Mohammed bin Salman)的原因。撇開私心,實在是因為第二代王室太老了,不要說帶領國家面對新時代的變局,連身體健康都有問題。 

 

▲「沙烏地太子」穆罕默德.本.薩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但改變傳統困難重重。首先且最致命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是你的兒子,而不是前任國王、你的哥哥們的兒子?

 

這張表應該有稍稍解釋一下問題,讓我們看清楚王室繼承問題的演變與難題。

 

第一階段:老化問題。

 

2005年前任國王阿布都拉即位後,第一順位王儲A在2011年以高齡84歲病逝,隔年,第二順位的王儲B也以高齡74病逝。2015年現任國王就位時,已經79歲。

 

第二個階段:兄弟鬩牆。

 

▲沙烏地阿拉伯現任國王薩爾曼(King Salman)(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前任國王阿布都拉在以第三順位指派現任國王沙爾曼時,就不想讓同一個母親生的「蘇代里七兄弟」繼續即位,因此同時指派了穆格林親王作為第二順位的副王儲,也就是如果沙爾曼掛了,必須讓穆格林即位。

 

但沙爾曼也很狠,他即位後3個月就發動鬥爭,質疑穆格林雖然是我們的弟弟,但他的媽媽是個卑微的女奴,身分可疑,逼著穆格林退位。

 

第三個階段:鬥完了兄弟來鬥姪子。

 

沙爾曼請走了穆格林之後,做得也很漂亮,沒有馬上指派自己的兒子MBS接班,而是讓給自己哥哥(王儲B)的兒子納耶夫。等到兩年後再找個理由把他廢掉,終於換上自己的兒子。

 

第四階段:大清洗。

 

沙國王室的組成遠比這張簡化過後的家譜複雜。44個兄弟、七千多人的王族裡只有一位最後能繼承王位,可見你的敵人會有多少?

 

尤其,他們的王室壟斷政治權力,因此很多王族是有實權的。所以,沙爾曼父子為了確保能順利接班,肯定會把所有可能潛在的威脅盡量剷除。

 

在2017年的大清洗裡,前國民衛隊司令、利雅德總督、有「中東巴菲特」之稱的富豪瓦里德都被捕。清洗的理由是掃貪。

 

這些人都有貪污嗎?在一個講究血統與身分的社會,本來就公私不分。但抓他們的理由真的是貪污嗎?顯然不可能。最後,據說落難王室們也確實付出了一大筆贖金(1070億美元!)才換得自由。

 

 

Mohammad bin Salman Al Saud, Deputy Crown Prince of Saudi Arabia, Minister of Defense, Chief of the Royal Court

Monarchies of the World 發佈於 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中東心臟》作者凱倫豪斯(她當過《華爾街日報》的發行人)分析,當今沙國王室的權力奠定在三個支柱上,第一是王室的團結,第二是石油收益,第三是宗教統治。三個支柱如今都搖搖欲墜。

 

王室團結因為交班給第三代的問題而危機重重,但客觀現實考量卻是你不得不交班給年輕人。

 

保守封閉的宗教氛圍也是非改革不可,而近年來確實也有起色(女性可以開車、開放電影院等),但沙國王權的起家就是與神權綁在一起,社會開放到底會引發多少宗教保守份子的反彈,恐怕不容樂觀。

 

但最牽動全球局勢的應該是石油問題。沙國是一個除了賣石油幾乎沒有其他有競爭力產業的國家,每年石油收入占GDP的六成,而且財政不透明,石油儲量也不透明,長年拒絕外界測量。

 

 

當全世界都在推動再生能源的開發、而美國已經能成功開採頁岩石油的時候,沙國不是不知道石油總有用盡的一天。矛盾的是,要發展其他產業,得先從石油經濟撈錢,所以短期內將更仰賴石油。

 

MBS推動「願景2030」,想要創造有全球競爭力的產業,取代石油經濟,但這需要新觀念、新技術、新人才,這回過頭來逼得沙國社會非改革開放不可。要開放,就必須與神權切割。要切割,王室必須要有穩固的權力基礎與經濟表現。所有問題都綁在一起。

 

沙烏地本來是為了因應武漢肺炎危機導致的經濟趨緩,所以呼籲OPEC與俄羅斯減產以維持油價。但俄國不願意,因為俄方認為高油價有利於美國生產成本比較高的頁岩油。沙國既然得不到俄羅斯支持,索性來個玉石俱焚,你低我比你更低,誰怕誰。

 

但其實打石油戰雖然不利於美國與俄羅斯,長期來看沙國也是討不到任何好處。美國與俄國的石油業者會對沙國施加什麼壓力?還是拿什麼利益來換?這值得後續的觀察。

 

MBS即位之後作風充滿爭議,但他身上負擔的改革重擔也是無與倫比。無論如何,沙國目前石油產量占全球25%,居世界第一。我們還是期望他與這個國家風平浪靜。

 

本文獲作者王家軒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本文內容主要引述自八旗文化《中東心臟

延伸閱讀

熊來了?俄皇精準轟炸掀「石油焦土戰」 美國如何避免經濟衰退「內傷」

2020-03-11

三大外資看石油恐慌 高盛警告:每桶下探 20 美元

2020-03-11

台塑王文潮 從石油王子變成抗疫推手

2020-02-20

地表最賺石油公司「沙烏地阿美」上市背後:從皇室到平民...被高福利養廢的土豪敗家記

2019-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