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亞洲經濟正在轉折點上

亞洲經濟正在轉折點上

謝金河

國際瞭望

796期

2013-07-29 11:06

台灣不是趨勢上的贏家,反而很可能是中國經濟減速的受害者,從台股陷在八千點裹足不前,可以看出台灣的產業瓶頸正待突破。

今年在南山人壽舉辦的經濟論壇上,南山人壽副董事長杜英宗定位今年的世界經濟為「轉折的年代」,這句話一直讓我印象深刻。沒錯!今年是全球經濟十分重大的轉折年代。

 

第一個大轉折是中國棄保八,這是八年頭一次棄守的強烈訊號,意味著中國追求高速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的年代已經暫告一段落。中國不再狂熱追求兩位數的GDP成長,取而代之的是經濟從量變到質變,從總量的增加到品質的精進,背後代表了產業的轉型,經濟結構的再調整。中國過去以高速出口成長,創造巨額貿易順差,成就全球獨大的外匯存底,這個三十年來的一貫模式,開始出現了重大變化。

 

過去三十年,中國GDP的增速成長,出口、投資與消費是三根大支柱,但是這兩年,出口的角色蛻變,去年GDP成長九.二%,出口占GDP的成長從○.九%變成負○.五%,出口已成GDP的減項,而一直以來居高不下的投資仍占五%,但已較前一個年度下滑○.六%,高消費拉動的GDP則占了四.七%,較一○年增○.九%,照這個趨勢下去,內需消費終將成為中國拉動GDP成長的最核心力量。

 

這以兩會召開期間,北京八家連鎖通路發起「陽春三月北京購物季」活動,發放二億元人民幣購物券,以每張二千元人民幣、十萬張,可以到蘇寧電器等大型連鎖店購物,憑券打折,大做促銷活動。從這個大動作可以看出,提振內需消費,已是中國經濟再轉型的第一步。

 

從一九七八年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進入快速成長的黃金十年,以中國高居世界第二的龐大經濟體來看,中國有如大巨人的身軀,每年以跑百米的速度,持續快速成長了三十年,這是人類歷史上罕見的經濟奇蹟。而這個經濟奇蹟,除了中國人民勤奮努力外,來自四面八方的外國直接投資(FDI),以每年八百多億美元的巨資砸在中國土地上,這是創造中國翻天覆地大變化的一股巨大力量。

 

如今,過去持續上升的FDI開始減速,過去源源不絕流入中國的熱錢也放慢腳步,過去中國的外匯存款都是巨額增長,如今開始出現負成長。中國龐大的貿易順差在二○○八年達二九五四.六億美元,到去年已降為一五五一.四億美元。這次溫家寶在兩會正式宣示中國放棄保八,這是中國放慢腳步的重要訊號。

 

兩岸未來貿易發展將有巨大變化

 

中國經濟的降溫,對台灣的影響十分重大。過去中國及香港一直都是台灣最大出口及創造貿易順差的市場,目前這個結構沒有改變,但是今年前兩個月顯著發現台灣對中國出口零組件、半成品的成長已出現瓶頸,今年前兩個月,台灣對香港及中國出口金額為一六八億美元,衰退一一.三%,這比整體出口衰退四.五%還要大得多,中國對台灣的出口比重,已從最高峰的四六%持續下滑到三七.八%,這個數字透露了兩岸未來的貿易發展即將出現巨大變化。過去被台灣忽略的東協市場,今年前兩個月,台灣對東協國家出口達八十一.八億美元,占總體出口比重達一八.四%,創下歷年新高紀錄。

 

從這個現象可以看出,ECFA(兩岸經濟協議)效益並未明顯浮現,但是東協加快成長腳步,雙邊貿易額急速增加,而兩岸簽署ECFA卻卡住台灣與東協國家簽署FTA(自由貿易協定)的機會,這是眼前台灣必須面對的問題。

 

第二個大趨勢就是東協國家的奮起。九○年代,李登輝總統當政的年代,李總統全力鼓吹企業南進,當時國內企業紛紛南進探路,有的到泰國,有的到印尼、馬來西亞。源頭是一九八○年代,新台幣快速升值,有一段時間,我們形容台灣錢太多,叫作「台灣錢淹腳目」,後來錢淹到鼻孔。台灣因為新台幣持續升值,從一九八五年的四十.六兌一美元,一直升到九二年的二十四.五二,新台幣升值造成房價大漲、股市大漲的泡沫,從九○年代開始,台灣的資金開始向外逃竄。當時有兩股力量,一邊是西進,一邊是南進。例如,正新、康師傅、旺旺,都是九○年代西進的先驅,另一邊是南進,當時包括東元、宏碁都到菲律賓蘇比克灣,台達電、聚亨等則跑到泰國;連一般股票的散戶投資人,也是兵分兩路,在台股漲到一二六八二點的時候,像大戶榮安邱就前進香港大買匯豐控股,也有很多知名大戶則另闢戰場,到泰國炒股。

 

九三年底我曾和朋友到訪泰國,也到泰國券商參觀,進去嚇了一大跳,因為很多VIP室都是操台語口音,顯然都是台灣過去的大戶。泰國SET指數在九四年元月五日創下了一七八九.一六點的歷史高點,但是這一年,也正是東協國家興衰的轉捩點。

 

關鍵的轉捩點,是九四年中國突然宣布人民幣與外匯券併軌,當時外匯券僅限於外國人流通使用,在外匯券取消前夕,一美元兌換五.七六元人民幣,九四年人民幣突然貶至八.三兌一美元,當時黑市兌換價一度達十一至十二元人民幣,人民幣大貶為中國創造強大競爭力,原來跑到東協投資的錢紛紛轉向。

 

從九四年人民幣大幅貶值,到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短短只有三年光景,但是資金大挪移卻對東南亞及東北亞市場造成嚴重傷害。熱錢快速轉向,使東協國家左支右絀,到了九七年全都釀成危機,當時很多人把東協國家的政治貪腐、勞動力太弱,加上銀行不良放貸視為金融風暴主因,其實遠因是人民幣的大幅貶值。

 

東協

中國與東協的經貿合作加速進行,但台灣與東協之間的合作談判卻遲無進度。

(圖片來源/Top Photo)

 

人民幣壓力解除  東協享有工資優勢

 

亞洲金融風暴是中國經濟躍升的一個重要階梯,但對多數亞洲國家來說,卻是難以承擔的重大傷害。一直到今天,像印尼、馬來西亞仍有很多在九七年前後大興土木後來停工的棄樓,亞洲金融風暴給東協國家留下難以磨滅的重傷害。

 

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讓泰銖從二十二.二兌一美元急速貶到五十六.四五;菲律賓的披索從二十六.八貶到五十八.五;印尼盾從二二四九貶到一六九五○;馬幣則是貶至崩潰邊緣,最後以三.八兌一美元釘住美元。韓國也受創慘重,韓元從八七四兌一美元狂貶到二○○○。

 

匯市崩盤,股市也崩盤,泰國從一七八九點跌到二○四.九九點,一直到今天為止,泰國股市都未能回到九四年創下的天價。韓國的災情也很慘烈,三十一家大財團倒掉十六家,韓國的汽車廠、銀行紛紛重組,三星則從廢墟中重新站起來。

 

東協國家經過近二十年的休養生息,今年開始出現了巨大變化,關鍵又在人民幣。從人民幣改採浮動以來,人民幣已升值逾三○%,人民幣兌美元緩步推進到六.二八八,這個價位已十分接近九四年五.七六的位置。也就是說,人民幣貶值帶給東協國家的巨大壓力已經解除;另一方面,東協國家完全享有工資的優勢。

 

在人民幣九四年大貶值的那個年代,中國的工資平均只有三四百元人民幣,十幾年下來,中國努力調高工資,如今工資水位已上升到三四千元人民幣,但東協多數國家仍停留在一千元人民幣左右,東協國家逐漸取得低工資的優勢。

 

去年我走訪日本UNIQLO的時候,該公司大中華區總經理已預告兩年之內,他們會把中國生產基地逐漸移轉到東協、孟加拉、巴基斯坦這些新生產基地,當中國逐漸放棄世界工廠角色的時候,東協市場趁勢而起。

 

從人口的角度來看,東協市場雖不及中國的十三億人口,但是印尼有二.五三億人,菲律賓也有一.○八億人,泰國有六七八○萬人,馬來西亞也有三千萬人,單是東協四國就有四.五億人,若再把擁有六千萬人的緬甸,八千萬人的越南加進來,人口數已接近中國的一半。況且,從東協四國,下一輪有越南、緬甸、寮國、柬埔寨這些國家逐漸崛起,經歷了金融風暴襲擊,調養了二十年的東協國家再奮起,絕對不只是曇花一現,很可能是未來十年亞洲的新焦點。

 

人民幣

 

日本經濟開始出現顯著大轉折

 

第三個大訊號是日本再生,假如說中國是以跑百米速度狂奔三十年的大巨人,那麼日本就是龜息了二十年的忍者龜。從一九九○年泡沫經濟吹破,日本就陷入漫長的失落調整狀態,號稱「失落二十年」,今年日本經濟開始出現顯著的大轉機。

 

先從日圓說起,從二次大戰後,日圓從三六○兌一美元,開始走上大升值循環。一九八五年的廣場協議是加速日圓升值的催化劑,從一九八五年的二六三升值到九五年的七十九.七五,應該是日圓升值的主升段,海嘯發生後,日圓進入末升段的調整。儘管日本經濟千瘡百孔,企業競爭力節節敗退,像索尼預告這個會計年度要大虧二二○○億日圓,松下虧七八○○億日圓,夏普也要虧二九○○億日圓,但是日圓成了利差交易標的,又成了重要避險貨幣,縱使海嘯、核災重創日本經濟,但是日圓去年十一月仍然一度升值到七十五.五八。

 

但是,這一個多月來日圓卻出現了巨大轉折,日圓從二月一日的七十六.○三一口氣貶到三月十五日的八十四.一六,日圓一個多月來狂貶一成以上,這是日圓很少出現的走勢。過去日本政府為了阻升日圓,可說是卯足全力,但這回日本政府只宣示要用十到六十五兆日圓買債,日圓就一貶不再回頭,除了日本公布二○一一年貿易逆差寫下二.五兆日圓歷史新高,元月貿易赤字高達一.四七五兆日圓,日本貿易逆差愈來愈龐大,也成了助貶日圓的酵素。

 

這次日圓一口氣貶了一成,從長線走勢來看,日圓在七十五.五八的位置可能已是升值的極限,日圓有可能向九十,甚至一○○日圓的方向叩關,從廣場協議以來,日圓升值已是常態,日本企業莫不努力對抗日圓升值對出口的壓力,這二十年來日本企業面對日圓升值調整得相當不錯,一旦日圓貶向九十或一百日圓,日本企業的獲利將大躍進。像豐田汽車、本田、日產、佳能、KYCERA、FANUC、UNIQLO等大企業競爭力都會進一步上升,最近索尼等發布巨額虧損,股價不跌反漲,原來是在反映日圓貶值的利多。

 

除了日圓貶值的助力,東協再起,日本也是最大受益的國家,九○年代起,日本企業在中國投資並不順利,東協國家成為日本產業外移的最重要基地,像去年泰國發生水災,大家赫然才發現泰國二○一○年的FDI,日本居然占了七成,這次東協再起,日本順理成章成了最大贏家。

 

從股市來看,日經指數從八一三五.七九點漲到一○一七二.六四點,近三個月來,日本股市大漲二○三六.八五點,漲幅超過二五%,相對台股上漲二三.六%,韓國上漲二五.一二%,日本股市一點都不遜色,股市強勁表現,已經預告日本正從失落二十年走出來。相較中國股市只上漲一成多,這是二十年來從未見過的新局面。

 

從上述三個新趨勢,台灣都不是趨勢上的贏家,反而很可能是中國經濟減速的受害者,從台股陷在八千點裹足不前,可以看出台灣的產業瓶頸正待突破。

 

日經指數

 

日經指數

延伸閱讀

新版的亞洲金融風暴又來了?—— 大馬危機開了第一槍

2015-09-03

東協將開啟黃金10年

2014-05-22

重新檢視雙印危機——看「邊境市場」再起

2013-08-29

注意中國經濟減速的訊號——東協再起

2013-07-15

日本可能有大變化——日圓大貶值的契機

2012-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