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不可忽視的資產風險

李杰

聰明理財

達志

勝出

2019-08-26 17:32

資產和負債有很大的不同,負債往往真實,資產卻往往存在水分。負債非常惡劣的情況你很難指望變好,但資產非常豐厚卻可能只是表面現象。

有一句老話叫「雖有家財萬貫,喘氣帶毛的不算」,這話用來形容某些水產養殖類企業很合適。這類企業的存貨就存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帳面上顯示1,000萬元的存貨很可能在一場突如其來的疫病下不翼而飛。更糟糕的是,就是連一些存貨的清點都是個難題,某海參養殖公司,他的存貨可能都在一個大水塘裡,水底下到底有多少海參,誰能說得清呢?

 

若一個企業的資產負債表中,存貨的占比很大就要非常小心,一定要仔細看財報中對存貨減值處理的具體判定條件是什麼,以及存貨的具體結構是什麼(產品、原物料等各占多少)?更重要的是,這個產業的產品更新換代是否很快(例如電子消費產品或者流行服飾服裝)?或者存貨中的原物料價格是否經常發生變動(例如原物料以石油、化工、化肥、農產品為核心的)?企業計入存貨時的買入價格是在高位還是低位(例如正好在上一個原物料價格高峰的時候大量買入)?

 

應收帳款也是個歷史上的高風險地段,應該收回的總是未必能收回。一個公司的應收帳款占銷售收入的比值,在同業的對比中可以作為一個經營觀察的重要指標。橫向比較過高的「應收占銷售額比」一般說明公司的銷售政策偏向寬鬆。而這個指標用來對過去年份進行縱向同比,如果出現持續地升高,則揭示公司釋放了很多的賒銷額度,可能遭遇了激烈的競爭。突然異常高的應收帳更要特別小心。多數的應收帳是一年內欠的還是欠了很長時間?不同欠款週期的壞帳預提額是多少?如果同業別的公司都是三年以上的應收帳90%計提壞帳,而他卻只提20%,顯然他的業績有明顯的粉飾和潛在的風險,對公司的誠信度也要扣分。

 

「公允價值變動損益」是利潤表中不太引人注意的一項,對於專注在主營業務的公司不常見。但對於在資產負債表中擁有較高的交易性金融資產、投資性房產的公司就需要留意。這些資產在持有期間以獲得資產時的成本記帳,但其實際價格卻可能是變動的(例如股價和房價),這二者之間的差價就是公允價值變動的來源。

 

無形資產、商譽也是資產風險中的常客。對於無形資產突然增加的情況要小心鑑別,看看是否是由於將開發費用資本化處理的結果。

 

商譽是透過購併行為取得企業時,支付高於被收購企業淨資產的溢價部分。喜歡用資本運作、收購大量企業的公司往往商譽值極高,但當被收購的企業出現虧損等經營不善的後果時,商譽就要減值,進而對業績造成影響。應對方法也很簡單,高度警惕喜歡費用資本化和大肆購併的企業。

 

在建工程的妙處就在於由於是在建狀態,所以確認可以隨心所欲而且不容易被查證。既可以透過推遲在建工程轉為固定資產的時間,用來規避新增固定資產的折舊額。也可以把說不清楚流向的錢一股腦扔給在建工程。對於前者,表現為總是拖延在建項目的工期。對於後者,就是總是有一大堆的在建項目,你既搞不清為什麼要建,也查不清建設的真實成本。很顯然,一個專注於主業的公司要搞龐大的在建工程更困難些,因為必須說清楚工程與主業的關係。但如果業務很雜,而且是多元化的,那就名正言順了,非常適合上演好戲。

 

投資者天生都喜歡關注利潤表,而往往忽略資產負債表。但實際上,強大的公司首先必須具有一個強大健康的資產負債表,亮眼的利潤表如果是以脆弱的資產負債表為基礎,可能只是美麗而脆弱的沙雕。資產負債表的持續惡化,往往是業績即將出現變化的危險信號。

 

看更多《勝出》

延伸閱讀

投資者的真面目是?

2019-09-05

厲害的投資人能從公開訊息中發現高價值線索

2019-08-26

在股市中會買的,還是會賣的是贏家?

2019-08-26

神仙才能預測市場

2019-08-26

台灣「超級傷寒」首起病例!男子一天拉肚子19次

2019-09-2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