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李烈:趁自己還有力量,再拚一場

李烈:趁自己還有力量,再拚一場

廖怡景

個人成長

shutterstock

621期

2008-11-13 14:16

「囧男孩」製片李烈,五十歲了,卻依舊勇於改變,找出自己人生的活水;三十五歲在中國經商失敗,賠光了積蓄、也讓自己封閉了一段時間,但現在對她而言,這不是最重要的,她在意的是,人生有沒有用盡力量。

什麼樣的場面我沒見過?二、三十年前,我在天津第一次公演,那時中國還很落後,見到台灣明星是一件大事情,二、三萬人擠在體育館裡,看你演出;結束後,圍著你的車不讓你走。還有女觀眾抱著我,跪在我面前哭,告訴我:「我終於看見你了。我走了三天的路,就是為了看你一面。」想想看,那種幾萬人的大場面,很多人對著你大喊,會很enjoy的。

 

人生 好玩是最重要的

 

但是,那個經驗也讓我完全清楚,為什麼很多人會迷失在掌聲裡。當下很開心、很享受很虛榮;但我不一樣的是,會有另一個我跳出來說:「難怪,會有那麼多人喜歡掌聲,走進去就回不來了。」自己察覺得到掌聲是那麼一回事,然後,會很理智的要自己跳出來。

 

我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和我的個性有絕對的關係,天生就是討厭而且害怕一成不變。

 

當演員久了,總會想要面對不一樣的挑戰。如果當演員只是為了要混一口飯吃,那是很容易的,對我們這種已經變成戲精的人來說,真的是太好混了,但就變得不好玩了。我喜歡的事,是好玩、覺得有趣的。

 

那時,放下演戲的工作,去做成衣,惟一的理由就是想改變。因為,當演員的生活對我而言已經是很受罪、很乏味了。

 

我的拍戲量很大,角色一成不變,對我而言,在表演這件事上,不用花任何的腦筋和力氣,只要很制式的反應,就可以把事情做完;這個東西讓我很痛苦,沒有樂趣。折磨了自己滿長的一段時間,我一直告訴自己要改變、要改變。開始去touch(接觸)不同的東西。

 

因為拍電視劇的關係,所以在中國很紅,沒有進去不知道,一進去才發現,哇!自己怎麼這麼紅。很嚇人,每個人都來問戲裡的衣服哪裡買的;心裡想,可能可以往這方面著手吧。因此,就找了一位做成衣的朋友,跟著做了一段時間,來了解整個成衣製作過程。

 

那個時候,一邊拍戲,一邊學做成衣,生活很exciting(刺激),覺得生活裡又出現了一個新玩具,兩邊弄,覺得東西很好玩。一年多之後,覺得好像可以做了,就進去中國了。

 

五年在中國的時間,是我最精華的歲月。那時,如果強迫自己拍戲,可能不知道賺多少錢了;不僅賺很多錢,而且不會賠,還賺更多。

 

不過我應該也賺不到那種錢,因為一定覺得無聊,即使不做成衣,也會找其他的事情做。

 

我在一九九○年進中國,九五年離開。那五年的時間,我長期住在那裡,那時我很年輕,而且身分是從明星很快地退到後面去,很努力地去做這些事情。因為希望可以得到改變,希望努力可以得到某一種成績。

 

失敗得早 還能重新開始

 

但後來以失敗收場,失敗很重要的原因,簡單地講,就是大家都認為你很有錢,你本來就很有錢,那我騙你一些錢、拿一些錢有什麼關係?但他們不會理解,我這些錢也是辛苦賺來的。所以,我賠了一千萬元,把年輕時賺的全部賠光;我離開中國時是身無分文的。

 

那一次還滿慘的,傷得很重,輸的不只是錢,還讓我在人的方面,得到很負面的東西。

 

那時,我療傷了三年之久,這三年的時間很沮喪,什麼事情都不想做,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我的人生被打到谷底,非常非常地低潮,甚至比感情問題,更讓人感到低潮。

 

因為,感情的低潮,你還會有力氣去工作,但這件事,是我完全沒有辦法工作。我想,「我幹麼還要那麼努力去做事,沒有用嘛!」後來,是靠時間走出來的。

 

不過,這和年齡有關,因為年輕的關係,會很在意成功和失敗,特別是在意付出的一定有代價。當付出沒有得到代價時,就會很傷。不過,也還好還年輕,失敗了可以重新開始。

 

漸漸走出來之後,我在考慮要做什麼?不考慮做演員,是因為環境真的變了,再加上我的年齡已經沒有太多角色;那時,很多年輕的演員已經出來,自己年紀大了,也不可能再去演女主角了,自己都會覺得噁心「哇靠,那麼老的玉女。」

 

同時,整個電視生態,戲都是粗製濫造。那時我想,好吧,當初我是因為覺得戲太粗製濫造而離開,如果再回來面對是比以前更糟的狀況,那我為什麼要去把它撿回來?如果再去撿回來,不是表示我這五年在外面奮鬥的時間是浪費掉了。

 

那麼,到底我還可以做什麼?我不太可能去做導演,我沒有這樣的訓練,也沒有這樣的talent(資質);嘗試去寫劇本,也覺得自己在這方面天分不是那麼夠。我也許有很多idea和故事,但要把這些idea和故事寫成劇本也是要天分的;其他技術方面更不用說,所以就只好做製片。

 

我做事情,做每一個決定的時候,都一定會問自己:「好吧,這件事情的底線在哪裡,最壞的後果是什麼?到什麼樣的程度就要收手?」最壞的後果一定要想清楚。這次選擇做「囧男孩」,我決定下的很快,當時的理由是,我告訴自己,「這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要下這種決定了。」因為,年紀愈大,可能沒有那種力氣、也沒有那種膽識去做這樣的事了。

 

趁年輕還能動 快追求夢想

 

我必須要承認自己以後會沒有力氣做這件事,因為做製片是非常辛苦的事。

 

譬如說,「囧男孩」光勘景,不是拍景,都是早上六點半或是七點出發,一整天看四間至五間學校,學校的每個角落都要走一遍。秀山國小非常大,每個區塊都要走,一樓上二樓,二樓上三樓,地下室也要去。四個學校走下來,腿都軟了,一邊拍照,最後,那九人巴士裡,整個車子都是臭的。

 

像這樣的事情,這幾年我可能還做得來,再過幾年,我就真的走不動了。

 

所以,要趁自己有力量的時候,不要怕改變的去完成事情;我的電影夢,要做到不能做,不好玩為止。

 

我做每一件事,都是有樂趣,只要有樂趣才不會覺得辛苦。做演員這件事,對我而言是很輕鬆的,因為,你就是只要做一件事就好了,在旁邊stand by,你只要把表演做好;但現在是要去做好每一件事情,那種成就感是不一樣的。

 

曼菲(舞蹈家羅曼菲)的離開,一定有影響到我,會擔心自己來不及去做一些事情,所以會很快的下決定,放手一搏;因為你太清楚生命的脆弱度。

 

我那時曾問我自己:「我希不希望自己在眼睛要閉下的那時候,遺憾沒有做過這件事?」因為,我不想面對遺憾,我希望有一天我要離開這個世界時,會很開心地說:「我想拍電影這件事,我做了。」

 

我和曼菲都是追求完美、不喜歡平淡的人。

 

曼菲有一段時間很不好,有一次我陪她散步,只有我們兩個人,她告訴我:「好辛苦,我不想活了。」聽了好心痛啊!

 

後來,她走的時候,我其實沒有因為她的走而流眼淚,是因為我慶幸她解脫了。

 

我了解我的朋友,我知道她一定也想解脫,因為,我們都是要完美的人,都是要活得好好的、漂漂亮亮的;如果不是那樣的,那寧願不要活。所以,她走時,我就和她說:「你不用再受苦,你的靈魂到另一個世界去跳舞了。」

 

年輕的時候會不服輸,但其實到了一個年紀,就不會了。你會很清楚,這不是服不服輸的問題,是很多因素的總和。

 

為了怕人生來不及做事,而做改變,我是那種不然就不要做,要做就要盡量、盡我們的力量,把所有的力量都拿出來一直做。這樣,如果事情失敗了還是會很坦然,盡力,讓我能面對我自己。

 

能面對自己這件事,是很重要的。

 

幸運之外還要有勇氣

 

雖然我在三十五歲時賠掉了很多錢,但在賠的過程中,也得到很多經驗。讓我在看很多事情可以洞悉問題,跳脫到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事情,這都是因為曾經走過那些路的關係。

 

不過,坦白講,我真的覺得自己是幸運的。

 

每次,在我想改變的時候,心裡總有些猶豫,但母親或弟妹都挺我,讓我沒有後顧之憂。很多時候,不是想做就可以去做,一定要有支持你的力量,只要有支持的力量,勇氣就會比別人強。

 

我相信很多人也想那樣做,但身邊的條件不能配合。

 

我對自己內心是很敏感的,我是follow自己內心聲音的人,我有時會想:「當初如果我不是跟著自己的感覺做這些事,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後來,想想就覺得算了,還是現在的自己好,很難想像,自己再回去過那種日子。

 

我很喜歡「囧男孩」裡的一句話:「只要記得微笑,就不會害怕。」這就是勇氣,一種人生可以勇敢走下去的勇氣。

 

不必不服老,清楚自己、面對自己,了解自己的能力範圍在哪裡,跟著人生的律動走,就會輕鬆了。

 

李 烈

今年剛好50歲,李烈的人生,未必每個階段都成功,但卻都很精采。李烈人如其名,無論是工作、感情,都是轟轟烈烈;她說,「我最不能忍受一成不變的事。」這樣的個性,讓她在35歲賠光積蓄後,卻在50歲時,再製作出「囧男孩」來,讓人對她不得不佩服。

延伸閱讀

疫情下「蔬食」業績逆勢成長2成!素花枝丸、素雞塊…小七熱賣商品背後供應鏈揭密

2020-07-06

新冠疫情造成斷崖式的就業傷害 陶冬:部分工作或將永遠消失

2020-07-05

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暢談新創:看好疫情後的世界讓台灣更有機會

2020-07-03

為何五月天賠本也要唱?疫情下辦出4000萬網友嗨爆盛宴 線上演唱會操盤手揭因

2020-07-01

柯文哲的經濟處方箋》疫後新經濟時代來臨⋯企業如何生存、轉型?誠品、雄獅祭解方

2020-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