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你夠聰明去Google上班嗎?

你夠聰明去Google上班嗎?

皇冠文化集團

個人成長

2013-10-30 11:04

Google的智力挑戰無奇不有,來應徵的人不知道自己的思緒會「降溫」還是「升溫」,也不知道最終的答案對還是錯。Google的挑戰通常不只一個好答案,有些還不錯,有些很平庸,有些棒透了。面試後,求職者看不太出來自己的表現令不令人滿意。來Google應徵的人通常會陷入沉思,立刻開始妄想......

地點是美國加州山景(Mountain View),吉姆正坐在Google公司總部四十四號建築物的大廳裡,旁邊還有五、六個人,各自帶著不同的恍惚表情。大家都呆呆盯著世界上最愚蠢卻又最讓人無法轉移視線的電視節目,也就是Google的即時線上搜尋看板,顯示出此時此刻世界上的人正在Google搜尋的字詞清單,不斷往上捲動。看到這塊看板,就像撬開了鎖,看見全世界所有人的日記,卻只讓你懊悔不已。就在這一刻,在美國的紐奧爾良,或印度的海德拉巴,或英國的愛丁堡,某個人的私慾和焦慮展現在獲選進入Google公司大廳的窺探者眼前──他們多半是二、三十多歲的年紀,等著面試。

大字版聖經
過度種雲
時空幻境幻想傳奇
全世界最大的冰河
JavaScript
男性化妝品
教育的目的
和射箭有關的俄羅斯法律

吉姆知道形勢對他很不利。Google每年會收到上百萬封求職信,根據估計,在一百三十份申請中,只有一個人能找到工作;相較之下,申請進入哈佛大學的高中生每十四人中就有一人得到入學許可。而且跟在哈佛大學一樣,Google的員工必須克服一些艱難的障礙。

吉姆碰到的第一個面試官遲到了,而且滿身大汗,他騎腳踏車來上班。一開始時他問了一些很有禮貌的問題,了解吉姆過去的工作經驗。吉姆熱切地解釋他短短的職業生涯。面試官沒看他,自顧自打著筆記型電腦做紀錄。

他說:「下一個我要問的問題有點不尋常。

「 你被縮成五分鎳幣的大小,然後丟到果汁機裡。你的質量減少了,因此密度仍跟平常一樣。六十秒後果汁機就會啟動,你該怎麼辦?」

面試官從電腦螢幕前抬起頭來,露齒而笑,像個拿到新玩具的瘋子。
吉姆說:「我會把口袋裡的零錢拿出來,丟到果汁機的馬達裡,讓馬達卡住。」
面試官繼續打字:「果汁機內已經密封了,」他回嘴,似乎已經聽過同樣的答案。「如果你可以把口袋裡的零錢丟到馬達裡,打果汁的時候就會漏進去。」
「沒錯……嗯……那我會解皮帶、脫襯衫,把襯衫撕成一條一條結成繩子,或許把皮帶也接上去,然後把鞋子綁在繩子上,就像套索一樣……」急促的打字聲。
吉姆絞盡腦汁:「不是套索。那個阿根廷牛仔拋出來的東西叫什麼?繩子一頭繫了重物。」
對方不答腔。吉姆覺得他的答案很無力,不過開了頭就得說完:「我會把重物丟過果汁壺的頂端,然後爬出來。」
面試官說:「『重物』不過就是你的鞋子。鞋子怎麼撐得住你的體重?你比鞋子重多了。」
吉姆無話可說。還沒完呢,面試官突然對話題有了興趣,他開始一條一條否決吉姆的謬論。他不認為跟著吉姆一起縮小的襯衫可以結成一條長到能碰到果汁機頂部的繩子。要是吉姆真能爬到果汁壺上面,要怎麼下來?就實際而言,真能在六十秒內結出一條繩子嗎?

吉姆不知道所謂實際從何而來。感覺就像Google發明了縮小光,計畫下禮拜要拿出來測試。「很高興能認識你。」面試官邊說邊伸出一隻汗漬未乾的手。

這是一個絕望的時代。在記憶所及的範圍內,工作機會的競爭從未如此激烈。面試官也比以前更難應付。景氣復甦,就業機會卻未跟著增加,工作的本質也變了,便帶來這樣的苦果。

在某些找工作的人眼中,Google就像山丘上閃亮的城市。最聰明的人在這裡做最酷炫的事情。《財星雜誌》每年都會選出「上班族最想進入的一百大公司」,Google通常都在前幾名。Google位於山景的總部辦公室提供形形色色的設施給眾人欽羨的員工。有十一個美食餐廳供應免費、健康、在地生產的食物;攀岩牆和游泳池;整片牆大小的白板,隨時可以分享想法;桌球、手足球和空中曲棍球的遊戲檯;英國的紅色電話亭和恐龍造型的樹叢等可愛的裝飾品。Google員工想用洗衣機時不用投幣、可以享受免費的感冒疫苗、外語課程、洗車服務和機油更換。住家和辦公室之間有接送服務;購買油電混合車可得到五千美元的補助;在辦公大樓間移動可以騎公共摩托車。家有新生兒的父母補助五百美元購買外食,還能休假十八個星期和小寶寶培養感情。家有同性伴侶,醫療津貼的所得稅由Google支付。所有的員工每年都能享有一次滑雪假期。額外補貼並不一定只是金錢,也不像前幾代爭取到的福利是由工會或個人協商得來。Google所在的產業非常仰賴第一流的人才,因此Google提供的福利非常划算。福利制度除了讓員工感到幸福,也讓外人豔羨不已。

Google並不如大家想的那麼特別。今日的失業大軍已經讓所有的公司都變成Google了。今日,平淡無奇的公司一有職缺,就有許多優秀人才來申請。這對有能力聘請新人的公司來說非常有利,跟Google一樣,他們可以精挑細選,雇用這一行最優秀的人才。求職者則失去了優勢,他們要面對比從前更艱難、更無禮、更富侵略性的審查。

在面試時這一點最為明顯。習慣上面試官當然會問不少類型的問題,包括都快變成陳腔濫調的「情境」問題:

「你應該碰過和小組成員不合的情況,要不要說說看?」
「如果碰過粗魯的顧客,說說看你怎麼處理的。」
「你一生中最失敗的經歷是什麼?」
「你曾經無法在期限前完成工作嗎?後來怎麼辦?」
「你管理過最多元化的小組是什麼樣子?」

也有和業務相關的問題:

「你會怎麼向外國來的訪客介紹健全食品超市 ?」
「說說看目標超市 怎麼跟沃爾瑪 競爭,我們該如何改變品牌策略來提高市場佔有率。」
「你要如何增加美聯銀行 的客戶數目?」
「在未來的十年內,星巴克會面臨什麼樣的挑戰?」
「你要如何讓Facebook賺錢?」

還有工作抽查。有職缺的公司不問求職者能做什麼,倒是期待他們能在面試時表現一下。業務經理必須擬出行銷計畫;律師起草合約;軟體工程師寫出程式碼。

最後則是沒有標準答案的智力挑戰──正是Google最出名的地方。「被丟到果汁機裡」之類的問題便是面試官評量智力靈活度或甚至企業家潛質的方法。這兩個特質在Google很重要,因為這家公司正在飛快成長,受聘擔任某個職位的人過幾年或許就會接下其他的職務。工作抽查雖然有價值,但只能測出特定的技能組合,特異的問題是為了測出每家公司都想要的特質,也就是創新的能力,但只有極少數的公司知道該如何評量。

因此,Google面試時提出的問題已經有不少傳播到山景以外的地方。根據品牌調查公司華通明略(Millward Brown Optimor)的估計,Google的「品牌」價值目前在世界上傲視群雄,高達八百六十億美元。成功之後,一定有人仿傚。各行各業都鄭重宣誓要「更像Google」(在廚房地板材料那一行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當然,面試也要跟隨Google的風格。

接下來是哪個數字?

科技公司有項古老的傳統,用邏輯謎題來測驗求職者,也因此造就了Google的面試風格。看看下面的題目吧。面試官在房間的白板上寫了六個數字:


問題是:接下來該放哪個數字?
心理學的測試也用過類似的謎題來評量創意。在大多數情況下,求職者被難倒了,不屈不撓地試了又試,想了解這串左看右看都毫無意義的數字。大多數求職者最後放棄了。少數的幸運兒則靈光一閃想到答案。別管數學。用簡單的英文把數字拼出來,就像下面這樣:

ten
nine
sixty
ninety
seventy
sixty-six

數字排列的順序是按照包含了幾個英文字母!

再看仔細點。十(ten)並不是唯一一個含有三個字母的數字,還有一(one)、二(two)、六(six)。含有四個字母的數字不光是九(nine),還有零(zero)、四(four)、五(five)。所以這些數字除了有指定的字母數,也是同一群數字中最大的數目。

重頭戲來了,下一個數字是多少?六十六之後的數字應該包含九個字母(如果有連字號,不算一個字母),也應該是九個字母的數字中最大的那個。左思右想,或許你會想到六十九(ninety-six)。看來應該不會大於一百(one hundred),因為一百有十個英文字母。

或許你也想不通,七個字母的數字為什麼是七十(seventy),而不是一百(hundred)。一百萬(million)和十億(billion)也有七個字母。合理的猜測是,這些數字都是基數,用正確的英文體例拼寫。所以一百的正確寫法應該是「one hundred」。

在「整數數列線上大全」(On-Line Encyclopedia of Integer Sequences)網站中,你可以輸入一連串數字,網站會告訴你下一個數字是多少。在面試的時候當然不能用這個網站,不過從網站可以算出這個數列的下一個數字是九十六。近幾年來,這個問題已經出現在各行各業的面試中。通常面試官問這個問題只為了讓可憐的求職者坐立難安。在這些公司裡,唯一正確的答案就是九十六。

在Google卻不是。如果你到山景面試,回答九十六的話還好,而更好的答案是──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
也就是十的一百次方(one googol)。

但這還不算最棒的答案。更上一層樓的答案是──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
十的一百零一次方(ten googol)

這個答覆可以回溯到一九三八年 左右。有一天,九歲大的米爾頓‧西洛塔(Milton Sirotta)和弟弟艾德溫(Edwin)跟舅舅 在紐澤西斷崖那一帶散步。舅舅名叫愛德華‧卡斯納(Edward Kasner),在哥倫比亞大學教數學,他已經小有名氣,因為他是第一個在這所長春藤名校取得理科教授終身職位的猶太人。卡斯納找了一個話題,愛讀書的九歲孩子應該會很喜歡,也就是「一」後面跟了一百個零的數字。他鼓勵外甥為這個數字取個名字,米爾頓建議「googol」。

一九四○年,這個詞出現在卡斯納和詹姆士‧紐曼(James Newman)合著的《數學與想像》(Mathematics and the Imagination)中。還有一個更大的數字「googolplex」,定義是十的十次方的一百次方。兩個詞都流行起來,滲透到大眾文化中,出現在卡通「辛普森家族」裡,也用來命名賴瑞‧佩奇(Larry Page)和賽吉‧布林(Sergey Brin)發明的搜尋引擎。史丹佛大學的大衛‧柯勒(David Koller)提到:

西恩〔安德森〕和賴瑞〔佩奇〕在辦公室裡寫白板,希望能想出一個好名字,要讓人能聯想到為大量資料建立索引。西恩說那就「googolplex」吧,賴瑞答覆說比較短的「googol」好了(兩者都指特定的天文數字)。西恩坐在電腦終端機前,搜尋了網際網路域名登記資料庫,看看能不能把這個剛想到的名字登記下來使用。西恩拼字時很容易出錯,他搜尋的名字拼成「google.com」,還沒被別人登記。賴瑞很喜歡這個名字,不到幾個小時他就完成了步驟,把「google.com」登記在他跟賽吉名下。

一九五五年卡斯納去世,自然不知與這個數字有關的名稱出現了。近來,googol和Google的血脈變成棘手的問題。二○○四年,卡斯納的甥孫女派瑞‧佛萊雪(Peri Fleisher)提出控訴,說佩奇和布林的公司未提出賠償就把這個字占為己有。佛萊雪說她會找出能採取哪些法律行動(報紙的最佳頭條是:「你們Google問過我們Googol人的意見了嗎?」)。

Googol-Google的難題正如洋蔥一層一層的結構。你得先明白重點在於這個數字的拼法,而不是數學性質,那就夠難了。然後你得了解卡斯納的數字並牢記在心。覺得自己很聰明的一般人想到十的一百次方就覺得可以到此為止。但還有最後一層,十的一百零一次方大於十的一百次方,才是正確的答案。


想像力和發明

問求職者這麼困難的問題,會不會太過分?在Google的話不算過分。但是,在面試時問這麼難的謎題也有缺點。這裡的答案就看你的洞察力:答得出來就答得出來,答不出來就答不出來。沒辦法用推論的,也沒有辦法辨別求職者真的能解決問題,還是已經知道答案。來到Google應徵的人更應該懂得使用搜尋引擎的方法,求職者應該會在Google搜尋別人對於到Google面試的建言,包括會被問到的問題。因此,Google支持面試官採用不同類型的問題,沒有固定的答案,沒有決定性的「正確答案」,就Google的哲學而言,好的面試問題就像可以帶回家寫的考試題目。能想出面試官從未聽過的答案,而且要比他聽過的答案更好,才是最有挑戰性的地方。

一位求職者告訴我,Google的面試官「冷漠且實事求是」。另外一個大家常聽到的形容詞是「麻木」,完全看不出一絲情感。面試官坐著,面無表情地在筆記型電腦的鍵盤上敲打。你開口,自以為才華橫溢……對方沒反應,打字的速度也沒有變化。

這是設計好的。Google的智力挑戰就是要讓人大惑不解。來應徵的人不知道自己的思緒會「降溫」還是「升溫」,也不知道最終的答案對還是錯。Google的挑戰通常不只一個好答案,有些還不錯,有些很平庸,有些棒透了。面試後,求職者看不太出來自己的表現令不令人滿意。來Google應徵的人通常會陷入沉思,立刻開始妄想。另一個奇怪的現象則是其他公司採用了Google的面試問題,卻不知道應該期望什麼答案。

生魚片或按摩只是Google普通的福利,精髓所在則是百分之二十專案:Google的工程師每個星期可以把一天的時間花在自己選擇的專案上。這樣的冒險機會千載難逢。你想,寶僑家品怎麼可能一個星期給員工一天的時間去構思新的洗髮精?在Google就可以。根據報導,源自百分之二十專案的產品帶來Google一半以上的收入,其中包括Gmail、Google地圖、Google新聞、Google天際和Google Voice。

要如何衡量一個人發明的天分?這個問題在商學院內已經問了幾十年了。不論發明天分是什麼,很多聰明人顯然不懂得怎麼發明新東西。尼古拉‧果戈里(Nikolay Gogol,他的姓氏也常被誤拼成「googol」和「Google」)說得好。在短篇小說《外套》(The Overcoat)裡,果戈里提到「有的裁縫只會縫襯裡和修補,有的卻能縫製新衣物,兩者之間的差別有如萬丈深淵」。Google把工程師百分之二十的勞力成本當成賭注,來區分能夠修補軟體的工程師,以及能夠從頭開發出一流應用程式的工程師。

果汁機的謎題濃縮了開發新產品的過程。一開始要腦力激盪,有很多答案可以提出來,你不應該一碰到「夠好」的概念就急忙定下來。要想出更好的回覆,必須要仔細聆聽問題的用字。愛因斯坦說:「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你不需要有愛因斯坦的腦袋,也能提出很好的答案,但你的確需要想像力,才能聯想到你早已具備的知識。

很多人覺得直覺想到的答案可以當笑話看(有一個人在部落格上寫道:「或許可以假設,果汁機電源馬上就要打開,食物很快就會進來,那我不如把脖子伸到刀片上,也不想淹死在這鍋骯髒的健康飲品裡」)。在認真回答的答案裡,有兩個最常見:(1)在刀片下方找個地方躺下來。(2)站到刀片旁邊。嗡嗡轉動的刀片和果汁壺的底部或側邊之間應該有足夠的寬度容下一個五分鎳幣。

另一個常見的答案是(3)爬到刀片上,把重心放軸心上,抓穩。淨離心力應該趨近於零,不會把你摔下去。

這個問題跟很多Google的面試問題一樣不清不楚。誰把你丟到果汁機裡?為什麼?如果有股邪惡的力量想要打人肉果汁,不管採取什麼手段,你仍沒什麼機會活久一點。會有人把液體倒入果汁機嗎?上面有蓋子嗎?刀片會轉多久?要是刀片一直轉,答案(3)會讓你暈頭轉向,結果失去意識掉下來。
 
不必退卻,你可以拿這些問題來質疑面試官。他們的標準回覆是「別擔心邪惡的力量」、「不會把液體倒進去」、「沒有蓋子」以及「刀片應該會一直轉,轉到你死掉為止」。
還有一個方法是(4)爬出果汁壺。面試官會問你怎麼做得到。你手腳上沒有吸盤。有一個回答很聰明,被縮到那麼小,你就跟蒼蠅一樣,可以在玻璃上爬行。

(5)用手機打電話或傳簡訊呼救,很蠢的答案。你的手機必須已經跟你一起縮小了,而且能連到最近的(沒縮小的)基地台。也要看緊急應變中心或推特上的朋友能否在六十秒內提供協助。
另一個滿常見的答案是(6)撕裂衣服結成「繩索」,沿著繩子爬出來。或(7)用衣服和個人物品想辦法堵住刀片或馬達。不過前面已經說了,這兩個方法都有問題。


小老鼠和人類
  
上述答案都不能幫你在Google爭取高分。目前仍在Google任職和已經離職的面試官都告訴我,他們聽過最好的答案是(8)從果汁壺裡跳出來。

什麼?問題裡有一個很重要的線索,密度。「被縮成五分鎳幣的大小」並不符合實際情況。首先,這或許表示大腦裡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以上的神經遭到削除。要應付這樣的問題,你必須決定哪裡要放下懷疑,哪些點要認真看待。面試官提到了密度這個細節,其實是要推你一把。在這個問題裡,質量和體積都很重要(神經的數量倒沒關係),可以利用簡單的物理學推論出成功的答案。

簡言之,這個問題要你考慮比例改變的效應。或許你記得曾在高中聽過這些道理,螞蟻能舉起比自己重五十倍的東西,並不是因為螞蟻的肌肉比人類肌肉更厲害,只是因為螞蟻很小。螞蟻(或任何事物)的重量與其高度的立方成正比。肌肉強度(以及支撐肌肉的骨骼或外骨骼)則視橫截面面積而定,橫截面面積又和高度的平方成正比。如果你縮小到目前的十分之一高,你的肌肉強度只有現在的百分之一……但你的重量則只有現在的千分之一。其他因素不變,體積小的生物要對抗重力舉起身體時「更有力」。要躺在長凳上舉起跟自己一樣重的重物時,能舉更多下。

霍丹(J. B. S. Haldane)一九二六年發表的論文〈大小適中〉(On Being the Right Size)從古典角度探討比例的改變,你可以用Google搜尋這篇文章。霍丹舉了幾個基本的原理,便能解釋生物世界的許多奧秘。在地球兩極找不到老鼠、蜥蜴等小生物,但北極熊和海象卻能繁衍。這是因為從體積來看,小生物的表面積太大,很快就會凍死。昆蟲要飛很容易,但天使飛不起來──要撐住人體,翅膀需要的能量太多了。

數十年來,低劣的科幻電影根本不管霍丹的推論。突變的巨大昆蟲跟小甲蟲一樣一壓就死,「親愛的,我把孩子縮小了」或「聯合縮小軍」等爛片裡的主人翁卻能大佔優勢。相對來說,縮小人應該很強大,真是太棒了。在一九五七年的「聯合縮小軍」中,主角用針打退蜘蛛,拖起來像根電線桿一樣吃力;事實上,他應該能輕鬆順利地舉起來。

懂了嗎?縮到五分鎳幣大小時,你就有力氣能像超人一樣直接從果汁機跳出來。

這個問題要答得好,重點就在這裡。但是Google面試官的目標不在於懂得基本原理的人,最好的答案要展現出條理清楚的論證。

一六○○年代中期,和伽利略同時期的博雷利(Giovanni Alfonso Borelli)推論出這條卓越的規則:會跳的東西跳的高度都差不多。想一想。除非行動不便,一般人應該可以跳到七十六公分左右的高度,也就是重心升高的距離。馬、兔子、青蛙、蚱蜢或跳蚤跳起的高度也差不多。


跳蚤 青蛙 人類

當然,也有變化。跳躍若是生物存活的必要條件,這種生物一定跳得更高。有些物種不會跳躍,例如蝸牛、海龜和大象。但考慮到大小和解剖結構的大量變化,NBA籃球運動員柯比‧布萊恩(Kobe Bryant)和跳蚤在腳下空出來的距離差不多,確實很令人驚訝。

Google不期望大家都知道博雷利是誰,但求職者若能重現他的論證,就能在面試官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其實也不難。說到底,肌肉能量來自化學物質──血液中循環的葡萄糖和氧氣,及肌肉細胞中的三磷酸腺苷(ATP)。這些化學物質的量和身體的體積成正比,因此你如果變成原來的n分之一大,肌肉能量也會減少到n3分之一。

幸好你的質量也變小了,係數是一模一樣的n3。因此,變成五分鎳幣大小應該不會增加也不會減少你能跳起的高度(不用管空氣阻力)。果汁機的壺大概三十公分高,你只要能跳出原來的高度,就沒問題了。

或許你會擔心怎麼落下來。果汁機的高度是五分鎳幣的二十倍,你可不想從比自己高二十倍的地方落下來。在縮小後應該就不用擔心了,你的表面積是原來的n2分之一,質量是n3分之一。這表示你有n倍的表面積來對抗下落,著地時也不用擔心肚破腸流。基本上,體積不比小老鼠大的生物不論從多高的地方掉下來都不用擔心。霍丹的描述簡潔扼要:「你可以把小老鼠丟下九百多公尺深的礦坑,只要地面還算柔軟,著地時小老鼠會受到輕微的衝擊,但行走正常。大老鼠會立刻死亡,人類骨骼寸斷,馬匹則血肉四濺。」

前面我提過(4)像蒼蠅一樣爬出果汁壺就好,按照比例改變的論證,也可以提供足夠的理由。你或許不覺得你的手很黏,但爬上玻璃的昆蟲足部也沒有黏力。用手磨擦玻璃看看,你會感受到阻力。事實上,表面和表面間一定有點附著力,把你縮小了,總質量上的手腳表面積也變成n倍,黏著度也相對增加,夠你扮演蜘蛛人的角色。

蜘蛛人的答案仍比不上超人,因為攀爬的速度比較慢。就比例而言,爬上三十公分高的果汁壺內壁就像要攀岩專家爬上一百五十公尺的高牆,手腳的移動都要非常小心,會花很多時間,一定超過六十秒。蜘蛛人還沒越過頂端,刀片就開始呼呼轉動,一滑下去就完了。超人的解決方法比較快也比較安全。若無法一次跳出果汁壺,可以再試一次,說不定要好幾次才能成功。(本文選自第一章,陳若雲整理)
 
 
作者︰威廉.龐士東William Poundstone
知名科普和企管作家。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主修物理。
作品包括關於訊息論和物理學的《循環的宇宙》、探索科學矛盾的《推理的迷宮》(以上二書均曾獲提名角逐普立茲獎),以及暢銷書《如何移動富士山》、《天才數學家的秘密賭局》、《囚犯的兩難》、《巨大的秘密》、《終極》等。
他也為世界各地的報章雜誌和電台撰稿,例如《紐約時報》、《哈佛商業評論》和《村聲週報》等等。他目前定居於洛杉磯。
 
出版:平安文化(2013年月)
 
書名:如何秤出你的頭有多重? 
 
 

延伸閱讀

台積電再刷新天價!「與其注意股價,不如著重供應鏈上」 謝金河:這些「台系」供應商將崛起

2022-01-18

世界銷售大師教你讓客戶說YES的頂尖技巧

2022-02-23

「大家都在搶半導體材料廠!」 力積電總座:客戶長約已簽到2024年 產能操到100% 哪來成熟製程供過於求?

2022-01-25

Fed一致支持升2碼,盼貨幣政策迅速回歸中性利率…強力升息壓制通膨?態度持「開放」

2022-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