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0056 0050 00881 00878 00900

最珍貴的禮物是回憶

最珍貴的禮物是回憶

時報出版

情感關係

2016-06-22 15:26

「裡面放了什麼呢?」我搖了搖紙箱,當然不可能知道裡面有什麼。這箱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於是將它留在屋子裡,繼續完成其他工作。慎重起見,我打算等一下還是請委託人一起看看紙箱內容。
  

作者︰特掃隊長
 
夢的痕跡

生命真是奧妙,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我是誰?人(遺體)死後若是放久了,最後就會腐爛,雖然這是自然現象,但那腐壞的樣子為何如此的驚人?工作的關係,我腦中經常思索著這些問題。

今天接到一個委託我前去特殊清掃的工作。地點是在一棟公寓的屋子裡。往生者是一名年輕男性,委託人是他的父親。
  
我看了一下屋內的情況,不禁懷疑這是一起自殺案件。原因有三,一是往生者的年紀很輕;二是現場有一大疊信用貸款帳單;三是房間裡到處都是成堆的垃圾。根據我的經驗,這種情況自殺的機率很高。
  
雖然我不可能對死者家屬和往生者沒有一絲一毫的同情, 但基本上,我不會為別人的死悲傷。這樣或許很冷漠,但畢竟逝者已矣,說什麼也無法挽回。因此,我大多不會在現場故作哀戚,只會跟隨我的內心,說出我的想法或建議。

「是自殺嗎?」
「應該算是自然死亡吧,不過,他好像有服用一些藥物……。」往生者的父親含糊其詞,看來他也不太清楚事情真相。

「對不起,我問了不該問的事。」
「沒關係,這應該也會影響你們的工作吧。」這位委託人相當寬容明理。

房間實在很小,卻塞滿了許多家當、生活用品與垃圾。我只能先把房間清空,再清掃受到污染的地方。除了得面對這種狀況外,處理滿室惡臭、灰塵與污穢,也是一件苦差事。當我把所有物品搬出去後,房間地板只剩下一灘腐敗的液體和成堆的蛆蟲。往生者的父親進來查看時,訝異地凝視地板上的腐敗液體,久久不能回神。

「那是什麼?」
「那是人體腐爛的痕跡。」
「喔!?」
「人體如果腐爛了,就會這個樣子。」這位父親似乎非常震驚。

「人腐爛之後就會溶解。」這麼說也許比較容易理解吧,儘管我對這一切早已習以為常,但也不想把話說得太直接。

「所以,這就是我兒子的一部分嗎……?」 這位父親說著說著,哭了起來。那位始終以冷靜態度面對我的父親,突然悲從中來,讓我有點驚訝、不知所措。不過,我能體會他的心情……。

但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得體的話來安慰他,只好默默清理地板。清除腐敗的液體對我來說是件簡單的差事,一下子便清理乾淨了。但那位父親環顧空蕩的房間和已經清乾淨的地板,無限感慨地對我說:

「看來,我兒子活在這人世間簡直就像一場夢啊。……而留在這房間的味道就是這場夢的痕跡吧。」
  
「夢的痕跡嗎?或許是吧……。你兒子只是先走一步,每個人終究都會走到人生的盡頭,請打起精神來吧。」
「謝謝你。」
「不客氣。」

「那麼我的人生,又會留下什麼樣的夢痕呢?」結束工作後,我一邊想著,一邊懷著巨大的不安與微小的期待,離開了那個令人無限感慨的現場。

最珍貴的禮物是回憶

一樁委託工作上門。地點是一處老舊狹小的社會住宅。男性委託人已在現場等候。往生者是一位上了年紀的女性,死因是常見的孤獨死,委託人是她的兒子。

看起來委託人與死去的母親平常幾乎沒什麼互動,但母子之間不像有什麼問題,感情也並非不融洽,或許是因為他自己有了家庭,為生活忙得不可開交,才會無暇顧及母親。我一邊在心裡暗自揣測,一邊跟著他走進了死亡現場。
  
雖然往生者已經死了好幾天了,但屋內卻沒有什麼污染或惡臭,面對如此平靜的景象,我心情頓時輕鬆許多,甚至心想:「這根本不算是『特殊清掃』,只是個『清除廢棄物品』的一般工作吧。」
  
不過,說是「清除廢棄物品」,但可以一次打包出清的雜物其實不多,因為當中還留有一些無法直接丟棄的物品。像是還能用的東西、貴重物以及有紀念意義的東西等等。
  
清除過程中如果不先區分出需要物和廢棄物,根本無法進行全面清掃,因此,我請委託人先把還需要的物品都挑出來。當然,要是屋內的情況可怕到連委託人都不敢進去時,客戶就會很有默契地信任我們,交給我們全權處理。
  
這個案子因為屋內狀況良好,我就請家屬先挑出貴重物品和需要物品後,再進行清除作業。
  
作業當天,男性委託人說完「需要的東西我都帶回去了,其他的請你全部處理掉,快結束的時候再通知我,我會再過來」,便出門離開了。若是留在現場也只會沾得滿身灰塵,離開反而對我比較好。
  
如他所說的,屋子裡剩下來的都是可以扔掉的東西。既然是廢棄物,我就能大膽放手處理,不需要小心翼翼地幫客戶打包或是搬運出去。
  
屋子整理得差不多後,我開始清理收納空間。房間壁櫥裡塞滿了物品,不過,幾乎都是收納箱和衣物箱,而且每個箱子都貼了標籤,清楚註明裡面裝了哪些東西。
  
「整理得這麼有條理,想必是位一絲不苟的人吧。」我一面感嘆往生者的有條不紊,一面動手將這些物品搬出來。
  
整理完壁櫥,繼續清理上方的櫥櫃。這裡的物品也和壁櫥一樣,全都用箱子整理得井然有序,在確認了每一個箱子的標籤後,我便將它們一一搬出去。然而,就在準備搬出去時,我發現一個放在最深處、也最難拿出來的紙箱。由於外觀十分老舊,便以為「這肯定是要丟的東西」,正準備將它搬出去時,不經意地又看了標籤一眼,才發現標籤上寫的好像是人名。
  
「這名字該不會是……?」標籤上寫的其實正是往生者的兒子,也就是委託人的名字。
  
「裡面放了什麼呢?」我搖了搖紙箱,當然不可能知道裡面有什麼。這箱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於是將它留在屋子裡,繼續完成其他工作。慎重起見,我打算等一下還是請委託人一起看看紙箱內容。
  
在作業進行到最後階段,我請委託人回來確認現場情況。
  
「真厲害,動作真快啊。」他很驚訝我能在短時間內將屋子清空,並且對我的工作效率非常滿意。
  
「還有……這個箱子,我覺得你好像應該再看一下是否要丟掉喔。」我把那個紙箱交給他。「這是什麼?反正是沒用的東西吧?」他說著,隨即扯開紙箱上的封箱膠帶。「嗯?這是什麼……?」他從箱子裡拿出一張小孩畫的稚拙畫作,以及一封用大字寫成的信。
  
「這很像是我小時候畫的……,真懷念啊,我都快忘了。」他激動地凝視著這些畫。
  
「真是的,留下這些垃圾也沒用啊。」他一邊說,一邊靦腆地笑著。
  
箱子裡放的是委託人小時候送給母親的東西。有生日賀卡、母親節禮物,也有平時送的各種物品。可以想像這位母親生前應該把這些視若珍寶,才會將每個作品一一細心收好,放在壁櫥的最裡面。
  
「屋子清空後,我才深深感到老媽真的死了啊。我應該趁她還在的時候多跟她說話啊……。」委託人悔意無限地喃喃說著,然而,當他在仔細翻看箱子裡的每件東西時,臉上卻露著暖暖的笑。
  
我不知道他後來如何處理這個箱子裡的物品,但我相信這個充滿母親心念的紙箱,應該填補了他內心失落已久的缺口吧?
  
我在那個現場感受到一位母親對兒子牽掛的愛念,在那一刻也被這些愛療癒枯槁的內心。
 
(本文選自全書,周政池整理)

作者︰特掃隊長

服務於Human Care股份有限公司LIFE CARE事業部。一九九二年起負責遺體處理、淨身納棺、遺體搬運、遺物處理、垃圾清理、特殊清掃、消臭消毒、驅除害蟲等業務。現為特殊清掃部門負責人。其部落格《特殊清掃「戦う男たち」(特殊清掃「奮戰的男人們」)》http://blog.goo.ne.jp/clean110深受許多網友好評。

出版:時報出版

書名:《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一位清掃死亡現場者20年的生死思索》
 

延伸閱讀

香港金融數位創新 金融科技將引領風騷

2020-11-03

安碁資訊協同人工智慧 提升企業資安防護力

2019-10-23

未來財務長——企業轉型突圍的數據決策王

2019-10-09

台塑網助企業管理走向智慧決策 以實務與技術優勢診斷企業轉型關鍵痛點

2018-11-12

台灣老字號企業轉型外商 英語溝通能力成招募要件!

2018-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