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別和負能量的人在一起

別和負能量的人在一起

0000-00-00 11:54

任何一段感情,無論年紀,如果兩個人在一起共同進步,讓彼此變得更好,那麼這樣的感情早點兒發生有什麼不好?但如果兩個人在一起互相耽誤,明明在該學習的時候選擇了享樂,互相比著退步,這種感情還是早點兒斷了好。

一、愛情


關於早戀,支持和反對往往眾說紛紜。曾經看過一則報導:兩個高三的學生在高考結束後,大搖大擺地牽著手,媒體採訪他們,他們自豪地說:「我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那種感動,讓人久久不能平息。另一則報導說得更有意思,北京市的高考狀元和探花是一對情侶。他們在一起這麼長時間,家長都不知道。後來家長被採訪的時候,淡定地說:「早戀沒錯,但是需要引導。」

可是偏偏在我們身邊,無數的早戀造成許多無可挽回的事件,有些甚至毀了某人一輩子。關於早戀,絕對不能一棍子全部打死、全部否定,而要看另一半是什麼樣的人。任何一段感情,無論年紀,如果兩個人在一起共同進步,讓彼此變得更好,那麼這樣的感情早點兒發生有什麼不好?但如果兩個人在一起互相耽誤,明明在該學習的時候選擇了享樂,互相比著退步,這種感情還是早點兒斷了好。

我的一個朋友,之前是一個很有正能量的人,喜歡打籃球,學習也很刻苦。在高考那一年,竟然喜歡上了一個負能量爆棚的女生。女生在那個時候染髮、打耳釘,長期和不良少年鬼混。我們堅決反對,他告訴我們:「萬一我能改變他呢?」

男生很努力地去感染這個女生,女生雖然嘴上說學習很重要,而且每天都會和他一起學習,但坐在自習室裡不停地用各種方式打擾他;他雖然說考大學很重要,卻每天晚上回家一定要和他打夠一個小時的電話。男生不捨得放手,但每天晚上被折騰得睡眠嚴重不足,第二天聽課沒效率,自習沒有目的,晚上時間還被占據。逐漸,他的學習成績一落千丈。我曾經提醒過他:「感情最重要的是兩個人擁有獨立的心靈和共同進步,不是一個遷就另一個、一個牽制另一個。」直到高考結束後,他才明白了我說的話。

複讀那年,他堅決地說了分手。幾年後,他當了大學老師,上課的時候,他最喜歡說的一句話是:「你的另一半,決定著你的高度。」然後若有所思地搖搖頭。他的學生經常會在人人網上吐槽,說他是找了一個多低或者多高檔次的老婆。但我知道,他現在的婚姻很幸福。關於戀愛,找一個能讓你進步的人,很重要;找一個能讓彼此進步的人,更重要。

二、友情

魯迅筆下有一個非常形象的角色:祥林嫂。他身上發生的是一個不好的故事,但無論是多感動的故事,講三遍都會讓別人反感,何況還是悲劇。在我們身邊,其實到處都有祥林嫂。他們喜歡講一些悲劇和黑暗的事情,可能是他們講這些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也可能是他們說這些能展現自己很有學識和經歷。但是,這些人很自私。他們自己講 high(高興)了,完全不顧別人的感受。這種朋友的身上是有「毒」的。他們的存在會一點一點地損害你對生活的信心,會減少你身上的正能量,會加劇你對世界的抱怨。可是,他們給不出解決方案,給不了你希望。這樣的人,雖然不壞,但會潛移默化地傷害別人。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字〈再好的朋友,也禁不起你過分的直白〉,寫過一些不注意言辭的人對別人的傷害。但比起那些直接傳遞負能量和大量講述自己人生苦難的人,那些只是皮毛的傷害。

我的一個朋友是負能量大使。每次我們兩個人在一起,他總能把自己的苦難翻出來講。他告訴我自己多不容易,這個世界多萬惡。他見過的人多,講的故事也很多,但每個故事都有一個共同的結尾:「你說這是不是很傻。」我聽得雲裡霧裡,然後說:「是。」他繼續說:「還有一個事⋯⋯」等他抱怨了半小時後,結尾完全一致:「你說這是不是很傻。」

有一次我實在忍不了了,就冒險地直言:「你每天都在跟我講自己的悲慘故事,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你講完這些事情後,有時候我會煩很久。」

他回答了一句話,噎得我啞口無言:「你上課的時候不是也經常講自己的苦難故事?」

我想了想:「可我傳遞的是正能量啊!」

後來我在寫劇本的時候,被一個導師點醒了我和他之間的不同。他告訴我:「你知道你原來作品最大的問題在哪兒嗎?」

我說:「不知道。」

他說:「你寫北京的空氣,只是在批判;你寫抽號碼分配車牌政策,只是在指責;你寫女孩子被包養,只是在抱怨。誰願意聽這些負能量的東西呢?」

我說:「可是它們是存在的。」

他說:「可是你不能剝奪別人的希望。你批評過北京空氣,你需要給出自己的解決方案;你指責車牌抽號,可你沒有給出更好的方法;你抱怨女孩子被包養,可你沒有寫出女孩子應該怎麼做才是獨立的。你在結尾處沒有給人帶來希望,這樣的作品就是負能量的,就是大家不喜歡的,就是有『毒』的。」

幾句話直接把我打醒了,那時我明白了,交朋友也是一樣,明明講的都是一段苦痛經歷,而負能量是在鞭笞別人的不好、責備社會的不公;正能量是在講完後告訴你,即使再苦,我依舊可以通過努力去改變一些。

如果你不是網路大 V(網路粉絲很多的知名人士),有著巨大的影響力,能讓執政者看到你的抱怨和悲劇,就不要一貫地抱怨、傳遞負能量,因為這樣只會讓身邊愛你的人難過,何必呢?

我不喜歡祥林嫂式的朋友,他們不斷嘮嘮叨叨地給我們洗腦,會潛移默化地改變我們的價值觀。他們喋喋不休地強調痛苦,會點點滴滴地腐蝕我們的正氣。離開這些有「毒」的人,去交那些能鼓勵你的朋友,交那些在挫折中能激勵你的朋友。你的朋友,也決定你的高度。

三、親情

寫第三段文字的時候,我拖了很久。前兩點,我都能想得很明白,然後動筆,可是第三點,稍有不好,就可能被扣上不孝的帽子。無論這些親人再怎麼消極地影響你,你也不能直接地不認他們,親人還是親人。

在寫第三點的時候,已經是春節。窗外是熱鬧的鞭炮聲,身邊是幸福的親人。年夜飯時,家裡做了很多菜,有雞鴨魚肉。我和姐姐在美國待過一段時間,我們的飲食習慣有一點和西方人很像:不吃雞爪。偏偏地,家人在我姐的跟前放了一盤雞爪。直到飯局結束,那盤雞爪都沒有動。這道菜因為是伯伯做的,他便開口問:「你們兩個小傢伙一人來一隻?」我們趕緊搖頭,說:「不吃不吃。」

伯伯說:「不行啊,要吃,古人說吃雞爪是抓錢的,以後要賺大錢的。」他繼續勸了很久,態度很堅決。

我當時笑了,因為這是沒有任何邏輯的,於是指著一個盤子說:「伯伯,古人說把盤子吃了也能發財。」
 
沒想到一句玩笑話,讓伯伯在飯桌上生氣了。父親看到伯伯生氣了,趕緊打圓場。於是莫名其妙地,我們吃完了兩隻雞爪。

當時我想,一個如此喜歡控制人的家長,如何和孩子相處?如果一個人的教育是正確的,那麼這種稍微帶有暴力的方式可能還能帶來好結果。但不是每個人的教育都永遠正確,如果態度一直強硬,就麻煩了。後來我看著伯伯的孩子和伯伯的生活模式,終於讓我確定了我的觀點。表哥雖然和伯伯住在一個城市,但除了週末回去見見父母,其餘時間都是獨立地生活。
 
他們無法遠端操控自己的孩子,孩子只是表面答應父母的請求,該做什麼還是去做自己的。
 
關於和父母那些舊觀念的矛盾,最好的方式不是改變他們,更不是妥協地變成他們,而是獨立地生活、自立地活著,並且尊重他們管你的權利。

其實,每個人在生活裡都多多少少地受他人影響:愛人、親人、朋友。身邊人的性格、生活習慣都在潛移默化,多多少少地決定著你的人生。跟著蜜蜂能找到花朵,跟著蒼蠅只能找到廁所。安靜的時候,注意時不時地看看身邊的人,遠離那些能讓你變得消極的朋友,多和一些具有正能量的人在一起。

延伸閱讀

北農確診增至54人! 柯P轟「媒體報導太誇大」 指北農爭議是有心人操作

2021-06-23

北農45人確診、為何不設快篩站? 柯P說明原委 強調「不用說北農群聚」 新增五類優先接種對象

2021-06-22

北市疫苗納鄰長至優先清單 但柯P再嗆中央:「應全國一致標準,這實在是不負責任!」

2021-06-21

新北公布確診足跡》擴及中永和、土城、三峽! 柯P:北市不再公布疫調、確診足跡 「這樣做」比較實際

2021-05-17

本土病例從「400天100人」到「4天1000人」!前衛生署長涂醒哲分析:為何防疫模範生會破功?

2021-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