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親友被洗腦卻阻止不了?不要忘記你至少伸手幫忙過

親友被洗腦卻阻止不了?不要忘記你至少伸手幫忙過

2018-07-24 10:18

前陣子主謀東京地鐵毒氣事件等大案的奧姆真理教前教主麻原彰晃執死刑的新聞出來後,才注意到《洗腦:X JAPAN主唱的邪教歷劫重生告白》這本書。日本天團X JAPAN主唱Toshl,在長達12年的時間,淪為邪教團體的斂財工具,他沒有被拘禁,卻依然被其擺佈。最後因為獲得協助,賭上性命逃亡,在終於脫離地獄後,才以字字血淚寫下這本回憶錄。

看到「邪教」以及他是上了某訓練課程這幾個關鍵字,勾起我們在創業初期發生在身邊朋友的回憶,所以很快就看完,發現裡面跟我們知道的片段有些類似,只是作者遇到肢體上的暴力是過猶不及。

 

對於創業家來說,那些一開始就願意投入和相挺的人,我們通常都會抱以感激的心情,但在沒有把事情想得很清楚前,注定基礎已不穩。我們從soho族轉成股份有限公司經營後,就發生過血淋淋的教訓。

 

第一次要承辦國外大師來台的三百人活動,一位業務同事先帶了幾位業務能力也強的朋友加入電銷陣容,前期蠻順利的。但到了中期,有一天他跟我們說,因為想增加業績,他想去參加一個教育訓練單位的課程。

 

當時我們不解地曾勸他說,我們自己也是教育訓練單位,要銷售的課程也是教大家如何讓事業提升,如果他上完回來招生業績如願成長了,請問之後他還能代表公司推自家課程嗎?那不就換公司、改推那個單位的課程就好了。但基於尊重每個人的選擇,他也只是告知、並不是討論,我們知道是擋不了的。

 

但在他上了幾次課後,後遺症出現了,課後的第一天穿著背心內衣就來公司,還把同仁集合在會議室,說他有事情要宣佈,但說話的神情、用語就不是平常的他,夾雜點香港腔、穿插點英文,還跟我預約隔天一早想單獨跟我談。

 

為求謹慎,我請另一位男同事和我先生分別在隔壁的會議待著。結果他哭著跟我說了一些蠻個人隱私的話,我也是放在心上以保護當事者。然後又聽到其它人描述課程的結業典禮上他的一些反常行為。

 

狀況愈趨急轉直下,一位男同事覺得受夠了,於是打電話要那個教育訓練單位來處理,一開始對方不願意前來,直到連平常溫和的同事嗆說「人都已經這樣了,你們再不來就要投訴媒體了」。果然過沒多久,他們就到了。送到附近的醫院後,院方判斷得轉診到另一間分院進行治療。

 

對當時正在招生的我們來說,這表示那個部門幾乎整個掛了,因為他本來帶來招生的朋友也得去醫院照顧他,所以接下來只能靠剩下的人了。最後,感謝老天眷顧,那一年的活動順利達標落幕。

 

只是後來陸續耳聞他出院後對外的一些說法,讓我們知道他對於現實和想像的世界已經混亂,例如我們的活動從招生到現場照片、從頭到尾都是300人,但他對外卻說幫公司辦了一場千人的活動,然後我們有500位的錢都沒給他、還說20%的股份也欠他沒給。

 

股份這件事就妙了,有經營股份有限公司的人怎麼會相信?根本還沒到一年,就算一年後公司的淨利連股東們都還不一定分到,他也不是出資的股東,何來的欠?而投資新創公司的職業股東們也都知道,一般前面三年是不太容易拿到股利的。初期的資本額和擴大的融資都是我先生和我去處理的,只是想說未來公司賺錢了,可以再分20%的股份出去。

 

但實際上,平時的20%績效業績獎金早就發了,我或先生做的、或是公司其它同仁做的業績,都算「營業額」(不是毛利、淨利)的20%給他,他曾一個月月領十萬,是全公司最高的、比我和我先生當老闆的還高,連帶其他同事也覺得不公。我雖然也有和先生討論過這樣不妥,但制度還是只能先照著走一段時間,之後再調整。

 

但神奇的地方在,他對某些族群就是有一定的影響力,對外開課時講這些跟事實不一致的話,還是會有人相信。之前甚至也造成公司的幾位同仁離開,也傷到公司元氣。直到過了幾年,其中一位寄了一封信表示歉意,知道原來創業不是他當時所看到的那麼簡單,我們才覺得總算有人清醒了。

 

只是過了幾年後,突然收到一位網友來訊求助,她開門見山問我當時那段歷史,我才了解事態嚴重,因為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已鬧上社會新聞、吃上官司。這位受害者算是勇敢站出來代表其他人來了解他的狀況,希望能阻止其他人、單位再受到影響。聽完後,我發現當年招生受到影響、商譽稍受損相比下似乎算輕的。

 

我相信我遇到的這算是個案,同樣的課程也有人發展的很好,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這個課程可以把人拆解、再重新組裝回去,幸運的就地組回去,但若不幸組不回去,損失就大了。

 

我後來問曾上過同一門課的親戚到底課程內容是什麼,結果他的描述中就有一段跟《洗腦》書中類似的段落:課程中會有一堆人圍著你輪流對著你說一些不入耳的話,目的是為了把受訓者的「自我」先摧毀,用意據說那就是阻礙人生成長的關鍵。但再問到其它內容他竟也是說「課程規定不能對外分享,想了解的話自己去上就知道了」。我直接了當地跟他說,我身邊活生生就有一個人的人生從此變調了,我們怎麼可能還去,更何況現在影響到更多人。

 

這次的經驗,除了讓我們對於創業要找的合作夥伴有個切身之痛的教訓外,對於那位來尋求協助的女性網友,其實我百感交集。當時她曾私訊我想報名我們某堂課,但後來可能先聽了那位朋友的課,對我們已有誤解,所以就不了了之,沒想到最後演變成這樣。

 

但既然已經主動勇敢地來尋求支援,道義上我還是去問身邊的刑警朋友怎麼處理才能保護當事人。我曾閃過一個念頭,如果當時我們能勸住前同事不要去那門課,是否他或其他受害者可以免於這一切。

 

又閃過一個念頭,如果當時我有讓那位女性朋友先認識我們,是否這一切也會不一樣。但下一刻我也明白,該發生的就是會發生。

 

雖然前同事在我們創業初期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但回頭看,也許那是讓我們斷捨離的一個必然過程。而之後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的事是我們無法掌控的。

 

《洗腦》這本書裡,作者最後幸運地遇到了伸出雙手協助他脫離邪教的人,如果你身邊曾出現過類似這種被洗腦狀況的朋友,不要忘記你可以伸出的那雙手。就算對方不一定第一時間聽得進去,但至少代表你曾努力過。

 

 

延伸閱讀

馬修嚴選創辦人:創業若單憑勇氣冒險,容易失敗收場...

2018-07-23

創業,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天賦

2018-07-18

《斜槓的50道難題》創業需要投入巨大的資本?燒錢其實是迷思

2018-06-28

創業開健身房慘虧四千萬 他公開五點關鍵錯誤

2018-06-27

台灣產業脫胎換骨的機會!NVIDIA副總:每個人都可能是AI創業家

2018-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