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旅美小提琴家吳宜庭走出婚姻陰霾 重生音樂夢

陳士勳
2018-08-07
個人成長
吳宜庭提供

旅美小提琴家吳宜庭走出婚姻陰霾 重生音樂夢

陳士勳
2018-08-07
旅美小提琴家吳宜庭走出婚姻陰霾 重生音樂夢
個人成長
吳宜庭提供

婚姻,對女人的意義是什麼?畢業於美國常春藤名校耶魯大學音樂研究所的小提琴家吳宜庭,擁有豐富的音樂學經歷,不僅曾擔任美國四大音樂名校之一的新英格蘭音樂學院的樂團首席,更多次登上國家音樂廳演奏,今年還在第29屆金曲獎與愛樂團隊在節目現場Live演出,但誰都不曉得,她曾為婚姻和家庭放棄一路陪伴她長大的小提琴,直到這一、兩年學習對自我肯定,且對孩子採用民主式的教育,才重生音樂夢,讓身邊的人覺得現在的她活得比過去更年輕、更有想法。

 

出生於高雄的吳宜庭,回想初次接觸小提琴的時光,是因看到哥哥拉琴,才知道小提琴這個樂器,不過她那時並沒有立刻喜歡小提琴,「當時我比較反骨,不喜歡跟哥哥一樣,剛開始沒有很喜歡拉琴。」由於母親很喜歡音樂,鋼琴反而是吳宜庭從未間斷過的樂器,「媽媽個性開明,知道我因哥哥因素不想拉琴,就支持我學自己當時覺得很閃亮的長笛。」可惜後來因氣喘導致氣不長,很難將長笛吹好,因此只好忍痛割愛學了兩年的長笛。

 

升小學六年級時,當時的鋼琴老師看出吳宜庭的音樂資質,建議她報考國中音樂班,由於報考音樂班得具備演奏兩種樂器的能力,已捨棄長笛的吳宜庭,才重新拿起小提琴,「媽媽說不然我們來拉琴好了!我也沒反對就立馬練習,就連試唱聽寫的樂理也請來老師上課。」經過不斷的苦練,順利考上高雄新興國中音樂班,音樂班的學習讓吳宜庭慢慢對小提琴產生熱情,且提升不少成就感。

 

高一下學期,吳宜庭離開高雄中學音樂班,選擇到美國進修音樂,選擇美國是因當時美國學校擁有比較完善的高中住宿方案,「我沒有親戚在國外,家人也不可能陪我到美國,媽媽幫我問到臺灣去的人也不少,且可住宿的藝術高中。」不留台灣是因為對台灣的教育制度很難適應,「高中學科術科兩頭燒,沒時間好好練琴,高一讀完一學期就出國了。」一個人在外,多少心理上會有些不適應,留學生遇到的語言、飲食、文化適應、氣候等問題通通遇到,但吳宜庭天性樂觀,她說:「好險當初是我堅持要出國,所以碰到困難都會想辦法克服,比較不會怨天尤人。」

 

吳宜庭在高中參加一個當地樂團舉辦,參賽者不限樂器一同進行的比賽,對手有同校非常優秀,主修鋼琴的同學,吳宜庭最後拿下冠軍,且被當地媒體大篇幅報導,「拿到第一名非常開心,想法很單純,就一股腦在比賽當下非常投入,把我所有的熱情毫不保留的展現出來。」對吳宜庭而言,表演者從內心散發出來的熱情,才是觀眾最想要看到和聽到的。

 

(吳宜庭高中被美國當地媒體報導獲得音樂比賽冠軍)

 

最難忘的表演經歷則是高一暑假跟樂團去智利和阿根廷演出,還有高三去巴西巡迴表演,「去南美洲巡迴,一次大概都三週,演出十幾場,都是在當地非常有名的演奏廳演出,每場都是爆滿的觀眾。」這對當時年僅十五歲的吳宜庭來說相當震撼。現在不少學生遠赴國外學音樂,吳宜庭建議不一定將選項只定在美國,歐洲也很值得考慮。不過最重要還是自己要有恆心,當父母的絕對不要逼迫小孩出國。

 

取得耶魯音樂碩士後,吳宜庭又再面臨人生的選擇題,是要繼續攻讀耶魯音樂系博士班?還是返台結婚?而她選擇後者,「我覺得是心理因素造成的,早年出國,很想念家人,就急著想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因為這份渴望,讓吳宜庭決定封琴,全心為家庭奉獻,「回台的前幾年並沒有很投入音樂,對事業沒有太大的企圖心。」不過計畫卻沒照著理想實踐,回台第二年兒子出生,之後女兒,孩子的父親是臺灣某知名大學教授,因工作關係時常不在家,兩個小孩全由吳宜庭一手打理,「帶小孩的過程遇到太多挫折,很難取得平衡,中間的酸甜苦辣雖然很辛苦,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只是期望得到另外一半的協助落空而已。」

 

(吳宜庭曾為家庭而選擇封琴)

 

婚姻難免遇到打擊,吳宜庭的婚姻最終走向分開,「在此申明這是我個人選擇,其實對每個人來說,重點不是離不離婚,而是人生的各個階段你從你的經驗裡學到什麼,是否是更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勇敢做自己,還是讓別人來告訴你該怎麼活。」當在一個沒有尊重和尊嚴的關係,吳宜庭選擇離開,但離開的路肯定不好走,這一年多來的深深體會,她發現自己終究還是那個從小喜歡為自己做選擇,而承擔後果的人,離開後面對的任何難關皆勇敢面對,「事情沒有好壞,只有看事情的心態。轉換心情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當在谷底的時候,但人生就是來學習的,就連快樂正向的思維模式也都是日積月累,學習養成的。」

 

目前離婚官司因種種因素仍在訴訟中,吳宜庭感謝這一路以來陪伴她的家人和朋友,最重要的莫過於她的小孩,「孩子不是家庭中的物品,更不是離婚下的受害者,我總告訴孩子,爸爸媽媽都愛你們,但不代表我們擁有你們,你們在媽媽面前都可以自由的表達情緒。」自己雖身為音樂家,但從未強迫小孩學琴,「我的孩子從小並沒有特別喜歡彈琴或拉琴,老大很有自己的想法,每天都在研究要如何完成新的極限武術動作,妹妹是游泳健將,有時還喜歡安靜的調配史萊姆,且跟我分享她是如何調配出多采多姿的顏色。」吳宜庭覺得只要孩子產生興趣且保有熱情,她都會讓孩子勇於嘗試。

 


旅遊也是淨化心靈的一種方式,吳宜庭的母親在她小時候的寒暑假,經常帶家人出國,她去過歐洲十幾個國家,也去過莫斯科學琴,「最喜歡的城市是奧地利的小鎮Hallstatt,只要暑假有空,必定帶孩子們去那邊自助旅行,另外還有義大利製琴小鎮Cremona,以及讓我感到繽紛的紐約。」

 

 

(義大利製琴小鎮Cremona)

 

至於從事音樂教育和音樂演奏的差異,吳宜庭談到身為一位老師的困難點是如何啟發孩子的興趣練琴,「看人家拉琴很容易,但這些都是經由不斷練習累積而成的,如果沒有經常練琴是會停留在原地。」至於演奏家則是培養和團隊的互動,以及對自我的實現。

 


除了多次在國家音樂廳演奏,吳宜庭曾在國內知名學府的校園表演,今年更在金曲獎和愛樂團隊,及歌手林俊傑擔任典禮壓軸演出,不同的場合勢必會有不同的氛圍,「國家音樂廳的演出得具備最高的專業素質。校園表演比較輕鬆,金曲獎講求整體感。每一個地方表演都是一次次的挑戰,很好玩!」此外,近年吳宜庭還與多名舞蹈家合作,創造小提琴和舞蹈結合的表演藝術,她認為這是種藝術的綜合感,「尤其是搭配舞蹈的演出,讓我融入舞蹈的那種奔放。基本上學音樂的人比較內向,而舞蹈比較外放。正好可以互相學習。」其中擁有探戈之父美名的阿根廷作曲家皮耶佐拉(Piazzolla),所作曲的音樂讓人感到熱情奔放,是現代人選擇聽音樂紓壓的首選。

 

(與愛樂團隊、歌手林俊傑在金曲獎演出)

 

(吳宜庭演奏皮耶佐拉作曲的Vuelvo al Sur-tango Return to the South)

 

未來若有年輕人想從事音樂家的行業,吳宜庭提醒得保有一顆謙卑和開放的心,「我覺得不只是音樂家,各行各業都一樣。都要有顆謙卑和開放的心,且還要能善於在團隊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一路上走來,吳宜庭最感謝她的父母,「爸媽對我無止盡的愛與支持,是我最堅強的後盾。」也因為父母的鼓勵,才讓她持續音樂這條路,她期許自己未來能夠有更多演出機會,甚至到世界各地去表演。

 

(吳宜庭期許未來有更多表演機會)

 

這些人生經驗都化為吳宜庭很好的養分,促進她不斷精進琴藝,學習對自我肯定,「人生太完美就無趣了!人生好玩的地方就在不完美中發現自己的完美!」許多人一生中雖不斷追求完美,卻不知自己在那當下就是最完美的。

 

延伸閱讀

小魯凱音樂傳創隊:我想回家,以音樂找回失落的根

一群熱愛文化傳統的魯凱族青年,跨部落組成小魯凱音樂傳創隊。他們自小在城市成長,失去了與土地部落的連結,也失去心中與祖先相連的根。他們透過音樂創作,找尋祖先所留傳的知識與智慧,要讓自己成為一個真正的魯凱人。

還要追夢30年!風潮音樂創辦人:不忘記最初的自我

在台灣,無論喜歡心靈、自然旋律或原住民音樂,一定可以看見風潮音樂,創辦人楊錦聰在流行音樂領導的唱片界中,帶領風潮走出自己的路。他認為,自己就像洋蔥,愈旱熱的環境長得愈好,在潮來潮往之際帶著風潮站穩浪尖,為更多喜愛音樂的人圓夢。

陳明章為台灣而唱:即使當乞丐 我也想做音樂

十多歲時因為那卡西,走上音樂這條路 31歲靠《戀戀風塵》配樂獲獎 39歲創作出〈流浪到淡水〉 「阿章師」用滿滿台灣味,寫唱這片土地。

林昶佐有意挑戰柯P?吳錚爆:深思熟慮中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有意出馬,代表泛綠、獨派陣營挑戰台北市長柯文哲嗎?時代力量市議員參選人吳錚今日(3/13)接受《蔻蔻早餐》訪問時,吐露一絲玄機。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印尼社會企業幕後推手—菩提心曼荼羅基金會

如果你想要保護一座七天七夜也走不完的雨林,你會用什麼方式?特別是雨林的周圍還有許多居民,而且賣地換錢可能是他們最快速有效改善生活品質的方式。高雄大學尤努斯社會企業中心師生親自前往印尼Padang Sidempuan地區深入了解菩提心曼荼羅基金會是如何做到平衡保護雨林的理念跟滿足周圍居民的經濟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