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赤燭遊戲:我們還在,創作理念絕不會變

即使經歷幾度起落,赤燭成員在遊戲開發過程中,仍持續燃燒熱情。左起為共同創辦人陳敬恆、 江東昱、姚舜庭(後)、楊適維 (前)、王瀚宇、王光昊。

勵心如

個人成長

攝影/陳永錚

1203期

2020-01-08 11:24

創業至今不過四年多,赤燭的經歷卻像自己設計的遊戲一般,一會兒如有神助,一會兒若受鬼磨。極度起落之間,理念與專業的準繩總是愈來愈清楚了。

「做遊戲,就像是抽籤一樣……。」赤燭遊戲共同創辦人江東昱這麼比喻。

 

二○一五年成立的赤燭,至今推出兩款遊戲,如果套用江東昱的「抽籤」說法,那麼,這家資本額不過一百萬元的小公司,四年多來一共「抽了兩支籤」。第一支,是一七年那款名為《返校》遊戲所代表的上上籤;另一支,一九年二月上線的《還願》遊戲,截至目前,恐怕還是只能以下下籤解讀。

 

對於年輕的團隊成員、或者對於赤燭這位「法人」來說,創業以來短短四年多的時間,真的像是走過一趟禍福相倚、生猛又無常的波折人生。

 

同名電影 奪下五座金馬獎

 

尤其,《返校》的「上上籤運」一路綿延到一九年,根據遊戲改編的同名電影,不僅以二.六億元票房成為去年台灣最賣座的華語電影,且奪下五座金馬獎,版權甚至已賣到東南亞及日本。本來該是風風光光的一年,卻又因為去年初的《還願》風波,遊戲畫面中那張寫著「習近平小熊維尼」的符咒,讓赤燭團隊必須一路噤聲低調,彷彿金馬頒獎台上的所有光彩都與他們無關。

 

直到一九年末,團隊成員終於決定接受採訪,一方面回顧「還願風波」的始末,言談間,也回望了這一趟「極度壓縮歷練」過程中的思考與淬鍊。

 

「以前在臉書粉絲專頁,五、六十個『讚』就覺得很多,這一次,是從幾千起跳,我們都想說:天啊,這是什麼數字!」目前掛名赤燭負責人的共同創辦人楊適維回憶。那是在一九年《還願》剛剛上線的時刻,儼然,另外一支上上籤看來就要到手了……。

延伸閱讀

科技巨頭的反壟斷危機,正是創業者的天賜良機

2019-11-21

水電師傅換跑道 30歲逐夢成真 Bubble Z阿偉飲品 用在地好茶 拚國際創業

2019-11-14

五倍薪水資助年輕人創業 對岸這樣挖台灣人才

2019-11-06

直擊台青創業新天堂:宿霧

2019-10-30

結合資本市場與科技市場,開我國首創 工研院攜手臺企銀、信保基金挺創業圓夢

2019-08-2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