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2024總統大選

經歷過那麼恐怖的意外,怎麼還有人能好好的?

經歷過那麼恐怖的意外,怎麼還有人能好好的?

喬治‧波南諾

職場

達志

2023-03-03 11:00

傑德出了車禍,左腿完全被輾碎,只好全腿截肢。所有人都預期創傷大舉入侵,成為擊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但奇怪的是,這人人聞之色變的敵軍卻從未出現。

經歷過那麼恐怖的意外,他們怎麼還能好好的?發生了那麼可怕的事情,他們如何擺脫一切繼續生活?是什麼造就了他們的心理韌性?原來,關於「創傷」這件事,我們一直都錯了!

「我記得所有的事情,而且記憶猶新。」傑德告訴我,「我被前保險桿撞倒,捲入前輪。我往左側倒下,你知道的,我的左腿斷了,然後又被前輪輾過。」

 

垃圾車的前輪碾碎了傑德的腿,接著是短暫的空檔。

 

一秒。

 

兩秒。

 

然後換垃圾車的後輪壓過他。

 

「二十五噸的車……就這樣從我身上壓過去。」

 

奇怪的是,傑德後背包裡的紅酒毫髮無傷,但他的腿及一部分的骨盆已經血肉模糊。現場慘不忍睹,他驚聲尖叫。

 

情況危急,無法預估手術要花多久才能完成,也無從得知他的腿是否救得回來。後來發生的一切,傑德都不知道了。醫師很快就向女友梅根及傑德的直系親屬說明他的情況很不樂觀,希望他們做好可能失去他的心理準備。

 

自昏迷醒轉後,傑德試著整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被足足重達二十五噸的垃圾車輾過,身上動過大大小小的手術,還失去左腿。這無疑是他遇過最糟糕也最可怕的事,他卻只出現短暫的創傷反應,沒有任何長期的創傷症狀。

 

撇開驚訝與否不談,我們依舊需要知道為什麼傑德能夠適應得這麼好。他是如何辦到的?他有什麼樣的特質?還是他做了什麼?如果仔細檢視他的經驗,或許能從中尋獲些許指引,包括他說了什麼,或是在意外發生的過程中他為自己做了什麼,因而對他產生有益的影響。

 

「一切都會沒事的,我應付得來,我會盡力而為。」

 

傑德在車禍發生後、尚未抵達醫院前,即使周遭一片混亂,他也展現出些許的彈性心態,因此自然地進入彈性程序:他會注意各種線索,對於自己需要做什麼從來不乏想法,同時還能專注於手邊要進行的任務,用自己擅長的事情來開發出絕佳的點子;他是相當善於社交的人,與人互動時既溫暖又充滿魅力,也允許自己接受別人的援助;他會轉移注意力、重新框架遭遇的困境、著眼於正向的部分;他喜歡開玩笑,擁有幽默感,而且變換策略的靈活度很高,此路不通他就換個方向再試試看。

 

在離開醫院前,他轉到住院復健病房,與另外一位截肢患者同住一間,而對方截肢的部位正好與傑德相反,這未免也太諷刺了。傑德拿了張有趣的照片給我看,照片裡他與室友笑著並肩而立,一個失去左腿、一個失去右腿,剛好形成一個非常完美的對稱。傑德後來笑著對我說,有天他準備要去買新鞋子時,突然發現他可以買一雙鞋,其中一隻分給他的室友,另外一隻自己留著穿。這樣的黑色幽默倒是舒緩了不少情緒。

 

車禍發生後不久,傑德已經開始受幻肢疼痛所苦,當時他還在住院。隨著狀況逐漸好轉,幻肢問題卻沒有改善。傑德別無選擇,只能接受,至少在當時是如此。他得想辦法習慣,而漸漸地,他也真的辦到了。

 

傑德從不輕言放棄。他心裡的那道光雖然變得黯淡,卻從未完全消逝。他不斷掙扎,最終也找到出口。他之所以能辦到,一部分是因為他發展出專屬的自我對話,讓彈性心態在這個過程中漸漸恢復,他將這次挫折,重新定義為進步過程的必經之路。

 

(圖片來源:https://www.ccny.cuny.edu/tap/tapnews)

 

「發生了什麼事?有什麼是我需要做的?」

 

經歷意外和截肢後,傑德利用他所知的最佳工具與資源幫自己適應生活。不幸的是,除了感到幻肢縮小,傑德還持續因腦脊髓液外滲出現突如其來的疼痛。

 

這次他被迫去思考、去瞭解過去自己究竟做了什麼才能適應得那麼好。例如,他對於眼前不斷變換的情境脈絡變得極為敏感。隨著對世界變化的敏感度越來越好,他對於變化的洞察力也更加清晰。

 

真正拯救傑德、幫助他脫離新危機的,是他再度使用回饋監控的能力。

 

他先為自己釐清這次的挑戰(「我覺得我不像自己了」),知道他的「社交網絡支持」最佳工具已幫不上忙(「我不想與人互動」),於是他找到度過難關的新方法,試著把求助對象限縮到自己的家人。

 

雖然傑德看見自己有所進步,卻總是曇花一現。他痛苦不堪,但反思自己的前景時,他開始接受挑戰已經轉移的事實。

 

「我開始覺得山不轉路轉,不接受這個事實不行。我得接受這就是我人生的一部分,這就是新的常態。就像:『這些症狀會一直存在,而且會比之前經歷過的一切還嚴重,甚至比那場意外本身還糟,因為它們會影響我的專注、工作和思考能力。』

 

這個想法雖然令傑德倍感痛苦,卻同時蘊釀出刻骨銘心的領悟。

 

傑德的新領悟可說是敏銳觀察情境脈絡後得出的結論,理解現實之後,也讓他開始重新省思眼前的挑戰:他決定不要再關心自己的症狀有多糟、不要一直想尋找「解方」,因為很可能根本不存在解方。取而代之的是,他打算尋找更好的方法來面對自己的症狀,把精力花在如何與自己的症狀好好共存。

 

傑德開始有一些「沒有頭痛到失能的美好小日子」,他會利用這些短暫的喘息空間讓自己逐步接近以往的生活。隨著適應狀況越來越好,傑德也開始恢復之前參與的研究工作。這對傑德來說非常吃力,好幾次差點撐不下去。但隨著他學到越來越多因應策略,忍耐力也不斷提昇。最後他跌破大家眼鏡,完成了實習。

 

「我其實不太記得整個過程,但是老兄,我記得那是件大事情。我就是保持積極,參與其中。我不知道該如何描述,當我一回到那裡,心情立刻就改變了。有點像是我的腦袋回來了,我也回到正軌上了。我終於又回到自己身上,變成一個有用的人。」

本文摘自今周刊出版社《彈性心態

延伸閱讀

價值面魅力浮現 債券投資正當時

2023-07-18

債務違約機會高,北京難救…碧桂園股價腰斬不到1港元、11檔債券停牌…昔亞洲女首富能挽頹勢?

2023-08-14

龍頭房企債券暫停交易;重押地產的資產管理A咖釀「陸版雷曼」? 中國房市風暴效應 全解析

2023-08-16

經濟軟著陸 推升美債殖利率 ——留意債券基金跌價風險

2023-08-16

今年來押注美國停止升息的投資人 是否做白工 債券基金續抱?該跑?從鮑爾演說找訊號

2023-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