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Google頂尖團隊 來自「漏網之才」

Google頂尖團隊  來自「漏網之才」

陶德‧羅斯

職場

shutterstock

1046期

2017-01-05 17:13

人人都怕落後平均值,因為想比別人好,必須先和別人一樣,但哈佛教育學院博士說,平均值根本不存在現實生活裡!甚至,一旦被平均值綁架,更可能陷入平庸的風險。

這不是吉伯特.丹尼爾斯中尉頭一回測量人體。航空醫學實驗室之所以雇用他,是因為他在哈佛主修體質人類學,這是專門研究人類解剖結構的學科。

 

二十世紀上半葉,這門學科根據人類的平均體態來分類不同的人格群體,這種作法稱為「分型」。
 

因此當空軍要求丹尼爾斯量測飛行員時,他暗自對平均值的概念懷抱著堅定的想法,而他的想法與採行將近一世紀之久的軍事設計理念相左。他坐在航空醫學實驗室裡量測手、腿、腰和額頭的同時,不斷在腦中問自己同一個問題:究竟有多少飛行員是符合平均值的?
 

身材「分型」調查》沒有人每項都達到均標


他決定查個明白。丹尼爾斯利用他從四千零六十三位飛行員身上蒐集來的資料,計算出公認對駕駛艙設計影響最大的十項身體尺寸的平均值,這十個項目中包含身高、胸圍和袖長等。算出來的數值構成了「平均飛行員」的身體尺寸,而丹尼爾斯寬鬆地把「平均飛行員」定義為每一項數值都落在平均值上下三%誤差範圍內的人。

 

在他完成浩大工程之前,他的同事一致認為,在大部分的項目上,多數飛行員會落在平均值內,畢竟這群飛行員因為具備「看似」平均的身材,而通過了第一波篩選。可是丹尼爾斯亮出真實數據的時候,連他自己都驚愕不已。


零。總計四千零六十三位飛行員之中,沒有一個人在十個項目上都符合平均值範圍。某個飛行員可能擁有高於平均值的臂長,卻有低於平均值的腿長,另一個飛行員可能胸膛厚實卻臀部窄小。更驚人的是,丹尼爾斯發現,假如只挑三項,如頸圍、大腿圍和腕圍,也只有少於三.五%的飛行員能三項都符合平均值範圍。


丹尼爾斯的發現明白確鑿:根本沒有所謂的「平均飛行員」。如果特地設計一個符合「平均飛行員」身材的駕駛艙,實際上並不會符合任何人的身材。 


試想,若是在軍方改變對士兵的看法同時,我們其餘社會也起而效法,那該有多好啊?社會不再用永遠達不到的理想去比對人們,而是能夠看到,並珍視個人的原貌。
 

平均值的潛暴力》強使我們與他人做比較


然而,現今多數學校、工作場所和科學機構仍持續相信平均值真的存在。他們根據獨斷的標準——平均值,來設計制度、進行研究,強使我們拿虛假的理想來跟自己和他人做比較。
 

在二○○○年代中葉時,Google已經明確地走在網路巨人的道路上,成為有史以來最創新、最成功的一家企業。
 

Google為了維持驚人的成長率和創新力,對資質優異的員工求才若渴。到了二○○七年,Google每個月都會收到十萬封求職信,提供他們最頂尖的人選,但前提是他們必須有辨識頂尖人才的辦法。
 

Google最初的聘雇決策和多數《財富月刊》的全球五百強企業一樣:看的是每個應徵者的SAT(學術評量測驗)分數、GPA成績和文憑,然後雇用排名最高的應徵者。
 

沒過多久,Google位於山景城的園區內便擠滿了這樣的員工:幾乎完美無瑕;成績好到能當畢業生代表;手握加州理工、史丹佛、麻省理工和哈佛等一流學府的文憑。
 

儘管Google在規模和獲利方面都不斷成長,然而到了二○○○年代中葉,跡象顯示他們揀選人才的方式出了問題。許多員工的表現不符合管理階層的預期,於是Google內部升起一股共識,認為公司慣用的標準,例如成績、考試分數和文憑等,是展現不出才能的。正如同Google產品品質營運部門的人力資源主任陶德.卡萊爾向我說明:「我們開始投注大量時間和金錢來分析我們覺得應該雇用而未雇用的『漏網之才』。」
 

於此同時,微軟的堆疊評等制度(編按:利用平均值來考核員工的高低優劣)已對企業造成莫大的傷害。二○一二年,《浮華世界》雜誌直稱微軟依賴堆疊評等制度的時代是「失落的十年」。這個評等系統迫使員工為了等級而彼此競爭,破壞了合作風氣,更糟的是,還導致員工避免和傑出的同事一起工作,因為有拉低自己排名的風險。
 

上列的創新公司,最初每一家都依循著平均主義的概念,認為可以藉由個人評等來有效評估。亦即如果你在某個方面表現傑出,你也會在多數其他方面表現傑出。然而,Google、德勤和微軟發現,將才能化約為一個數字,並拿來與精巧的平均值作比較,這種想法就是行不通。

 

平均值

▲點擊圖片放大

 

尼克隊選將迷思》只顧得分,卻忽視多向度


二○○三年,前美國NBA球星以賽亞.湯瑪斯接任尼克隊的籃球事務總裁,當時他對如何重建全世界人氣最高的職業籃球隊有很明確的想法。他運用單向度來評估球員:以每場比賽的平均得分作為聘雇標準。湯瑪斯心想,既然一支球隊的成功是建立在比對手得更多分,那麼如果球員平均得分能拉到最高,就可預期球隊能平均贏得更多比賽。
 

尼克隊耗費巨資,成功組了一支平均得分總數最高的夢幻球隊。接著一連慘輸四個球季,輸了六六%的比賽。參差原則讓我們輕易看出他們慘敗的原因:籃球才能是多向度的。
 

一項針對籃球表現所作的數學分析指出,至少有五個向度會明顯影響比賽結果:得分、籃板球、抄截、助攻、阻攻。而且這五個向度之間多半沒有強烈的相關性,例如善於抄截的球員通常不是阻攻高手。最成功的籃球隊,都是由籃球能力互補的球員所組成的。


尼克隊就像Google、德勤和微軟一樣,最終醒悟到單向度選才法不會給他們想要的結果。
(本文摘錄自前言、第四章,吳廷勻整理)
 

終結平庸

終結平庸

作者 陶德‧ 羅斯(Todd Rose)

● 從小被診斷為過動兒,卻成為哈佛博士。

● 「打破平均值」這個衝擊性的觀點,獲選哈佛教育學院最重要的八個概念,陸續受邀到TED、Google 與各大企業演講。

● 現為哈佛大學教育學院「心智、大腦與教育」計畫主任,帶領團隊研究個體性差異。

譯者 聞若婷

出版 先覺出版社 2016/12/29

延伸閱讀

他砸700萬買00892、00895、00692,3檔ETF虧100多萬...手中股票套很深、砍不下手,該怎麼處理?

2022-08-10

每年花8萬「7年賺到8張中華電」!他從存3個月才能買進1張股票,到年領500萬股息:一招把本金變大

2022-08-10

一個月只能擠出5千元,如何存退休金?他40歲財富自由曝一招:0050這樣存,60歲滾出1860萬

2022-08-09

對俄國航班關閉美國領空!拜登嗆普丁「大錯特錯」:我和盟國一起孤立你、限縮經濟,追查寡頭罪行

2022-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