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nft 退休金 00896 通膨 存股推薦

花園新城用人文藝術串門子

花園新城用人文藝術串門子

萬蓓琳

教育

598期

2008-06-05 11:35

從被達官顯要遺棄的老舊社區,到充滿藝術人文與共享氣氛的新生山城;花園新城的居民,靠著自己的投入,讓這個原本就風光明媚的地方,成為最佳的「樂活」居處。

「年前,是因為想上山閉關,花了七十六萬元買了一間小套房。沒想到卻因為認識了這裡的人,讓我投身於社區營造工作;漸漸地認識住戶,發現這裡有很多好玩的人,會用各種不同的方式思考與生活,社區營造變得愈來愈好玩,就一路參與下來了。」花園新城蘭溪發展協會成員之一的陳嘉佑說。

台北新店山上的花園新城,是台灣最早依山而建的社區。四十多年前,女建築師修澤蘭規畫了這座山城,最早一批住戶是當時的達官顯要。

漸漸地,花園新城老舊了,達官顯要搬下山另覓住處。但這離台北有點遠又不算太遠的山城,因為它的好山好水,逐漸吸引了一批喜愛大自然的住戶,與一群想遠離塵囂的藝術家群集。花園新城從高級住宅區,變身為帶有濃厚人文氣息的聚落。


 
萌發許多對台灣深遠的影響

在這個奇妙的環境中,萌發了許多對台灣影響深遠的事情。如長年投身教育的黃武雄,就在這裡的桃李館中,發想了後來在台灣遍地開花的社區大學雛形;而極熱愛大自然的牙醫師李偉文,也和好友徐仁修創立了荒野保護協會。

但是老社區總是有許多要面臨與解決的困境。除了山上潮溼與房屋老舊,是所有一千二百多戶住戶各自得解決的問題之外。前幾年,因為修澤蘭個人的財務危機,名下的新城公司無力負擔社區的環境維護工作,甚至想把社區內的林地轉賣給其他建設公司以解決財務問題。
 
二○○三年,更因為水的問題,讓社區的水費一下就漲了六倍,於是本來各自逍遙過活的住戶們終於集結起來,展開抗議活動;雖然鬧得沸沸揚揚,但抗議活動似乎成效不彰且讓人沮喪,好像「搞個十年都做不到的感覺。」

美麗的社區逐漸沒落,終於讓住戶受不了了。於是○二年左右,在社區內住了十幾年的紙黏土藝術家楊浴雲,以社區旁邊的水脈「蘭溪」為名,首先跳出來組成了蘭溪文化發展協會,希望利用山城自然形成的藝術氛圍,及居民樂於追求生活品質的同質性,以柔性的文化活動凝聚社區共識,改造生活空間。

沒想到這樣一吆喝,真的引發了各有理想與專業的住戶們共同參與。幾年下來,花園新城從沒落山城,變成一座像變形蟲一般,鮮活且各自成長的有機社區。原本各有所長的小團體逐漸在以蘭溪協會為主的牽引下,打開心房納入其他的成員,住戶們的互動引發更多新的嘗試。

現在,光是與蘭溪協會網站連結的社區社團或住戶個人網站就多達二、三十個;山城真的展現生氣盎然的新風貌,甚至成為全台灣其他社區的典範。

水的問題依舊困擾著社區居民,「但我們改變傳統拉白布條的抗議方式,請社區內幾位媽媽帶著孩子,扮演社區的象徵藍鵲;用戲劇的演出,讓小藍鵲提問:為何這裡沒有水可以喝呢?」陳嘉佑說,果然這樣的方式啟發了很多人,發現抗議不是惟一表達之道,而且可以讓更多住戶一起來關心。

 
每年一度的盛事花蟲季

每年四月中到五月中,是花園新城年度盛事「花蟲季」,提議人是住戶姚添富,他說,「以前到日本觀賞櫻花季、在紐西蘭參觀天然的螢火蟲洞,那時的美景讓我很感動。回到台灣後,想說每年四月底螢火蟲和油桐花都會同時來報到,何不舉辦個花蟲季呢?」

花蟲季一辦就是十年,三年前,從德國回來的建築師李兩成也加入,他說,「從德國回到台灣,總是不習慣我們將自己家裡裝潢得很美,而對於公共空間卻毫不在乎;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讓花園新城的公共空間,一天天的改變……。」

這一年的花蟲季,就在李兩成的設計下,只花了兩千多元的布錢,就讓不起眼的小公園,變成可以讓孩子們玩耍光影的舞台。如今,長達一個月的花蟲季,每個周末都有不同的活動。有馮繻億老師帶領全社區居民參與的土星觀測會、音樂家馬俊國的古琴演奏,還有布農族的林南吉教大家野外求生技能等等。

這些都還只是社區活動的一小部分,○四年開始,信義房屋補助蘭溪文化發展協會完成「打造我的藝術家」活動。陳嘉佑邀請攝影家蔡永和,帶著鏡頭深入許多住戶精心布置的家裡攝取畫面,最後成果在桃李館放映,並編成小冊子,拉近了住戶之間的距離。

○六年,社區又舉辦了八堂生活美學課程。陳嘉佑找來了同為住戶,也是大地旅人環境工作室的主持人江孟儀夫婦,教大家怎樣節能過生活。通常他們的一天是這樣開始的,一早起來先到屋頂農場,看看有哪些菜可以採收來吃。

接著,利用自製的太陽能鍋,也就是撿來的廢紙箱、玻璃、錫箔紙加上深色鐵鍋,利用太陽光反射集能、保溫、對流等國中物理課本上的知識,不用看守、不用攪拌,到中午的時候飯菜就熟了,這一餐,免費唷。

也是住戶,現任東吳大學物理系主任的陳秋民,被社區居民暱稱為木工鵝爸爸。他家裡的車庫堆滿了一大堆人家不要的東西,只要社區辦活動時,他就去擺個攤位,掛著「什麼都修,除了小孩不修老不修」,不管是家具、電器、玩具、木工或補胎等,只要把東西搬來,他當場就免費幫大家修。鵝爸爸的志願是,希望花園新城裡每個家庭都有他修過的東西。

氣氛漸漸帶動起來,就會有人想出更多創意生活的方式,如最近就有一群居民組成了「花錢幫」。他們印製了「花幣」,以新台幣一百元可以買到兩百點花幣,作為居民以物易物的基礎。


更多活動設計 更多人參與

如有人在網路上賣多出來的幼兒奶粉,一罐只要十點花幣,還有拿自家種的蔬菜和別家交換他們種的古巴辣椒。

而社區的流浪動物社團,為流浪貓狗設立許多「轉角飯店」。離地約一公尺高的簡單木頭架子上面放著食物,不但讓社區裡的流浪動物有了棲身與吃飯的地方,也解決一般餵食時的髒亂環境。

還有社區的小朋友,花了半年時間,跋山涉水深入叢林調查蘭溪的上、中、下游水質,最後發現原來是上游有一家土雞城排放未處理的汙水,讓整條溪受到汙染;社區居民一起跟土雞城溝通,總算獲得解決。

另外,山城附近就是渾然天成的自然科學教室,花園新城裡不少住戶都是荒野保護協會的解說員,假日總會帶著大大小小的社區人,探索附近山裡的動植物生態與自然步道。

至於喝茶、聊天、看書、聽音樂、看表演,更是社區家庭假日裡少不了的共同活動。

在這樣環境下,原本有幾位媽媽自組的共學團體(自己在家教育小孩),如今也因為發現整個社區願意共同照顧孩子,終於同意把孩子送去上學;因為放學回來,他們依舊可以學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新鮮事。

這幾年,山城裡的新生兒出生率很高,社區裡的通泉草幼兒園第一年只有四個小朋友,隔年就增加到十四個。

原本只是上山想來閉關的陳嘉佑,因為對這裡的人產生了感情,與社區居民一起共組了一個讓大家能交流的平台;大部分的居民都被感染了樂活的氣氛,自主地發展了更多有意義的活動,開放給所有社區居民參與。「讓很多的人更篤定做他們想要做的事。」

不過,陳嘉佑認為,「花園新城是個黏性很高的社區。」如果同樣的人放到生冷的社區,做社區營造會很辛苦。

話雖如此,其實只要你願意,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鄰居,一樣有可能將自己的社區打造成一座樂活的天堂。

延伸閱讀

丹麥瑞典捷克與病毒共存,英國加入、美國下一個!防疫解除回正軌,台灣何時做看「這關鍵」

2022-02-11

228後開放商務客入境,「5+5」還是「7+3」?陳時中預告:會有我們的台灣模式

2022-02-09

平均1個禮拜逾4萬確診,丹麥為何敢全面解除防疫限制?3理由讓他們決定與病毒共存

2022-02-07

「邊境管制存在的一天,國際觀光飯店就無翻身的一天」 晶華董座潘思亮呼籲:儘快核發商務簽證

2021-11-24

烏克蘭總統手機演講的意外效應!「高解析度影像」需求跳升,這7家公司將受惠

2022-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