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葡萄酒風水(之三)

葡萄酒風水(之三)

楊子葆

藝文風尚

715期

2010-09-02 11:38

談葡萄酒風水,不可不論及這領域裡方興未艾的「自然動力學」(Biodynamic)。

談葡萄酒風水,不可不論及這領域裡方興未艾的「自然動力學」(Biodynamic)。

「自然動力農業」被視為有機農業的一種獨特類型,但其實歷史並不很悠遠,一般認為開創自出生於現今克羅埃西亞Donji Kraljevec的奧地利奇人史戴納(Rudolf Steiner, 1861-1925)。史戴納既是一位哲學家、星象學家、建築師與神祕主義者,也是一位傑出的農藝與園藝專家,他於一九二四年受一群憂慮農業未來的歐洲農夫們之請發表了一系列演講,這些演講的核心概念在於將農場當作一個活生生的、自給自足的有機體,所有一切的農業活動需求,例如肥料、飼料,都應該源自於農場本身——史戴納稱之為「農場有機主義」,至於外來之物則愈少愈好,尤其非自然之物更在禁止之列。

 

將農場當作有機體

 

為人津津樂道並引發爭議的是,自然動力學不但把農場或葡萄園當作一個完整的有機體,甚至把地球也視為一個個體,受到宇宙的律動與能量,特別是太陽、月亮以及其他星體的影響,並且有一套自成體系的自然動力年曆。葡萄一個完整生命週期,從休眠、發芽、開花、結果、果實轉色、疏葉與疏果、採收、落葉到剪枝,每個步驟都應該依循年曆來推展,這個年曆精確到以日或時為單位,因此有所謂的「根」、「葉」、「花」、「果」等等時辰區分,依時耕種出來的葡萄、釀造的葡萄酒,特別能反映地方風土的深刻味道。

其實在歐洲,長期流傳著人、生物,甚至潮汐、節氣受到星體運行影響的理論,例如犯罪與暴力行為會在滿月的時候大幅增加的說法,乃至於狼人在滿月時失控的神話;也有人相信盈月(逐漸變成滿月)時節婦女比較容易受孕的民間傳說。但這類論調多半被認為是一種缺乏科學證據的民俗迷信,因此「自然動力學」也一直被主流社會排斥為一種玄學。

什麼是玄學?玄學是從直觀的感官經驗昇華到理論的高度,並建立起複雜深奧的思想與價值體系,自然動力學是這樣,風水學也是。

譬如風水所倚賴的中國農曆,顧名思義,同樣也是傳統農業的操作手冊。農曆相傳源自於夏曆,而後據說曾經過南朝祖沖之、唐代李淳風等大天文學家、大數學家的修訂。其實中國歷史上的風水大家往往也多是天文學者,星象與地理息息相關,只是因為星象直接涉及朝代氣運,因此大部分時候皇家都嚴禁民間私習天文,但地理風水卻是不禁的,因為應用的範圍既深且廣。反倒是歐洲因為十五到十七世紀「地理大發現時代」貴族海洋航行指引的實際需求,星象天文學與地理學廣泛流傳,而推動神祕玄學興起。

 

面對葡萄酒的另類態度

 

所以這類的學問當然絕不是單獨一個人的發明創見,所謂的祖師爺其實只是一種象徵,例如中國風水的郭璞,或者自然動力學的史戴納。因為即使許多年的苦心思索都未必能得到一丁點感悟,而就這樣一點一滴累積世代傳承,才能成就玄學。因此玄學靠自己讀書不容易通透,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非常折磨人。

 

但書還是要讀的。葡萄酒世界裡自然動力學的權威之一,是德國園藝家與作家圖恩(Maria Thun)。她從一九五○年代開始自然動力學的研究,並定期編訂《自然動力播種與栽植年曆》(The biodynamic sowing and planting calendar)。更吸引人的是,她在去年底出版了《什麼時候葡萄酒嘗起來最棒:給葡萄酒飲者的2010自然動力年曆》(When wine tastes best: A biodynamic calendar for wine drinkers 2010),教大家如何依時飲酒!

 

按照圖恩式的自然動力學時日劃分,「果日」是最適合品嘗葡萄酒的時候,口感特色最能清楚呈現,單寧也會顯得柔順;「花日」次之,葡萄酒的香氣會更為顯著,洋溢濃厚的花香與果味;「葉日」不適合飲酒,葡萄酒的風味將被蒙蔽壓抑,草本味道過強;「根日」則是最差的日子,葡萄酒顯得生硬,單寧艱澀,帶著土味,缺乏果香……。

 

重視「天時」的歐洲風水,帶來了一種面對葡萄酒很另類的態度與方式,說不定還將潛移默化出與以往迥然不同的品味與價值。

(本專欄由楊子葆、焦元溥、焦桐、艾予森共同主持)

延伸閱讀

與酒神之子面對面

2014-10-02

葡萄酒風水(之四)

2010-09-30

葡萄酒風水(之二)

2010-08-05

葡萄酒風水

2010-07-08

月光釀的美酒

2018-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