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煮咖啡、蓋房子的終極手工

趙敍廷
2018-11-21
藝文風尚
1144期
攝影 :唐紹航、蔡世豪/圖片提供: 陳昭恩

煮咖啡、蓋房子的終極手工

趙敍廷
2018-11-21
煮咖啡、蓋房子的終極手工
藝文風尚
攝影 :唐紹航、蔡世豪/圖片提供: 陳昭恩

「我在台中開計程車十五年,跟你說那邊沒有咖啡店啦!」司機大哥從高鐵站一路碎念,跟著導航系統,在河堤邊的窄路向左、向右,再迴轉,好不容易才抵達。這家被網友封為「有地址也不一定找得到的咖啡店」,真是讓人領教了。

十三咖啡,是棟造形獨特的木建築,主人何坤林(十三哥)耗費五年,利用廢棄的小學課桌椅,胼手胝足,蓋成這座咖啡迷口中的祕密基地。這裡的營業時間不算固定,下午兩點開門,一直到十三哥想回家為止;但也不算偷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年無休。

 

煮咖啡三十多年,十三哥一直都這麼有個性。一九九九年,他跑去綠島開了島上唯一一家咖啡店,過著「工作半年、玩半年」的海海人生,玩了七年才回台中,把何家流傳四代的祖厝,整理成半自住、半營業的複合式空間,直接以三合院的門牌號碼當店名,沿用至現在這家二代店。   

 

不用你點  咖啡自動上桌

 

在這裡喝咖啡很特別,沒有Menu(菜單),進來自己找位子坐,問老闆怎麼點,他會笑笑和你說,「不用點,等一下咖啡自己會來。」十三哥偏好以塞風壺煮咖啡,每壺風味不同,煮好一壺,就端出來分給大家,人人一只小玻璃杯,基本消費三百元,如果喝不夠多,十三哥還會主動少算錢。

 

另一特別之處,是完全不仰賴機器,真正靠雙手的陶鍋烘豆。外面所謂手工烘焙,其實也喜歡強調選用某夢幻機或古董絕版機,嚴格來說,那叫半手工。而這裡,就只有烘豆人,拿著一個大杓,調整火量,翻攪著陶鍋裡的咖啡豆,簡單得不可思議,卻也難得不可思議。

 

困難之處,在於自找麻煩,以及極度不符合經濟效益。陶鍋烘焙一次,豆量大約一.二公斤,這是依照十三哥拿木柄攪動豆子的手感,所制定的數量,如果再多,時間一久,手指容易抽筋。接下來,初焙排出生豆水分,靜置一夜養豆,第二天再依照豆子特性和想表現的風味,以不同的火候和時間拌炒,一邊聞香觀色;焙好後,把豆子移到竹篩上篩翻,讓外面一層銀皮脫落,最後再以電風扇直吹,加速豆子冷卻。

 

十三咖啡 何坤林

 

延伸閱讀

歸返老古厝 蓋棟咖啡寮

來到日月潭較少為人知的「日潭」,古樸的三合院村落曾是重要的莊稼地,樸實農村在時代的推移轉變下,昔日稻田風景不再,「頭社米」的稱號也少有人聞。然而,在車輛快速疾駛而過的路旁,一棟小巧卻古錐的咖啡屋悄然現身,惹人不由注目,在小村落停駐了下來。

生活美學 邊喝咖啡邊選物 感受慢時尚

京都魅力之一在建築,大量由「町家」(京都傳統木造房舍)改造的商業空間,在古今和洋交替之間,湧現全新的京都生命力。

咖啡偏執狂

台灣咖啡熱潮不減,咖啡店林立, 眾達人與世界比賽中名列前茅的咖啡師,也愈來愈多; 但有另一群人,不熱衷蒐集頭銜,不喜出鋒頭, 他們對於咖啡的奉獻程度, 恐怕許多枱面上的知名代表,看了都自嘆不如。 一起來瞧瞧這群咖啡偏執狂的瘋狂故事。

技術阿宅的二十四小時咖啡館

一棟超過百年歷史的紅磚房,裡面陳列著橫跨不同年代、國家、用途,難以計數的咖啡器具。走進黝脈咖啡,你會以為這是一間博物館,上了年紀的主人,大概花掉半輩子時間,才為自己和心愛收藏,找到理想的棲身之所。

師古法打造咖啡時光隧道

熱水可以豪邁地倒進手沖濾杯?手沖咖啡粉怎麼可以比義式濃縮更細?為什麼那只咖啡壺有兩個把手,旁邊一個小洞還會漏水?塞風壺煮咖啡沒有攪拌棒和濾布,而且竟然要等十五分鐘,不是三分鐘就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