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選不上的、不做的、還有跳火坑的 P.102

選不上的、不做的、還有跳火坑的 P.102

這個暑假,對校長來說不太好過;校長遴選令國中小學校長們的暑假,擺盪著複雜的情緒。面對首度的遴選,有的校長乾脆放棄校長職務,主動回任教師專心當老師;有的校長不知所以地落選,一面準備資料參加下個回合的遴選,還一面納悶我到底哪裡做錯了?更有校長在交接前夕,緊急地與家長會代表溝通治校理念,以免成為一個不受歡迎的校長;也有為實踐自己的教育理念,選擇日益走下坡的學校跳火坑。

台北市與其他各縣市一樣,在暑假期間實施國中小學校長遴選新制,有幾位校長的處境、思考與選擇,顯得與眾不同,包括確定從重慶國中校長自願轉任松山高中擔任輔導老師的吉靜嫻、遴選失利的桃源國小校長王茂男、名單公布後遭到家長會不滿的松山國小校長簡志雄,以及自願跳火坑的北政國中校長朱賡宗,他們的處境與選擇,凸顯出校長遴選在第一年實施的窘境與限制。

遴選過程中不容易看到與聽到校長們的意見與反彈,但是校長們的心情被徹底翻攪。新學期開始,不論您的校長是舊人、還是新人,肯定會有不一樣的作風,因為校長遴選的衝擊力量已經爆發出來。


遴選失利的王茂男: 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

今年暑假恐怕是桃源國小校長王茂男最難熬的一個夏天,完全沒料到自己在校長遴選新制當中,會連闖兩關都告失利,正與十位候用校長爭取六所小學校長的機會,大約得到八月十三日才會知道能不能繼續當校長。王茂男不願意假設如何面對「萬一」遴選不上,成為台北市首次實施校長遴選新制,唯一落榜而須回任教師的結果。

雖然不認識王茂男,教育局承辦官員也為王茂男抱屈,因為在他服務的期間裡,找不出任何犯錯的事例,根據教育局以往對校長「學校不出事、學生要安全」的標準上,王茂男可以得到中等的評價。或許王茂男達不到家長所謂創新的要求,但也不應該被貼上不適任的標籤。

教育局官員說,校長遴選今年第一次實施,許多學校與參加遴選的校長之間並不認識,每所學校需要的校長特質也不盡相同,一旦被貼上不適任,便容易遭到排斥,對校長本人並不公平。有些民意代表竟將王茂男個案視為教育改革的指標,要求教育局不得為遴選失利的校長安排出路。

在教育界服務三十幾年的王茂男,一路從老師、組長、主任到儲備校長,四年前開始擔任校長,被派往桃源國小服務,今年暑假任期屆滿,正巧遭遇校長遴選新制的實施,王茂男與多數任期屆滿的校長一樣,直接向教育局申請連任,卻沒想到竟然沒有獲得通過。


我就像大風吹裡 那個找不到位置的鬼

王茂男表示,遴選當天除了他,還有學校教師會代表、行政人員代表,在會議外面等待,他進去後被詢問三個主題,包括「辦學的方法」、「與家長會的溝通情形」、「與教師的溝通情形」。由於制度的設計,該校家長會長成為遴選委員會的當然委員,王茂男知道家長會長在會議上講了許多事情,但他不清楚內容,因為人不在現場也無法回應,即使事後也沒有機會表達。會議當天深夜,在家長會長的電話告知下,得知連任失利。

由於第一回合的遴選,只有王茂男一人連任失利,突然之間成為注意焦點。他告訴本刊,「其實自己的心情是百味雜陳,覺得很意外,也有一點不平衡」,因為他「連問題出在哪裡都不很了解」,正因為他覺得沒有什麼問題,才爭取連任,如果真有問題,也應該告訴他是什麼原因,或是給他一個機會。

在第一回合失利後,趕緊準備資料參加兩天後的第二回合遴選,為了增加通過的機會,王茂男盡可能申請多所學校,但每所學校的風格與需求不同,只有兩天的準備時間確實很緊迫,他也承認遴選資料寫得不是很滿意,加上第一回合失利被報導出來,使得第二回合也沒有被選上。只得再接再厲參加五天後舉行第三回的遴選,不到最後絕不放棄,最快八月十二日公布,他也知道被冠上遴選失利的標籤對他的不利。

走過這段驚心動魄的過程,王茂男覺得遴選制度有點問題,遴選委員會由十三個人組成,學校家長會長只是其中一員,如果家長會長有意見,遴選委員會是否應該請當事人出面說明、或是暫時擱置進行查證,否則這樣的一個制度,弄得「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王茂男形容就像玩大風吹,自己扮演那個找不到位置的鬼。


吉靜嫻不做校長做老師 準備五十歲出國念博士


推動校長遴選的制度時,所有的焦點都放在遴選沒過關的校長該如何善後,萬萬沒想到會有校長自動放棄遴選。八月六日交出重慶國中校長職務,準備到松山高中擔任輔導老師的吉靜嫻,她的決定令人吃了一驚,她也成了台北市教育史上第一位回任教師的校長。

吉靜嫻緩緩道出她放棄校長職務的思考,她利用了校長遴選制度,停下來思考下一步的人生安排,當校長七年了,行政事務讓她覺得很累。其實在民國七十九年,她考取了行政院人事行政局的公務人員出國進修機會,到美國念了一個與輔導有關的碩士學位。在當校長以前,吉靜嫻在國中當輔導主任長達十年,輔導工作一直是她的興趣,原以為回到國內可以再繼續進修,沒料到接了校長職務,反而沒有機會。

當校長遴選辦法公布後,吉靜嫻心裡想著,再過兩年,自己五十歲就可以辦理退休,還有兩年半時間可以做些什麼事情?想著想著,她決定放下校長職務,回到學校裡從事她最想做的事情,當個輔導老師與學生直接接觸,她認為自己在生活上的歷練,以及輔導的專業訓練,可以給高中學生一些幫助,而她對女孩的成長團體與小團體輔導特別感興趣,也可收集資料準備退休後到美國再拿個博士學位,與兒子一起念書。


吉靜嫻要做終身學習的示範

吉靜嫻說,校長遴選是個很好的辦法,可以讓校長在人生轉彎處停下來,對校長而言,反而是多了一種選擇。彈性的空間相當大,因為有了校長的資格,隨時可以再出來參加校長遴選。雖然她是自願回任教師,但也認為這次校長遴選的時間過於倉不夠周延,如果能夠做得更周延,受傷的校長少一點,支持的人就會多一點。

除了追尋自己的專業知識與專業工作,吉靜嫻也想做一個終身學習的示範,雖然在求學時代,沒當過班長,也沒考過第一名,甚至大學畢業十六年後才出國念碩士,還計畫五十歲再出國念博士,但是始終沒有放棄進修學習的機會。她說,「慢不表示失敗」,她要提供在起跑點上比較慢的學生,一個親身經驗的示範。

從「吉校長」到「吉老師」,吉靜嫻說,「不當校長也可以活得很快樂、很自信」,她相信自己做得到,更要以身作則地讓其他校長不害怕退下來。


家長會從抗議到接納 簡志雄上任前如同洗三溫暖

八月七日松山國小新任校長交接典禮上,駛來一輛遊覽車,車裡盡是給新任校長簡志雄打氣。松山小學家長會在教育局公布新任校長名單後,八月四日赴市議會抗議,因為家長會期待的校長人選沒來成,來的校長又不認識。幸好,一切的誤會與尷尬在校長交接前夕化解了。

擅長繪畫的簡志雄,在民族國小擔任五年的校長,今年進行校長遴選的對象並未包含他在內(以任期屆滿的校長為對象),簡志雄仍然參加第二回合(因非任期屆滿,若選不上可回到原校)的遴選,他以松山小學為調校的第一志願,在遴選作業展開以前,也曾拜訪過松山小學的家長會長黃聰智,但是黃聰智沒當一回事,因為簡志雄根本就不在教育局提供的校長候選人名單當中。

松山小學教師會、家長會很用心地與名單上的每位候選校長詳談,一致推薦另一位候用校長,簡志雄反而是第二名的人選,沒料到市長馬英九放棄第一名人選,圈選第二順位的簡志雄,家長會完全無法接受最後的結果。黃聰智到市議會陳情,抗議教育局遴選不公,雖然對事不對人,也令簡志雄感到尷尬。

為了化解家長會的抗議,市府副祕書長、簡志雄與家長會三十多位成員,在交接前三天的晚上進行面對面溝通,簡志雄進行一場治校理念的說明,才化解家長會心頭上的芥蒂。家長會副會長柳福生說,其實家長並不是排斥簡校長,只是對遴選制度的運作不滿。當簡校長提出治校理念,以及他過去服務的經歷與成績,特別是他曾經在民族國小開辦營養午餐、推動視訊教學,這些都是松山小學正要進行的項目,符合我們的需要。此外,簡校長與救國團、校外基金會的關係非常好,對學校也是一項資源。

還有更重要的因素在於,校長治校的成敗責任最後是由市政府扛下,雖然家長會是校長遴選委員之一,也只是十三票的一票,只聽家長會的意見,又置其他十二位委員的意見於何地?況且,家長會兩年或一年就改選,也無法負責任。因此,校長最後圈定的人選,市長絕對有決定權。柳福生說,這些理由也說服了家長會成員,畢竟媳婦已經娶進門,大家還是先相處看看,不要有先入為主的觀念。

交接時,看到為簡志雄打氣的人馬,松山小學家長會成員也不得不重新認識他們的新校長,簡志雄致詞時也提到,新制度的實施造成困擾與對他個人的質疑,正好讓彼此更為了解,松山小學也受到教育局的關心,算是一項意外的收穫。

推廣戲劇教學而與簡志雄熟識的研華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蘇治華說,簡校長具有藝術家性格,比較直性,也很低調,但是他待人很誠懇,也很用心於學校事務上。他特別趕來參加校長交接典禮,給他打氣。畫得一手好畫的簡志雄,隨時利用空檔作畫,還將作品印在名片上,蘇治華不忘提醒在場的人士,可以收集簡校長名片。簡志雄也提供一幅「跨年音樂會」的油彩作品,畫作上的題字內容作為他的心情寫照。


朱賡忠跳火坑 北政國中從廢校邊緣起死回生?

最近十年來,廢校的聲音不斷被提出來討論的北政國中,學生流失的情形無法獲得改善,學校的班級數只剩下每個年級兩個班,特殊的是這麼小型的國中,卻存在一校兩制的現象,一個是「自學班」,另一個則是由種籽學院創辦人李雅卿主持的「自主學習實驗班」,兩種教育實驗班共處在一個學校裡,卻形成格格不入的現象。朱賡忠選擇北政作為校長遴選的第一志願,固然是抱持著實踐教育理念為目標,看在他人眼裡,無疑是跳火坑。

今年四十七歲的朱賡忠,是第一次當校長,原來在金華國中擔任總務主任,說起為何會選擇北政為第一志願時,他告訴本刊,他與北政退休的陳校長是好朋友,七月初得知陳校長辦理退休,他便來到北政實地了解兩種教學實驗的運作情形,以及對學生的影響,還與家長會長、以及李雅卿交談,收集資料後,他便決定北政作為他爭取校長職務的第一、且唯一的志願。

朱賡忠說,從毛毛蟲、種籽學院到自主學習實驗班,這些在體制外所進行的教學理念與做法,其實在平常的一般教育環境裡都可以做,因為教育者的心態與環境限制而無法執行,北政不但具有這樣的教育實驗計畫,學校規模又屬於小校小班,他可以將北政當作開創一個新的學校來辦,讓他有機會將教育辦得更好。

他不諱言地說,北政給家長的滿意度與信心不夠,所以入學的學生是少數。既然他來到這個學校,期待透過逐步的努力建立起家長對學校的信心。要讓學校從廢校邊緣起死回生,他並沒有特別的良藥祕方,只是秉持發揮對學生的愛心與關懷心,讓教育發揮功能,讓小孩得到最好的教育。


朱賡忠要將一校兩制的對立變為融合

他曾經待過減班學校,當時是福安國中的教務主任,經過二、三年的努力,不但沒有減班,升學率也表現得令家長滿意。也曾在升學表現突出的北安國中,連續五年擔任國三班級的導師,受到校方與家長的肯定,給學生安定與穩定,讓學生學會為自己負責,走自己的路,是學生對朱賡忠普遍的看法。

面對校園內已經形成的一校兩制現象,朱賡忠說,不論哪種教育實驗,最後的目標都是在幫助學生的成長,所以就課程規畫與教師配置部分,他會盡可能讓兩套制度相容,畢竟學校小資源無須重複浪費,做調整也不至於有大困難;如何相容會參考家長的期望、聽取行政人員的意見。

至於兩種班級,出現「自主學習實驗班」不用升旗開朝會、不穿制服,引起「自學班」的不良反應,他也開放討論共同決定哪一種方式對學生做好,他並無成見。積極投入校務的朱賡忠,要用具體作為改變社區對北政的看法

延伸閱讀

資產縮水是通膨降溫必要之惡!股債雙殺、幣圈崩潰,百大富豪蒸發上兆美元 謝金河:如溫水煮青蛙

2022-05-20

拖動中國的三駕馬車失速了,萬一房產又泡沫化…謝金河:全球經濟衝擊難以想像

2022-05-17

跑山快30年差點翻船!天黑最後一刻才走出山林…謝金河:沒樹可抓、右側是崖,不小心就掉下去

2022-05-16

「極權體制下的產物」!李家超99%得票率當選特首,謝金河:香港接下來變化,已經可以預期

2022-05-11

台股本益比太低!去國外比較好嗎?謝金河:哪掛牌都一樣,重點是核心競爭力

2022-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