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原視界」分享原世界

以原住民族的觀點書寫,紀錄文化藝術、深度新聞和節目。換一種觀看的角度,感受部落文化的美好。

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 http://www.ipcf.org.tw/

文章列表 43筆,顯示第1頁/4頁

浪漫臺三線 你們的篳路藍縷,是我們的顛沛流離

作為現今政府主力推動的觀光政策,浪漫臺三線成為新興的觀光名詞。但對於原住民族而言,在「浪漫」的另一面,它是一條侵略其生存空間的族群劃分界限,也是充滿血淚記憶的地景空間。

想像中的臺灣邦聯時代

雄踞南臺灣的大龜文王國、中臺灣霸主大肚邦聯、一統恆春半島的瑯嶠十八番社……你知道嗎?這些陌生的政權,曾真實的存在臺灣這座島嶼上。17世紀之前的臺灣,並非空白一片,穿過歷史的迷霧,臺灣原住民族在各地建立部落聯盟,發展出不同的文化、歷史,勾勒多彩多姿的臺灣聯邦時代。

你所不知道的臺灣創世神話

磐古開天、女媧造人、夸父追日,這些發生在海的另一岸的故事,是我們從小熟知的神話,但你知道嗎,在這座島嶼上,有屬於「我們」自己的創世神話──巨人撐天、楓樹造人、女神散步造世界……這些情節豐富、奇幻玄妙的神話故事,舞台背景發生在我們生長的山稜河川上,祖先們將其在這塊土地上開荒拓野、繁衍後代的故事,用神話傳說的方式告訴後代子孫,臺灣如何誕生。

公共媒體應確認的共識及觀點──談原視、公視、客台三間公共媒體的差異

公共媒體,對一個沒有文字的民族來說非常重要。原視不僅是公共媒體,更是屬於臺灣原住民族的公共族群媒體,從初期一路坎坷營運的過程,直到由原文會接手經營,漸次呈現另番氣象,一路走來雖應該是以鼓勵取代苛責,不過,從旁觀的我,總覺得原文會前進的腳步稍嫌慢了些,尤其在看過其他公共族群媒體──公廣集團的公共電視與客家電視台的運作模式後,看到他們是如何聚焦在已確立的大方向,逐一落實制度面,並群策群力提升節目的精緻度,反觀原視就不免有些憂心。雖然原文會及原視也還年輕,但在整體的制度制定、落實族群文化的態度等面向,仍需多加努力。

專業考量下的原文會定位與任務

根據《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設置條例》第4條,原文會業務共有六大項:「1.原住民族廣播、電視專屬頻道之規劃、製播、經營及普及服務。2.原住民族文化及傳播出版品之發行及推廣。3.原住民族文化傳播網站之建置及推廣。4.原住民族文化、語言、藝術、傳播等活動之輔導、辦理及贊助。5.原住民族文化、語言、藝術及傳播等工作者之培育及獎助。6.其他與原住民族文化、語言、藝術事業及傳播媒體有關之業務。」

沙力浪 笛娜的話 指引著回家的道路

笛娜的話,是來自生命靈魂中的印記,是自我身分存在的證明。布農族詩人沙力浪(Salizan Takisvilainan)說:「我以為我很會說話,但是一張開口,才發現說的全是別人的話。於是,我重拾笛娜的話,用媽媽的話寫出一首又一首的詩,我要用最簡單的語言尋回自己,尋回那被人遺忘的、我的族群的,聲音。」

范志明 以手工琴傳遞原鄉聲音

「叮叮噹噹!」誕生於臺灣的手工吉他在製琴師范志明的撥弄下,時而發出清脆閃亮的聲響,然而只要兩指扭轉,琴聲即忽然轉成渾厚飽滿的「嘣嘣鏘鏘!」。音色轉換自如的手工琴除了展現出與眾不同、令人驚豔的琴聲之外,同時也乘載著范志明復興在地文化與經濟產業的夢想。

原地發聲,全域聽聞

臺灣對於原住民族傳播議題的關切,發展的很晚。雖然1980年代的原運時期,就提出運用傳播媒體來召喚能量和集結力量的觀點和做法,不過成為一個具體可以討論的議題,大概要到1990年代中期之後。自此有十多年的時間,原住民傳播議題的首要之務,多半集中在傳播權益的爭取上。

屬於好朋友的頻道 歡迎收聽Alian 96.3

「大家好,我是蔡英文,Alian 96.3原住民族廣播電台,現在正式開播。」總統蔡英文於錄音室內的宣告,讓族人引頸期盼已久的全國性廣播電台,正式在空中與大家相會。Alian 96.3原住民族廣播電台,於聯合國所訂定的「世界原住民族國際日」8月9日開台,不僅傳遞原住民族的聲音與權益,電台更將以16族語言進行播報,讓族語能24小時不間斷地陪伴在族人身旁。

小魯凱音樂傳創隊:我想回家,以音樂找回失落的根

一群熱愛文化傳統的魯凱族青年,跨部落組成小魯凱音樂傳創隊。他們自小在城市成長,失去了與土地部落的連結,也失去心中與祖先相連的根。他們透過音樂創作,找尋祖先所留傳的知識與智慧,要讓自己成為一個真正的魯凱人。

少妮瑤.久分勒分 用生命氣息傳承屬於排灣族的驕傲

身為一名排灣族女性,少妮瑤‧久分勒分以鼻息吹響了自古只有男人才能吹奏的鼻笛。意外之下接觸到即將要失傳的排灣族傳統樂器,她用雙手承載,並以生命傳承,透過鼻笛低沉的鳴響,帶領世人重新認識排灣族古老又美好的音樂與文化。

用愛的筆墨 記錄水世界下的故事

曾經,汝乃溪與牡丹溪匯流為豐沛的集水區,吸引牡丹群社的族人自深山遷徙於此建立新聚落,潺潺的清澈溪流傳來孩子們嬉戲喧鬧的笑聲,沙沙的金黃稻穗伴隨著排灣族婦女悠揚的歌聲,這裡是他們最溫暖的家園,光華而永恆。 如今,一幢幢矮小的紅色屋瓦依偎著雄偉宏大的水泥大壩,不著痕跡地改變了部落的樣貌,族人只能透過回憶潛入水世界下的故事,孩子無法想像水世界下曾瀰漫著隨風搖曳的稻香,那裡是他們不可復得的家園,安靜而寂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