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大立光搶進睡眠商機 幕後推手曝光

吳靜芳、鍾張涵

產業動態

1074期

2017-07-20 15:56

讓股王大立光執行長林恩平眼睛發亮,還設立控股公司跨海力挺,這樣的跨界,技術源頭來自旅美三十年的哈佛醫學院教授,他,到底有什麼能耐?

長期接觸林恩平的人都知道,接班前是小兒科醫師的他,在光學業內,一向是「省話天王」,會提出展望,但不會透露太多;只有談到醫療相關,如轉投資的「星歐光學」等事業,才會眼神發亮。

今年六月十四日股東會後的記者會,他就為了一個狀似牙線盒的白色裝置,打開話匣子,甚至在鎂光燈前定格十多分鐘,讓媒體擠成一團,爭先恐後拍照,「哇!出新產品了!執行長恭喜!可以把新產品拿高一點嗎?」

這個白色小盒子正式名稱為睡眠偵測單導心電儀,簡單說,儀器可作為睡眠呼吸偵測之用。由於現代人睡眠呼吸問題複雜,長期睡眠品質不好,多數只能上醫院就診檢查,有了這個盒子,可在居家進行偵測,便利性大幅提高。

獨到演算法
用心率監測睡眠健康


正是這個盒子,吸引大立光今年年初斥資新台幣三億元、持股四成,成立「大立雲康LHT(Largan Health Technology)控股公司」,大立光甚至進而為它負責晶片設計、產品製造。這是大立光首次製造與光學無關的新產品。林恩平解釋,會參與這塊事業,純粹是因為:產品核心技術與軟體分析原創者「是我以前的同學」。另一方面,在他評估過後,也認同產品有市場潛力。這個盒子的原創者,就是林恩平口中「相當有學問」的台中一中同窗、旅美三十年的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彭仲康!

「我其實沒想到他(林恩平)會提這個。」彭仲康接受專訪這天,一身輕便,手上戴著中國知名手機大廠華為去年上市、主打科學睡眠功能的智慧手錶,薄薄的錶殼中,也藏著他發明的心率演算法「心肺耦合」分析技術。

彭仲康是統計物理學者,擅長演算法,在哈佛首創生物系統複雜度理論,一九九九年以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經費,創辦國家級複雜生理訊號研究基地(PhysioNet),多年研究下來,已是生醫領域最廣為使用的生理訊號資料及分析軟體來源,論文引用次數超過三萬次。彭仲康在美國擔任教職所收的第一個學生、大立雲康旗下「南京豐生永康」總經理劉燕輝形容他「是院士級人物」。

一二年,晶片大廠高通祭出千萬美元舉辦生醫競賽XPrize,廣徵全球隊伍研發科幻影集《星艦迷航記》中,可以蒐集生理訊號、偵測百病的「三錄儀(Tricorder)」。在宏達電贊助下,彭仲康曾帶領台灣隊歷經三年,從三十八個國家、三百多支隊伍中脫穎而出,奪得亞軍,僅次美國隊。

彭仲康不脫教授本色,解釋原理滔滔不絕,和老同學林恩平如出一轍。「人的熟睡程度是看腦波,而腦波和生理狀態連動。」他解釋,人淺睡時,交感神經活躍,身體處於緊張狀態;而熟睡時由副交感神經主導,全身放鬆。「每種狀況心率的抑揚頓挫都不一樣,」他比喻,「就像是進行曲和冥想音樂的差別。」

但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睡眠時的心率,是不斷交替的快板與慢板。由於呼吸道塌陷堵住呼吸,患者的心率會低至一分鐘三十至五十次,又驟然陡升至一分鐘九十至一百二十次,愈睡只會愈累。

透過心率分析睡眠架構,比起坊間以翻身震動為分析依據的睡眠App更精準,而醫院睡眠檢測須測試腦電、眼電、肌電、呼吸及血氧等生理訊號,全身動輒連接三、四十根線,與那樣讓人難以入睡的大陣仗相比,心率分析也更符合病患需求。

從物理轉戰醫學
「誤打誤撞」靠一張籤詩決定


林恩平說,大立光今年啟動投資,產品已陸續通過美國及中國食品藥物監管總局上市批准,中國子公司南京豐生永康並已開始銷售,預計今年底以前,台灣食藥署(TFDA)的批准也可望到手。法規、生產都到位,接下來的重頭戲,就在於如何打進醫院通路。

「我同學裡有很多是院長、副院長,他們都說一定會用。」林恩平笑著說,「這個裝置,多年前就曾在台大醫院測試過,當時比對性就非常高了,台大就說上市後一定會用,因為分析狀況非常reliable(可信賴)。」

由於儀器可監測心率與睡眠狀況,分析睡眠品質,並上傳雲端。林恩平說,未來大立光還會建立醫療雲,連結各大醫療體系,幫助醫師追蹤病人睡眠狀況,「可以讓病患直接帶回家貼在胸口,睡覺時即可偵測、追蹤、進行健康管理,不需要大費周章跑到醫院,全身貼滿貼片檢測。」

彭仲康的技術實現居家檢測。但他最初起心動念,是看到現有檢測方式的不足,「美國每年約有一千五百萬人有睡眠呼吸問題,就算睡眠實驗床位三百六十五天排滿,一年也不過消化一、兩百萬人,且每測一人,醫院和保險公司就能收一千美元。」彭仲康皺眉,「睡眠檢測太好賺了,醫院根本不會想到創新。」

「但失眠影響將近一百種不同疾病,睡眠可作為整體健康狀況的評估指標。」彭仲康在紙上畫起圖,「醫療照顧的革命要推出,隨著時間遞進和功能進步,破壞式創新將超越現有的檢測方法,實現預防醫學。」上醫治未病,這股預防醫學風潮正在改變醫材產業。

把醫學原理講得透徹,但彭仲康是統計物理出身。照他的話說,進入醫學是「誤打誤撞」。

當年從波士頓大學博士畢業時,彭仲康面臨重大抉擇: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和哈佛大學醫學院,兩者皆提供博士後研究機會。前者是曾在二戰中製造出原子彈的物理人最高殿堂;後者則不是物理學家擅場,要在傳統醫學主流研究中從無到有,開創新領域。

彭仲康舉棋不定,最後幫他抉擇的,竟是中國餐廳一顆幸運籤餅。「上頭寫著:you will prosper in medical research.(你在醫學研究會發展得很好。)奇怪,我至今還找不到一模一樣的。」

個性隨遇而安的彭仲康,從此走上陌生的醫學研究,自己也始料未及。「我從小就喜歡物理,討厭化學,對醫學沒有興趣。當年在交大電子物理系讀書,還被取了個綽號『阿摸』,摸魚的摸。」因他只愛物理不喜電子,電子成績滿江紅。他摸個了碩士,本想留在台灣繼續摸個教職,但在妻子堅持之下,才赴美留學。

四處拜訪大廠碰壁
他最後一刻才找上林恩平


唯一不變的是對研究的本心。「科學家最重要的是好奇心嘛。」在哈佛醫學院,彭仲康說自己「成天不務正業」,在走廊上抓了個醫師就聊,腦力激盪碰撞想法,心肺耦合演算法也是和睡眠科醫師聊出來的。

和醫師交流的過程,彭仲康不時想起在交大念書時吳大猷的身教。吳大猷毫無大師架子,親自回答學生問題,還讓彭仲康周末登門請教,「跨領域學門必須有這種態度,才能有很好的合作。」

一二年,彭仲康應時任中央大學校長蔣偉寧之邀,回到台灣創設中大生醫理工學院,他想要創造一個如同哈佛醫學院刺激醫療創新的環境,同時也帶著睡眠偵測心電儀四處拜訪電子大廠,但都沒有獲得正面回應,直到最後一刻才找上林恩平。

「他太有義氣了。」彭仲康說,自己在台灣找投資,是想將核心演算法技術留在台灣。最開始不找老同學,是怕林恩平只是因交情而答應。

但最後證明他多慮了。林恩平一看技術,眼睛一亮,甚至協助設計豐生永康的Logo,讓心電圖的末尾結束在一個圓點,意指健康使人生圓滿。

老同學想法很契合,「做醫學研究是一種快樂、滿足的感覺。」彭仲康說。

從當年蹺課連連的瀟灑少年,到如今滿頭華髮的哈佛教授,彭仲康想要用睡眠科技,在全球激起產業與醫療革新的漣漪,步伐一刻也不能停下。

 

延伸閱讀

《TIME》25最具影響力網路名人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入列

2019-07-17

「只說裝潢一、二樓,卻連頂樓都弄好了,不付錢還被告」 裝修糾紛層出不窮 律師提醒找業者前先看這件事

2019-07-18

景氣衰退、泡沫破滅…社會4大問題背後推手,竟是央行!

2019-10-21

讓宜蘭發光! 從觀光、文化、交通到宜居,發展東臺灣黃金廊帶

2019-10-23

都更危老件數大爆發背後潛藏的3個隱憂

2019-11-2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