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充實台灣人才的管道

充實台灣人才的管道

谷月涵

名人專欄

952期

2015-03-19 14:39

靠著單一產業的成功來維繫經濟體的發展,遠不如平衡式經濟結構,更禁得起環境的衝擊,也能維持較長的優勢。

一九八○年代,我第一次來台灣,在台大和東海大學就讀進修,當時台灣的精英都跑到美國留學,不少人留在美國工作,有些不打算長留美國的,也是工作多年後才回台灣。那時,在美國的外籍學生,台灣人是第二多的。

 

一九七九年台美斷交後,多數父母與學生都為台灣的未來擔憂,而且當時美國的就業機會遠比台灣好;如今,政治不安的紛擾早已消失殆盡,況且台灣的大學學術水準和本地的就業機會,也較先前大幅提升,台灣青年留在國內受教育和工作的人數幾乎是史上最高;然而,這未必是件好事。

 

台灣過去的成功經驗,導致今天的風險。過去台灣的就業機會是由電子硬體製造產業所創造,因此大多數學生自然朝向硬體科技發展。可是靠著單一產業的成功來維繫經濟體的發展,遠不如平衡式經濟結構,更禁得起環境的衝擊,也能維持較長的優勢。

 

硬體的毛利和成長性已經愈來愈低,未來的希望在軟體。但台灣的教育體系並不以軟體為導向,而且,以軟體產業的特質,也更容易將營運擴張至海外。

 

軟體發展需要創造力、遠見和大型的國內市場;但台灣的國內市場不夠大,不足以支撐像LINE這樣的App、活躍的線上遊戲產業,或是運用在類如汽車產業的軟體解決方案。我們必須快速在國際舞台擴張,如中國、東南亞,或其他地方。

 

台灣二十多年前發展的電子業、十多年前的生技業,都是靠早期放洋的學人歸國所打造的局面。他們在國外工作、學習最新的科技與最佳的管理實務,之後再帶著國際的人脈回台灣扎根。現在台灣學生出國人數銳減,以致缺少新興產業所需要的交互影響的動能。

 

中國可謂台灣理想的「國內市場」,但兩岸存在著難以化解的疑慮,因此雙方的商業互動將以較緩慢謹慎的步調前進。我們必須加速在中國以外的市場發展,但這需要台灣業者在不同市場取得經驗和人脈,才能事半功倍;再不然,台灣也可以採取更開放的移民政策,讓更多國外專家移居台灣。

 

可惜當前我們的人才既未能到國外汲取經驗,對海外專家的態度也很冷淡。台灣是全球所得稅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外國人要取得台灣國籍也是困難重重;在某種程度上,台灣甚至比三十多年前還要孤立。

 

新加坡李光耀曾說,美國最終將勝過中國,因為中國只能從十三億人中挑人才,美國則可透過移民政策,擁有全世界的精英。

 

鼓勵更多的交換學生計畫,採納更彈性的移民政策,才能讓台灣經濟踏上新的台階。

延伸閱讀

擋住外籍白領來台 恐陷入缺工困局

2016-02-04

台灣囝仔 你很搶手!

2014-05-29

被出賣的世代

2014-04-03

曾幾何時 台灣竟淪為新加坡負面教材

2012-04-12

誰是人才?科技五巨頭論市場需求

2020-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