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用愛的筆墨 記錄水世界下的故事

用愛的筆墨  記錄水世界下的故事

2016-12-21 09:33

曾經,汝乃溪與牡丹溪匯流為豐沛的集水區,吸引牡丹群社的族人自深山遷徙於此建立新聚落,潺潺的清澈溪流傳來孩子們嬉戲喧鬧的笑聲,沙沙的金黃稻穗伴隨著排灣族婦女悠揚的歌聲,這裡是他們最溫暖的家園,光華而永恆。

如今,一幢幢矮小的紅色屋瓦依偎著雄偉宏大的水泥大壩,不著痕跡地改變了部落的樣貌,族人只能透過回憶潛入水世界下的故事,孩子無法想像水世界下曾瀰漫著隨風搖曳的稻香,那裡是他們不可復得的家園,安靜而寂寥。



文/楊凱婷 圖/林宜賢 採訪協助/周淑琴  出處/《原視界TITV雙月刊》15期

曾經,汝乃溪與牡丹溪匯流為豐沛的集水區,吸引牡丹群社的族人自深山遷徙於此建立新聚落,潺潺的清澈溪流傳來孩子們嬉戲喧鬧的笑聲,沙沙的金黃稻穗伴隨著排灣族婦女悠揚的歌聲,這裡是他們最溫暖的家園,光華而永恆。

如今,一幢幢矮小的紅色屋瓦依偎著雄偉宏大的水泥大壩,不著痕跡地改變了部落的樣貌,族人只能透過回憶潛入水世界下的故事,孩子無法想像水世界下曾瀰漫著隨風搖曳的稻香,那裡是他們不可復得的家園,安靜而寂寥。

沿著台1線,循著海的氣味切開冬日的一抹陽光,遼闊無邊的潮水拍打出細緻的朵朵浪花,而另一旁則是連綿不斷的蓊鬱山巒。從車城慢慢拐進牡丹鄉,穿梭虱母山與五重溪山,兩座陡峭斷崖夾峙而成的蜿蜒小徑,越過牡丹社事件的紀念碑──石門古戰場,緩緩駛進牡丹鄉,眼前氣勢磅礡的牡丹水庫,曾是安藤部落最溫暖的家園。

為了讓封存於水庫底層的部落重現天日,擔任國小主任的周淑琴憑藉自身的使命感,以愛的筆墨道出牡丹南排灣族群的故事,歷經兩年的時間進行田野調查,爬梳歲月紋理,記錄部落的故事。


用繪本記錄部落 重拾記憶


身兼多職的周淑琴,是熱衷於推動教育的國小主任,也是傳承原鄉的部落記錄者。即使已實現從小立志要當老師的夢想,為了豐富自我,她遠赴美國密西根州羅倫斯科技大學修讀教育學位,又至臺東大學南島文化研究所碩士班進修。

在屏東僑勇國小,她是講台上認真授課的主任;在臺東大學她是講台下努力抄筆記的學生。在書寫碩士論文的過程中,她從知識文獻上汲取部落的歷史輪廓,也積極拜訪耆老,進行田野口述調查,重新認識與部落的脈絡,並在陳文德與蔡政良兩位教授的指導下,歷時3年完成碩士論文《從稻米收穫祭看排灣族牡丹群社部落的變遷》。

碩士論文完成的那年,周淑琴在部落殺豬宴客,並且複印了60本論文在宴席上發給曾經接受她訪問耆老,她殷切地向他們說:「我把部落的歷史和故事全都記錄在論文裡面了,你們可以好好收藏,未來送給子孫當作傳家寶,世世代代地傳承下去。」

沒想到一位耆老隨手翻了幾頁又闔上並回覆她:「你這個想法是很好,可是這本書的字太多了,我們老人家看得很辛苦。」這番話猶如當頭棒喝,讓周淑琴開始反思如何將大量而艱澀的學術論文轉化為大眾較能接受的方式,讓更多人知道部落的故事,於是她將自己所擅長的文字能力與教育工作結合,濃縮出論文中的精華,發行繪本《水世界下的故事》與小說《佐諾的夏天》。

 

牡丹水庫的美麗與哀愁


《水世界下的故事》一書,透過3個孩童到水庫下悠游探險,意外發現以前安藤部落的環境樣貌,回家詢問vuvu後,才揭開了這個隱藏在水世界底下神秘部落的面紗。

牡丹群社位於距離牡丹水庫15至18公里遠的深山中,由於汝乃溪與牡丹溪交會口匯集大量豐沛水源,適合種稻,進而吸引祖先舉家遷徙,在此安居,其它南排灣部落族人因為見到此地土地豐沃宜人居住,接連遷移至附近,形成安藤部落。

他們在繁星盛開的夜晚,到河邊撿拾石頭作為蓋房子的建材,一磚一瓦堆砌新家園,藉由河水灌溉稻田,在溪流旁洗衣、抓蝦、玩耍,並於每年秋收時節包裹芋粉粽、釀製小米酒、打獵山豬準備豐盛菜餚,以迎接masupada祭儀(稻米祭),於祭典中感謝祖靈與眾神賦予的豐富收穫,同時也期許明年度在農作、獵場或戰場上能順利平安。

然而在某年春耕時分,族人發現部落內常有陌生面孔來訪,他們拿著工具丈量土地,視察族人的傳統領域,政府要在此闢建水庫的流言也逐漸傳開。當時政府為解決屏南地區民生用水及發展恆春半島觀光事業,決定將牡丹水庫建置於兩溪匯集處,安藤部落部分土地正位於水庫預定地上,即將因為水庫施建而被淹沒。族人歷經多次抗爭與談判,終究不敵政府的強硬態度,被迫離開家園,遷村至牡丹水庫旁形成現今的安藤部落。

民國77年牡丹水庫開始動工,84年正式啟用。「那時我還在念國小,三不五時就會看到鄰居頭綁白布條抗議,族人痛心地看著家園一片狼藉,欲哭無淚的惆悵,以及怪手、卡車等大型機具猖狂破壞的景象。當時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族人因為被迫遷村而必需移祖墳,祖墳帶不走的則以火燒為灰燼,於是部落大約有1個月的時間都籠罩在燒屍骨的味道,即使我現在都成為3個孩子的媽媽了,依舊無法忘記那股惆悵而寂寥的味道。」周淑琴回想起當時的情景,仍心有餘悸的說道。


有愛的滋養  記錄部落的故事不再艱困


《水世界下的故事》描述部落民國30至70年代之間所發生的點點滴滴。「水庫下原是綿延迆邐的稻田,每一株飽滿纍纍的金黃稻穗,就如同我們祖先們勤奮而謙卑的精神。」周淑琴看著被牡丹水庫覆蓋外露一隅的山頭說。  

進行田野調查的過程中,她也憶起兒時於田野蕩漾著稻浪的景象,因而挖掘出南排灣族牡丹群社特有的稻米祭。周淑琴感嘆道,雖然水庫的建置足敷屏南地區用水,卻也因此犧牲了牡丹群社的族人,除了離開家園之外,環境的丕變使他們無法繼續種稻,被迫另謀生計改變經濟產業,他們不再透過種稻時以工換工的方式聯繫感情,稻米祭一度中斷,部落的交流不再熱絡,而族人的記憶與故事也一一被封存在水庫底下。

初秋微涼的徐風輕拂蓄滿水位的牡丹水庫,湛藍的水面被吹出一圈圈漣漪,也喚醒被淹沒的記憶。周淑琴站在牡丹水庫的壩頂,像小孩般雀躍地指著下方的溢洪道說:「以前這裡都是稻田,那裡有條小溪流,是我們小孩子免費又刺激的天然『滑水道』。」透過她的描述,穿過眼前這片澄淨的水面與時空,彷彿看到水庫底下被時光靜止的美麗部落。

她秉持「如果現在我不做,以後就沒人會做」的使命感,將艱澀的碩士論文大眾化,以繪本圖像還原當時部落的純樸樣貌,並在書末附上南排灣族語,希望孩子們能從中了解部落的故事,增加母語詞彙的應用,也希望外界能夠藉由圖文繪本認識南排灣族群的文化。

`

另一本《佐諾的夏天》同樣是以她的論文作延伸,以小說的形式展現牡丹群社的生活樣貌。小說橫跨30年歷史,濃縮成為主角佐諾的暑假,從佐諾的童年生活中,勾勒出民國30至60年間,水庫下牡丹群社所發生的真實故事,書中附有一片南排灣族歌謠CD,以加深讀者對牡丹群社的認識,本書於103年榮獲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佐諾的夏天》小說出版那年,周淑琴同樣以殺豬宴客作為慶功,並將小說發送給部落的大人和小孩,結果好多長輩看完都紛紛跑來問她:「我就是佐諾對不對?」、「你這故事就是在寫我對不對?」

達賴喇嘛曾說:「這個世界並不需要更多成功的人,但是迫切需要各式各樣能夠帶來和平的人,能夠療癒人的人,能夠修復的人,會說故事的人,還有懂愛的人。」周淑琴在忙於工作的當下,仍不忘啟程的初衷,即使光陰不復返,她依舊希望藉由文字的力量,帶領讀者共同穿越時光的長河,一起輕撫匆匆流水、一同徜徉在瀰漫稻香的部落,感受牡丹群社的溫暖。她深信,有愛就無礙,所以堅持持續用愛寫作,頌揚部落的故事,並以柔軟的筆觸,道出族人對部落的眷戀,也寫出自己對水世界下的家園思慕之情。

_

延伸閱讀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

財經主播劉祝華的理財訣竅 選席伊麗床墊 睡得好 實現財富自由

2021-10-27

駐美代表 戰貓風格 要為台美關係開新局 蕭美琴

2021-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