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簡珮如 從故鄉舞進攻頂之路

呂苡榕
2017-06-22
名人專欄
今周刊1070期

簡珮如 從故鄉舞進攻頂之路

呂苡榕
2017-06-22
簡珮如 從故鄉舞進攻頂之路
名人專欄

靠著勤奮嚴格的練習,簡珮如克服自己的社交障礙,在美國舞蹈界闖出名聲,成為瑪莎.葛蘭姆舞團的首席舞者,更被紐約舞評譽為大膽的變色龍;而現在最令她興奮的,就是能回台在世大運的舞台上表演。

這是我離開台灣十年第一次回來表演,好高興啊!而且還跟王力宏同台耶!」談起要在世大運擔任開場表演嘉賓,這位繼林懷民、許芳宜後,瑪莎.葛蘭姆舞團(Martha Graham Dance Company)第三位台裔首席舞者的簡珮如,竟瞬間笑得如荳蔻少女般。

二○一四年成為瑪莎.葛蘭姆舞團的首席舞者後,簡珮如多了許多受訪機會,每回她都向著故鄉喊話,希望有機會回台表演。「這次北藝大舞蹈學院院長王雲幼問我要不要在世大運上表演,我一口就答應!我家人還趕快去搶票了。」語畢,簡珮如又是一陣爽朗笑聲。

留美練舞 克服孤僻拓人脈

二十四歲從北藝大畢業後,簡珮如隻身赴美,「那時台灣還沒這麼多舞團,要當職業舞者機會不多。家人希望我出國拿個學位,或許可以教書,不要那麼辛苦整天練舞、腳都流血。」她說自己當時一邊在紐約大學進修,一邊搭地鐵到上城練舞,「每天就是上課、練舞、回家。現在回想,那是生命中一段難得的休息時間。」

在紐約的舞蹈教室裡,其中一位老師邀她進入自己擔任總監的Buglisi舞團。「但那陣子並沒有很開心,一方面是語言沒那麼流利;一方面是沒有熟識的人,在舞團不太適應。」當時簡珮如拿的是學生簽證,不能掛名正式工作人員,「一個月只有一百美元的薪水,根本養不活自己。還好家裡一直很支持我。」生活孤獨而儉樸,但有她熱愛的舞。加入舞團後,簡珮如離開紐約大學,轉而進入摩斯.康寧漢(Merce Cunningham)舞蹈學校,一邊精進技巧、一邊工作。 「後來,另一個舞團的總監邀請我去工作。」這位總監現在正是簡珮如的老公、Nimbus舞團總監Samuel Pott。

從一個舞團進入另一個舞團,表面看起來一帆風順,其實簡珮如為了增加被認識的機會,花了不少工夫來克服先天個性上的孤僻。簡珮如說自己從小有「社交障礙」,幼兒園開始上律動班、小學有舞蹈課,每天只想趕快去跳舞,不愛跟人交流。但到紐約她才了解,「想要進入舞團工作,九成都要靠人推薦介紹。」

要擁有機會,就得拓展更多人脈。「像我一開始也很不習慣,到紐約的頭一、兩年,跟陌生人說話還要心理建設一陣,常常講了第一句就沒有第二句話,只得反覆練習。」

加入Nimbus後,她和Samuel相戀、結婚,二十七歲時生下女兒。有了家庭與小孩,同時還得兼顧舞者身分,「那時剛生完,肚皮鬆垮垮的,看了都快昏倒。」為了趕緊回到舞者崗位,簡珮如勤奮練舞。「每天早上帶孩子進城,託給婆婆後就去練舞。持續了四個月,那時我老公已加入瑪莎.葛蘭姆,舞團要找女舞者,問我想不想參加徵選,我當然說好啊!」

幸福壓力 表演空擋忙擠奶

瑪莎.葛蘭姆的舞碼常是改編自希臘神話、帶有強烈故事性的內容,並根據該年度的表演劇碼來徵選新人,「那一年我試跳的角色是先知卡珊德拉(Cassandra),一個有點瘋狂的人物。」生完孩子約半年,她順利成為瑪莎.葛蘭姆的實習舞者,二○一二年成為正式舞者。問她多半擔任怎樣的角色?簡珮如大笑地說:「各種角色都有,先知、皇后,就是從來沒跳過公主。 」

加入舞團的初期,簡珮如還親餵母奶,一直到孩子九個月大。「那陣子每天晚上要起來好幾次,白天還要排練,精神壓力超級大。」她也曾在表演空檔,趕緊抽身在後台擠乳,幸好舞團也都能體諒,而對於巡演必須東奔西跑,但一家人總還是能在一起的生活,她也感到幸福。

二○一三年,簡珮如在舞團裡連跳四級,直接擔任「獨舞者」,隔年被選為首席舞者。早在簡珮如還在北藝大念大二時,許芳宜頂著瑪莎.葛蘭姆首席舞者的頭銜回母校表演,簡珮如回憶,「看到她好興奮!就是一個很厲害的大學姊回來了!」多年後她也踏上許芳宜腳步,成為瑪莎.葛蘭姆首席舞者的第三位台灣人,並被紐約舞蹈評論家形容為「在同世代中異常膽大、肢體變化如變色龍般的瑪莎.葛蘭姆舞者」。

「我覺得自己能擔任首席舞者,和瑪莎.葛蘭姆這幾年轉型、嘗試與不同編舞家合作有關。」簡珮如謙遜的說,她原本學習的是芭蕾和現代舞,進了舞團才開始學習他們的技巧。這幾年舞團嘗試融入不同技巧,她本身的芭蕾基底,讓她在掌握上更得心應手,也才有機會站上首席舞者的位置。

自律甚嚴 用舞蹈沉澱療癒

在瑪莎.葛蘭姆舞團的期間,她天天都去上技巧課,讓身體準備好再開始排練,「很多人覺得我是瘋子,每天排練這麼累,還一直上技巧課。但我覺得只要三天不上技巧課,身體就會鬆弛,失去對肢體的掌握度。」對自己要求如此嚴格,簡珮如大學時的老師、曾任越界舞團藝術總監的張曉雄,也對她「七年沒有一天缺過課」,相當折服。

問她是否覺得苦?簡珮如輕輕笑著,「只要在舞蹈裡,那就是我和我自己相處、沉澱各種情緒和思緒的時刻,只屬於『我』的時刻。 只要跳舞,各種煩心的事都會馬上忘掉,一點也不苦,對我來說那才是療癒。」在瑪莎.葛蘭姆舞團待了將近六年,「有次巡迴時我突然覺得我離家太久,快要無法參與女兒成長的時刻。」身兼舞者、母親與妻子的角色,去年夏天她做了抉擇,「雖然還是首席舞者,但已非全職身分。」

毫無戀棧地走下瑪莎.葛蘭姆這座眾人望塵莫及的山頭,簡珮如開始和不同的編舞家與音樂家合作,也把部分重心放在亞洲,她難掩興奮地說:「明年三月我也會和瑪莎.葛蘭姆舞團一起來台灣演出。距離上次○六年舞團來台已經十幾年了。」而瑪莎.葛蘭姆舞團當時的演出,正是許芳宜擔任首席舞者時。

離開舞團,準備爬上另一座山頭的旅途中,返來故鄉是她攻頂的必經之路。明年三月偕同舞團演出前,簡珮如會在今年七月底先返台,擔任世大運的表演嘉賓。「但我還不知道在世大運上要跳什麼。」簡珮如又是一陣笑,「他們說幫我量身訂做一支舞,要等我回去才知道會是什麼內容。」語氣裡的雀躍與期待,映襯著簡珮如始終對舞蹈的熱愛。

 

簡珮如
出生:1984年生
經歷:2008   從北藝大7年一貫學制的舞蹈系畢業後赴美深造。
            2011       進入瑪莎葛蘭姆舞團。
            2012       成為正式舞者。
            2014       成為瑪莎葛蘭姆舞團首席舞者,被美國舞蹈雜誌選為「最佳舞者」。
            2015       成為雅各枕(Jacob's Pillow)舞蹈節海報人物。
            2016       卸下瑪莎葛蘭姆舞團全職首席舞者職位。

            2017       擔任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開場表演嘉賓。
 
瑪莎葛蘭姆
美國現代舞之母瑪莎.葛蘭姆(MarthaGraham,1894~1991)所創立的舞團,以獨創的舞蹈技巧,讓舞者透過肢體表現出情緒與內心感受,翻轉過去現代舞向古典芭蕾借鏡技巧的傳統。
 

 

更多世大運延伸閱讀:

 

打破歐美大廠壟斷,這家台廠做出世大運最強聖火!

 

這些世大運中華隊好手,你認識幾個? 

延伸閱讀

中國家樂福認輸 出售部分股權給騰訊

又一國際零售商在中國撐不住了!

二○二五年拚非核家園 德、荷專家獻策

再生能源當道,據國際能源總署(IEA)統計,近年來全球新增的發電容量逾一半為風力、太陽能等再生能源。

美對中2千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 中國商務部反擊:同步進行反制

美國總統川普17日正式宣布,將對中國總值2千億美元的商品加徵10%關稅,並於明年1月1日起將關稅增加至25%。對此,中國商務部也於稍早做出回應。

銀行強推外幣優利定存 這波美元還會走強多久?

美國聯準會緩步升息,市場普遍預期明年將維持升息步伐,看好美元匯率和利率雙成長,投資人特別偏愛美元高利商品,銀行就看準美元行情熱,不斷推出短天期的美元優利定存來搶市,最高年利率更喊到11%。不過,今年來美元已走強超過6個多月,這波漲勢還會延續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