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史哲 在沙漠拓展出文創綠洲

史哲 在沙漠拓展出文創綠洲

鄭閔聲

話題人物

攝影/林育緯

941期

2015-01-01 17:05

原本連一場售票演唱會都辦不成的重工業城,如今成為五月天跨年演唱會的首選。原本被戲稱文化沙漠的高雄,正用行動向全世界證明它的蛻變,而史哲,正是默默引導這一切的舵手。

史哲

 

「你瘋了嗎?一張票賣五百塊誰會想來?不要傻了啦!」二○○九年,剛接下高雄市文化局長不久的史哲,對友人講起他想利用高雄港邊的駁二藝術特區,重新舉辦停了兩年的搖滾音樂祭「大港開唱」,一盆冷水就這麼狠狠地當頭澆了下來。因為在當時被稱作「文化沙漠」的高雄,連辦一場流行音樂演唱會都不容易,要民眾自掏腰包欣賞獨立樂團表演,簡直像是天方夜譚。


文化沙漠變身南部展演活動重鎮

 

五年過後,高雄已成為流行音樂重鎮,國內最具票房吸引力的樂團五月天,連續三年南下港都辦跨年演唱會,一唱就是三場、十五萬人次,而且最高票價已接近四千元,市區的小型展演活動更如雨後春筍般充滿活力。台北市長柯文哲競選期間公布流行音樂政策時,知名音樂人林正如就建議他參考高雄經驗。相較之下,史哲當年因堅持要辦售票演唱會而被當瘋子,更顯得不可思議。

不只流行音樂,高雄在文創產業其他項目上的表現也同樣突出。一四年最轟動的國片《KANO》,有關甲子園的場景都是在高雄拍攝;過去兩年的高雄國際藝術博覽會,共吸引逾百家海內外藝廊參展;分散在市區各處演出的春天藝術節,一四年吸引近八萬人次觀賞;十一月剛落成的市圖總館,被譽為高雄人最美的禮物,在在為這座曾被嚴重汙染的工業城市,點綴上繽紛亮麗的色彩。

「高雄不再是『文化沙漠』,靠的是整座城市和居民渴望改變的企圖,才讓沙漠生出綠洲。」元旦連假前補上班的周六下午,坐在駁二特區一間台糖倉庫改建的咖啡館裡,穿著導覽人員T恤的史哲,不帶情緒地分析高雄的進步,彷彿自己只是旁觀者。

 

高雄文化部

▲活絡的流行音樂市場,是五月天連續三年選擇舉辦跨年演唱會的重要原因。圖為2014跨年演唱會。(圖片來源/相信音樂提供)


以最高效率協拍影視節目

 

讓一座城市的樣貌出現巨大翻轉,確實不是任何人所能獨力促成,但這齣「醜小鴨變天鵝」的戲碼裡,主管影視與文創產業的史哲,絕對是頭號關鍵人物。因拍攝《痞子英雄》與高雄結緣的導演蔡岳勳,就盛讚史哲是「能同時從文化與產業面著眼、非常具有前瞻性的策略規畫者。」

史哲是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知名教改人士史英長子,早年曾任前台中縣長廖永來機要祕書,也曾投入製片工作,作品還得過金鐘獎肯定。○四年接任勞保局總經理,被外界視為時任勞委會主委陳菊的左右手,因此陳菊當選高雄市長後,再次網羅史哲南下擔任新聞處長,希望借重他在影視產業的工作經驗,提升高雄的城市形象。

史哲在電影圈打滾那幾年,恰好是國片市場極度低迷、多數製片公司只能靠輔導金苦撐的日子,他因此理解文化產業最需要的是無後顧之憂的創作環境,而非政府金援。於是他上任後,很快與旅館業者簽約合作,提供在高雄作業劇組住宿補貼,以及辦公室、洗衣、交通等支援性服務,讓原本鮮少離開台北的製片公司逐漸注意到高雄。

協拍影視節目最經典的案例,當然是○九年開播、至今已有兩部電影續集,主題遊樂園也將在近期營運的連續劇《痞子英雄》。

○八年,當蔡岳勳為高雄獨特的熱帶海洋風情著迷,並對初次見面的史哲熱切地解釋他想在市區封街拍槍戰、在海上航道拍警匪追逐、在捷運上拍歹徒劫車……史哲聽完後只微笑著說:「這難度很高,正常流程大概要半年吧,不過你先寫個企畫書,我幫你努力看看。」讓蔡岳勳有些失望。

蔡岳勳想不到的是,隔了一周後,史哲就因長期的信任關係獲得陳菊支持,找來十多名市府主管,以「會議結論代替行文」方式,一一滿足劇組需求,「若不是史哲前所未有的協助,《痞子英雄》這樣的電視劇很難在台灣出現。」蔡岳勳至今還是很難相信,政府部門能有這麼高的效率。

經過這次臨時動員各局處協助,高雄市文化局在○九年成立整合性窗口「拍片支援中心」提供劇組協助;隔年高雄縣市合併升格後,又進一步擴大為「影視發展暨拍片支援中心」,嘗試投資參與電影製作。

史哲的盤算其實很簡單:「盡可能吸引外地人才進入高雄!」因為人來了就代表城市能見度提升,高雄文化產業也能藉此快速發展,「文創的核心是人,政府就是讓創作者願意到高雄工作;政府不能取代創作角色,但可以解決創作周邊的一切問題。」

因此,當《KANO》一三年找不到適合的場地拍攝甲子園場景,好不容易發現一塊位於高雄市楠梓區的台糖土地而找上文化局時,史哲二話不說,就用官方名義租下土地再直接提供劇組使用,也是基於類似考量。

雖然盡力滿足拍攝需求,但高雄市絕不直接砸錢無償補助,就算是拍片中心核准的補助計畫,都要求在電影上映後按比例分配票房收入,取回成本,「要證明政府和劇組是合作關係,我們願意陪拍片的人搏一把,如果賠錢就認了;但無論如何,都不要回到過去那種給錢了事的贊助關係。」史哲說。

吸引影視產業南進,確實提升高雄能見度。在《痞子英雄》之前,市民熱線就曾接到民眾來電痛罵:「怎麼讓一輛警車在路上亂開亂搞?」仔細一問,才發現警車是來自電視劇裡的「南區分局」。但隨著片子越來越受歡迎,不僅高雄本地人爭相目睹《痞子英雄》場景,觀光客也顯著增加。

「打造無後顧之憂的表演創作空間」,在推動流行音樂發展上也同樣適用。○九年史哲改任文化局長時,全台正醞釀起一股音樂祭風潮,各地方政府都想仿效新北市海洋音樂祭、屏東墾丁春天吶喊,舉辦音樂嘉年華,高雄也不例外。


讓音樂祭復活祕訣:堅持票價不過低

 

但有別於其他縣市想開創新品牌,史哲發現,高雄在○六年就曾辦過名為「大港開唱」的音樂祭,但已停辦兩年。史哲認為「大港」兩字非常符合高雄特色,不希望活動就此夭折,因此主動接觸創辦人之一、閃靈樂團主唱林昶佐,希望了解停辦原因。

得知音樂祭面對沒有固定場地和票房不佳的困難,史哲採用類似協助拍片的方式,提供場地、舞台、工作人員與預算補助,全力協助這場原汁原味的高雄人音樂祭在駁二特區復辦,唯一的條件是門票定價五百元。

一張五百元的門票,今天看來絲毫不起眼,但對當年收費行情有時只有三、五十元的獨立樂團而言,已經是難以想像的天價,但史哲堅持票價絕對不能過低,因為他深信民眾一定要先養成付費入場的習慣,音樂展演才能出現健康的經濟循環,建立市場後,演出者才有獲利空間提升表演品質。

確立市場規模後,則是不斷補充新血,因此高雄市將中央的流行音樂發展經費用來補助Live House與音樂餐廳聘請駐唱表演歌手,讓更多熱血年輕人找到舞台。「他明明可以開一個標案,讓民間來爭取主辦權就好,但他偏偏為了讓音樂文化從民間活絡起來,選擇一條最複雜的道路。對音樂人來說,他是『超夢幻』的文化主管。」林昶佐認為,正是史哲的大力支持,才讓流行與獨立音樂在高雄都有穩定的揮灑空間。

「我們不給錢,但給你最好的空間、最好的市場,不同類型的表演者,都可以在這裡找到舞台,張惠妹、五月天可以在一個月內連唱六場,每一場觀眾都超過四萬人。年輕樂手也可以在音樂餐廳得到表演機會。」談起如今高雄音樂的榮景,再對照當年沒人看好的往事,史哲顯得格外意氣風發。

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高雄的文化地圖在短短幾年內,從一片蔓草轉為百花競放?

「因為這裡原本什麼都沒有,所以更能接受全新的事物,做最大膽的實驗。機會創造出來後,年輕世代的潛力也跟著被發掘了。」史哲轉頭指著窗外尚未完成的鋼雕作品,解釋他為何在駁二特區提供短期場地,讓新銳藝術家現地創作、展售作品,「改變文化沙漠,不是從南極搬一塊冰山來,而是用當地的血液種出無法取代的成品。」

看著眼前鏽蝕不堪的鐵條,經過悉心揉造之後,成了討喜的麋鹿與雙臂肌肉隆起的大力士,原來,高雄的本質沒有改變,讓它不再是文化沙漠的,其實是住在城市裡的人,以及他們追求改變的心。

 

高雄文化部

▲駁二藝術特區提供新銳藝術家展示作品,成為吸引年輕人的熱門景點。
 

史哲
出生:1969年
現職:高雄市文化局長
經歷:勞保局總經理、高雄市新聞處長
學歷:東海大學資訊管理系

 

高雄文化部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獨家! 閉關宣言 MAYDAY五月天

2015-08-27

《痞子英雄》發燒 高雄成最大贏家

2009-07-16

他曾被譏「小屁孩」 闖出全台最大付費音樂祭

2017-11-15

不斷創新 突破自我極限 一起駕馭夢想與未來 TOYOTA用實際行動 力挺年輕朋友勇敢圓夢

2019-02-21

從創作者到北流董事長 黃韻玲:捲起袖子,親自去幹!

202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