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台積電 兆豐金 勞退 特斯拉 航運股

九把刀:我不討英雄徽章這種東西!

九把刀:我不討英雄徽章這種東西!

陳彥廷

職場

攝影/唐紹航、群星瑞智提供

1075期

2017-07-27 17:06

如果可以,誰都希望自己是英雄、是正義的代言人;無奈人往往是從眾的、甚至軟弱的,社會讓你面臨種種道德困境,有些你做的好事也會變成巨大的壞事來反噬你。九把刀把個人經歷與社會觀察融入電影,血淋淋地攤在觀眾眼前。

二○一一年,九把刀首度執導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釀成一股風潮,席捲兩岸三地與亞洲各國,獲得莫大成功;暌違多年,九把刀的第二部執導劇情片《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以下簡稱《報》片)近日即將登場,與《那些年》都是青春校園屁孩片,但不同的是,它不是一部歡樂片。

 

新片講述霸凌故事 反省「暴力是會習慣的」


《報》片描繪的是一個長期被同學霸凌的高中生林書偉,被老師安排和霸凌他的三人組一起關懷、照顧貧民社區老人,過程中意外捕獲一隻會吃人的小怪物,對他施以各種虐待,林書偉和原本霸凌他的三人組竟然逐漸培養出友誼,但他們心智日漸扭曲,最終友情也受到考驗;另一方面,大怪物為了救回小怪物,展開了血腥復仇……。


「這是一部關於反省的電影,要傳達一件事,就是暴力是會習慣的,你一旦習慣對別人言語、肢體暴力,久而久之就會習以為常,你會越來越壞,而且會對這個壞渾然不在乎。」戴著時髦黑框眼鏡、穿著紅色T-Shirt、牛仔褲、手戴水藍色卡通錶,九把刀一身打扮正如他給人一貫青春朝氣的形象,談起電影卻出乎意料地嚴肅,帶有一絲違和。


在螢光幕前、網路上總是給人相當自信,甚至臭屁形象的九把刀,其實也曾經有顆易碎的心。

 

飾演《報》片男主角的鄧育凱透露,九把刀在片場分享過一段親身故事,當他念中小學時,某天老師宣布課堂自由活動,九把刀興奮地歡呼,「我要去打躲避球!」未料班上帶球的那位同學馬上吐槽,「我有要跟你玩嗎?」多年後九把刀長大成人,某次在與朋友打麻將的場合和這位同學重逢,對方興奮地說,「柯景騰好久不見!可以一起打麻將嗎?」這次換九把刀冷回,「不要啊!我不想跟你打。」報了一箭之仇。


「那件事讓他記到現在,哈哈哈!」鄧育凱邊說邊笑,「那是他從小的陰影,欺負是很大的一件事,可能只是言語上讓人不愉快、感到被排擠,卻可以被記住很久很久。」


或許親身經歷讓九把刀對霸凌現象更能感同身受。
 

九把刀

導演九把刀(右)帶領著年輕演員,一起探討校園霸凌中的道德困境課題。

 

不要用鍵盤殺人「把嘲諷當幽默的怪世代」


「網路誕生後,你對別人的言語暴力變得更無所謂,用幽默感來罵人突然變得很有趣……出口傷人的人覺得自己很有幽默感、旁邊鼓舞的人開始學習……這在網路上太多了,簡直到了一種只要酸人具有幽默感,就會被讚揚的奇怪新時代誕生了!」九把刀發揮他的社會學專長,認真分析著。


九把刀口中的網路霸凌現象,也曾在他身邊上演。一四年十月,他遭媒體爆出劈腿風波,雖然很快地坦承劈腿,並宣稱未來希望與當時的女友共度;然而或真或假的新聞狂轟濫炸和網路輿論依舊淹沒他和當時的小三(現任女友)周亭羽。


數日後,九把刀於臉書寫下三千多字長文為周亭羽抱屈,其中寫道,「這個世界不僅每天持續轟炸我,網路流言也從沒有放過周亭羽,開始出現莫名其妙的謠言攻擊她……希望大家不要用難堪的字眼誤解周亭羽,不要因為我,而對她做不實的奚落。」


一片爭議聲中,九把刀選擇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即使後續反而招來輿論對他更強烈的奚落與嘲諷。


如今,九把刀已經不願意再多談當年風波,僅說,「任何想從電影的蛛絲馬跡去建構這樣(與感情風波)的聯繫,我都尊重這些想像。」語氣聽起來瀟灑,卻也無奈。不過,「如何做正確的事情」,尤其在面臨道德困境時做正確的事,仍舊是他時時探索的課題,也成為《報》片的核心問題。


「林書偉(男主角)想要當好人,可是他的決心其實很薄弱,他做對的事的過程從頭到尾都沒有被鼓勵,同流合汙對他來講是比較簡單的事情。」


電影藉由林書偉反映了最真實赤裸的人性軟弱,卻也讓人看見反省。「你看電影時會覺得你能做得比他好,雖然在現實生活中可能沒辦法,但這就是我們對好的人性的嚮往,我們嚮往我們有機會時,可以做出正確的事情。」九把刀說。
 

面對困境更要堅持「英雄從來都不是從眾的」


九把刀回想起當兵期間,某次部隊行進前,他發現路中央有隻蚯蚓,於是鼓起勇氣舉手報告正在訓話的排長,「報告排長!那邊有隻蚯蚓,等一下我們走過去會踩死牠。」未料,排長先是瞪大眼睛盯著九把刀,接著竟朝蚯蚓走去,捧起牠放進路旁草叢,然後接著繼續訓話。


「那一瞬間我完全不覺得自己帥,排長可以放下長官的尊嚴去做一件對的事情,看起來耍帥的是我、做高貴事情的是他。社會上你想做你覺得正確的事情,你會遭遇的鳥事會有多多?大部分所謂的好人,就是很會在既定規則內進行很多交易的人;但做正確事情的人很不容易,因為英雄從來都不是從眾的。」


至於九把刀自己,是不是他口中所謂做正確事情的人?「我也有做我認為很對的事情,但不是你們想像中什麼感情方面的事,我付出極大代價是你們無法感同身受的,我無意跟你們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會有人在乎的!我說出來就變成我在討英雄的徽章,我不討這個東西!」他築起防衛機制,理直氣壯地說。


不過當換個角度,談起做正確的事所面臨的困境,九把刀有著滿腹牢騷,讓他最感慨的是為了救助流浪狗而拍攝紀錄片《十二夜》,以及捐錢給動保團體。


例如,有不少網友攻擊他,「你吃不吃豬、魚、雞?為什麼只救狗?你很虛偽,你救狗不是因為有愛心,是因為你特別喜歡狗,所以不要說救狗是高尚的事情,只是你個人興趣而已!」九把刀感嘆,「要符合這些酸民想像的正義的話,我必須是一個吃素的人,否則我救狗就是虛偽。」
 

捐錢救流浪狗遭批虛偽「做好事也會變壞事反噬你」


就連捐款給哪些團體,都讓九把刀陷入進退維谷的窘境。「我捐一些錢給學校的養狗社、浪浪社,有人覺得我在討好學生,『我們外面這些愛媽(泛指照顧、救助、送養流浪貓狗者)多需要這些錢!你居然給浪浪社、不給我們愛媽!』我當時捐兩千萬有請會計估過,如果分三年捐,在稅制基礎下可以捐比較多,可是酸民一定會問,你留一千四百萬,利息怎麼算?如果拿去轉投資,獲利怎麼算?我不想承受這種道德指責欸!我做好事還要聽你捐零元的人在那邊把餔!我真的是受夠了!」說到這時,彷彿可以看到九把刀頭上冒出了青煙。


「我覺得太難了!別人對我們道德期許拉得很高,產生很奇怪的副作用……這是一輩子的道德困境。」稍稍冷靜下來,九把刀再度感嘆道,「道德困境不是只有做壞事的人會面臨,有些你做的好事也會變成一件巨大的壞事來反噬你。」身為一名作家、編劇、導演,於是九把刀理所當然地把這些困擾、反思融入電影,埋藏進《報》片的劇情元素。


採訪尾聲,攝影記者請九把刀在電影廣告看板旁比出怪物的手勢,只見他馬上皺起雙眉怒眼圓睜、張開血盆大口、向前伸出魔掌……方才嚴肅的表情彷彿瞬間換了張臉,似乎也比較符合眾人心目中搞怪、幽默的九把刀。或許對他而言,這樣也比較輕鬆吧!

 

九把刀

▲點圖放大

 

九把刀

本名:柯景騰

出生:1978 年

現職:作家、導演

學歷:東海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

家庭:未婚

延伸閱讀

曾被捧為「完美」的投資組合 如今淪為海嘯第一排 明星操盤手為何短短兩個月績效雪崩?

2022-01-19

看多了投資小白成韭菜,最後被絕望地洗出市場…李笑來:投資能賺大錢的人都有一個明顯特質

2022-02-18

一早被通知中2億元頭獎,她卻依舊「堅持要去上班」:請假會造成同事困擾

2022-02-18

快篩陽、接觸者隔離數位證明上線,4步驟一圖看懂…何時群體免疫?陳時中揭「關鍵數字」

2022-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