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昔日環保律師主導修法 能化解企業與環團對立?

昔日環保律師主導修法 能化解企業與環團對立?
詹順貴隨身攜帶的水瓶上貼著「暴民」,象徵他過去的抗爭,以「暴民」身分為傲。如今角色互換, 他坐在環評修法公聽會台上,台下卻一片鼓譟聲。

楊卓翰

話題人物

攝影/吳東岳

1076期

2017-08-03 10:23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的私人部落格,有一個很帥的名字:「獨立蒼茫」。這四個字出自唐朝詩人杜甫的《樂遊園歌》,杜甫感慨國家動盪,唐玄宗卻昏庸無度,自己又不受朝廷重用,只好在深山裡喝酒,「此身飲罷無歸處,獨立蒼茫自詠詩」。

有「環保律師界教父」之稱的詹順貴,長年在環保的第一線拚命。台塑告學者求償四千萬元,他就是幫學者打贏官司的辯護律師;台東美麗灣度假村案、中科三、四期環評訴訟案,他都站在當地居民與農民這邊,一塊錢律師費都沒收。

長期投入環保與土地運動,詹順貴最痛恨的,就是充滿缺陷的環評制度。十年前,他頭綁紅布條,上面寫著「環評已死」,在環保署門口靜坐抗議,也在部落格多次批評。

如今,詹順貴不再獨立蒼茫。他入閣後,部落格更新少了,甚至停擺。他的戰場,從法庭,變成朝廷;他的敵人,從台塑,變成昔日環保團體的戰友。


暴民

詹順貴隨身攜帶的水瓶上貼著「暴民」,象徵他過去的抗爭,以「暴民」身分為傲。

 

暴走的副署長 群眾鬧場 草草結束修法公聽會


「我進來的誘因,就是為了修《環評法》,不然我不會進來。」在六月六日的環評修法公聽會上,詹順貴說。然而,這次修法,卻讓他賠上長期累積的名聲。

在公聽會上,議程還沒開始,環保團體人士就不斷提出程序問題。詹順貴在台前,拿著麥克風,越辯論越生氣。

「你(詹順貴)就是圖利財團!」這時,台下群眾一句怒吼,響徹全場。

五年前,在法庭上面對台塑律師團時,詹順貴辯才無礙;但這一刻,他啞然,接著,理智線斷了。「今天不開了,散會!」詹順貴壓住怒氣說。環評修法的第一個現場,就這樣結束。

詹順貴這次推動的,從環評母法到子法、配套法令,一連串全部大整修。除了提升審查效率、修正環評曠日廢時的問題,另一重點就是,建立更務實的環評標準,並拉高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權責,不再讓環評會一肩扛下所有責任。

之所以引起環團這麼大的不滿,是因為環團看不到整體修法的大方向,只看到環評法規放寬、鬆綁。第二次公聽會,詹順貴耐著性子,為上次發言鞠躬道歉,但環團還是不放過他,尤其放寬低耗能、低汙染的設備可以免做環評,更是質疑不斷,指責詹順貴給台塑方便,因為六輕的爭議重點,正是在此。

「這個法條的目的,是要鼓勵產業轉型或升級,使用低汙染的設備。」詹順貴解釋:「六輕、中油會不會算在內?會!但絕對不是為了它們量身定做。我對它們一點好感也沒有,但沒有好感不代表我能違法,我只能嚴格地去檢視它。」

從登山與賞鳥,詹順貴體認到環保的重要,因而成為環保律師。一路走來,他只做對的事情,即使那件事不被「要求道德零風險」的環保團體所接受。

「我和他(詹順貴), 一直都站在對立面,」面對這位難纏的敵手,中科管理局局長陳銘煌說,「但我不得不說,詹副署長也幫我們很多。」

原來,中科四期擴建案,與相思寮居民爆發衝突,當時的台灣農村陣線律師詹順貴,就是原告相思寮農民的辯護律師。「那時候,相思寮居民和苗栗大埔(強迫拆遷)案的抗議一起,同一天在台北凱達格蘭大道遊行。」陳銘煌說:「但是你看,相思寮的事件解決相對順暢,就是因為詹順貴。」

 

昔日的環保鬥士 中科四期爆衝突 幫農民達成和解


「他和其他人不一樣,願意主動協助。我們和農民溝通時,詹順貴是坐在我旁邊,一起協調。同一句話,我們講沒用,但從他嘴裡講出來,農民願意聽。」陳銘煌說。「他認為對的東西,可以讓台灣變得更好的事,他就會支持。」最後,中科四期與地方居民達成和解,避免了重蹈中科三期纏訟多年的覆轍。

曾任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的民進黨立委蔡培慧觀察:「詹副(詹順貴)的初衷就是讓環境變得更好。我和他都是從體制外走進體制內,就是要來解決問題的。」對於許多環團質疑,蔡培慧有不同的看法:「他始終以法為出發點,絕對不是換了位置就換腦袋。」

在詹順貴的規畫中,環評將以短、中、長程的進程修法。現在舉辦的公聽會,正是短程策略中的子法修正草案,包括修正《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及《環境影響評估法施行細則》等,以建構「明確、有效率」的環評制度。

除了放寬的部分,最近掀爭議的「礦業權」(礦產資源使用權,包括探礦權和採礦權)也在修法範圍中。修法將新增礦業權展限,若位於特定環境敏感區位或達一定規模以上,應實施環評,並加嚴探礦、採礦及土石採取應實施環評的規模。

 

入閣終極目的 培養各部會 內化「環保DNA」


修法也規定,申請廢棄物再利用者,配合循環經濟政策,廢棄物再利用行為,免實施環評。前篇文章所提及的「中龍轉爐石案」,申請通過的阻力將能減少;而包括地熱、再生能源等環評案,也都有一定程度的鬆綁。

不過,造成整個環評制度扭曲的環評委員會「否決權」,回歸給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在整個修法的時程,仍被擺在「十年至十五年」的中、長期計畫。詹順貴曾表示:「短時間恐難期待主導開發建設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負責環評,會真正為環境把關。」

新《環評法》要培養各部會在重大建設決策或支持、許可開發案時,將環境因素內化為決策因子之一;但詹順貴質疑,「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環境意識是否已經內化?人力資源是否已經就位?」

的確,如環評委員廖惠珠所言,現在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僅是在環保署與開發單位間轉送的「郵差」,最後的關鍵,仍是各部會能否將「環保DNA」內化,如此台灣的環評制度才有重生的一天。

過去為環境與土地伸張正義的詹順貴,如今成為推動改革的關鍵角色,他多次說過, 「修法沒做好,馬上下台。」賭上一切,就是要讓台灣更好。

 

環評法
▲點圖放大
 

詹順貴

出生:1963 年

現職: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副署長

經歷: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 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等

學歷:台灣大學法律學系

延伸閱讀

存金融股還是高股息ETF?買入「這檔」可以全都要!第一季報酬率9%打敗台股指數

2022-04-13

台股Q1跌跌不休、連台積也沒電 Q2如何操作? 這16檔營收績優生出列 選股條件「這樣看」

2022-04-13

不是兆豐金!台股職人盤點「ESG好股」TOP 10:只有2檔金融股,這檔和台積電齊名

2022-04-13

2面手法坑散戶、玩殘台積電?金管會火大要9外資「交報告」!悲觀股民想到台股:會不會慘了…

2022-0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