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黑布縫國旗 蒙眼操軍槍 蘇祈麟10年血淚告白

陳亭均
2018-06-21
話題人物
1122期
攝影組

黑布縫國旗 蒙眼操軍槍 蘇祈麟10年血淚告白

陳亭均
2018-06-21
黑布縫國旗 蒙眼操軍槍 蘇祈麟10年血淚告白
話題人物
攝影組

在世界儀隊錦標賽奪得滿場喝采,蘇祈麟為撒手鐧取名「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名字「中二」,卻藏了10年裡笑中帶淚的辛勤付出。

 

中華民國海軍儀隊上兵蘇祈麟壓低了身子,將M1步槍往空中拋出,快六公斤的槍身,在他腦門上疾勁地旋轉了三圈半。他將身體向側邊急跺幾步,緊接著轉體一圈半,雙手再向身後猛探,準備把落下的槍接入手中。

 

 

橫練「氣功炮」轟向世界

台灣之光也挫折、失敗過

 

從小蘇祈麟就覺得自己是漫畫《七龍珠》裡的賽亞人王子「達爾」,自然要橫練出一兩記「氣功炮」之類的撒手鐧。他在比賽裡耍的這招,正是他苦苦磨出的「大絕招」,被他稱作「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名字取得有些「中二」(青春期特有價值觀,泛指自以為是的人或行為),但這手功夫絕不含糊,站在「世界儀隊錦標賽」(WDC)賽場上,即使與去年冠軍使出的槍法相較,這招都還得難上幾分。

 

一旁觀賽的蘇太太柯鋅緹盯著丈夫,心臟都快跳了出來,林洧丞、蔡品洋、姚榮軒這些哥兒們和翻譯姚宇凡也全屏著氣,就連其他外國選手都捏了把冷汗。他們非常清楚,最在乎這場比賽成敗的正是蘇祈麟自己。

 

然而這招數難度高,失誤率也高,槍落下的速度快,他前晚又太緊張,指掌還有些僵硬。M1步槍就這麼破風急墜,蘇祈麟竟沒能接著。

 

重力加速度,槍直衝著蘇祈麟背上狠狠擊落,在此之前,他已經失誤過一次,這會兒「大絕招」又失手,夥伴們知道在場上的他,身上帶著長年累積的大小傷,淚水早已在眼眶裡打轉。美國佛羅里達州戴通納海灘的海洋中心場館鴉雀無聲,呼吸聲和心被撕裂的聲音卻響若雷鳴。

 

這兩次失誤發生在五月的「世界儀隊錦標賽」預賽上,回想起當時賽況,蘇祈麟他們都還餘悸猶存。

 

 

家境中落被退學又休學 

摔角摔出TWT新人王

 

後來的故事大家就很清楚了:即使預賽失誤了兩次,蘇祈麟還是穩住陣腳,擠入八強決賽,在決賽,他完美地完成了「大絕招」,成為了國際賽事上,第一位穿著中華民國軍服表演的台灣軍人,奪下「世界儀隊錦標賽」殿軍和創辦人特別獎,他更在賽後大喊「I love Taiwan」,順理成章地被國人封為「台灣之光」,連總統蔡英文也接見了這位少年英雄。

 

然而,抽掉「台灣之光」這種造神的光環,蘇祈麟其實「人性」得多,細看他的真實生命,那絕不是一尊被「封聖」的紀念碑,它反而是一種五味雜陳的東西,裡頭挫折、失敗的成分,比耀眼的成功還濃郁得多,也誠懇多了。

 

「我其實不認為我是台灣之光……」,蘇祈麟搔搔腦袋說,就像他在臉書上寫的「有多少人知道,決賽的最後一句 I love Taiwan,吶喊出來的,不只是我對台灣的熱愛而已,這句話,包含了這十年來所受的一切及努力。」我們約他專訪,他非得帶上柯鋅緹和所有夥伴,他很清楚,沒這些人和故事,他什麼也不是。

 

「從小,我就覺得我沒自己選過人生。」蘇祈麟很老實地承認,他今年二十八歲,大半輩子的人生卻都在摸爬滾打,甚至迷航浮沈。國中時,家境原本不錯的蘇家,因經營的工廠被人給倒了,父親遠赴中國工作,母親也忙著上班,蘇祈麟沒人管,整天打架、逞血氣之勇。「我還曾經把人家的手打斷,讓我媽媽帶水果去道歉。」現在的蘇祈麟,看起來或許就是個陽光大男孩,但他靦腆地笑說:「那時候的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驕傲』!」因為打架,他被桃園光啟高中退學,轉學到成功工商,書沒讀完又休了學。

 

他當時很天真,「我想要靠國中學歷,就領到高收入,達到高成就!」蘇祈麟還沒練槍前,曾經在王品集團做到儲備幹部,甚至曾經打過TWT(台灣摔角聯盟)摔角比賽,當過二○○八年TWT新人王。他像個熱血笨蛋又繼續說,「摔角就是要正面迎擊!跟操槍一樣,人家飛過來,你要接住!」

 

調出當年影片,當年號稱「王者獵人」的蘇祈麟善用的絕招,不是什麼「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而是「究極IIKO」和「脊椎破壞+IIKO」,他總穿著一條黑色緊身膠內褲,後頭印著羅馬數字「II」。一旁的兄弟林洧丞、蔡品洋都笑到岔氣了,蘇祈麟卻很大方地談著「黑歷史」,他知道沒那時的他,不會有現在的自己。

 

 

操槍找到人生目標

死守夢想窮到阿公救濟

 

十九歲時,蘇祈麟入伍並加入空軍儀隊,他終於找到自己這輩子的目標,「我覺得很奇怪,操槍有一種魔力,會把大家凝聚在一起。」儀隊訓練從基礎體能到頂著酷暑的操演,都非常磨人,但即使汗流浹背、全身是傷,蘇祈麟卻發現,他竟能將全心全靈灌進手中的步槍,找到活著的意義,從此開啟了他近十年的操槍路。

 

當兵一年後蘇祈麟退伍,但他仍希望能以操槍為業,林洧丞、蔡品洋這群也是儀隊的死黨,成為他最好的後盾。然而創業沒那麼簡單,他們先加入了操槍團體,後來離開,自己成立操槍隊,卻處處碰壁。「台灣沒這個市場,我們要開發客源,但花錢卻比賺錢多!」

 

最後同伴們都找了別的活兒幹,蘇祈麟卻死守著操槍夢,每天出門,卻沒工作可以做,「那時候我在房間裡很難過,一個人哭,有天我阿公敲門進來,拿三百元給我說,『你還是要吃飯啊!』」在這種狀況下,蘇祈麟幾乎萬念俱灰。

 

「想到那個時候,我真的會發抖……。」他說自己像達爾一樣不服輸,當時卻幾乎舉了白旗,「有一天我躺在沙發上,突然像是有個聲音在耳邊告訴我,去頂樓跳下去,一了百了。那個聲音聽得人好舒坦,我好想去死!當意識被拉回現實時,我覺得我好痛苦,受不了!」他打了電話給蔡品洋,蔡品洋說:「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

 

「那時,我領悟到一件事,我過去看到新聞報『自殺』,都很白目的說『自殺什麼!白痴!』但當自己走到這步,就了解人們需要活下來的希望!」他和蔡品洋約見面,兩個大男生抱在一起痛哭失聲。

 

 

摔角擂台上的冠軍

抱著「被狂毆也要挺住」苦練絕招

 

於是蘇祈麟寫下了未來的「五點」目標,他要「成為台灣槍法最強的男人」、要「把操槍賺來的錢,一半捐給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或動物」、要「教孩子們自信、自律、專注、樂業、堅持、克服恐懼」、要「用這把槍、這門技術出國去比賽,讓別的國家、更多國家看見台灣,為國爭光」、要「栽培更多選手出國比賽」。

 

他決心再次入伍,進入海軍儀隊,在儀隊拿過兩次國內比賽冠軍,再次從失敗中站起來。就像曾經站在摔角擂台上的他,即使被狂毆,一樣要挺住,繼續喊出「脊椎破壞+IIKO」之類的口號,他笑嘻嘻地說:「所以,那段摔角的經歷,跟我的操槍很有關係!」

 

「台灣之光」曾改過四次名字,人在不幸的時候,總得想點解套的方式,改掉自己的姓名大概是其中之一,好長一段時間,蘇祈麟活得不大順遂,日子過得磕磕絆絆的,所以他常改名字轉運,然而當他決定將名字改成「蘇祈麟」時,卻不是為改運,而是下了個堅定的決心。

 

他和蔡品洋當時在鶯歌一間天地廟改了名,裡頭師父告訴他,處事要超然,要「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蘇祈麟聽完師父說的話,就暗暗決定,專注於操槍,不要被現實擊倒。原來這撒手鐧的名字背後,不只是「中二」,更有這段「故事」。

 

蘇祈麟在部隊中繼續苦練操槍,更和林洧丞、蔡品洋、姚榮軒他們一起把「美國儀隊錦標賽」訂定為目標。雖然在過程中並不順利,不過蘇祈麟早嘗過許多人生苦辣,在林洧丞開宮廟的母親幫助之下,集結了一些不具名人士提供的資源,夥伴們也各接庶務,美國行終於成行。

 

踏上一萬公里外的異地,蘇祈麟知道,自己必須扛起M1,扛起長久的夢想,也要扛起「台灣」這片土地的驕傲。

 

決賽時,M1步槍又在空中快速旋轉著,這次,蘇祈麟探手從背後接住了那把槍,緊接著,用黑布蒙上了雙眼,布上親手縫了張中華民國國旗貼紙。當他完成所有動作,有人拍手、尖叫,有人將手上的槍枝用力跺地,「不分種族、不分國界,所有人都為此刻動容!」很愛講垃圾話的蔡品洋此刻正色說。蘇祈麟接著說,「我要在台灣推廣儀隊錦標賽!繼續讓台灣被看到!這是我的目標!機會來了我要把握!」

 

其實,蘇祈麟就是這麼個單純的大男孩,有時天然呆得很可愛,據說,過去朋友跟他吵架,罵他「狗嘴吐不出象牙!」他沒聽懂,以為朋友在跟他玩繞口令,立刻回嘴「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但可能也就是因為這種單純,當他下了決心,就不會放棄任何一點機會。「台灣之光對我來說只是個虛名,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在「三界」、「五行」內外,蘇祈麟就只是蘇祈麟,很專注地記著自己的決心,把槍華麗地拋向空中。

 

延伸閱讀

劉若英:現在的北京 就像當時的台北

劉若英導的第一部電影《後來的我們》,在中國創造了超過60億票房。 這部電影談了愛情,也講了親情,很多當下,人們只是活著, 後來,那些記憶卻濃郁如詩,這是劉若英的體會。

劉兆玄 用外星人的眼看民主困局

「這部作品,我希望大家有個反思: 很多人以為民主是萬能的,大家以為自己能投票就夠了。」 但民主體制要能運作,內含更多細緻的步驟, 只是當社會被撕裂,民主制度的運作便顯得舉步維艱。 「我只是想提出這樣一個困境。」

佇立於未竟之路 美麗失敗者宋吉雄

五二○農運副總指揮宋吉雄望了望遠方:「有些跟我們一起上街的人,他們的妻子都恨我們, 覺得我們把人騙上街,生活也沒變好,晚年還沒保障。他們有些人的孩子甚至看不起他們⋯⋯。」

10歲看懂民困國窮 小將軍比老子還聰明

二○一八年六月十二日,金正恩與川普在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所準備的兩國國旗前,正式見到了面。兩人的神色都略顯緊張,但還是笑著握了手,也就此改寫北韓與美國的外交史。

負債百萬咬牙苦撐十年 從洗車工變頭家

26歲賺進人生第一桶金,想當老闆卻投資失利,反而揹負一身債務,跟8家銀行借貸,信用破產,身兼三份工作,直到當了一年半的洗車工,發現自己的興趣在這裡,也有市場需求,毅然創業汽車美容,這次他練就一身紮實的汽車美容功夫,目前全台已經有三家加盟店,香港也有兩家,成功翻轉人生。